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暖婚蜜爱之豪门谜情风云 > 95.094.担忧求首订)

95.094.担忧求首订)

        太阳跃出灰蒙蒙的海面,小半轮紫红色的火焰,立刻将暗淡的天空照亮了,在一道道鲜艳的朝霞背后,像是撑开了一匹无际的蓝色的绸缎。风雨

        那道金灿灿的线,暖暖地照着A市的警局,把整个房间映成金色,更显庄严肃穆。

        一身黑色便装的唐春斜靠在办公桌上,她的左手上拿着摊开的资料,低下头细细查看那些文字,敛下眼眸,暗暗思考着,突然,她的耳边听到一阵匆忙的脚步声,她闻言抬头看到贺明扬正披着白色的工作服踏步而来,眉宇间尽是浓浓的焦虑和担忧。

        看这样子,风尘仆仆而来的贺法医,似乎很担心老大?那种担心乍一看俨然就是在挂念着心爱的人!

        难道说,贺法医喜欢老大?

        唐春似乎发现了很大的秘密一般,她被这突然来临的事震动了,眼睛里放出了奇异的光彩。

        “贺法医,怎么过来了?”眼看着贺明扬离他越来越近,唐春晃了晃脑袋,收起有些恍惚的思绪,她的眼珠转动得生动自如,时时闪着睿智的光亮,她的嘴角扬起温暖的笑容,轻快地问。

        温暖的阳光被晶莹透白的窗户玻璃过滤,漏到贺明扬身上变成了淡淡的圆圆的轻轻摇曳的光晕。头发黑玉般有淡淡的光泽,脖颈处的肌肤细致如美瓷。紧锁愁眉,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孑然独立间散发的是温文尔雅的气质。

        “听说,清漪昨晚遇袭了,”贺明扬顿住匆忙的脚步,一股浓浓的焦虑感已占据了心扉,他转眼就看到了唐春,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样,他急不可耐地抓着她的肩膀,迫不及待地表明来意,“我又一直联系不上她,有些担心她,就过来看看。”

        终于看到了能告诉他关于景清漪讯息的同事了,可他心里更紧张了,时间好像停留在那一秒似地,周围的空气都仿佛凝固了起来,贺明扬清楚地听到了自己的心跳,慌乱而又紧张。

        而现在,等待中的每一秒都考验着他的耐心。

        这种等待的心情像夜晚的飞蛾一样,盲目而痛苦地在他的心里颤动。

        “你说老大呀,今天请假了。”还没等唐春开口答复,从不远处走过来的许海城低头皱眉看着资料,他抬眸,看了一眼愁云满面的贺明扬,他不假思索地说。

        闻言,贺明扬如同浸入冰水,心完全地凉了。

        唐春看了眼贺明扬,她愤愤地轻推了下许海城,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暗恼他的心直口快。

        许海城不明所以地看着唐春,他微微挑了挑眉,想着刚刚他好像没有说错话呀,怎么又得罪了她呢,他心生疑惑,无限疑惑。

        唐春注视着许海城那呆愣愣的模样,她轻哼一声,把头撇向一边,没多做解释。

        许海城无语地翻了翻白眼,微抬起右手,在他的嘴巴前做了一个拉链的手势后走开了。

        “请假?”贺明扬的脸一下子拉了下来,像刷了层浆糊般地紧绷着,愣愣地松开了钳制唐春肩膀上的手,他一阵恍惚,他的眼神,是那般地黯淡,如向两只深不可测的古潭,石子投进去,连波纹都不起,他紧张地咽了咽口水,半信半疑地反问道。

        “是呀。”唐春揉了揉有些痛的肩膀,刚刚贺明扬抓着她肩膀的力气还是大,兴许是因为太过焦虑,就不自觉地使劲了,微微点了点头,她说起话来,两个眼珠一闪一闪的,好像一双明亮而美丽的珍珠在闪耀,“老大昨晚确实是遇袭了,右腿膝盖受了伤……”

        “很严重吗?”还没等唐春说完,贺明扬的心砰砰的跳,心里七上八下,心情如激荡的湖水一样不平静,他迫不及待地问。

        此时,金灿灿的阳光倾泻下来,照进高楼大厦,使单调而平静的上班而变得有些色彩了。

        贺明扬屏住呼吸,一动也不敢动,只听到自己的心怦怦地剧烈地跳动,似乎要碎裂了般的疼痛。

        “我也不清楚。”唐春那圆圆的脸上,蝌蚪似的两只黑亮的眼珠一闪一闪的,可爱极了,她也是毫不知情地摊开双手,耸了耸肩,轻摇了摇头,嘟着嘴说。

        “应该是不严重。”这时,范馨云也走了过来,她的眉梢微微向上扬起,瞳仁亮晃晃的,仿佛两支就要射出去的火箭,目光炯炯地盯着贺明扬心急如焚的样子,心里不禁有些羡慕景清漪了,身边一直还有人每时每刻关心着安危,被人时时刻刻惦记着,她抬起右手安抚地拍了拍贺明扬的肩膀,劝慰道,“如果很严重的话,肯定会住院的,老大没有住进医院,可能是最近这段时间太忙了,想休息一天。贺法医,你也别担心了。”

        “嗯,清漪也不是那种不知分寸的人。”贺明扬满脸的惆怅神色,他努力压住内心的不安,他微微点了点头,不断地说服自己景清漪相安无事,似乎只有这样他的心才能稍微安定下来,不至于会崩溃。

        虽然知道景清漪的伤势不严重,但贺明扬想起来心里多多少少还是会有一点担心,因为现在联系不上,也不知道她现在的情况如何。

        一股叫做焦虑的情绪像狂潮一般涌上他的心头,使他感到浑身冰凉。

        他那双深邃而温和的眼睛,如今已没有了一点灵气,仿佛里面藏着过多的忧伤,深不可测。

        办公室里安静极了,其他人都在忙碌地翻阅资料,只听到一阵的沙沙声。

        “谢谢啦,我这是太着急了,别介意哈。”贺明扬缓缓地深呼吸了几次,定了定神,收起有些恍惚的思绪,他抬眸,看到他们都是一派忙碌的情景,他的唇角上扬出一抹极浅的笑意,他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说。

        “当然不会介意的啦。”范馨云轻点了点头,她的眼睛是很好看的那种,,眼珠转到眶中的任何部分都显得灵动俏媚,她绽放嘴角的弧度,直爽地说。

        “贺法医,我们都知道你和老大关系好,老大出事了,你肯定会担心的。”唐春那修长的眉毛下,闪动着一双水晶般明亮而又纯洁的大眼睛,她眨了眨眼,唇角上扬出一抹轻盈的笑意,语带深意地说,“我们理解理解呢。”

        天空一碧如洗,灿烂的阳光正从密密的窗帘的缝隙间射下来,形成一束束粗粗细细的光柱,把枯燥无味的办公室照得通亮。

        “春,那两单案子,你们抓到了凶手是吧。”贺明扬微挑着眉,环视了一眼办公室里众人忙碌却欣喜的样子,就知道这段时间的付出有了相应的回报,他的心间流淌着一种叫做喜悦的情愫,他的唇角上扬出一抹轻轻浅浅的弧度,扬声问道。

        “嗯,昨天的行动很顺利,我们已经成功地将凶手抓捕归案。”唐春的脸上露出悠然自得的神情,她得意地点了点头,她的眼睛,像七月夜空中的星星,光彩熠熠,兴奋地说。

        “馨云,凶手陆福林的相关资料是不是在你手上?”正在此时,苏伟一摇一摆地跑了过来,挪动着两条健硕且粗的腿,腆着一个有些隆起的肚子,他脸上的肥肉颤动,大汗淋漓,他扶了扶滑落在鼻翼的镜框,他缓缓地笑了起来,露出两排整齐的白牙,喘着粗气问。

        “是呀,我刚拿在手上看呢。”见苏伟叫了她的名字,范馨云习惯性地抬头看了一眼叫唤她的苏伟,她低垂着眼睑,微微点了点头,一把合上资料,将资料夹递给苏伟,“诺,给你。”

        “你看完了没?”苏伟接过资料夹,他睁着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扬了扬手上的资料问道。

        “才刚看完,要不然你以为我会有这么爽快地就把资料给你呀。”范馨云的脸上露出丝丝得意,她轻哼了一声,撅着嘴,傲娇地撇过头说。

        苏伟也不介意范馨云的态度,他晃了下脑袋,没说话拿着资料走到另一边坐了下来,认真地看着资料上的文字,目光锐利有神。

        “我们今天把手上的资料都各自整理清楚,明天老大会过来给凶手陆福林录口供。”张勇也走了过来,他远远地与贺明扬微笑示意了下,他那两条浓黑的眉毛下,一双鹰隼似的眼睛射出明亮的光芒,给人以精明强干的感觉,他清了清嗓子,重重地拍了拍手掌,右手拿着黑色大头笔在办公桌上敲了敲,发出几声清脆的响声,他的脸严肃得像尊石像,认真地说,“昨晚布局,凶手人赃并获,我们要想办法撬开凶手的嘴,承认前两单案子也是他做的。”

        “那好,我先做事去了。”贺明扬见状,知道他们忙碌的一天就要开始了,也不好再多做停留,他转身准备离开,但眉宇间仍泛着浓浓的担忧,他顿了顿,还是有些不放心地叮嘱道,“春,清漪有什么情况,烦请第一时间通知我,谢谢。”

        唐春看着贺明扬一副真诚的样子,她突然间觉得自己猛生天大的使命感,她兴奋地比了个OK的手势后低头钻进资料里研究案情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788/993958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