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宅师 > 第860章 我没事,不吃药!

第860章 我没事,不吃药!

        利箭与华盖僵持,就好像龙争虎斗,暂时分不出胜负来。《 ..

        就在这一瞬间,打破僵局的状况突然发生了,在方元完全没有防范的情况下,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股诡秘的力量,直接破开了华盖,瞬间穿刺下来。

        说时迟,那时快。

        这个时候,不仅是方元感觉到不对,就连包龙图等人,也察觉到少许异常。一丝丝十分阴寒冰冷的气息,突然在山间弥漫,让他们身心一颤,莫名有些悸动。那种感觉,就仿佛遭遇到了什么危险,让他们本能的感到惧怕。

        不仅是害怕,在阴冷气息的笼罩下,甚至连皮肤都起了一串鸡皮疙瘩。

        不过这样的异常状况,来得快去得也快,才过了十几秒钟,山间的情况又恢复如常。天空上依旧是阳光普照,风和日丽的模样。

        尽管如此,众人还是觉得十分惊疑,隐约之间有种不好的感觉,就好像在这里待久了,可能会有大祸临头的事情发生。

        包龙图心中惴惴,忍不住试问道:“丸子,刚才是怎么回事呀?”

        “……原来,这才是真正的杀招。”方元眼神清亮,有几分智珠在握,隐隐盈动看透一切的光芒。

        “什么杀招?”包龙图连忙问道:“你是不是看出什么情况来了?”

        方元笑了笑,没有急着回答,而是转头道:“烟火兄弟,你还打算体验吗?”

        烟火有些心虚。不过却嘴硬道:“体验就体验,谁怕谁呀。这一回,你该不会又让我们等十几分钟了吧。”

        “肯定不用。”方元眼中有几分戏谑之意。然后遥控指挥道:“你现在后退几步……嗯,在这里停下来,再偏左两步……”

        在方元的示意下,烟火慢慢挪动起来,之所以速度缓慢,主要是在冥冥之中他也感觉到自己貌似在做一件蠢事。

        问题在于,现在骑虎难下。烟火也不好改口,只得强撑下去,最终站在窝形地带比较靠近山边的一个位置。这个位置比较靠前。要是再向前走两步,说不定就直接化作葫芦,直接滚落山下了。

        站在这里,烟火也有几分心慌意乱。但是却不敢服软。撑着一口气,哼声道:“是这里没错吧?”

        方元点了点头,确定道:“对,就是这里。”

        “没什么特别感觉呀。”烟火扭动身体,舒展筋骨,趁机抒泄心里的压力。

        “再等等,快了。”方元掐算时间,准备看好戏。

        寸福生有些担心。轻声问道:“方师傅,这……没问题吧?”毕竟烟火是他老朋友的亲孙子。如果出了什么意外,他也不好向段老爷子交待啊。

        “放心吧,死不了人。”方元宽慰起来,却更让寸福生心中不安。

        毕竟方元只说死不了人,却没说不危险。另外对于寸福来说,烟火以身犯险,那是不可取的行为,非常的愚蠢。如果烟火是他亲孙子,他非要狠狠敲打一番不可……

        在寸福生犹豫着,要不要喝止烟火这种危险举动之时,就听方元低声叫道:“注意,就要来了!”

        听到这话,烟火心中一突,不由得做好了防范,整个人蓄势待发,神经绷紧起来,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甚至做好了随时撤退逃跑的准备。

        这一时间,烟火仿佛看到了白云在飘浮,轻风在身边拂过,山上草丛之间虫子鸣叫之声不绝于耳,就连自己的心脏跳动声,也他的感应之中。

        这种超然的表现,让他灵觉前所未有的清晰,好像已经脱离了凡人的界限,达到了传说中的非人之流,成仙成圣……

        但是没等他从这种恍惚的超神入圣境界清醒过来,一股冰冷到了极点的寒意,就铺天盖地涌了过来,瞬间覆盖笼罩了他全身上下。

        刹那间,烟火就感觉自己置身于冰天雪地之间,而且是被人剥光了衣服,直接抛到严寒冻结的冰湖底下。在彻骨透寒之下,他觉得自己被冻僵了,完全动弹不得。

        遍体生寒,寒意渗到了骨骼,根本感觉不到丝毫的温暖。这一瞬间,烟火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死了,灵魂进入到传说中的地狱里头,所以才会这样凄惨。

        寒流来袭,烟火很快就失去了知觉,意识也开始迷迷糊糊,沉沦了。

        “……醒醒,醒醒!”

        就在这时,一股天籁之声,仿佛在飘渺虚穴中传来,直接把烟火唤醒了,轻易他把拉回到了现实之中。

        烟火迷茫睁眼,首先映入眼帘的却是一条手串。手串上的一颗颗珠子,就好像太阳一样散发出无比的热量,把全身上的寒气驱散干净。

        鲜活的生机元气,逐渐在他身上中流动起来,也让烟火重新恢复了感知,不过他依旧还是有些迷茫,浑浑噩噩的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与此同时,又听有人说道:“醒了,就代表没事了。不过应该是被伤了神,需要静养一段时间。回去喝点安神的中药,再睡一觉明天就好。”

        听到了这声音,烟火心弦一动,突然反应了过来,思绪如潮涌,一切都想起来了,然后本能的反驳起来:“我没事,不吃药……”

        话一开口,烟火却发现自己的声音,忽然变得十分的嘶哑干涩难听,好像得了重病似的,非常的虚弱无力。

        “你现在可不是没事的样子。”方元凑了过来,稍微打量就摇头道:“不要逞强了,还是乖乖回去疗养吧。”

        说话之间,方元也有几分歉意:“寸先生,这事怪我。明知道有一定的危险性,还让他去体验,回头恐怕还要请你代我向段老说一声对不起……”

        “方师傅,这事不怪你。”寸福生宽慰道:“是这孩子好强,非要逞能,现在吃了苦头,那是他自找的,怎么能怨你呢。”

        烟火听了,心里那个悲凉呀,简直比六月飞雪还凄怆。他努力挣扎,才发现自己被几个保镖搀扶着,全身软绵绵的没有半点力气。

        不动还好,这一动弹,烟火就感觉一股倦意袭来,眼皮都睁不开。在快要睡去之前,他忽然冒出一个念头,千万不要得罪风水师,不然被阴了也无处说理去……

        看到烟火又晕了,寸福生难免又是一阵紧张,不过当确定他只是昏迷过去,寸福生心里随之松了口气,连忙吩咐道:“你们几个,把段少爷抬下去,送到医院疗养。”

        几个保镖连忙点头,轻轻松松把人抬下山了。

        此时,方元也开口道:“寸先生,我们也回去吧。”

        “呃?”寸福生一怔:“方师傅,不继续研究了吗?”

        “研究得差不多了。”方元解释道:“现在需要做的,就是把研究结果与打听回来的消息印证一下,这样应该能够还原事情的真相。”

        寸福生一听,立刻表态道:“方师傅你放心,很快就会有结果。”

        寸福生口中的很快,也是第二天的事情了。这也算是比较有效率的速度,毕竟要从两个村子之中探究一段尘封多年的旧事,不仅是问村里老人那么简单而已,说不定还要查阅地方志之类的史料,这又要请动专家学者之类的人物来帮忙了。

        当然,过程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反正寸福生说事情已经打听清楚了,方元等人自然也不怀疑,直接过来聆听结果。

        还有躺在医院的烟火,不知道是寸福生通知他的,还是他听到了风声,也拖着“病躯”来凑热闹。休养了一天,他的精神是恢复了,但是脸色却有些苍白,一副大病初愈的模样,走路颤悠悠的,仿佛弱不禁风。

        最好笑了是,他看到了方元,就好像老鼠看到了猫,立刻远远躲到一边,硬是不敢靠得太近,免得又遭受到了算计。

        对此,方元哑然失笑,随之直接谈正事:“寸先生,你现在可以说了,那两个村子之间,到底有什么纠葛。”

        “方师傅,你推断得没错。”寸福生叹声道:“那两个村子,在一百多年前,的确有一段仇怨,以至于到了现在,还有几分老死不相往来的意味。”

        “什么仇怨?”包龙图好奇道:“宗族斗争,还是夺水之恨?”

        “具体是怎么结的仇,也有些说不清楚了。”寸福生轻声道:“总而言之,从建村之始,两个村子就相互仇视,然后代代沿袭,两村人各有死伤,仇怨也越结越深,到了不能调和化解的地步。特别是在一百多年前,怨恨值达到了最高峰,几乎发展到日夜械斗的状况……”

        “就在那段时期,一个转机突然出现了。当然,这个转机对于其中一个村子来说,那是重大的转机,对于另外一个村子而言,却是天大的灾难。”

        寸福生娓娓道:“一个村子经过多年的供养,村子的一个读书人终于不负众望,金榜题名考中了进士。而且听说他还得到了皇帝的赏识,御赐锦袍荣归故里探亲,名副其实的衣锦还乡啊。”

        “消息传了回来,两个村子反应自然截然不同。一边是喜出望外,欢呼雀跃,一边则是愁眉不展,如丧考妣。众所周知,在官本位决定一切的古代,一个村子的亲族之中出了一位官员,就意味着另外一个村子要倒霉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9/243658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