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暖婚蜜爱之豪门谜情风云 > 42.042.搜集证据

42.042.搜集证据

        景清漪一行人也紧随其后,扑面而来的是一股浑浊难闻的气息。风雨

        房间很小,大概就只有二三十平米,房间里的摆设凌乱不堪,衣服是这里挂一件,那里丢一件,鞋子同样也是这里丢一只,那里藏一只的,袜子就是扎着堆的团在一起,走进一看,才发现是有些袜子早已发霉了,难怪会有这么难闻的气味出来。挨着墙边就是一张高低床,床架上锈迹斑斑,甚至连绿漆都掉落了。

        “真是难闻死了。”唐春紧抿着小嘴儿,捏着鼻子,圆溜溜的大眼睛紧紧地环视着房间的各个角落,她咋咋呼呼地抱怨道,“我都不能呼吸了。”

        许海城皱着眉,眼睛一直盯着脏乱不堪的房间,脸上写满了嫌恶,他垮着脸,右手挡着鼻子,感同身受地说:“春,我和你是同样的感受呀。”

        “早知道就戴口罩来了。”范馨云嫌恶地撇了撇嘴,她微抬起右手,用力地捏着鼻子,心里暗想,这种感觉真是糟糕透了,哎,抓捕犯人果真没有想象中那么激动。

        “我的妈呀,这比炸弹的威力还大呀。”苏伟愤愤地瞪了一眼郑成福,他的脸上满是鄙夷的神色,毫不夸张地说。

        “好啦,快点取证,就可以远离这个地方了。”张勇的脸严肃得像尊石像,他面不改色地穿进厨房。

        景清漪的脸上蒙着一层阴云,她更是厌恶地皱了皱眉,左手也不可避免地捏着鼻子,双眼像雷达一样扫视着整间脏乱不堪的房间,各色各样的色、qing杂志散落在房间的各个显眼的地方,角落里放置着一台电视机,电视机旁边就是一台DVD放映机,她走到电视机跟前,发现电视机后面凌乱地摆放着各种录像带,她从中抽出一本录像带,上面写着‘春天的故事’,狐疑地问:“这是什么片子?”

        “警官,这就是片名上写的那样啦。”郑成福夺过那本录像带,他的双眼冒出些许淫秽的精光,他像落进鼠笼的耗子,低垂着脑袋,他的双眼露出怯生生的暗光,打着太极说。

        “给我老实点。”许海城的眼睛像利剑一样盯住了郑成福,他大声呵斥道,“一五一十地回答警官的问题。”

        “额,就是•;;•;;•;;•;;•;;•;;就是那种片子啦,你们懂得哈!”郑成福继续揉搓着手,两道目光时而闪亮,时而慌乱,透露出他内心的狡猾和矛盾,他谄媚地对着许海城说,“警官,你也是男人,我这里还有很多好料呢,你要不要?出于同性道义,我当然也会分享给你,如果你要的话,我都可以借给你!”

        许海城看到景清漪转头刻意看了他一眼,唐春那幸灾乐祸的表情,澄澈的眼里还露着些许的鄙夷的神气,其他人一副看着怪物的表情,他顿时窘迫不已,他的脸涨得通红,气得浑身颤抖,眼睛死死地瞪着郑成福,大声怒骂:“呸。谁跟你是一个德行!”

        这时张勇从厨房里拿着一大瓶漂白水出来,他快速走到景清漪的面前,轻声说:“老大,你看这漂白水•;;•;;•;;•;;•;;•;;”

        张勇这一打岔,刚好解了许海城的尴尬,许海城感激地看了一眼张勇。

        此时,范馨云和唐春陆陆续续地从房间里各个角落搜出来不少有关女性的物件。

        景清漪放下手里的录像带,看了眼漂白水和那些女性的物件,又看了眼郑成福泛着满是油光的脸,堆起的笑容看了真让人厌恶,清了清嗓子说:“郑成福,我们怀疑你与月湖山案件有关,请跟我们到警局协助调查。”

        Lucy离开后,祁懿琛就静静地斜靠在椅背上,他优雅地叼着雪茄,久久才吸上一口,吐出像雾般的青烟,深沉的心思隐藏在一圈又一圈的烟雾之中。内心里他希望全球瞩目的航空公司合并收购案更具挑战性,不然他可真的有一点失望。

        像其它中年的富商巨贾一样,鲍尔顶着个富态的大肚子,长得不是很高,金黄色头发略为稀落,四十岁左右的年纪,西装革履。此刻他正坐在嘉盛俱乐部高级的皮绒沙发上细细品尝着顶级红酒,同时不断竖着大拇指频频赞赏!

        这个动作让Lucy喜笑颜开,而祁懿琛,却是淡淡地扯开笑容,他的眼底,快速地掠过一抹暗芒。如鲍尔这般挑剔的人,这红酒深得他的喜欢不能不说是个良好的开端!

        与鲍尔坐下相谈半个多小时,祁懿琛基本上对此人已有所了解。从短短的对话中可以觉察到这位全球瞩目的航空公司的总裁是个极其自傲的人,他极不容易相信别人,对事物过于吹毛求疵,简直到了变态的地步,而且还是个不肯轻易让步,非常坚持自己要求的人!当然更是个很自负的一个人!他现在几乎可以预见这种个性在未来促成合作案成功的过程中会有诸多阻碍!不过另一方面,他觉得这也同样能为他赢得此合并案的机会上提供更大机会。一旦他让鲍尔相信他,别的航空公司就很难有插足的余地。

        “早有耳闻鲍尔先生对好酒的鉴赏异于常人,果然不出所料!”祁懿琛举起酒杯与鲍尔干杯,然后浅抿一口,他微挑着眉,琥珀色的眼珠儿黑得发亮,在柔和的灯光下,锋利的目光闪烁着熠熠的光彩。

        “味泽香醇浓郁,杯杯口齿留香,让人久久回味,这确实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好酒!看来我今日来的很是时候,要不然错过了真是可惜!”鲍尔说得情真意切,似乎真的错过了会让人遗憾终生一样。

        “就不知,比起鲍尔先生酒窖里的珍藏,怎么样?”祁懿琛轻轻地摇晃着高脚杯,红色的液体悠然自得地流淌着,他适时地问道。

        “本人藏酒只是一种乐趣,比起今日所品尝到的,不值一提。”鲍尔状似谦虚地摇了摇头,又似有余味地说道,“原来遇到好酒还真是要讲缘份的。”

        “好的红酒是需要细细品尝,仔细琢磨的,”祁懿琛挑了挑眉,他的眼睛静静地注视着在高脚杯里流淌着的红色液体,他的嘴角微微勾起优雅的弧度,缓缓地说道,“而这个过程,就像是我们闭上眼睛,躺在舒适的摇椅上,静静聆听一首完美动听的音乐,每个旋律,每个节奏,每个音符都妙不可言,让人沉醉其中、沉淀心境、燃烧激情!想要揣测其中的韵味,却终究不可估量。”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788/993951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