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录 > 第179章 相见有期

第179章 相见有期

        ——第179章相见有期

        林傲天在公司宿舍等着,宋晓锋只不过去了半个小时就回来。

        不禁有些佩服宋晓锋的办事能力,看到那眉开眼笑的样子便知道一定已批准。

        午饭后,二人简单收拾了行礼后,各自买了些给二位老人的吃穿物品等等,便即马上起程。

        刚坐上长途汽车,宋晓锋偶然听见车下有一个声音在叫着‘天哥,天哥’的,细一想,觉得与昨晚打电话来的女孩声音很像。

        难道这么快便找过来了,知道事有蹊跷,宋晓锋故意挡在了林傲天侧面,不让那女孩看到林傲天。

        宋晓锋又指着几个地方说道:“天哥,你看,那,那,还有那,风景都不错吧,可惜我们走的匆忙了些,下次回家可要整台照相机了,沿途可以好好照相,越多越好,让爸妈看不到我时可以看看相片,也好解去思念之情。”

        照相机真是个好东西,它可以保存许多曾经的美好和逝去忧伤,也能记录生活中许多点点滴滴。

        林傲天笑着答道:“嗯,晓锋说得很有道理,没有关系,腊八节快到了,等下次回去我们就带一个相机吧,多备些胶卷,足够你用便好。”

        车子缓缓发动后,往雨林谷的方向快速驶去。

        在刚才起程的地方出现了两个女孩,正是宫雪晴和谭晶晶。

        宫雪晴望着车子消失的方向,从自己鼻子所觉,便知道师傅林傲天一定就在刚才那个车上。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对谭晶晶的提问没有回答,但却知道谭晶晶在想些什么。

        其实,谭晶晶只是在自言自语,心中突然没来由的想起了林傲天,这才突然出声叫唤,而当时宋晓锋在靠窗的位置,于是听得非常清楚,只是他有意隔开了林傲天和谭晶晶之间的联系。

        如此一来,林谭二人又一次无缘对面不相逢。

        宫雪晴自始至终都比谭晶晶要冷静,至于为什么没有告诉谭晶晶,她自己也搞不清楚,心中思忖:难道我不想师傅和师母相会吗?还是因为他们一旦相遇,则可能永远没有自己再追求师傅的机会——这便是嫉妒吗?

        猛然想到这个可怕的词语,宫雪晴心里不由一阵绞痛,顿时惊醒过来,不敢再去胡思乱想,又拉着谭晶晶在石老人浴场四处寻找。

        这番寻找自然无果,因为林傲天已经离开石老人浴场。

        当晚,谭晶晶辗转反侧,不能入睡,听说借酒能浇愁,也不知从哪找来的一瓶酒,拔开瓶盖就一个劲地猛灌下去,也不管太过急促而咳嗽不止,稍缓得一缓,又继续仰头喝酒。

        谭晶晶这天失眠了,一整晚在时昏时醒中度过,直到天快亮时才迷迷糊糊的睡去。

        宫雪晴同样的难以入眠,不过她有调息之法,较之谭晶晶更有克制力,只睡上两三个小时便足够,五点多早早起来去叫谭晶晶。

        往常这时候谭晶晶已经起来练功了,这次敲门后却没有听到反应。

        怎么会?难道师母不在,还是很早就晨练去了?可是自己够早的,依师母以往的习惯不可能比自己还早的。

        再叫唤也没有回应,宫雪晴暗道可能出事,猛力撞开房门,仍不见谭晶晶有什么反应。

        谭晶晶正朝里而睡,弯曲着身体,被子只盖得一半,大半身子裸露在外,倒有大部分棉被掉落于地上。

        宫雪晴伸手抚向谭晶晶额头,立时惊道:“哎呀,发高烧了,师母,师母快醒醒!”

        使劲摇晃下,谭晶晶微微张开矇眬睡眼,口齿不清的道:“你别管我,我好难受,让我再睡一会……”

        宫雪晴急得不行,可是又不懂得如何才能够退烧,想到医院,急急忙忙的背着谭晶晶外出寻找医院或者诊所。

        谭晶晶伏在宫雪晴背上,这一路颠簸,也没有把她摇醒,嘴里兀自喃喃叫着‘天哥’不停。

        转得几个弯,宫雪晴张眼瞧去,见有一个‘吉布药店’,想想这药店应该有治高烧的医生,也不管里面什么情况,径直闯了进去。

        门口有一人急忙闪开,嘴中喝叫不已,宫雪晴听不懂也不想听,见有一张空床,遂放下谭晶晶然后才环顾药店里,见一个穿着白衣的人静坐喝茶,对自己冒失闯入竟丝毫不觉吃惊。

        喜怒不形于色而且能处变不惊,宫雪晴心知碰到了高人,顿时收起傲慢的姿态。

        宫雪晴语气和缓并且尊敬的道:“你是这的医生?你快些看看,我师母她发高烧了,有什么药可以快速退烧的吗?”

        谭晶晶的头不住摇动,嘴里仍不停的呼叫道:“天哥,天哥你别走,你不要离开我好吗?”

        端坐不动的正是吉布忠男,吉布忠男不动声色的说道:“我这没有快速的退烧药,可以开些药吃了一天后便可退高烧,她这种情况有些特殊,用你们华夏语说‘心病还需心药医’;

        因此,奉劝一句,有些事情该知道的还是早知道为好,这姑娘身体自幼便不好,退烧药终究是治标不治本,她嘴里喊的‘天哥’我想应该就是她的意中人,也就是姑娘你的师傅吧?”

        宫雪晴见对方尚且没有询问自己,但一出口,即道出这些内情来,心底也不禁暗自佩服,眼看对方似乎不太像是中国人,却好似对中药方也懂得甚多,更重要的是华夏传统文化所知甚多。

        接着又想到师母谭晶晶的状况,便更加尊敬的道:“医生说的对,她口中的天哥正是我的师傅林傲天,请医生快些开点药吧。”

        吉布忠男一边指挥刚才闪避的侍者去拿药,一边又问道:“林傲天?我倒是认识一个同名同姓的,他是已故李小龙宗师的关门弟子,不知与姑娘所说是否同一人?”

        宫雪晴暗惊,不过一会后恢复平静道:“是的,他就是我师傅。”

        吉布忠男下面的话再度让宫雪晴大惊:“嗯,很好,你如果想让你师母快些好的话,那就让他们俩尽快见面吧,不论有缘与否,都需要他们自己来决断,你说呢?”

        宫雪晴看到吉布忠男望着自己的眼神莫测高深,那双深邃的双眼似乎能洞悉自己心中所想一般,令她猛然震惊不已。

        她当然知道医生说的他们是何指,但是宫雪晴并没有立刻答应,而是请教如何喂服其药,然后给了钱便急急背着谭晶晶离开了药店。

        返回住地的路上,宫雪晴暗道:好厉害,这医生仅凭一双眼睛,就能看出这么多事情来,似乎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他不知道的事一样,这种感觉似乎只有南龙才有。

        接着便明白,这医生看来是师傅的朋友,不然日后倒可能成为我们的劲敌。

        谭晶晶吃过药后,情况大为好转,烧退了大半,也不再发梦呓之语,过得不久又沉沉睡去。

        子夜时分,谭晶晶醒来,见宫雪晴竟然伏在床沿边睡去,感觉肚中饥饿,本想悄悄起身弄点吃食,哪知她一动宫雪晴也自醒转。

        宫雪晴见谭晶晶醒来,先按住她别动,自己则去弄吃的。

        没过多久,就见宫雪晴端着一碗汤来,也不知道是什么汤,谭晶晶几乎是一口气喝完,却显得意犹未尽的样子。

        见此宫雪晴说道:“很晚了,明早再吃吧,医生说你刚醒来不可以吃太多的东西,否则对病情会很不利,关于师傅的事,其实,其实……”

        谭晶晶听后不解地道:“雪晴,我们一路走来,虽然你叫我师母,其实我们是情同姐妹的,你难道有什么事情故意瞒着我吗?”

        宫雪晴看了看谭晶晶显得有些苍白的脸道:“嗯,师母还请原谅,其实上一次在这里的时候我对你说了慌。那个撞到师母的人可能真的就是师傅。”

        通过吉布忠男的劝告后,宫雪晴考虑了很久终于还是决定告知谭晶晶真实情况。

        谭晶晶思索了一阵,回道:“啊!你——你是说天哥他真的在石老人村,这——这是真的吗?”

        脸露惊讶,也有着惊喜交集的情态,丝毫没有想过宫雪晴之前有意隐瞒的经过。

        宫雪晴点头道:“嗯,是真的。”

        随后便把那晚的事情和盘说出,但简化了江菲对林傲天有情意一节。

        谭晶晶不觉听完,早陷入沉思之中,脸上溢满欣喜之色。

        宫雪晴为免再出意外,只好哄着她睡下,说明天醒来也许就会有线索。

        ………………

        在同一天,雨林谷林荫深处,宋凡雨在屋前正与宋余氏聊着。

        宋余氏嘀咕道:“也不知道咱儿子过得怎么样了,还有小天,他倒是不叫人担心的,只是这都一个月没回家了吧。”

        宋凡雨也有些担忧,不过没有说出来,在其心中想到:有一个担心的就好了,总要有一个人出来开导。

        听到妻子这么说便替宋晓锋解释着道:“这一次也确实久了点,虽然半月前还写了封信来,不过他们二人在一起可相互照应,也不用太过担心,俗话说得好‘儿孙自有儿孙福’,说不定下回咱儿子带个儿媳妇回来哩。”

        宋余氏叹息一声道:“咱们这还是太过闭塞了,都没有电话和城里联系。”

        宋凡雨也是默然,不过仍然劝说道:“一切都会越来越好的。”

        <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831/1021679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