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暖婚蜜爱之豪门谜情风云 > 118.117.这一切悲剧的源头都是因为我(求首订)

118.117.这一切悲剧的源头都是因为我(求首订)

        霜风呼啸着,吹过记忆深处的边缘,只留下空气中那渐渐散去的再也找不回的馨香。

        天空像是能感知他们的悲伤一样,雨从天空中洒向各个方向的角落,远远望去,雨滴就像一颗颗晶莹透明的珍珠,好看极了。

        淅淅沥沥的雨滴从屋檐、墙头、树叶上跌下,就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最后连在一起,形成长长的水柱。

        果然,真如卷宗上所写,她的母亲,为了救她,被强腐蚀性的硫酸液体给泼了,当场殒命,还连累了未出生的弟弟,都没来得及见证这美丽的世界!

        这一切,都是因为她!

        她生生地害了她的母亲,她未出生的弟弟。

        顿时,她好像掉进了冰窖里,从心顶凉到了脚尖。

        “爷爷,你们怎么就知道对我进行深度催眠就是为了我好?”景清漪静静地听着景铭城诉说着,那些平实而又残酷的文字敲击着她那脆弱的心房,她只觉得脑袋“轰”的一下,一时难以辨别东西南北,顷刻间跌坐在地,她的全身感到一阵痛苦的战栗,悲愤,如狂怒的海潮,猛烈冲击她的心胸,连声质问道,“你们为什么要把那段过往从我的记忆中摒除掉?为什么?究竟是为了什么?”

        “孩子,我们做的这些都是为了你呀!”景铭城皱着眉,有些浑浊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景清漪,却没有说什么,只是他那惨白的嘴唇微微动了一下,对景清漪质问的话似乎既没表示认可,也没有训斥,他紧紧地握着拐杖,低垂着脑袋,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哀伤的情绪尽在不言中,低声呢喃道。

        “这一切悲剧的源头都是因为我!”景清漪瘫坐在地上,全身的力气像是被抽掉了一般,颓唐,光洁的瓷砖冰冰凉凉,寒气渗进柔软而惨白的肌肤,她缓缓地抬起双手,以往澄澈的眸子顿时变得呆滞了起来,细长而浓密的睫毛上下颤动着,凄厉而又自责的声音洒落在书房的角角落落,“爷爷,你知不知道都是因为我,让妈妈和弟弟失去了生命,我的手上沾满了鲜血,我怎么能够独自一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呢?”

        “清漪,你五岁就是抱着这样的想法,一心求死。”景铭城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微微眨了眨浑浊的眼睛,回忆起那段伤心的往事,他的心头像飘过一片青雾似的,飘过一片难言的伤感,他凝视着景清漪一副毫无生气的模样,他握着拐杖重重地敲在大理石地面上,发出几声沉闷的响声,他语气沉重地说,“作为你的家人,肯定不想你就这样早早地放弃自己的生命,当然你妈妈肯定也是这样想的。”

        毫无神采的景清漪仍呆楞地看着前方,没有焦距,只幽幽地望着远方,目光灰冷,眼神迟滞。

        “如果你一心求死,你妈妈当初又何必救你呢。”景铭城凝视着景清漪,他那浓眉下面深藏着一对伤痛的眼睛,那里面饱含着无边的哀伤和慈爱,他喘着粗气,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沉声斥责道。

        这话简直像一把利剑,深深地刺痛了景清漪的心,难言的痛苦和满满的悔恨,像无数条小虫啮咬着她的心,景清漪缓缓地站了起来,无力地倒退了几步,她闭上了眼睛,任随泪水漫流。

        “清漪,不要辜负了你妈妈对你的期望,”景铭城顿了顿,灰暗的眼睛中藏匿着浓浓的慈爱,以及深藏在眼底的愧疚,他叹了口气说,“好好地活着,连带着你妈妈和弟弟的那份生命活下去!当然,还有大好的年华等着你呢。”

        而此刻的景清漪几乎不能控制自己,悲戚的表情,灰暗的眸子,一会儿掉泪,一会儿责骂自己,歇斯底里,在感情的浪涛里颠簸着。

        此时,空气中只剩下往事那沉沉的伤痛,冰凉冰凉的,缭绕着那跳动着的心房。

        水晶灯那柔和的光线洒在身上留下了那悲凉的温度。

        景铭城的双眉紧皱,一只手托着下巴,另一只手握着拐杖,脸上露出一副严峻的神态,回忆起往事,他的心头像飘过一片青雾似的,飘过一片难言的伤感,端坐在靠椅上,纹丝不动,活像个雕塑。

        景清漪痴呆呆地站着,心里上上下下地翻滚折腾,五脏六腑都仿佛挪动了位置,她的眼眶又红了,又有一层莹莹薄雾蒙住了瞳孔。

        听清漪这般说,好似没有真正地想起来?

        只是,因为某个契机才知晓了童媚的死因?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就不用担心当年的事情会被挖出来!

        “清漪,你现在是……完全记起来了吗?”景铭城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眼底的情绪有些复杂,他心神不定,像是有无数只小虫在心头蠕动,他极力克制住自己的感情,只觉得苦涩的胆汁直往嘴里涌,他抬眼看着景清漪,试探性地问。

        “没有。我对于之前的记忆完全没有任何印象。”景清漪轻轻地摇了摇头,一阵难以抵挡的悲痛揉断了景清漪的心肠,她的唇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抬眼仰望着典雅风格的天花板,挖苦地说,“可见,那时候的深度催眠能力还是不错的。”

        景铭城不着痕迹地松了一口气,而景清漪一直沉浸在纷乱的思绪里,没有察觉到景铭城那一瞬间的情绪变化,如果放在以前,她鹰眼般的眼睛肯定能察觉到,继而产生疑惑。

        “那……你是怎么知道的?”景铭城雪峰似地高耸的双眉,更使他有一种锐不可挡的威势,他满脸皱纹,眼睛给松弛的眼皮包着,简直看不见眼珠了,浑浊的眼睛里藏匿着某种晦涩难懂的情绪,有些迟疑地问。

        那一丝丝迟疑发抖的嘶哑声音,在空中愈颤愈细,几乎细到没有,周围便都是死一般静。

        “我们现在在查一单case,找到了相关的嫌疑人,在查嫌疑人的身世背景的时候,发现他是泼我妈妈硫酸的精神病犯的儿子,”景清漪回想起知道这件事的心路历程,就像是水果搅拌机,她自己的心在那儿搅拌、流血,再把那破碎的心植回胸膛,却也只剩一摊死水,她微抬起眼眸,泪眼朦胧地看着景铭城那双泛着慈爱的眼睛,她轻声解释,“我这才知道的。”

        景铭城抬眼,紧紧地注视着景清漪那双澄澈的明眸,他记得那双眼睛,炯炯有神,藏在挺直的鼻根两侧,浓眉之下。

        这眼睛有点像谁呢?

        他想了又想,最后判断,像她父亲景嘉的眼睛。不同的是,她父亲的是太正直和煦,而景清漪的眼睛里藏着淡定和温暖。

        一会儿,粗大的雨点儿落下来了,打在玻璃窗上叭叭直响。

        看这情形,雨是越下越大了。

        景清漪透过玻璃窗向外望去,天地间像挂着无比宽大的珠帘,迷蒙蒙的一片。

        斗大的雨滴落在对面屋顶上,溅起一朵朵水花,像一层薄烟笼罩在屋顶上。

        雨水顺着房檐流下来,开始像断了线的珠子,渐渐地连成了一条线。

        地上的水越来越多,汇合成一条条小溪。

        在白墙的映衬下,景清漪那惨白的脸色显得发黄、憔悴:大大的眼睛,枯涩无光,而且有点迟钝的样子。

        景铭城低垂着脑袋,脸上虽然刻着许多皱纹,却全然不动,仿佛雕塑一般,忆起往事,他大约只是觉得苦,觉得悔恨,却又形容不出,沉默着。

        景清漪一把擦去脸上的泪水,那动作不显温柔,却带不走心中痛楚,她只觉得心烦意乱,痛苦难堪,仿佛全身的血液一下子都注人了心里似的,煎熬得忍受不住。

        她缓缓地抬起泪眼朦胧的眼睛,看着瞬间苍老了许多的景铭城,他的头发胡子全白了,如银丝一般,闪着晶莹的白光,她有些不忍心地别过头,定了定神,清了清嗓子,嘶哑着声音说:“爷爷,我先走了。”

        “清漪,那些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景铭城那两道剑锋一样高高扬起的黑眉,和黑眉下那一双深沉果决的眼睛,只有那种在长期的苦难生活中磨练得坚韧不拔、百折不圆的人才能具有,他定定地注视着景清漪,语重心长地说,“你既然都已经知道了,安心接受,不要再陷入以前那些过往当中了。”

        景清漪不吭声,只是灰白的嘴唇微微动了动,既没点头,也没摇头,而后她紧闭着嘴唇,两眼直发愣地弯了弯腰,转身离开了书房。

        待传来沉重的门声时,景铭城颓然地瘫靠在椅背上,浑浊的眼睛幽幽地望着景清漪渐行渐远的背影,此刻的他再也没有多余的话了,似乎哀伤压住了他的舌头,他只能用他那一双倦于谛视人生的眼睛来倾吐胸中的无限哀愁。

        他想,现在的他是老了,而此刻,他的脸是瘦削的,黑黄的,那眼角和嘴角布满了零乱的皱纹,像一块老柏树皮;他凸出的前额上,刻着几条深深的皱纹,好像是被岁月无情抽打出来的;他的眼睛是灰败的,黯淡无光的;他的背佝偻着,将面颊埋在枯枝似的手心里。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788/993961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