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录 > 第178章 柳暗花明

第178章 柳暗花明

        ——第178章柳暗花明

        很久之后林傲天从吉布药店出来,感觉受益良多。

        当时他便在想:原来是这样,还以为是哪里修练不对或者太过心急了呢。

        吉布忠男最后说道:“这就如人生要经历许多道坎一样,坎坷有大小高低难易之分,你现在就要跨过一个大坎,所以不可急躁,只需放平心态,循序渐进就可,最后送你一句话——

        这是我师傅曾说过一句名言:失败一两次并不可耻,可耻的是永远的失败!”

        林傲天知道此人一定不简单,看来他师傅确实与李小龙先生交往过密,而且由此看来山本冈夫确不愧为武道八大高手之一。

        返回路上,一个衣衫破烂的人慌慌张张撞上来。

        林傲天闪身避开,那人摔倒于地上,显见得刚才是有意如此。

        那人爬起来,竟不生气,见林傲天不动声色继续前行,复又缠上道:“大哥,我知道你是好人,请你帮个忙吧?”

        林傲天虽然以前没有碰到过这种情况,但是听黄勇说起过江湖上的一些伎俩,多半是骗钱者,是以仍不理不睬,绕过一边,往单位宿舍赶去。

        那人似是跟定了,林傲天前脚往哪里,那人后脚紧跟于后,寸步不离左右,口中不停地叫着大哥,反复是那句‘大哥帮帮忙嘛。’

        林傲天本已大好的心情稍有不耐,但是心境修为既高,对于这些小事还不能让他生气,只道:“我不是什么好人,有麻烦去找政府,找公安,你这么四肢健全,我与你一样,我可帮不上忙。”

        那人见林傲天终于搭上话,高兴道:“你当然是好人了,因为我刚才是有意相撞的,一般来说不还手和骂人,至少都会讨厌我的,而你跟他们完全不同,所以,他们都不是好人,你是好人。”

        林傲天听得一通谬论,心觉有趣,却仍是不加理睬,继续前行。

        那人自我介绍道:“我叫桂明杰,桂林的桂,明白的明,杰出的杰,你可以叫我阿杰,我在海边见过你的,你可能不认识我,但应该认识我表妹江菲吧?”

        林傲天心下寻思:据江菲说——她只有一个表哥的,而且在美国出车祸死了,如果江菲所说不假,则此人是骗子,而此人若真是她的表哥,则以前江菲得知的情况是假,或者本身就不是她表哥,而瞧他吐字清晰,定然非同一般人。

        但是随后桂明杰说出的一些习惯和性格分明就是江菲无疑,不由林傲天不信。

        林傲天想到一点,突然问道:“你既然知道我在海边上班,那应该也知道江菲在那里上班,你为什么不自己去找她呢?”

        这个问题似乎剌到痛处,等了一阵桂明杰才道:“唉,实话跟你说了吧,去年我爸为了巴结州长,把我介绍给了他们的女儿,她女儿哪里都好,就是身体暴肥,爱吃蛋糕和零食,我哪里来那么多钱去养她;

        这还不算,她还好吃懒做,我是在完全不知道的情况下被逼结婚的,还好在天主教堂举行婚礼时,我终于知道了确切消息,我因此不得不逃婚,后来很不巧的发生了交通意外,虽然保住了小命,可是脸上刮伤了;

        爸妈花高价帮我做了整容,婚礼也就延迟了,我想不能这样任由父母摆布,所以在快康复了的时候提前出院,偷偷跟着到大陆的人坐船前来,我必须要跟表妹解释忏悔,以表明心迹,可是她说她根本就不认识我,你说叫我怎么办好?”

        说到后来,竟然蹲在路边痛哭失声,声音渐哭渐响,大有暴雨来袭之势。

        这样一个大男孩扑在林傲天的脚畔不住地哭泣,丝毫也不觉得害羞,更不理会来往路人的态度,其实他一直低着头,也没有看到。

        虽说如此,林傲天却十分的不好受,拉着他到一饭店,先买单让他吃饱了饭,再让他细说来历。

        ………………

        辗转一月有余,寻找林傲天的事毫无结果。

        谭晶晶在琴岛一带寻访许久,思及这一月来所走各地,均没有林傲天的消息,每每想到,难免伤心泪下。

        傍晚时分,谭晶晶独自一人去海边吹着海风,眼望浅海中身影随微波荡漾来去,漂忽不定,禁不住顾影自怜,神伤不已。

        也不知过了多久,谭晶晶只觉得两腿有些发麻,稍一挪步,竟颤抖不已,差点摔倒,好在近些时日跟着宫雪晴学了不少武艺,根基甚好,才不至于出丑。

        谭晶晶整理了下思绪,终甩头暂时不去考虑那些过往,看到脚边一个石头,捡起来使劲仍到海里面去,同时大叫了一声,似乎不愉快的心情随着这一扔和一声喊叫也都消逝无踪了。

        返回途中,突然想起林傲天的朋友柳云环来,怎么把他给忘记了。

        一直以来都是在找寻林傲天,眼里心里只想着快点见着林傲天,哪里还有多余的心思记得他人呢。

        电话拨通,正好是柳云环接的电话。柳云环问道:“你是哪位?哦,是晶晶呀,最近可好呀,哈哈,是找小天吧?”

        谭晶晶脸略微有些红,幸好是在电话中,对方也无从得知,稍等一阵才说道:“是啊,不知道柳大哥有没有天哥的消息。”

        柳云环不答,反而扯到别的事上,听到谭晶晶急了,这才转到正题上道:“别急呀,呵呵,小天嘛,他前几天来过一次电话,我找一下他的号码,我记下了的。”说完在翻找什么东西。

        直到两分钟后才继续回道:“啊找到了,你记一下吧,别搞忘记了。”这两分钟,无疑是半辈子一般,对于谭晶晶来说确然如此。

        谭晶晶记下了号码,思考再三,还是拨打了过去。

        接电话的是宋晓锋,宋晓锋怕是林傲天的仇家找上门来,不管是男是女,连同自己的名字,一律说不知道,根本就不认识林傲天,再问却挂了。

        谭晶晶放下电话,呆住了,直到店主提醒,这才想起自己在打公话,给钱后,茫然走在回来的路上。

        ………………

        宋晓锋接了电话后,自言自语道:莫名其妙,又来一个找林傲天的,听声音还是一个年少女孩呢?声音这么好听,想来长得也不错,呸-呸-呸,晓锋你生得玉树临风帅气潇洒,怎么会因为一个没来由的电话这么神伤呢?

        转而又想:幸好天哥这时已经搬回宿舍去了,不然要是他自己接了电话,也许……也许会发生什么呢?

        他不敢往下去想,暗中思量:可能暂时避一避会好些吧,也不知道对方怎么会有这里的电话号码的。

        次日,宋晓锋最终没有跟林傲天说起此事,只说有一阵子没有回家看望父母了,正好最近浴场也较清闲,应该可以叫领导批两天假吧。

        林傲天不疑有他,说道:“说来也确实有近一个月没有回家了呢,也不知小七怎么样了?还有宋叔夫妇也长时间没有见了,甚是想念。”

        宋晓锋见林傲天没有反对,高兴道:“好哩,就这么说定了,至于请假的事,我去搞定,你就在这等消息吧。”

        林傲天在公司宿舍等着,宋晓锋只不过去了半个小时就回来了,真有些佩服他的办事能力,看到他那眉开眼笑的样子,一定是批准了。

        午饭后,二人简单收拾了行礼后,各自买了些给二位老人的吃穿物品,即时起程。

        刚坐上长途汽车,宋晓锋偶然听见车下一个声音叫着‘天哥,天哥’的,细一想,觉得与昨晚打电话来的女孩声音很像,知道事有蹊跷,故意挡住了林傲天,并且指着前面道:“天哥,你看,那,那,还有那,风景都不错吧,可惜我们走的匆忙,下次回家可要整台相机了,沿途好好照相,越多越好,让爸妈看不到我时可以看看相片,也好解去思念之情。”

        林傲天回道:“嗯,晓锋说得有道理,没有关系,腊八节快到了,等那时带一个相机吧,多备些胶卷,足够你用才好。”

        车子缓缓发动,往雨林谷方向驶去。

        宫雪晴望着车子消失的方向,从自己鼻子所觉,她知道师傅林傲天一定就在那个车上。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对谭晶晶的提问没有回答,也根本没有听到谭晶晶在问什么。

        其实,谭晶晶只是在自言自语,心中突然没来由的想起了林傲天,这才突然发声叫唤,而当时宋晓锋在靠窗的位置,是听得非常清楚的,只是他有意隔开了他们之间的联系。

        宫雪晴自始至终都比谭晶晶要冷静,至于为什么没有告诉谭晶晶,她自己也搞不清楚,心中思忖:难道我不想师傅和师母相会吗?因为他们一旦相遇,则可能永远没有自己再追求师傅的机会——嫉妒。

        猛然想到这个可怕的字眼,宫雪晴心里一阵绞痛,惊醒过来,不敢再去胡思乱想,拉着谭晶晶在石老人浴场四处寻找。

        晚上,谭晶晶辗转反侧,不能入睡,听说酒能洗愁,也不知从哪找来的一瓶酒,拔开瓶盖就一个劲猛灌,也不管太过急促而咳嗽不止,稍缓得一缓,继续仰头喝酒。

        谭晶晶失眠了,一整晚在时昏时醒中度过,直到天快亮时才昏昏沉沉的睡去。

        宫雪晴也是难以入眠,不过她有调息之法,较之谭晶晶更有克制力,睡上两三个小时便足够,六点多早早起来,去叫谭晶晶。<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831/1021679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