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录 > 第074章 亲如一家

第074章 亲如一家

        ——第074章亲如一家

        华夏中都,北龙府第。

        气势宏伟的‘龙虎’两个大字正在外面大门的上方,而两边各有一条正欲腾飞而去的金龙和一只下山猛虎,整块门匾十分特别,让人过目难忘。

        龙虎二字代表着北方第一大势力龙虎门,不过现在已经渐渐不为人知。

        大门的两旁是一幅楹联,看过后更让人回味无穷——

        右边写:天下五湖踏遍,闻过则喜;

        左面书:风云四海畅游,见贤思齐。

        北龙府占地五万平方米,内有亭台楼阁池榭假山,非常幽静宁定,这得多靠请来维护花园的工人们辛勤劳作所成。

        范文中找到南龙,请他居中帮忙,这才能快速的来到北龙府。

        要找南龙可费了不少精力,南龙为范思仪的事而发生诸多不便因素,虽然知道她女儿正在北龙处,却暂时不知会范文中,只告诉了北龙的详细住地。

        得知范文中到来,北龙赶紧与范思仪和小虎三人一起出府迎接。

        小虎经过父母的交待,一出来见到约显福态却又有些许沧桑的花甲老者范文中。

        对比范思仪后小虎觉得应该没错,于是上前亲切的叫道:“外公。”

        其实,大门口除他们一家三口外再无他人,这声外公叫的自然是范思仪的父亲范文中。

        范文中尚在莫名其妙中,北龙上前称呼‘岳父大人’更让其大感惊讶,心里暗想:难道真如传说的,女儿是和北龙私奔去了?这个男子不会就是北龙吧?

        呸,北龙何许人也,那是和南龙一样的当世高人,不是这样的,我怎么能这样想呢,范思文整个儿呆住。

        范思仪从后面走出,快步扑到范文中的怀里哽咽着道:“爸,都是思仪不好,惹您生气了,思仪从今以后再也不跑了,一定好好的孝顺您。”

        范文中这才回过神来,伸手抚落思仪腮边泪珠,口中安慰思仪别哭,自己眼中却早已是蕴满泪花,随时都会掉落。

        北龙小声咳嗽一声,示意还有重要事情没有做。

        范文中其实并不呆,父女温存一会便问道:“我知道思仪很乖,这不,咱父女不是相见了嘛,思仪啊,你还没给我介绍一下他们俩人呢?”

        范思仪有些娇羞的拉着北龙过来,介绍道:“这是我夫君您的女婿赵天枫,另一个名字您一定知道,就是百姓口耳相传的北龙;”转而招手让小虎来到身边,对范文中又道:“这是我儿小虎,是我与枫哥亲生的骨肉,所以刚刚他才喊你外公的。”

        范思仪又对小虎道:“虎儿,再叫外公,他还没回应呢。”

        范文中老怀大慰,没想到这回北龙成了自己女婿,看来以后的生意想不做大都不成啊!

        在北龙一家三口相继挽留后范文中又再住了几日,一应商业上的事,交给覃如海派人去帮忙解决,免去了范文中后顾之忧。

        闲住了几天后,范文中便有些不习惯,这才想起准备往北方发展商业的事来,于是私下里与范思仪提了下,却让北龙在不经意中听到。

        其实,这是范文中有意为之,不找北龙直接说,而是让范思仪去说。

        只是没想到的是,北龙就在旁边不远处,这当然不能说范文中心计太深,实则是为以后的范思仪着想,一旦自己百年之后,也可以留给女儿和她的后辈一笔家产啊!

        可怜天下父母心,儿女却有几人知。

        这天早饭时,北龙说全家去探访一下刘英的父亲刘振海,也就是北龙的岳丈。

        饭后,一行四人便往刘振海的家赶去,覃如海一再要求派人护送,但北龙却说不必,要真的有事,你们来了也无济于事,人多反而徒增麻烦。

        刘震海人虽富有,家财过亿,但对自己却非常的节俭,仅住三百平米的房子,一客厅一书房,一主卧室、五个客房,再加一厨一卫,刚好十间,每一间房都比较宽敞,让人进入后能觉得轻松自然。

        单看外观不怎么显眼,但内中布置却是风格各不相同,虽不是最豪华,但在这个中都城郊的所有一层楼中当属上佳的。

        推开大铁门进入后,直接就看到了刘振海坐在屋外空地上。

        刘震海正在看着一份报纸,旁边蹲着一只小狗慢慢的在啃着骨头。

        因为之前接到电话,适逢双休日,把生意交与堂弟后,刘震海夫妇俩都在家中。

        见是北龙到来,一抬眼笑道:“天枫啊,刘英她妈时常想起你们,有空就常来走走吧。”转对里面喊话:“爱琳,他们到了,茶彻好了没有?”

        刘震海的妻子叫陈爱琳,由于才丧失爱女,最近刚从悲痛中稍稍回转。

        陈爱琳听到喊声,应道:“好了,好了”,出来见北龙与小虎,都是很熟悉的,但是对范文中父女俩却有些——

        在看到范思仪的时候,陈爱琳突然变色,然后在转眼间哭着把范思仪拉住,涕泣道:“小英啊,你可回来了,妈想死你了,来让妈看看,天枫他有没欺负我们家小英啊!”一边说着又把思仪拉到旁边独个问长问短起来,毫不理会那边目瞪口呆的四个人。

        小虎大惊道:“外婆这是怎么了,怎么把我妈当成英姨了。”

        刘震海听到小虎这么说,立即问道:“哦,阿英什么时候成英姨的,她难道不是你妈妈?你给我说清楚了。”声音中隐含质问之意。

        北龙赶紧掩护道:“是这样的,不瞒岳丈,我就直说了吧,事情有些复杂......”

        ………………

        旧金山,振藩武馆。

        李小龙难得有时间回来讲课,三十多名学员和一些邀请来的各方友好人士均在认真的听课,其中有年逾七旬的老者,也有未及成年的弱智少年,大家敬仰李小龙,都没有任何其它的杂音,全场肃立鸦雀无声。

        李小龙宏亮的声音震荡着全场的所有听众,只听李小龙说道:“功夫的原理不是可以随便学到的,就如科学一样,需要寻求实证,而从实证中得到理论;同时功夫也是一种特殊的技巧,一种精巧的艺术,而不是一种体力活动。

        这是一种必须使智慧与技巧配合的精妙艺术,学习功夫必须顺其自然,象花朵一样,由摆脱了感情和‘欲’望的思想中绽发出来;功夫原理的核心就是道——也就是宇宙的自发性;功夫大师都经历过武术和武道两大阶段,而武道是武术与哲学的神秘结合……”

        本文来自看書罔小说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831/995816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