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暖婚蜜爱之豪门谜情风云 > 84.083.陆福林(求首订)

84.083.陆福林(求首订)

        温暖的阳光透过大大的落地窗射进宽敞的机场大厅,形成大大小小的光圈。    .w  .

        细细碎碎的阳光穿梭于微隙的气息,舒倘,漫长。

        紫檀的香味,弥漫在温暖的空气中,把天地间一切空虚盈满,阳光下,是一道纤绝的尘陌,呢喃着天真,充盈着那抹曾经深不可测的孤清而飘逸的影。

        午后时光,景清漪下机后拖着行李箱径自走进奥翔航空机场大厅的一家咖啡屋,她喜欢坐在一个靠窗的位置。

        透过清晰透明的落地窗,可以慵懒地看着街道上过往匆匆的人们,却不被嘈杂的喧嚣声所围绕,取而代之的是优雅缓慢的轻音乐,沁入心脾的是咖啡独有的浓浓的醇香。

        似乎,很久都没这般惬意了,总是被或是极具挑战的工作,或是生活中各种琐事,忙碌着,奔波着。

        她微仰着头,轻合上眼,她的眉梢微微向上扬起,鼻子从容地以优美的弧线拱起,刻意眯缝起眼睛,沉静的眸子里满满的都是向往的情绪,她的唇角上扬着一抹优美的弧度,像是在细细地品味着其中的欢乐。

        以前,最最向往这样舒适而自在的生活,闲暇时间,手捧一本喜欢的书,萦一怀激动的心情,小心的翻着那神秘的心页,淡淡的馨香,淡淡的文字,淡淡的思绪,最是自在惬意。

        此刻,她整个人散发着慵懒的神韵,让人几乎移不开眼,尤其是她那晶亮的眸子朦朦胧胧的,显得深不可测,神秘、诱人。

        流年里记忆的点点滴滴,犹如雨点般萦盈在脑际,平静的心,泛起层层涟漪,她感觉每天身处城市喧嚣中的他们,似乎真的只有一个人的时候,才会有心灵最真实的感受……

        景清漪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她的双眼好不容易从遥远的地方恍惚地收回来,却又马上茫然失神。

        “老大,这两天我们全力跟踪嫌疑人,发现嫌疑人的生活很简单。”唐春环顾了机场大厅的四周,发现无任何可疑的迹象,她皱了皱眉,黑葡萄似的眼睛里闪烁着些微的暗光,她压低声音说,“基本上就是两点一线,混迹在奥翔航空的机场大厅和租住的郊外房子内。”

        “没有打草惊蛇吧?”景清漪收住恍惚的思绪,朦胧的眸子瞬间清明了一些,鼻间呼吸着浓香的咖啡,此刻,她的眉目很英秀,只是神气非常的沉寂,似乎有重大的忧虑,压在眉端,而,她的眼珠转动得生动自如,时时闪着睿智的光亮,她低沉着声音问。

        “没有,我们跟踪都特别小心谨慎。”许海城摇了摇头,他的脸上露出丝丝得意,他那浓眉下的大眼闪烁着踊跃的光芒,顿了顿,补充着说,“从嫌疑人离开机场大厅后,我们跟踪也不是离得很近,而且每隔两个小时就换人跟踪,相信嫌疑人也不会起疑的。”

        “嫌疑人的生活很简单,每天九点必会出现在机场大厅里,在大厅里游荡,仿佛无事可做一样,但也不是在行窃。”苏伟理了理有些纷乱的思绪,刻意眯缝着的双眼,放射出锐利的光芒,他清了清嗓子,压低声音说,“这点特别奇怪,完全就弄不明白他为何要来机场大厅。”

        “每到下午六点嫌疑人就离开机场大厅,坐将近两个小时的公交车回到郊外租住的房子,吃饭就在租房旁边的一家小餐馆里吃。”张勇的脸严肃得像雕塑一般,他接过话头,继续补充道。

        “我们同时也和房东核实,此人身份证上的名字是陆福林,年纪二十五岁左右,是两年前的租户了。”唐春想到这段时间的努力付出终于有了相应的回报,她的心里就会泛起浓浓的喜悦,嘴角会不由自主地漾起一抹甜美的弧度,她说得很兴奋,一双晶亮的眼睛珍珠般地闪耀着,“房东说,陆福林是个极其安静乖巧的人,房租绝不拖欠,就是性格太内向了,这两年也没看见他带朋友过来,也没看见别人来找他。”

        “我们也和餐馆老板核实了,说陆福林每天固定会来他们餐馆就餐,点餐就只点一个红烧肉。”许海城狐疑地皱着眉头,两条又弯又细的黑眉毛像八字似的向下弯垂,他那眼睛里好像有许多小问号藏在里面,顿了顿,他疑惑地问,“这人还真奇怪,吃一个菜都吃不腻的。”

        “嫌疑人陆福林对于某一种食物特别钟情,这就足以说明,”景清漪轻蹙了蹙眉,澄澈的眼睛顿时变得幽深了起来,她的唇角上扬出一抹似有若无的弧度,阳光出其不意地打在她那精致的面容上,泛着若有所思的光芒,轻声分析,“他对于自己喜爱的食物或其他的等等都比较坚持。”

        “老大,我们也查了陆福林的成长经历。”苏伟抽出一个小本子,翻到记着笔记的那页,他抬头,又扶了扶黑色的镜框,锐利的目光紧盯着远处,他低声说,“我们了解到陆福林一直是在福利院长大的,大概是在五六岁前到的福利院,据院长会议,陆福林在福利院的表现很乖巧,不像当时同龄的男孩一样,打架争吵,就只是安静地躲在角落里自己玩,性格比较内向,也一直没有与其他孩子发生任何冲突。”

        “看来,陆福林在五六岁前发生的事情至关重要。”景清漪的脸上露出严峻的神情,她的右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在餐桌上,发出几声清脆的响声,却隐匿在悠扬的轻音乐里,她轻蹙着眉,一副思索的表情,晶亮的眸子缓慢地游移着,唇角微微一勾,低沉地问,“能查出来陆福林为什么会被送往福利院吗?”

        “院长对陆福林为何来福利院的理由知之甚少,说是早上就看到一个小男孩站在福利院门口,当时问他父母去哪了,小男孩一直是闭口不答,就用那种很渴望的眼神看着院长,”苏伟摇了摇头,低声叙述着他查到的消息,有些失落地说,“院长后来也登报,就一直没有小男孩的父母过来找寻,院长就只要接收了陆福林。”

        “哎,要是能知晓陆福林在进福利院前发生了什么事也就能对症下药了。”唐春微不可及地轻叹了一口气,她有些沮丧地说。

        “是呀。”许海城垂头丧气地站着,像一棵萎了的向日葵,皱起眉头,沉声说道,“我也有种直觉,先前发生在陆福林身上的事至关重要。”

        “我后来找到当地附近的老居民了解到了一些情况。”张勇的目光锐利,闪烁着,就像那精瘦的猛禽的眼睛,他的嘴唇微微动了动,还是决定把查到的一些零星的消息说出来,嘶哑的话语给了全组人一针强心剂,“不过就是了解到了一些零星的事情,不知道对案子到底有没有帮助?”

        “没事,只要是能帮助侦破案件的,都是关键线索。”景清漪听到张勇那欲言又止的话语,总觉得查到的那些事情至关重要,她轻蹙了蹙眉,她的眼睛直勾勾地,眯缝着,,安抚地说,“勇哥,不要再卖关子了,赶紧说吧。”

        “陆福林的母亲是在生下他之后就难产死了,而他父亲听说是犯了杀人罪而被捕入狱,后又查出他父亲被诊断出有精神方面的疾病,”张勇的眼睛如鹰眼一样明亮,他深呼了一口气,清了清嗓子,娓娓道来,“起初受害者家属根本就不采纳医生的诊断,闹得挺厉害的。”

        “勇哥,后来呢?”唐春似乎很关注事态的发展,满腹孤疑地问。

        “听说当时这个案件很轰动,碍于受害者家属的强烈质疑,法院还邀请了当时很著名的国外神经科教授来诊断,”张勇露出一副严峻的神情,将他所打听到的一股脑地说了出来,“最后证实他父亲确实患有精神的疾病,法院最后的审理是判决他父亲在精神医院终身监禁。”

        “勇哥,关于陆福林父亲的案件细节我们知晓得还是不够清楚,”景清漪的双眉紧皱,一只手托着下巴,另一只手端着咖啡杯,脸上露出一副严峻的神态,她沉吟片刻,低声问,“还能查到吗?”

        “不好查。”张勇摇了摇头,他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有些为难地说,“如果打算查的话,估计要把那几年的卷宗都拿出来看看,那时候虽然已经普及用电脑办公,但当时还没有想着要再进行一次电脑存档,好像那几年的卷宗没有录进去。”

        “这就需要大量的时间和人力来调查。”唐春轻点着头,沉着脸说。

        “可是,我们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许海城皱紧眉头,呐呐地说。

        “我们可以分散人力,抽调出两个人来调查陆福林父亲的案件。”苏伟习惯性地扶了扶黑色的镜框,他提出建议说。

        “苏伟你的建议不错,在陆福林还没下手前我们可以利用这些时间来翻查他父亲的案件。”景清漪的眼睛清澈晶莹,微微转动的眼珠流露着一层梦似的光彩,她微微点了点头。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788/993956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