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暖婚蜜爱之豪门谜情风云 > 97.096. 景小姐的身体还虚着呢,你可得悠着点呀

97.096. 景小姐的身体还虚着呢,你可得悠着点呀

        黑,渐渐布满天空,无数的星挣破夜幕探出来,夜的潮气在空气中漫漫地浸润,扩散出一种感伤的氛围。风雨

        仰望天空,渴求的是星空格外澄净,悠远的几颗零星的星闪耀着,像是在细碎晶莹的吟唱……

        “某某就是个闷骚的男人,我们不和他玩。”陈子默的脸上露出了丝丝得意,他微仰着头,很没形象地翻了下白眼,看着祁懿琛那冷峻的神情,他的右手不由自主地摸了摸鼻翼,眨了眨略显无辜的眼睛,他的嘴角噙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注视着景清漪挤眉弄眼,朝着祁懿琛的方向努了努嘴,轻声说,“嘿嘿,我是祁家的家庭医生陈子默,也是某某人的发小。对于某某,我可是知道他很多糗事呢,如果你感兴趣,我定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

        “阿默,你话太多了,嗯哼!以前怎么没见你这么多话的,”祁懿琛的脸上顿时露出不悦之色,他在斜眼看着陈子默,薄薄的嘴唇微微上翘,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看到陈子墨一副兴致盎然的神情,他那黑宝石般的清澈瞳孔散发出坚定不移的光芒,冰冷却毅然,高傲且默然,仔细瞧他那眼睛,能察觉到他的目光是一把钢椎,寒光刺人心脾,不期然,他的唇角勾起一抹高深莫测的笑意,轻飘飘地说,“要不要再送回医院改造下?”

        听到祁懿琛看似开玩笑的话语,根据以往数次惨不忍睹的经历来看,陈子默知道祁懿琛绝不是开玩笑的,此时,他的心就像拉满的弓弦,也不敢吐口大气,生怕一张嘴,已提到嗓子眼的心就会掉出来。

        景清漪抬眸,她半张着口怔怔的坐着,直着眼睛看他们,在她浓黑的眉毛下,眼神如柔美的月光一样欢乐,又略见清烟一般的惆怅,她能明显察觉得到陈子墨散发着的惧意,但她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并没有说什么,嘴唇微微动了一下,对祁懿琛略带威胁的话似乎既没表示认可,也没有反驳。

        “阿琛,哈哈,我知道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呢。”陈子默只好认怂,他轻咳了咳,迅速地摆了摆手,也不介意是在景清漪面前就低头求饶道。

        祁懿琛早就见识到了陈子默那嬉皮笑脸的功力,他也不以为意,只是暗含警告地瞪了陈子默一眼,轻哼一声,淡笑不语。

        “祁总,陈医生,你们的感情真好。”景清漪注视着祁懿琛和陈子墨一来一往的对话,可见他们之间的感情有多身后,她的眉梢微微上扬着,她那爽眼睛像两股泉水,清澈见底,语带羡慕地说。

        “那当然啦。我和阿琛那是穿着同一条裤子的革命感情。”陈子默听到景清漪欣羡的话语,他傲娇地昂着脑袋,嘴角绽放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他知道景清漪是想转移话题,让他不至于一直尴尬下去,他偷偷地递了个感激的眼色给她,有些得意地说,“小姐,不知该怎么称呼你呢?”

        “我是景清漪。”景清漪微微挑了眉,她的眼光斜挑暗视,好像能说话似的,看到祁懿琛吃瘪的模样,郁闷的心情似乎一下子就好了很多。

        “名字很好听哦。”陈子默毫不吝啬地夸赞,他的眼睛里放出了奇异的光彩,姓氏为景,难道是那个赫赫有名的景氏?这般说来,也称得上是门当户对!

        沉吟片后,陈子墨挑衅地看了一眼祁懿琛,他倾过身注视着景清漪,他的脸上仍然挂着一张坏坏的笑脸,连两道浓浓的眉毛也泛起柔柔的涟漪,眼眸里流转着温柔如水的眼波,再次温声地叮嘱道:“记得最近不要吃上火的东西。”

        “好的。谢谢。”景清漪微微点了点头,轻蹙了蹙眉,将医生的叮嘱都牢牢地记在心里了。

        “没有要交代了的吧?”祁懿琛当然领会到了陈子墨刚刚那一眼的挑衅,他轻哼了一声,看到景清漪确实不是很严重,也微微放了心,感觉陈子默在这里甚是碍眼,他的唇角微微一勾,那抹笑容很冷淡,像阴寒欲雪天的淡日,沉声说逐客令,“阿默,时间不早了,医院又那么忙,你是不是该走了?”

        “哟,阿琛,就这么迫不及待?”陈子默暗地里瞪了祁懿琛一眼,他就知道,这家伙是利用完了他,就会一脚踹开他,他那幽深的眼眸里闪烁着不怀好意的光芒,他的嘴角微微勾出一抹狡黠的笑意,悠悠地打趣道,“景小姐的身体还虚着呢,你可得悠着点呀!”

        “嗯哼,你在这里,很碍事!”祁懿琛听到那引人遐想的话语,并没有刻意去做解释,他反而觉得让别人误会也是件挺好的事情,他特意看了景清漪一眼,眼睛中闪过一丝笑,瞥到陈子墨那打趣的眼神,他立刻又冷下脸来,一副淡漠的样子。

        景清漪的脸腾地一下红了,心突突地跳了起来。

        在柔和的灯光下,,她抬眸,盯着祁懿琛的眼睛瞧,觉得他那双琥珀色的眼睛也和夜空一样深邃、神秘。

        她略微不自在地低垂着眼睑,她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祁懿琛会不解释,任由人误会下去?

        似乎,她只要一想到他,就想起他严肃认真的样子,还有他眼睛里一闪而熄、不易觉察的深情的火花。

        此刻,月光照在祁懿琛那张雕塑般的脸上,挺直的鼻子在光线下显得更加硬朗,透出令人不可捉摸的意味,漆黑的双眸似两个深不见底的深潭,瞳孔中不时散发着令人无法捕捉的黑色流影,神秘莫测,薄薄的嘴唇勾勒出温柔的弧线,微微向上翘起的嘴角透出一丝柔和,似乎心底永远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情愫……

        “哟,阿琛,你这招过河拆桥的把戏小心把景小姐给得罪了呢。”陈子默立即读懂了祁懿琛那深邃的眼眸中锁蕴藏的深深的感情,他的心里还是为祁懿琛能找到一个心仪的女子感到特别地开心,他想到自己还是孤家寡人一个,微不可及地轻叹了一口气,他看到祁懿琛那么得意的表情,他清了清嗓子,故作垂头丧气地说,“都是一群有异性没人性的主,哎,算了,我还是走吧。不在这里碍你的眼了。”

        李文把陈子默送走后,房间内又只剩下了景清漪和祁懿琛两个人。

        祁懿琛端了一杯温开水放在床头,拿着药盒看了下说明书,撕开其中一盒退烧药锡箔纸,倒出一颗药片放到宽阔的手心上。

        景清漪看着祁懿琛一系列的动作,从容却不失优雅,心里逐渐柔软开来,他的神情很认真,一丝不苟,似乎对待任何事情,不管是工作上的事情,还是生活中的琐事,他都是如此的专注如此的认真。

        “谢谢。”景清漪接过药片放到嘴里,咕噜咕噜地喝掉一大杯水将药片吞了下去。

        吞下药片后,景清漪把杯子举到祁懿琛面前,示意她把药给吞了下去,她的唇角上扬出一个淡淡且优雅的弧度,再次重申道:“祁总,你看,我真的没什么事。这点小病小痛的干嘛要那么劳师动众呢,吃颗感冒药退烧药就可以了。”

        祁懿琛拿过她手上的杯子重重地放到一边床头柜上,紧绷着的脸色稍微好了一些,先前那冷硬的模样就像是谁欠了他钱不还似的,他的眼睛里闪耀着智慧的光辉,又温柔,又细致,让你几乎觉得他有妖法,而她,几乎溺毙在那眼睛的海洋里,他倾身抚了抚景清漪的光滑的有些苍白的脸颊,柔声叮嘱道:“清漪,以后发生这种类似的事情,请你第一时间一定要告诉我。”

        “我一年到头都没生过几次病,也不会那么容易病的。”景清漪无力地拍打掉祁懿琛放在她脸颊上的手,看着他黑沉的俊脸,没有应下他的话,她敛下眼眸,以后要是真的告诉他,他们又得纠缠在一起,现在已经是越理越乱了,何必再多生事端,她撇了撇嘴,故作不以为意地说,“祁总,多谢你的好意了。”

        “清漪,以后无论你发生了什么事,都要第一时间告诉我。”祁懿琛看到景清漪揣着明白装糊涂的模样,他的心间流过一种叫做恐慌的情愫,感觉抓不住她一样的,他的双手紧紧拽着她的肩膀,沉着脸看着景清漪漫不经心的模样,他想着把话再说得更加明白些,径自坐到了床上搂住她滚烫的身子,低沉着嗓音说道。

        景清漪挣扎着想要推开祁懿琛,却被他强有力的臂膀紧紧地锁在怀里,动弹不得,她只好选择放弃,软绵无力地趴在他的怀里,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声,长卷的睫毛一抖一抖,泛着致命的吸引力,她撇了撇嘴,软糯糯地说,“祁总,我不是你认识的那些千金小姐,我可以自己照顾好自己,再说,您日理万机,贵人事忙的,怎么会有空理我这种小虾米小人物呢。”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788/993958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