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录 > 第003章 屋漏偏逢连夜雨

第003章 屋漏偏逢连夜雨

        ——第003章屋漏偏逢连夜雨

        正值盛夏时节,虽经暴雨洗礼,也仅是缓解了几个小时的炎热。

        大概六点左右的时候,暴雨终于停止。

        困在外面的人们终得机会返家,呆在家中烦闷的人也开始外出走街串户,各自找熟人唠嗑。

        而躲于龙山茶馆的采药老人整理药蒌子,走往林家湾方向。

        这时的林家湾韩佳突遭歹徒奸污,自觉无颜再面对丈夫林长治,寻思着以死来掩藏林家之屈辱。

        只是,当她想起后面卧房中不满三岁的孩子林傲天,又有些下不去手。

        握着剪刀的手对准了心脏,却始终在颤抖着。

        暴雨骤停,给了许多人以生的希望,却也使得韩佳决心赴死。

        韩佳突然想到,即便林长治这个不着家的丈夫不回,父亲韩靖在外采药也会回来的。

        于是,儿子会有他外公回来照料,很快就回,再不用担心什么。

        一想到这,韩佳便决意将剪刀刺入心房。

        然而举起剪刀时却又犹豫了一会,想了想,右手握剪划破左腕,然后松开剪刀用流出的血水写了封血书。

        这封血书不长,只有简单的七个字:害我者飞天大盗。

        既然决定赴死便不再犹豫,所以能简则简,这雨已停马上会有人发现,因而她不想自杀后又被人救醒,却要屈辱的活在世上。

        她知道丈夫很要面子,如果他知道妻子对他不忠,哪怕是被人沾污也是会暴跳如雷的。

        而今事已至此,只要自己一死,儿子总不会再被他嫌弃吧,虽然一直不承认,但小傲天的的确确是林长治的骨肉。

        写完血书,韩佳最后看了熟睡中的孩子一眼,接着来到门口靠在门后,将剪刀猛的刺入心脏部位。

        噗!

        血花飞溅,紧接着韩佳委顿于地,后背靠门而逝。

        叮!

        那把剪刀慢慢脱离韩佳右手,砸落地上发出短促的轻响。

        不一会,有人突然光顾林家。

        来人正是在破庙中向生意人打听的散发怪人,他还是来晚了。

        散发怪人不确定屋中发生什么,直接破窗而入屋中。

        当发现女主人死去,而其衣襟上留下的七个字,顿时明白过来。

        害我者飞天大盗!

        没想到真的是他,唉,枉自己身负通天本领,却让这大盗为祸人间,真是岂有此理……

        然则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死者先是割腕然后又正中心脏,已经没救。

        散发怪人听到有声音,然后望向后面卧房的位置,正要前去查看,却听到不远处有人走来。

        稍一犹豫,还是决定先离开再说。

        ………………

        采药老人韩靖哼着小调走来,到离林家小屋十多米时出声叫唤。

        “佳儿,我回来了。是谁,别走!”

        突见屋中有人穿窗而出,韩靖将药蒌丢在地上立即追赶。

        二人原本相隔十多米,而散发怪人又先行躲闪,且速度极快,几个呼吸间便消失无踪。

        韩靖想了想,不再追赶并转身迅速返回。

        “佳儿,是我呀!啊!怎么有血腥味,不好~”他意识到一定发生什么事了,谁成想一推门却没有开。

        心中一急,用力撞开门来,却见宝贝女儿正躺在血泊中。

        韩靖上前探查,韩佳已经没有了呼吸,但看情形应该死去半小时不到。

        刚才那人,一定是他杀了我女儿,一定是他。

        这时,里屋传出声响。

        韩靖马上走向卧房,看到小外孙已经醒来。

        小傲天却似乎并不知道他母亲已死,忽闪着大眼睛只顾看向韩靖。

        韩靖掀开薄被,抱起小外孙走了出来。

        轻叹一声,心中五味杂陈。

        没想到躲雨的缘故,却致使女儿离奇丧命,早知道中午说什么也要赶回来。

        可天有不测风云,该来的始终会来,谁又能料定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就在韩靖感叹的时候,隔壁邻居一个四十左右的中年人跑来告知一个更令他吃惊的消息。

        “韩叔,林长治被抓走了,广播里正在循环播放哩,啊!这是?”突然发现一地的血迹顿时惊讶得再说不出话来。

        “什么?抓走?”

        韩靖预感到更大的灾难来临,不容分说跟着中年人来到其家中。

        这个邻居家较有文化,其家中有一台老式收音机,里面正在播放着一段通知。

        “黄冈县的父老乡亲们大家好,现在米国蠢蠢欲动亡我之心不死,居然继续派兵攻打朝国,现已对我国构成极大威胁。因此,党中央决定,各地当组织志愿者,奔赴前线支援邻国,下面播放的是我县志愿参加支援的五位同志……”

        果然,这五个志愿者中一个姓刘一个姓黄三个姓林,而三个姓林的里面便有林长治,正是韩靖的女婿。

        虽说报效国家并没有错,但林长治三代单传,而且林傲天连三岁都没有,以后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知,现在林长治居然成了志愿者。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一定是县里为了完成上面任务,强行抓的壮丁。

        一定是这样的,韩靖询问了中年人林大业,两人的想法基本一致。

        走了便走了吧,反正在家也没个正形,整天不着家在外鬼混,每到对其动武管教时,林长治总是抬出三代单传的‘真理’。

        暗叹一声,韩靖无计可施,想起前人有言: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

        而今这种情况,不正是应了这句话吗?

        十里外的龙山茶馆中,散发怪人独自一个人喝着茶,但觉茶也无味。

        盏茶过后,散发怪人决定离开回龙镇,前往天坑办正事要紧。

        突然感觉衣服角缺少一块布,一想之后知道是从林家出来时在窗口挂破的,略一沉思也不以为然,微微摇头,便迈开大步向镇外走去。

        散发怪人的那块衣角这会正躺在韩靖的掌中,韩靖仔细察看后终于找到‘歹徒’遗落的这样唯一物事。

        因此,想当然的将散发怪人认为是凶手,而这衣角便是将来指认凶手的证物。

        但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一误会险些酿成大错,幸而林傲天仁善,这才没有将误认为凶手的南龙杀死。

        那个散发怪人便是华夏国成立前赫赫有名的南龙大侠,南盟的第三任盟主。

        南龙这次来湖北是办一件特别重要的事,经过破庙时碰巧看到了龙王令这才前来林家湾,但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

        之后寻找那个生意人也没见,知道即使见了也问不出什么,于是只待日后再追查了。

        这在南龙一生中,是唯一亲见而没有解决的难题,并且困扰他十多年之久。

        本部小说来自看書惘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831/995807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