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宅师 > 第68章 宗师的雏形!

第68章 宗师的雏形!

        需要收藏、推荐票、三江票,请大家支持,拜托了。

        ................

        做人呀,千万不要以偏概全,黄老爷子这个狮王,会的本事可不少,不然也不可能创下赫赫威名,让房东升、熊贸等人敬重。

        方元也明白这个道理,连亭子都没看就直接向黄老爷子表示感谢。

        “不用客气。”黄老爷子摆手道:“其实是雷山心急了,不然以他的实力,也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我已经让他回去反省。方师傅你看看,这鱼龙图刻得怎么样?有问题尽管直说,我尽力改正……”

        “有黄师傅出手,怎么可能还有问题。”

        话是这样说,方元还是抬头细看亭子。只见在山下看起来小巧别致的亭子,实际上却比较宽长高大。这是十米长亭,八根圆长厚实的柱子分成两排,把一个坡形的亭盖支撑在空中。总体来说,亭子造型比较独特,但是又十分大方美观。

        不过,由于方元的特别要求,亭子只是有一个框架在而已,就好像楼盘的毛坯房一样,还没有正式装修。无论是柱子还是亭盖,都是最原始的状态,还没有上漆染彩,甚至连地基还是裸/露在外,没有掩土埋藏。

        当然,方元最关注的还是雕刻在亭盖上的图案,这是他根据飞龙亭原来的飞龙图案而设计出来的鱼龙相伴图形。需要说明的是,他只负责设计,具体的雕刻工作他肯定不能胜任,所以才需要找高明的雕工出手。

        黄老板推荐了黄老爷子的徒弟雷山,方元给予了充分的信任,毕竟专业有专攻,如果连专业人才都没有办法,那他更加没辄。

        但是又听熊贸说这事出了点小意外,方元多少有几分担忧,不过仔细观望之后,他发现鱼龙图线条流畅自然,美轮美奂,非常漂亮,不像是有意外的样子。

        “方师傅,你看中间的那条游鱼。”

        此时,熊贸指点起来:“你觉得那条鱼怎么样?”

        “中间的游鱼?”

        方元仔细观察,突然一怔:“咦,那鱼怎么长须了?”

        “呵呵,那就是雷师傅在绘刻的时候,一时不小心用错了力道,加上亭盖面凹凸不平的褶皱,刀尖瞬时一滑,自然留下了一条刻线。”

        说话之间,熊贸赞叹道:“这本来是败笔,但是向黄老爷子求助之后,他干脆将错就错,又添了一刀,相当于在鱼腮边添加两根长须,鱼就变成了龙鱼。”

        “龙鱼?”

        方元眼睛一亮:“高,果然高,姜还是老的辣呀。由鱼化龙,也不是一蹴而就,中间应该有个过度,这个过度无疑就是龙鱼无疑了。半鱼半龙,更加符合鱼龙图的立意。”

        “嘿嘿,方师傅不责怪我乱改就好。”

        黄老爷子心里也有几分轻松,尽管知道自己的改动使得鱼龙图更加完美,问题在于这也掩盖不了改动是在犯错的基础上进行的。如果方元硬是揪住这点不放,那他也不好意思护着徒弟了。

        看得出来,方元只关心鱼龙图的好坏,也没有追究雷山错手的意思,这多少让黄老爷子有些安心。毕竟雷山才出师就犯了错,这也算是污点,如果方元再追究下去,就怕让雷山的心态出现问题,产生不自信感,手艺再难以提高进步。

        这不是开玩笑,黄老爷子非常清楚,对于手艺人来说心态非常重要。心稳手才稳,心要是乱了,手更加乱,乱悠悠颤抖之下,能刻出什么好东西来?

        “我怎么可能会责怪黄师傅,反而还要感谢您老拾遗补缺才是。”方元眼中闪动欣喜的光亮:“您老这一刀,也算是帮我大忙了,让我提高不少胜算。”

        这话不是吹捧,要知道细节非常重要,有时候就是一些看似不起眼的事物,往往决定了成败的关键。

        “这我可不敢当。”黄老爷子连忙摆手:“与方师傅匠心独运,巧夺造化的大手笔相比,我这一刀根本不叫事儿。”

        “没错。”

        此时,古月居士轻手捋须,眼中透出惊叹之意:“方师傅,本来普通平常的鲤鱼跃龙门风水局,到了你手中不仅玩出了新花样,而且已经发挥到极致,让人叹服。”

        “太对了。”

        黄老爷子深以为然:“鱼跃龙门,本是风水常局,千百年来几乎被用烂了,但是方师傅却别出心裁,直接把常局升格为奇局大阵。这样的手段,已经具备宗师的雏形了。”

        “宗师?”

        方元一听,脑袋摇得比拨浪鼓还快:“黄师傅,你这是要捧杀我呀?纵观历朝历代,能够称为宗师的人就那么几个。但是这几个人,要么是扶龙庭、正国运的帝师,要么是勘察梳理山川地气的地仙,再不济也是堪定城市风水布局的大拿……”

        列举之后,方元自嘲道:“相比之下,我着手布置一个风水局都觉得倍有压力,哪里敢妄自尊大,自诩宗师。”

        “问题在于,你这一个风水局,可是涵盖了数山一地,方圆十几里的范畴啊。”古月居士叹声道:“这样的本事,不算宗师也是名副其实的大师了。”

        “理所当然!”黄老爷子十分赞同。

        “二老是在骂我吧。”方元轻笑道:“这年头,大师拉仇恨啊,要么进局子,要么出逃了。我还年轻,不像落得这样的悲惨下场。”

        “方师傅!”

        在说笑之中,作为正主的房东升才姗姗来迟,也不怪他不守时,而是根据方元的吩咐,一大早就出门准备东西去了。

        “房老!”

        “老哥!”

        “黄师傅!”

        “居士!”

        不久之后,房东升来到山上,众人不由得寒暄起来。从笑语晏晏的情况看来,不管大家之前认不认识,反而现在也算是熟人。

        东西备好了,人也来齐全了,方元环视了一眼,立即肃容道:“房老,清场!”

        “好。”

        房东升了然点头,立即吩咐下去。

        一声令下,正在装修的施工人员十分困惑,不明白好端端的为什么让大家停下来。但是上头有吩咐,这些人再迷惑,也只能带着满肚子的疑问下山离去。

        当然,迷惑归迷惑,但是施工人员却离开得比较干脆,而且心情也不错。毕竟大老板都说了,这是带薪休息。大老板都不怕耽搁工程进度,他们又怕什么,不干活照样能拿工钱,这样的好事谁不乐意啊?

        十几分钟之后,施工人员走得干干净净,只剩下一帮知情人在场。

        之所以要清场,第一是害怕人多杂乱,在方元布置风水局的时候有人不明究竟,无意中打断了他的布局,那就前功尽弃了。

        至于第二个理由,大家也心知肚明,怎么说风水这种东西,由于大环境使然,不好摆到台面上来。要是施工人员看到了方元堪定风水的情形,到处宣扬之下,很容易弄得满城风雨,对大家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

        这种情况下,清场是必然的选择。没有了外人在场,方元也好放开手脚施展。

        “方师傅,糯米、红绳,还有这个……”

        与此同时,房东升连忙把准备好的东西奉上,至于重要的当然是那枚龙珠。在龙珠出现的一时刻,古月居士等人的视线不由自主投射而来,眼中浮现欣叹光芒。

        “嗯。”

        方元接过红绳,然后分成几段,分别绑在自己的额头、手腕、腰身、脚踝中。这是在封锁周身元气,以便与周围气场完美接洽。

        绑好红绳之后,方元再背起装有糯米的挎包。糯米有辟邪的作用,不过更是上好的鱼饵,对于引气有一定的帮助。

        当然,在场的明白人心里都清楚,引气的关键还是在于龙珠。这个时候,方元伸手把龙珠拿了起来,稍微摩挲就直接朝别墅主厅走去。

        方元从亭子向别墅主厅出发,脚下却是一条蜿蜒曲折的砖石路。这条路也比较特殊,从别墅主厅到亭子,明明可以修成一条对角斜线,但是现在却故意修得比较弯曲。

        方元等人自然明白,道路蜿蜒曲折的形态,其实就是象征着龙的躯体,把主厅阴阳鱼的气场引度出来的时候,再沿着蜿蜒道路拉长变形,最终幻化成龙,一飞冲天。

        由此也可以知道,风水局对于细节的讲究,或许已经达到苛刻的地步。

        “有纯阳龙珠在手,引气应该不是问题。”

        在方元走向别墅之时,黄老爷子轻声说道:“问题在于把气引过来以后,太极阴阳鱼与赤蛇绕印接触的一瞬间。两大气场碰撞的过程,冲突肯定是非常的激烈,可谓是鱼跃蛇腾,天翻地覆。怎么把冲突的气场稳定下来,这才是风水大阵成败的关键。”

        “没错。”

        古月点头之余,眼中充满了期盼之色:“如果成功了,不仅是凡鱼化龙一飞冲天,估计赤蛇绕印格局,也会直接蜕变成为赤龙绕印了。”

        “龙蛇起伏,鱼龙变化,生生不息,循环往复。”

        黄老爷子长叹道:“两大格局完美交融在一起,简直就是贵不可言。我可以断定,在风水局完成之际,要么是房老哥的子嗣直接官升三级,要么是在第三代应验,孙子辈在仕途的发展必然会平步青云,高官厚禄……”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9/27295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