笔趣阁 > 暖婚蜜爱之豪门谜情风云 > 38.038.死者的死因是窒息而死

38.038.死者的死因是窒息而死

        不知什么时候,绚烂的朝霞染红了半边天,又将柔和的色彩洒在A市里。风雨  WwW.

        窗外的阳光洒进来,照到办公室的地面上,光线明媚,身影悠然,暖暖的亮亮的透明的,好像一切都隐住了嘈杂的声音。

        贺明扬步入办公室,径直走到景清漪跟前,他微挑着眉,注视着景清漪,眼睛非常明亮,非常深透,射出来一种热烈的光,他扬了扬手中的鉴定报告,低沉地说,“清漪,尸体鉴定报告出来了。”

        “怎么说?”景清漪抬眸,静静地看着贺明扬,她眨了眨她那双水灵灵的眼睛的时候,那长长的眼睫毛忽闪忽闪的,眼睛里充满了渴望的神情。

        “死者的死因是窒息而死。”贺明扬清了清嗓子,他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浓黑的眉毛,高高的鼻梁,使人一见就觉得非常严肃、庄重。

        “请问,谁是景清漪?”

        平板的声音洒落在办公室的角角落落。

        “额,我是。”景清漪拿起尸检报告准备翻看,听到一个陌生的询问,她疑惑地转身,就看到带着鸭舌帽的快递员抱着一束娇艳欲滴的薰衣草,她的眼睛像闪电似的明亮了一下。

        快递员直接将一束新鲜的薰衣草递给景清漪,景清漪猝不及防地一把拥住。

        “麻烦签收下。”快递员再将快递单递给景清漪,不耐地催促道。

        景清漪心生疑惑,无限疑惑,接过快递单,麻利地写下自己的名字。

        倏地,贺明扬的眼睛亮了,目光变得锐利起来,他张着口怔怔的站着,直着眼睛看着景清漪手中的薰衣草。

        景清漪将手中的薰衣草举高,左看右看,都没看到卡片,也没看到任何有关送花人身份的东西,她那双很亮很黑的眼珠滴溜溜地转悠着,转到眶中的任何部位都显得那么俏媚,她就拿着薰衣草一把塞到范馨云怀里,像是把烫手山芋丢掉了一般心情畅快,她深呼吸了一口气,爽快地说,“送你了。”

        办公室的人早已七嘴八舌地八卦起来。

        “哇,老大,这谁送的呀?”唐春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她的眼睛晶亮,眉毛像一对优美的弯弓,她促狭地问道。

        “笨,没看到老大一副纳闷的样子呀,肯定也不知道是谁送的拉?”许海城敲了下唐春的脑袋,毫不留情地数落道。

        “毋庸置疑,肯定是老大的爱慕者送的!”苏伟挑了挑眉,他眼镜后边的眸子灼灼闪亮,好像两团八卦的火焰在燃烧,他也凑了过来,莞尔一笑。

        “真想知道这位爱慕者是谁?够不够资格赢得老大的青睐?”张勇那张国字形的方脸上,一双淡而短的眉下有一对笑起来眯成了一条线的眼睛,他也凑过来调侃道。

        “难道是表哥送的?”范馨云的脸上有了一种好奇的掩饰不住的笑容,她敛下眼眸,看着手中梦幻紫的薰衣草若有所思,她的眼珠子忽闪忽闪的,好像两颗水灵发亮的黑宝石,她喃喃自语,回去后一定要好好拷问表哥一番。

        •;•;•;•;•;•;

        这头在热火朝天地讨论着,另一端的气氛却是异常安静异常诡异。

        “清漪,你知道这薰衣草是谁送的吗?”贺明扬的心里没来由地咯噔一下,他唇角的笑僵在原地,他的心间流淌着一种叫做嫉妒的情愫,他抬眼,闷闷地注视着景清漪,语气不善地问。

        “我不知道,也不留张卡片或是口讯,我还觉得奇怪呢,”景清漪隐隐察觉到贺明扬在生气,却想不明白他这无来由地怒气究竟是从何而来,她那弯得有如柳叶的细长眉毛就高高扬了起来,薄薄的红嘴唇微微向上翘,澄澈的眼眸里闪现着浓浓的不解,她疑惑地说,“到底是谁这么无聊到送花给我?”

        看到景清漪确实是一无所知的表情,贺明扬的心才稍微放下来,他那黑亮的眸子深邃透明,像两颗神秘的晨星,在看向景清漪的时候藏匿着浓浓的宠溺。

        办公室里,所到之处飘着淡淡的花香,令人心旷神怡。

        “好啦!不要八卦我了,言归正传。”景清漪微挑着眉,她拍拍手掌,清了清嗓子,琥珀色的眼眸里放射出异常的光彩,柔唇微启,露出一口洁白如奶的牙齿,扬起声音说。

        “明扬,继续说死者的尸检报告。”景清漪眉尖稍稍挑起,她抬眼,注视着贺明扬,触摸到他眼睛里蕴藏着浓浓的关爱,她的心间泛起深深的涟漪,她轻咳了一声,淡笑着说。

        “从案发现场和相关的证供就能够推测出死者曾被性侵,尸检报告上也是说死者下体撕裂严重,这就更加证实死者死前曾有激烈的性行为。”贺明扬深深吸了一口气,暗暗调整好自己的情绪,换上了一副严谨的态度,他两眼乌黑有神,嘴角微微向上翘,严肃地说。

        “是否提取到精液?”唐春收起了脸上的笑意,正了正色问道。

        “不能,凶手对死者性侵之后用漂白水冲洗过下体,还有案发前一晚的那场雨几乎所有的证据都被污染了。”景清漪迅速翻阅着新鲜出炉的尸检报告,她轻蹙眉,她那俊俏笔挺的鼻子显现出严肃、认真的神态,她那黑葡萄似的眼睛顿时变得锐利起来,她没等贺明扬回答就接过话头说。

        “确实如清漪说的那样,完全提取不到凶手的精液。但我需要说明的一点就是,凶手和先前未结案的那起案子的凶手一样,犯罪手法极其高明,死者之后曾被凶手用漂白水冲洗过下体,就算没有那场雨,于我们而言也无法提取到精液。”贺明扬的脸严肃得像尊石像,他皱了皱眉,他的目光变得深沉了,缓缓地说,“我根据下体撕裂的程度,推测死者生前曾被**。”

        “现在的凶手真是越来越厉害了,懂得利用科学知识来为自己保驾护航。”许海城的脸上蒙着一层阴云,他轻嗤一声,不无讽刺地说。

        “确实,凶手的犯罪手法越来越纯熟,也越来越高明,破绽是越来越少,给我们破案增加了不是一点两点的困难,有时候完全没有头绪,就拿先前那起周韵琴的案子来说,现在是完全找不到任何线索,总是找到了一些线索,就被证实不是那么一回事。”张勇环抱着自己的手臂,感同身受地点点头,他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说。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788/993950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