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宅师 > 第888章 傩面具,线索!

第888章 傩面具,线索!

        ps:    明天继续出门,中午更新还是会延迟,请大家多见谅。◎顶◎点◎小◎说,

        这个时候,方元也定了定心神,远远地观望起来,不敢贸然靠近。

        主要是在厅堂的侧边墙壁上,悬挂了一个个面目狰狞恐怖的面具。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一走进来,看到一张张可怕的脸孔,换谁都会要吓一跳。

        哪怕现在方元看清楚墙上的东西是面具,但是一样觉得有些发毛,脚步多了几分迟疑,慢慢的挪步靠近。

        “这些是什么东西?”方元走近了,仔细观察起来,只见一只只面具做工十分传神,青面獠牙,就好像是凶神恶煞一样,让人怵目惊心。

        “这是傩。”与此同时,老道士开口了,声音苍老而低沉:“夜郎国的傩神面具。”

        “什么?”方元愣住了:“夜郎国?”

        “对!”老道士点头道:“古夜郎国遗留下来的东西。”

        方元一听,表面上没说什么,眼中却流露出怀疑之色。毕竟夜郎国在汉代,就已经被灭掉了,至今已经有二千多年的历史。可是眼下这些面具,尽管看起来有些古朴,但是颜色比较新亮,不可能存在两千年之久。

        老道士仿佛能够看透方元的心思,浊黄的眼睛微微一瞥,又开口道:“你不用怀疑真假,我说这些东西是古夜郎国的遗留,那么肯定有自己的一番道理。”

        “至于理由和证据,我现在不能告诉你。”老道士很直白。淡声道:“等你相好了阴宅,再谈这些事情吧。”

        “哦……”方元心中一动,若有所思道:“听你这话的意思,这些傩面具难道与阴宅有什么关系么?”

        老道士眼光微闪,顾左右而言他:“福泉山多水少,龙脉盘结之地比较罕见,不容易寻龙点穴,不知道你打算从哪里着手?”

        “不知道。”方元坦率道:“先到了桑大哥的家乡看看再说,要是运气好,说不定他家乡附近就有结穴。那么就不用四处乱跑了。”

        老道士露出果然不出所料的神色。然后摇了摇头:“这样太费工夫,他爷爷恐怕也等不了那么久,所以才让你们来找我……”

        “咦?”方元一怔,旋即沉吟道:“道长的意思是。你有风水福址的线索?”

        “不错。我有线索。”老道士点头道:“不过也只是线索而已。并不是具体的方位。我也是听人说的,在他家乡深入进去的荒山野岭之中,的确隐藏了一块风水宝地。”

        “只是在传说之中。那块风水宝地从不主动显山露水,只待有缘人的发掘,才会显现出庐山真面目。”

        老道士瞄了桑格一眼,眼中飞快掠过一抹异色,然后不急不缓道:“希望你的爷爷就是有缘人,不然的话,就要等到你父亲退休到老了。”

        “为什么?”桑格十分迷惑不解。

        “不为什么。”老道士在怀中取出一块黄布,然后顺手塞给了桑格:“诺,这是那块风水宝地的线索,你们去找吧。要是找到了,赶紧回来报信。要是找不到……也不用耽搁时间了,直接在村子的后头,给你爷爷相块不凶之地就行了。”

        说话之间,老道士挥手道:“你们走吧,不要打扰我修行。”

        “呃?”方元和桑格都有几分迷迷糊糊,一肚子的疑问。但是老道士都赶人了,他们也不好不走,只好稀里糊涂地出去了。

        片刻之后,两人出了院门,宁蒙立即迎了上来,好奇道:“方大哥,那道长说了什么?我们是不是在这里落脚?”

        “不,另外找地方。”方元说道,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依旧糊涂。

        “为啥?”宁蒙不解道:“这里挺大的嘛,应该能够容下我们这些人。”

        “主人不欢迎我们……”方元解释一句,就钻到了车上。

        “啊?”宁蒙傻眼了,但是看到方元和桑格的神色貌似不对,立即识趣地沉默下来,不再多问。

        “去附近找间酒店投宿。”桑格挥手道:“我们先吃午饭,休息一会儿,下午再下乡。”

        “好……”司机连忙点头,又把话传递下去,然后轻快驱车而去。

        车子行驶途中,桑格把黄布拿出来翻看片刻,就一脸迷惑的递给方元:“方兄弟,你看看这玩意,乱七八糟的,我根本看不懂是什么意思。”

        方元接过了黄布,双手扯平整打量。乍看之下,他也忍不住皱眉:“他没给错吧,这是线索?不是小孩涂鸦?”

        “我也有同样的怀疑。”桑格很有同感,深以为然:“又是圈圈,又是三角形,又是曲折线条,根本不成图形,比抽象画还要抽象。”

        “是啊,很莫名其妙。”方元研究起来,不得其解。

        “我看看……”宁蒙忍不住好奇心,也凑了过来观望。他看了一眼,表情有些迟疑:“方大哥,这不是地图么?”

        “嗯?”方元惊讶道:“你能看懂?”

        “很简单的呀。”宁蒙解释道:“圈圈代表深坑沟壑,三角形是山头,曲折线条是水流,一目了然,怎么看不懂。”

        “是这样子解释的么?”方元不确定道:“听起来好像有些道理。”

        “当然是这样。”宁蒙信誓旦旦道:“我爷爷就是这样告诉我的,他肯定不会骗人。”

        “你爷爷?”方元真愣了:“他懂?”

        说实话,方元还以为宁蒙是乱猜的,所以才会这样怀疑。但是没有想到,这些几何图形的含意,究竟是宁蒙他爷爷告诉他的,这似乎有些不同寻常。

        “对啊。”宁蒙自豪道:“方大哥,我貌似忘记告诉你了,我爷爷那可是文化学者,是专门研究古夜郎国的专家。在小的时候,我在爷爷书房里,就看到过类似这样的画。”

        “当时我还不懂事,一时调皮捣蛋,就往地图上添加了几笔,然后被我爷爷发现了,他就狠狠揍了我一顿。”

        宁蒙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他揍完我了,才告诉我那是珍贵的古夜郎国地图,很有研究价值的历史文物,不能乱动。”

        “又是夜郎国……”方元隐约之间,感觉这事好像透着古怪的意味。

        宁蒙见状,以为方元不信,急忙道:“方大哥,我说的是真话。要不然,我打电话给我爷爷,让他亲口给你解释。”

        “不必了。”方元回过神来,笑道:“你的话,我当然相信啊。我只是在想,带你过来真是明智之举,福星高照啊。”

        宁蒙也不经夸,一夸就眉开眼笑,喜形于色:“方大哥,我就说了,你带我来,绝对不会有错。我不仅懂看地图,跋山涉水在野外生存更是行家。我可是资深的驴客,在大学那几年间,没少和同学周游各地……”

        才说着,宁蒙脸色突然一变,声音一虚:“对了方大哥,这事你不会告诉我姐吧?她要是知道了,肯定又要教训我了……”

        方元无奈一笑:“放心,我不是多嘴多舌的人。只要你不主动泄露天机,我保证守口如瓶,不会在我这里走露了风声。”

        “那就好,那就好……”宁蒙拍着胸口道:“方大哥,你不知道,我姐这个人……啧,控制欲太强了,做什么事情都有严格的规划,就好像得了强迫症似的,要是稍微有些违逆了她的意思,她立马就翻脸,让我接受不了……”

        在宁蒙的诉苦声中,车子就在福泉城市之中的一家酒店停了下来。

        车门一开,方元轻快下来,吁了口气之余,也名正言顺地打断了宁蒙的叨絮,招呼道:“小蒙,饿了吧,先下来吃饭吧。”

        “哦……”宁蒙终于闭上嘴了。

        桑格花了几分钟,帮大家办了入住手续,然后叫人去安放行李,他则带着方元和宁蒙来到了酒店内部餐厅,点了一桌子美食待客。

        旅途疲惫,大家也真是饿了,饭菜一上桌,他们就直接举筷动手。一番风卷残云,觥筹交错之后,速度才慢了下来。

        此时,桑格喝了口酒,放下了杯子,才在口袋里取出一幅详细的福泉地图,然后铺在他与方元之间的桌面上,手指头轻轻指示比划起来。

        “方兄弟你看,这里就是我们的目的地。”桑格表情有些复杂:“据我爷爷说,他当年就是在这里出生成长,然后被拉了壮丁,走上了战争生涯。从此以后,就再也没有回去过。”

        “这里呀?”方元抽了张纸巾,微微抹去嘴唇上的油腻,然后眯眼观看:“看起来好像挺偏僻的样子。”

        “的确十分偏僻。”桑格点头道:“这里位于大山区中的角落,在几十年以前,那里的人们过着与世隔绝的日子。但是战火纷飞,世上根本没有安静祥和之地,等到硝烟燃烧起来,谁也不能幸免于难……”

        “是啊,所以现在的和平,才会显得格外珍贵。”方元点头道:“现在就好多了,有公路直接通过去。”

        “通到乡镇而已。”桑格摇头道:“到了乡镇之后,还要步行一两个小时,才算是抵达生养我爷爷的村子。”

        “这样的话,那去到村子之后,岂不是晚上了?”方元皱眉道:“在村子过夜,多少也有些麻烦。”

        “所以我才让人准备了行军帐蓬啊。”桑格随口道:“实在不行,就露营住宿吧……”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9/243662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