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暖婚蜜爱之豪门谜情风云 > 102.101.提醒(求首订)

102.101.提醒(求首订)

        时间总是在不经意间溜走了。W  W.  V    M)

        一阵悦耳的铃声响起,景清漪怔楞了几秒,听到熟悉的铃声,这才意识到是自己的手机响了起来,她从厚厚的资料夹抬起头来,拨了拨有些凌乱的发丝,伸出右手,拿起手机,看了屏幕一眼,她站起来走到窗边,伸手揭开一角的百叶窗,晕黄的灯光打在她的后背,柔美而娟丽。

        “喂,爷爷。”景清漪轻松地舒了一口气,紧张的神情似乎也放松了起来,她的眼睛晶亮,眉毛像一对优美的弯弓,她的唇角上扬出一抹甜美的笑意,柔声地说。

        “清漪,这阵子有那么忙吗?”景铭城的浓眉下面深藏着一对炯灼的眼睛,那里面饱含着无边的慈爱,已经很久都没有接到景清漪的电话了,难道这段时间她就那么忙,忙得都抽不出时间给他打个电话,他满腹狐疑,撇了撇嘴,轻声抱怨道,“怎么不见你给我打电话呀?”

        “爷爷,不好意思啦。”景清漪微抬起左手,揉了揉有些疲惫的眉眼,右手紧握着手机,听到景铭城带着抱怨的话语,她的心里面沉甸甸的,像灌了铅一样,这段时间确实是没给景铭城打电话问候一声,一直忙着这两单案子,她这个做孙女的还真是有些失职了,她语带歉疚地解释道,“这阵子还真有这么忙,案子刚抓到嫌疑犯,还有很多扫尾的工作需要处理呢。”

        “哼!”景铭城的鼻孔间重重地哼了一声,他的左手握拐杖敲了敲地面,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他那深邃明亮的眼睛,看起来特别有神,沉声道,“算你有个好理由。”

        “嘿嘿,谢谢爷爷的宽宏大量。”景清漪听到景铭城低沉而略带气恼的声音,她就知道他在心里已然原谅了她,眉梢微微向上扬起,晶亮的眸子缓慢地游移着,她那泛着光晕的脸上露出一个很温馨的笑,连嘴角的弧度,都那么完美到位,她乖巧地说。

        “别给我嬉皮笑脸的。”景铭城想到景清漪现在肯定是一副笑意盈盈的得意样,他就没好气,他这个孙女的性子,他早就摸透了,他皱了皱眉,慈祥地说,“过几天就是你叔叔五十岁的寿宴,没打算大办,就是请了些关系比较好的,你那晚给我腾出时间,一起来酒店吃个饭。”

        “哎呀,瞧我,忙得都把这事给忘了。”景清漪闻言,低头想了下今天的日子,她猛地轻拍了下脑袋,忙着还真把这件事给忘了,她微不可及地叹了一口气,“爷爷,幸好你提醒了我,到时候我真是要吃不了兜着走啦。”

        “我就知道你把这事给忘了,今天就打电话提醒一下你。”景铭城说起话来,声音像洪钟一样雄浑有力,“千万别又给我忘了!”

        “爷爷,我向你保证,这次一定不会忘记的。”景清漪眨着清澈狡黠的眼睛,故作义正言辞地做着保证。

        “哼,你的保证早已失了效啦。”景铭城微恼地轻哼一声,这小妮子又给他灌**汤了,以前就因为他始终相信,结果就老是被忽悠,这次他一定不会再听信这小妮子讨好的话语了。

        景清漪微斜着脸,右手托住下巴,做出沉思状,她抬眼,有些倦怠地看着窗外被风吹过的风景,她的唇角勾出一抹类似苦涩的笑意,不知为何,她的心间涌动着一种叫做疲惫的情绪。

        她的叔叔,景闻,希望他不要再将主意打到她身上来。

        不知道这次的寿宴,会不会掀起所谓的腥风血雨呢?

        以往景闻的生日,就只是家人围坐在一圈吃个饭,今年听爷爷的意思,好像是打算办个小寿宴,只宴请关系比较好的,这肯定包括商界上有来往的,当然也会有政界上打交道的,美其名曰是小寿宴,这样一办,俨然就是大办的意思。

        景清漪微仰着脑袋,微不可及地轻叹了一口气,哎,又要应付商场上的那一套,到时候,估计都会笑得抽筋的。

        雨后清新的空气,弥漫了整个A市,放眼望去,这就像一幅幅巨大的画卷,那么宁静,那么安逸。

        贺明扬解剖完尸体后不紧不慢地走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把门轻掩上,将室外的嘈杂隔除在外,他将资料重重地甩在办公桌上,脱下白大褂放在转椅上,他一脸疲惫地坐了下来,揉了揉眉眼处的倦怠,伸手拿起放在办公桌上的手机,看到有个未接来电和未读信息,他立即坐正,仔细地翻看了下,心里的担忧放下了不少,他的唇角上扬出一抹轻轻浅浅的笑意,这个喜讯使他的眼睛里有了神采,额头和嘴角两旁似乎也蓄满笑意,连一举手一投足都渐渐地带上了一种轻快的节奏,他立即拨通了景清漪的电话。

        手机铃声响起的时候,景清漪刚好挂断了与景铭城的通话,正陷入惆怅的思绪里。

        “明扬,你忙完了?”景清漪看到是贺明扬的来电,她心下了然,快速地滑过接听键,她甜甜地笑了,深深的眼睛立刻迸射出愉悦的光芒,轻声询问。

        “嗯,刚一直在忙,就没接到你的电话。”贺明扬闲适地靠在椅背上,他的眉梢轻皱起,微眯着双眼,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地敲在办公桌上,发出几声清脆的声音,想到先前景清漪受伤的消息,他哑着声音关心地问,“清漪,听说你出任务时右腿膝盖受了伤?”

        “哎,我就知道你肯定会问我这个。”景清漪愉悦地转了转座椅,眉梢向上扬起,澄澈的双眸染着些许的感动,黑色的眼珠转动得生动自如,时时闪着睿智的光亮,她柔声详细地解释道,“我那晚出任务被陆福林推下了地下室,不小心被箱子给绊倒了,右腿膝盖就是擦伤了下,现在我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清漪,就只是擦伤吗?”贺明扬皱了皱眉,他那双琥珀色的眼睛里流露出无限的担忧与关切,不确定地问道。

        “是的啦,就只是擦伤而已,”景清漪能听的出来贺明扬话语里掩藏着的浓浓的担心,此刻的她满脸含笑,那红润的脸上闪着动人的光彩,她顿了顿,为了安抚他那颗不安的心,她郑重其事地回答,“现在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哦?真的好了?”贺明扬还是不放心地追问道。

        “明扬,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呀?”景清漪噗哧一声笑了,就像石子投进池水里,脸上漾着欢乐的波纹,轻快地打趣道。

        “是,你是没骗过我,但你会选择不告诉我一些事情。”贺明扬皱了皱眉,他的唇角上扬出一抹涩苦的笑意,前两天完全联系不到景清漪的时候,他是有多么焦急,那种心情,用心急如焚来形容都不为过,他当时什么都不能做,就只能等待,他的心里一直笼上一层愁云,只能不安地等待着,此时,想起来仍然会袭过一阵揪心的疼痛,他轻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有些后怕地说,“你是不知道,我联系不上你的时候,特别担心你,生怕你出了大事了。”

        “我的手机一直调成了飞行模式,因为太累了,就请了一天假,我昨天几乎就睡了一天,醒来后就把这事给忘了。”听着贺明扬诉说着,景清漪的心间盈满了一种叫做暖暖的情愫,她微微挑了挑眉,抿了抿嘴,唇角上扬出一抹温柔的笑意,轻柔地解释,“明扬,不好意思呀,让你这么担心,我还真是过意不去。”

        “清漪,我和你哪跟哪,”贺明扬郁闷的心情似乎一下子就好了起来,,他释怀地点了点头,收起纷飞的千思万绪,在柔和的灯光下,他的脸好象绽开的白兰花,笑意写在他的脸上,溢着满足的愉悦,“这么客套的话你日后还是不要再说了。”

        “遵旨。”景清漪的眉毛弯弯的,淡淡的像一轮新月般,翦水明眸里泛着异样的光芒,淡红的嘴唇微微上翘,弯起的弧度柔媚可人,她一手托着腮,一手拿笔轻敲桌子,这才想起来今晚部门聚餐的事,她顿了顿,轻柔地说,“我今天准备请部门的人去老地方聚一下,放松一下,明扬,你有时间没?有的话就一起过来玩玩呗。”

        “当然有时间啦。”贺明扬听到景清漪的邀约,这下终于要和她见面了,感觉过了很久没见了一般,其实也就两天没见面,他的心像一壶刚烧开的沸腾的水一样,激动得要溢出来,他强忍住内心的激荡,愉悦地调侃道,“再说,清漪发出邀请,我哪敢不奉陪呀。”

        “明扬,就你贫嘴。”景清漪转悠着她那双很好看的眼睛,一对很亮很黑的眼珠,眼珠转到眶中的任何部分都显得灵动俏媚,她娇俏地说,“好啦,那晚上见咯。”

        “嗯,”贺明扬那两道漆黑的眉毛高高地飞扬起来,他的眼睛里跳跃着兴奋和喜悦的光,唇角上扬出一抹优美的弧度,扬声应承了下来,“我会尽早忙完,赶到俱乐部去。”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788/993959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