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录 > 第100章 人生百态

第100章 人生百态

        ——第100章人生百态

        人生百年,各有缘法;人生百态,各有活法。

        赵搏虎早年离家,在社会上混过不少时日,这种生活倒也不算什么。

        因此,他很快便适应这个酒店的工作,而且总是比别人要先完成份内之事。

        这个酒店的老板看在眼里,喜在心头,暗忖:这小伙子不错,酒店就需要这种卖力做事的人啊!

        酒店老板有个表侄,名叫阿平,真实姓名叫什么,已经没几人知道。

        阿平是这家酒店保卫部的副经理,算是保卫部二把手,其人平时就看不起保洁员,对新人更是没有好脸色。

        当听到老板夸赞赵搏虎后,对这个新来的赵搏虎不禁起了戏谑之心。

        小样,居然得到表叔的赞扬,这还刚到哩,若是再过些时日岂不是更加得到表叔赏识,待我先试他一试,如果知趣就收作自己人,如果不识好歹,哼……

        打着小算盘的阿平,暗中开始计划着要怎么收服赵搏虎。

        过一会,正在做事的赵搏虎,看到阿平脸色不善的走来,心知其人心胸狭窄,小爷惹不起但是躲得起,于是当做没有看见,而埋头继续扫地。

        哪知阿平已经到相关部门见过赵搏虎照片资料,这会正是要来找茬的,见状正好随手找了个理由,对赵搏虎道:“小虎,你过来,到我办公室打扫一下。”

        赵搏虎现在已经不小了,他虽然对小虎这个名字很反感,但若是父母叫的话倒也欣然接受。

        只不过这时却是领导这般叫他,也是没有办法。

        赵搏虎知道阿平的办公室不是他负责的范围,因此抗议道:“经理,那不是我的工作范围啊!是小丽做的。”

        阿平逮着话由,继续道:“小丽?我给她放假了,所以现在她的活由你来做。”

        赵搏虎大怒,但是一想才做了没几天,工钱都还没有到手,只得又忍了下去,但仍然站着没有动。

        阿平见此,突然喝道:“你是不是不想在这做了。”说着,挥掌打向赵搏虎。

        赵搏虎左手略一屈指即抓住阿平的手,正要出右手击打阿平,但一想却又放弃了,不行,这是老板的亲戚,打他事小,可自己工资到时可能就没有了,弄不好还要赔医疗费。

        阿平见赵搏虎放开手,以为对方真的怕他,更是得意起来,抄起地上赵搏虎干活的木制扫把便不断抽打过来。

        赵搏虎不想还手,只当是抓痒一般,并且尽量以他背对着这一通‘乱棍’。

        阿平最后打得手软便停下,却没有看到赵搏虎面上眉都不曾皱一下的奇怪表情,若是知道这次挨打对赵搏虎根本不痛不痒,恐怕更要暴怒。

        赵搏虎等阿平走后,一撇嘴小声嘀咕道:“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有关系吗?不靠你表叔什么都不是。”

        ………………

        漠北,塞外游龙许莫谦在墨门总舵中来回踱步。

        许莫谦刚接到手下人传来消息,称有玄堡的客人已经进入势力范围。

        玄堡?那不就是玄青门吗?

        他们来干什么,难道是已经开始行动了?

        许莫谦思绪回到四年前,那时在神农架救回了儿子,曾与玄青门主短暂交流,知道其人野心不小。

        而今,来人看样子是代表玄青门来与墨门谈判,意欲结为同盟,以期共图中原。

        其实说起来,许莫谦早就想进攻中原,只是十多年前唯一弟子惨败于李小龙之手后,许莫谦为人变得更小心谨慎起来。

        自古至今,中原武林一直都是华夏的翘楚,不说少林武当,就是一些隐世的世家也大有高手存在。

        好在少林武当不在武林争雄,使得南盟和龙虎门在民国年间崛起。

        之后北龙领导的龙虎门败于南龙领导的南盟,双方成为盟友,在南北两地互为犄角,若是一派强攻,久战不下只会让另一方得利。

        许莫谦转头看向独子道:“重阳,这事你怎么看?”

        许重阳自幼便得其父真传,想了想说道:“孩儿觉得可行,既然玄青门有野心,我想他们也在利用我们,因此,我们正好互相利用,只是看谁那边实力强劲了,我们只要他玄青门对付南北双龙中任何一个,另一个我们便再不足为惧。”

        许莫谦暗中点头,笑道:“不错,为父正有此意,玄青门近年来迅速崛起,只怕不是那么好忽弄的,但是他们发展太快,内中一定会良锈不齐的。这次如果他来是谈结盟的事,只要诚意足够,我们便同意他们,反之便要仔细商谈。”

        许重阳也笑道:“是极,父亲说得对,对付狡猾之人,必须万分小心才是。”

        接着父子俩细细计议谋划起来,其间争论不休,直至天明。

        漠北草原,在距离墨门总舵还有三里的地方慢慢出现一老一少两条人影。

        这二人非亲非故,走得甚是缓慢,似是不急于赶路般,突地有阵风吹来,掀起女子的蒙面丝巾,这少女正是望乡楼中停留过的麻脸少女。

        而另一老者,则是那个奇怪的精瘦老者。

        在他们前方只有墨门可供人居住,他们俩前往墨门究竟是为什么呢?

        会是玄青门派来秘密结盟的人吗?

        ………………

        为何不见向思远?你道向思远哪里去了,此时正在怡然自得的调教儿子呢。

        他的妻子是谁?正是两年前那次骗走向思远的冯若馨。

        冯若馨与向思远的恋情用现在的话来说以‘闪婚’来形容毫不为过。

        向思远跟着冯若馨到了一家酒吧,连问几次冯若馨:“回去该如何向师弟们交待呀,你倒是说呀!”

        哪知冯若馨却道:“你不用交待,陪我喝酒,只要本姑娘高兴了,就会说出来,就算你武功再高,也不能对付我这个弱女子吧?”

        向思远知道上当了,可是知道得太晚了,说不定这时候师弟们正在酒吧门外等着他被她甩出去呢。

        人道女人心,海底针,此话果然不假,向思远暗中想。

        几杯洋酒下肚,冯若馨醉眼矇眬的道:“向大哥,我只问你,你活着究竟为了什么呢?你难道是为别人活着的吗?”

        为什么活着?

        这简单的五字问题,要想答好却是十分之困难。

        人生就是人的生存,一切为了生存(达尔文语),更好的生存。

        人最根本的本性不是善与恶,而是追求快乐,回避痛苦。

        这是自然选择,似乎没有生物会是例外。

        人为什么活着?那人为什么要死去呢?

        既然死不了,也不想死,那就好好活着吧!

        人活着是为了什么?  一种对死的恐惧,一种对生的感恩。

        人的本能都有一种抗拒死亡,厌恶死亡。

        也许有的人,并没有想过活着是为什么,只知道,活着就是活着,至少我还是活着的。

        向思远没有回答,他答不上来,以前只知道崇拜李小龙,是以刻苦练功,期望有朝一日能赶上师傅一半,则愿足矣,但是现在看来不行,师傅已经走了,幸好有林师弟继承师傅衣钵。

        可以说,李小龙一走,向思远的心也跟着带走了。这时候听到冯若馨相询,不禁扪心自问:“我活着为什么呢?我是在为别人而活吗?”

        看着酒吧中狂歌劲舞的男男女女们,突然间如大梦初醒般:

        ——我就是我,我要为自己而活,我要活出我自己的精彩。

        于是,向思远与冯若馨对喝起来,最后二人都相继沉醉不醒。

        第二天起来,向思远看到与冯若馨同榻而眠的床上呈现的点点落红,大头猛然一摇,醒悟过来发生了什么事。

        待冯若馨睡醒后,向思远对冯若馨只说了四个字:“我会娶你!”

        冯若馨应道:“我知道。”然后幸福依偎在向思远宽大温暖的怀里。

        事隔两年,二人的爱情结晶已然将近两岁了,一家三口其乐融融。

        (第四集完,第五集:五内如焚\待续)

        本部小说来自看書辋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831/995818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