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暖婚蜜爱之豪门谜情风云 > 136.135.你还记得你的父亲叫什么名字吗?

136.135.你还记得你的父亲叫什么名字吗?

        审讯室里,昏暗的灯光幽幽地照耀着,加上气氛凝重紧张,使室内达到白热化的程度,仿佛划一根火柴,被浓缩挤压的空气就会轰轰燃烧起来。风雨

        范馨云的脸上泛着严肃的光芒,她皱了皱眉,定定地看着陆福林,她的一双眼睛冷冷地闪着寒光,似乎是自森森的剑影,她别开视线,注视着景清漪,触摸到景清漪的明眸里掠过一抹浮沉的乌云,她忽然心生不安,无限不安。

        范馨云在景清漪的眼眸深处看到了刻骨的仇恨,她真真切切地能感受到那股仇恨像怪兽一般吞噬着景清漪的心,使她感到浑身冰凉。

        “陆福林,通过证据显示,你是有预谋有计划地杀害了死者周韵琴和陈文琳,手段极其凶残。”景清漪皱着眉头,斜眼看着陆福林,淡红的嘴唇微微上翘,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她冷哼一声,强忍着压住心中的怒火,冷冷地盯着陆福林,她的目光如电光雷火,威严得像一个纵横沙场的将军,她顿了顿,清冷地问,“以上情况是否属实?”

        陆福林还是默不作声,只是抬眼,直勾勾地凝视着景清漪,他的一双精气外露、四处打量的眼睛,镶在干瘪瘪的眼眶里,目光挑剔,咄咄退人,他的牙根咬得紧紧的,像是要把眼前的仇人都用他的牙齿碾碎一样,他的眼里迸射出仇恨的火花。

        张勇也不开口说话,他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陆福林,微微眯缝着,观察陆福林细微的面部表情,似乎是想要看穿对方的心思,然后找到对方的弱点,伺机而动。

        这家伙比想象中的难度还要大,看这架势,估计又问不到什么有利的消息出来,范馨云放下笔,夹在笔录本上,双手交叠于胸前,她就那般直直地盯着陆福林,她的目光是一把钢椎,寒光刺人心脾,想到陆福林父亲的那单case,她微不可及地轻叹息了一声,明亮的眼睛微眨了眨,莫名的怨恨随之倾泻了出来。

        苏伟低垂着脑袋,紧锁愁眉,炯炯有神的眼睛里泛着愤怒的光芒,暗自撇了撇嘴,心下暗叹这家伙怎么就如此顽固,什么话都不肯说,俨然就是一块又臭又硬的石头,要想撬开石头的嘴,还真是件颇有难度颇有挑战的工作。

        “陆福林,以上情况是否属实?”刻骨铭心的仇恨像火山般喷发在景清漪的心里,她皱了皱眉,清丽的脸泛着冰冷的光芒,凛若冰霜,眼膜底下的眼珠闪着猛兽似的光芒,她扬声再次问道。

        顷刻间,陆福林收起那些愤怒的情绪,面无表情,眼皮都没有翻一下,目光空洞的默然不语。

        似乎,景清漪越愤怒,他就越平静,完全置身事外一般。

        “陆福林,请你回答!”范馨云微微挑了挑眉,又重新拿起笔,倾斜地握着笔,用笔套在审讯桌上重重地敲了几下,响彻在在阴沉的审讯室的角角落落,正颜厉色地说。

        陆福林低垂着眼睑,他既不点头,也不摇头,整个人就是呆滞地看着前方。

        “勇哥,想想办法啦。”范馨云抬眼,看到景清漪眼里迸射出的浓浓的化不开的恨意,她的心里猛地咯噔一声,她总觉得等下会发生一些不可控制的事情,估计等到发生时,就已经晚了,此刻,她的脸上笼罩着一层愁云,眉头微蹙,上齿咬着下嘴唇,她凑到张勇这边,低声说。

        “这人嘴还真紧,证据确凿了还不肯开口说话。”苏伟重重地哼了一声,他的牙关紧咬着咯咯”作响,脸涨得像个紫茄子,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一个劲地往下淌,他低吼道。

        范馨云见状,心下了然,赶紧从一旁抽出纸巾递给苏伟,示意他擦擦额头上的汗珠。

        “我暂时也想不到很好的办法来撬开陆福林硬邦邦的嘴。”张勇看着冥顽不灵的陆福林,他颇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他的脸越来越难看了,眉毛顿时拧成了疙瘩,额上沁出了汗珠,他轻声说,“要是知道陆福林的弱点就好攻破了。”

        景清漪听着耳边的轻言低语,她敛下眼眸,沉思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么,两眼突然放射出冷厉逼人的光芒,拍案而起,径自走到陆福林的身旁,居高临下地审视着他,面带愠色,冷冷地质问道,“陆福林,你还记得你的父亲叫什么名字吗?”

        闻言,陆福林的两眼变暗了,突然像闪电闪烁了一下亮光,又变得漆黑,对于景清漪的问话,他仍旧保持沉默,只是心里并没有表面上那么平静而已。

        父亲,一个久违了的名词,似乎与他的世界远离很久了。

        这般想着,陆福林忽然全身都如烧着猛火,自己觉得每一根毛发上都仿佛闪出火星来,他的双拳,在暗中捏得格格作响,他猛地抬头,与景清漪相互对视了几秒钟,那几秒仿佛如一个世纪那样漫长,他的两只冒着凶光闪闪的眼睛似乎是在冷笑着。

        “肯定是还记得的吧。”景清漪无法平息自己,只有一阵阵徘徊不定的脚步,涌动出她难以平静的情绪里快要胀满的一团团热热的气流,她能明显感觉到陆福林脸上的肌肉抽动了一下,她的脸上蒙着一层阴云,冰冷冷的,她的唇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轻哼一声说,“陆福林,你是不屑于回答还是不敢回答呢?我想,应该是不屑于回答居多吧,因为这世上还没有哪件事是你不敢做的。”

        陆福林深色的眼睛始终是没有光彩,没有表情,有时射出一道黯淡的阴沉的火焰,那如鼠般警惕的眼睛,含着欲吐又不敢吐的恨意,他的牙根咬得紧紧的,像是要把所有的仇人都用他的牙齿碾碎。

        范馨云瞧着陆福林的嘴唇抿得那么紧,看上去又严峻又冷酷,简直像一个苦行者的嘴。

        张勇目不转睛地盯着陆福林,看到陆福林仍然拒不回答的顽固样,他的两片紧抿的嘴唇合成一条极生硬的线,好像脸上的一条刀疤。

        苏伟低垂着头,他的眼睛掩藏着灰色的情绪,透着一种苦思的神情。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788/993964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