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暖婚蜜爱之豪门谜情风云 > 140.139.她,有权知道所有的事实真相!(求首订)

140.139.她,有权知道所有的事实真相!(求首订)

        紧张的气氛早已凝固了审讯室的空气,时间也在悄然凝滞了起来。W  W.  V    M)

        “陆福林,还不给我从实招来!”张勇瞟了一眼拉耸着脑袋的陆福林,他板着脸孔,面无表情的脸上泛着严肃骇人的光芒,轻哼一声,他走到审讯桌旁,重重地拍了拍桌子,发出几声沉闷的声音,在这个寂静阴冷的审讯室里,他的命令显得有些冷酷。

        “虽然你有权利保持缄默,但我奉劝你,”苏伟皱紧着眉头,用眼扫了一下仍面无表情的陆福林,他的脸一下子沉了下来,他佯装若无其事地扶了扶黑色的镜框,眼睛却直勾勾地盯着陆福林,他的目光像潭水般深沉,闪出一种坚强的自信,厉色道,“坦白于你于我都要好。”

        “陆福林,你一味地沉默也无济于事,我们已经掌握了大量的物证,完全可以证实你蓄意谋杀死者周韵琴和陈文琳,手段极其残忍。”范馨云对于陆福林,其实她的心中始终有一股气总消不了,是一种怨恨,又是厌恶,她的双眉紧皱,一只手托着下巴,另一只手拿着笔,脸上露出一副严峻的神态,她轻咳了咳,冷声道,“你已经找不到可以脱罪的理由,那还不如坦白,我们还可以根据你的情况向法官求情。”

        他怎么都没想到,他意图杀害的竟然是他一直心心念念的那个小女孩!

        他无数次地在脑海中想象着,长大的她会是什么模样……

        原来,长大后的她如此漂亮、知性和温婉,和他想象中的画面如出一辙。

        他的心间流淌着深深的后悔,唇畔感受到的都是苦涩的味道。

        现在,似乎只有坦白这条路,其他的,都无济于事。

        埋藏在心底的悔恨的心情,痛苦地绞缢着他。

        “我要等她过来,我才会说。”陆福林偏着脑袋,幽幽地看着门的方向,他的眉微撩起,眼睛睁得大大的,痴呆呆地望着,似乎是在期待着那扇门能带出来他所期盼的那个身影,他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扫视了一眼愤怒的范馨云一行人,他镇定自若地说。

        范馨云静静地观察着陆福林,看到他的双眼又大又黑,,又好像熟思和探寻的样子,但是在一转瞬间,他的眼睛中又流露出可怕的仇恨的表情,她细细揣摩着他的心理,她的心里猛地打了个突,有些不安地警告道:“你,是不是还没放弃要杀我们老大的念头?我警告你,这里是警局,不是任你可以撒野的地方!”

        “她,有权知道所有的事实真相!”陆福林充耳不闻,他缓缓抬眼,蔑视地撇了一下范馨云一行人,他的唇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意,那个笑容很冷淡,像阴寒欲雪天的淡日,一字一顿地说。

        “我警告你,别想耍什么花样!”张勇听到范馨云的话语,他的心里打了个突,紧紧地盯着陆福林,触摸到陆福林的双眼灰暗无光,就像污泥满塘的死水,混混沌沌的,强压住内心极度的不安,他沉声呵斥道,“警察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警官,我就只有这个要求。”陆福林瞥了一眼张勇,他的眼睛有点怪,深陷的眼眶里,红筋连连牵牵的,有些闪闪发亮;大大的眸子注视着苏伟的脸,定定的,凄然失神,过了一小会,他撇过头,不再搭理他们,又恢复到先前的状态,呆板的脸上毫无生气。

        “陆福林,别跟警察玩花招,你还没那个胆量。”苏伟觉得自己被彻底无视,他满脸通红,一直红到发根,鼻翼由于内心激动张得大大的,额上冒出豆大的汗珠,他的两眼黑得发亮,锋利的目光,仿佛要把什么刺穿似的,重重地哼了一声,沉着语气说,“和警察作对,是百害而无一利。”

        “馨云,你出去看一下老大的情绪有所缓和没?”张勇低头看了下左手腕上的机械表,时针指在十二点的方向,都这么晚了,还没审出个所以然出来,他皱了皱眉,抬头,扫了一眼面无表情的陆福林,他凑到范馨云的耳边低声吩咐道。

        “好的。”范馨云放下手里的黑色笔,她的眉毛画得很长,眼梢动人地向后扬起,射出一种摄人心神的晶莹光彩,似乎想到了什么,眨了眨晶亮的眸子,她又凑到张勇的耳边轻声问,“如果老大的情绪控制住了,那要和她说明这里的情况吗?”

        “你还是提一下吧。”张勇的右手托着下巴,瞥了一眼陆福林,紧锁愁眉,沉吟了片刻,还是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再次看向陆福林的时候,他的目光敏锐,如电闪雷劈。

        “老大如果愿意进来就让她进来,不愿意的话那就算了。”苏伟的脑海里还停留着景清漪刚刚几乎伤心欲绝到崩溃的惨烈画面,他的心里还是有些不忍,右手撑着光洁饱满的额头,侧过头,他对着范馨云低声补充了一句。

        范馨云微微点头,她径自走到门前,握住把手,准备旋开走出去,但是把手只是动了动,门并没有如预想一样打开了,她觉得有些奇怪,皱了皱眉,就再试了下,结果又能打得开,她暗忖,刚刚怎么会打不开的?难道是自己的力气小了?

        满腹狐疑的范馨云缓缓将门推开时,就看到景清漪就站在门口,是背对着审讯室的,她有些惊讶地微张着嘴,不过惊讶也只是在一瞬间,她轻声唤了一声景清漪,旋即迅速地带关了门。

        景清漪轻轻转身,萧索的背影掩映在灯光下,她看到是范馨云,她的唇角上扬出一抹轻轻浅浅的笑意,显而易见,那抹笑意很是勉强。

        “好些了没?”范馨云上前,她抬眼,看到景清漪的强颜欢笑,她的心里不由自主地笼上一层愁云,袭过一阵揪心的疼痛,她的眉眼处尽是关切的神情,她轻声问。

        “还好。”景清漪的脸上蒙着一层阴云,她抬眼看着范馨云,触摸到范馨云眼眸深处的关切,她的心间徜徉着感动的情绪,她微挑了挑眉,朝着审讯室的方向努了努嘴,清了清嗓子,嘶哑着声音问,“馨云,陆福林现在肯说话了没?”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788/993965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