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宅师 > 第826章 乱扔什么……东西!

第826章 乱扔什么……东西!

        活祭,严格来说,也算是一项陋习。

        在上古时代,活祭肯定十分稀松平常,像吃饭喝水一样简单。但是随着时代的进步,文明的萌发,一些先贤明确指出,活祭是粗暴野蛮的行为,号召大家予以抵制……

        这也算是大势所趋,时代的潮流,谁也不能阻挡,所以千百年来,活祭越来越少了。在一般情况下,大家都是把祭品提前宰杀好了,而且是煮熟之后,才摆出来祭祀。

        当然,活祭越来越少,却不代表已经断绝。在某些特殊的情况下,活祭却是祭祀的第一选择,屡试不爽,屡禁不绝。比如说现在,知道乌八爷打算活祭,却没人反对,甚至露出恍然大悟之色,有几分理所当然的感觉。

        许多人觉得,类似于生龙口这样神奇的存在,肯定不可能随随便便开启,需要祭祀一番,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带着这样的想法,自然有人自告奋勇,帮乌八爷把鸡抓出来,又有人跑到屋里拿刀……

        片刻工夫,村长把三炷香点燃了,烟气袅袅飘浮,散发出淡淡的药香气息。闻到这个气味,大家就可以肯定,这香是特制的,也有几分不同寻常。

        “八大爷,把香插在哪里?”村长问道,跃跃欲试。

        “地上。”乌八爷顺手=一=本=读=小说    一指:“随便哪里都行。”

        “哦。”村长点了点头,找了个看起来不错的位置,就小心翼翼把三炷香插好了。不过他也担心香头被雨打湿。所以一直撑着伞遮着。

        “你不要挡着……”没有想到,乌八爷直接走来,一手把村长挥开几步。任由香头暴露在绵延雨水之下。

        “啊……”众人惊疑起来,但是再看,却更加惊奇的发现,雨水打香淋湿了,但是香头却没有熄灭,依旧冒出丝丝缕缕的烟气。

        “这香,居然还能防水?”大家自然十分吃惊。

        乌八爷十分淡然。没有理会大家,而是专注的观察湖水状况。又过了几分钟,他才轻轻的一伸手。沉声道:“刀子!”

        旁边村民闻声,急忙把一把锋利的小刀递过去。

        乌八爷接过刀子,也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把大公鸡揪起来。然后手掌捂住鸡头。再在鸡脖子上一抹。霎时,鲜血迸现,也让旁观众人情不自禁避开视线,不忍直视。

        不过方元也注意到一个细节,乌八爷在抹鸡脖子的时候,却没有下狠手,只是割了一半,在鸡血迸流的时候。他更是把捆在鸡腿、翅膀的绳子切断。

        大公鸡吃痛之下,又重新获得了自由。自然是拼命的挣扎,扑动翅膀。

        “去吧!”

        与此同时,乌八爷把手中的大公鸡一抛,把它直接扔到了湖中。大公鸡在空中扑动翅膀,也有几分滑翔力,一下子就飞了好几米。

        问题是,鸡只是鸡,不是鸟儿,不能展翅膀高飞。滑翔片刻,大公鸡最终还是落进了浪花翻腾的湖水中。

        大公鸡没有死透,自然在水中挣扎。在伤口之中,也汩汩地冒血。一时之间,半清半浊的湖水,就多了片片鲜红。

        众人不自觉关注起来,只见大公鸡游来游去,搅得湖水晃荡生波。

        包龙图的听力不错,隐约察觉一些诡异的声响,顿时提醒起来:“大家注意到了没有,好像有什么动静?”

        “什么动静?”有人迷惑问道。

        就在这一瞬间,哗啦巨响传来,只见湖面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旋涡,一个十分诡异的旋涡。众人看了,哪怕有几分心理准备,也不由得被吓了一跳。

        只见旋涡在湖水的中间位置,汹涌澎湃的湖水一下子就凹陷了下去,出现了一个扁长的空间,看起来好像是一只眼睛,更像是某种生物的嘴巴。

        当然,也不仅是这样而已,大家还能够看到,在旋涡的中心,那是一片十分干燥的泥地。此时此刻,那只大公鸡就站在泥地上,呆头呆脑地望着四周,显然也没搞清楚状况。

        “啊……”

        突然有人惊叫起来,却让其他人心中一震。因为这个时候,更加离奇的情况发生了,只见在干燥无水的泥地上,突然出现了诡异的白光。

        在白光散射的时候,地面上的大公鸡,瞬间消失不见,凭空的消失。那个情形,就好像是某种生物,一下子把大公鸡吞掉了。

        在众人瞠目结舌之时,忽然有人上前两步,手臂猛然一挥,呼的一声,一团东西立刻飞到了旋涡中心的泥地里。

        同一时刻,旋涡四周的湖水,也轰然涌了回来,刹那间把旋涡淹没,然后溅起了几丈高的浪花水柱,也使得整个“湖泊”都连续动荡不安,久久没能恢复平静。

        湖水的状况,也犹如众人的心情。从生龙口出来,再到生龙口关闭,时间不过一分钟,非常的短暂。但是就在这一分钟时间内,众人的心情却是大起大落,波澜起伏,难以平息。

        不过有个人却是例外,他就是乌八爷。

        乌八爷已经见过生龙口几次了,心神自然不会那么容易动摇,所以还能够保持清醒,然后质问道:“……石老板,刚才你扔了什么东西进去?”

        “嗯?”一瞬间,其他人才算是清醒过来,然后也想到了石子玉刚才的动作,脸上也顿时露出惊疑之色。好端端的,乱扔什么垃圾……呃,不对,乱扔什么东西啊。

        如果不是感觉那东西体积比较小,不像是金瓮,大家恐怕也要怀疑,石子玉是不是趁机把先人骸骨投到生龙口里去了。

        对于乌八爷的质问,石子玉却十分的从容淡定,避而不谈自己扔了什么东西,只是笑道:“谢谢八爷的指引,剩下的余款,你们列个数字出来,稍后我会派人送钱来的。”

        这明显是在转移话题,但是却有人吃这一套,比如说村长就是这样了,听到了这话,立刻眉开眼笑:“石老板果然是信人,其实余款也没有多少,就是几十万而已。石老板有空送过来就行,也不必急于一时……”

        “人无信不立,既然八爷指明了地方,我自然要兑现承诺。”石子玉微笑道:“我们就先走了,等到大水退后,定然再来拜访。”

        “走?”村长一愣:“走去哪?”

        “当然是回县城啊。”石子玉抬头看天,却见雨水在不知不觉之中,竟然已经停歇了,一抹阳光破开云层洒射下来,格外的明媚。

        淋浴阳光,石子玉脸上流露出无比欢喜之色,哈哈一笑之后,就带着一帮人浩浩荡荡离开山头,朝村子方向而去。

        村长不断招手,拜别道:“……石老板慢走,欢迎再来。”

        此时,包龙图低声嘀咕起来:“……这样就散场了?不科学啊。”

        “什么不科学。”方元问道。

        “这样的大场面,一下子就结束了,没道理啊。”包龙图挠头道:“非常不符合我心中的构想,差得太多了。”

        方元饶有兴趣问道:“你心中的构想,又是什么样的?”

        “之前我还琢磨着,生龙口开,是不是真有条龙冒出来,一口把鸡给吞了。”包龙图摇头叹道:“谁知道竟然只是个旋涡,相当于我进影院,本来想看大片,享受一场视觉盛宴的,谁知道居然给我看五毛钱的特效,真坑。”

        “……你想多了。”方元也摇了摇头,然后招呼道:“我们也走吧。”

        “哦!”包龙图没意见,也随之与村长等人告别。

        村长自然挽留:“不急啊,大水没退呢,路上不好走,容易发生意外。不如多住两天,等到水退了再回去也不迟。”

        “没关系,我们慢慢走。”方元笑道:“走一个多小时,上了公路地段,会有车来接我们。”

        两人坚持要走,村长等人自然不会硬拦着,只好目送他们离开。两人慢吞吞离开山村,在泥泞的道路上淌过,每一步都留下深深的脚印。

        一边走着,包龙图顺势问道:“丸子,你说在最后面的时候,石子玉到底往生龙口里头扔了什么东西?”

        “你觉得呢?”方元不答反问。

        “我觉得,可能是……”包龙图慢慢蹭过一片泥水洼地,眼中闪过一抹睿智的光芒:“我觉得很有可能是定位追踪仪器。”

        方元脚步一顿,又继续走路,嘴角却泛出笑容:“英雄所见略同!”

        “嘿嘿,用膝盖一猜,就随便能想到了。”包龙图自得道:“亏他还故作高深,以为我们猜测不出来么。”

        “不过也可以理解,换我也会这样做。毕竟生龙口十年一现,而且规律性也有一定的起伏波动,很难精确的把握它的开启时间。”

        包龙图分析道:“最重要的是,生龙口的开启时间也是有周期的,但人却不是机器啊,生老病死很难把握。哪天石子玉的岳丈去世了,却没有遇上生龙口开启的日子,难道要摆棺十年八年么?”

        “这种情况下,弄个定位仪器,准确定位它的具体方位,自然是很有必要的事情。”

        包龙图以己度人,笑呵呵道:“这样看来,那个石子玉还是挺聪明的嘛。嗯,不错,快能和我相比了。”

        “要点脸行吗?”方元眼睛一白,随即悠悠说道:“而且这事,恐怕没那么简单……”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9/109650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