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宅师 > 第234章 做过一场

第234章 做过一场

        “什么?”一时之间,熊贸惊诧道:“你要他电话号码做什么?”

        “有事儿。”方元轻笑道:“想和刘师傅交流一番。”

        “……稀奇了。”熊贸沉默了下,才开口道:“前些时候,他也向我打听你的事迹了。现在你又找我要他的联系方式,恕我多嘴问一句,你们是不是打过交道了?”

        “哈哈,这事说来话长。”方元笑道:“熊老板,你先把他的电话号码给我,等我返回泉州之后,再和你细说这事。”

        “……好,我等下就发给你。”说话之间,熊贸挂了电话,不久之后,一条信息就传达到方元手机上。

        与此同时,包龙图十分好奇:“丸子,你要他的电话号码做什么?”

        “约战。”方元一笑,按着熊贸发来的号码,直接拨通了过去。

        片刻之后,电话通了,手机传来刘川的声音:“喂,请问哪位?”

        “是我,方元!”方元坦然说道,然后就可以发现手机一静,似乎对方听到是他,却有一种措手不及的感觉。

        半响,刘川的笑声才重新传来:“啊,原来是方师傅,没有想到是你的电话。上次一别,没来得及互换号码,所以辨认不出来,失礼了。”

        “无妨。”方元笑道:“听说刘师傅在苏州,正巧我也在,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有空,好让我上门拜访请教一番?”

        刘川又沉默了片刻,随即长笑道:“明天吧,明天早上虎丘塔下,恭候大驾。”

        “一言为定!”方元答应下来,很干脆的结束通话。

        “擦,你什么时候变得这样霸气了?”包龙图惊诧道:“居然直接上门挑衅。”

        “不是挑衅,而是友好交流。”方元摇头笑道:“他已经出招了,我当然也要回应。况且,他说我曾经坏了他的好事,这话有些莫名其妙。我总要弄清楚原因吧。我是直性子,不想绕圈子旁敲侧击,直接问他去。”

        “也对。”包龙图点头道:“或许其中有什么误会也说不定。”

        “是不是误会,明天就知道了。”

        说话之间,两人也回到酒店,这时天色也不早,两人洗洗就睡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早上,两人吃了早餐,感觉时间差不多了。就直奔苏州城外的虎丘山而去。

        虎丘。位于苏州城西北郊。距城区中心五公里。相传春秋时吴王夫差葬其父于此,葬后三日有白虎踞其上,因而得名。

        虎丘山不高,海拔大约三十六米。但是这个地方。却印证了山不在高,有仙则名的名言,山小景多,古树参天,千年虎丘塔矗立山巅,素有吴中第一名胜之称。

        宋代大文豪苏东坡就曾经说过,到苏州不游虎丘,乃憾事也!

        毕竟虎丘虽然不高,但却有江左丘壑之表的风范。绝岩耸壑,气象万千,并有三绝九宜十八景之胜。其中最为著名的,自然是云岩寺塔和剑池。

        云岩寺塔,也就是虎丘塔。始建于隋文帝年间,开始修建的是木塔,后来毁于战乱之中,直到五代后周年间才建成砖塔。不过由于地基原因,从明代开始虎丘塔就向东北倾斜,所以也有东方比萨斜塔之称。

        总而言之,虎丘塔是苏州著名建筑,甚至是苏州的标志之一,刘川约方元在这里见面,也不愁找不到地方。

        此时,方元和包龙图沿山而上,一路经过头山门、断梁殿、拥翠山庄、试剑石、枕石、  真娘墓、孙武练兵场  、千人石  、二仙亭等等,然后就看到了虎丘剑池。

        “据说池下是吴王阖闾埋葬的地方,坟墓里有他生前喜爱的专诸、鱼肠等三千宝剑作为殉葬品,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包龙图好奇自语。

        “难说。”方元笑着:“不是说在上世纪五十年代的时候,池水干渴了,考古人员曾经在里头发现隧道石门,据说是墓门,但是害怕影响虎丘塔的安全,这才没敢往下挖。”

        “如果是真的,可见吴王阖闾的聪明了。”包龙图叹道:“料到后世有人挖他的坟,干脆掩藏在池子里面,谁也奈何不了他。”

        “是呀,这可是防盗的典范之作。”方元一笑,随之招呼道:“走了,先去见人,景观在返程的时候,再慢慢欣赏。”

        包龙图轻轻点头,立即随着方元离开剑池,继续往前走,经过第三泉、古观音殿之后,就来到了虎丘塔下。

        还没有走近塔边,方元远远就看到了刘川的身影,当下高声招呼起来:“刘师傅!”

        “方师傅。”刘川反应不慢,快步迎了过来。

        片刻之后,两人正式会面,握手为礼,笑容可掬,亲切友好。仿佛多时不见的老朋友,没有半点嫌隙龌龊。

        一番寒暄问候,刘川微笑道:“方师傅,陪我走走怎么样?”

        “没问题。”方元点了点头,转身道:“包子,帮我们买点水。”

        包龙图一怔,随之有几分明悟,知道这是风水师之间的对话,他也不好参与,随即识趣的走开了。

        适时,刘川一笑,微微引手,带着方元在山上散步而行。走了一段路程,就来到了一个坡坪之中,在这里可以观看到苏州城的状况。当然了,由于虎丘山不算高,不可能将苏州城一览无余,只是能够看到其中一角而已。

        就在这时,刘川开口叹道:“在春秋年间,伍子胥相土尝水,象天法地,奠定苏州古城格局,至于已经有三四千年历史了。据史料记载,当时的古城周围四十七里,陆门八以象天之八风,水门八以地之八聪。都城居中,好比群臣上朝,拱迎天子,富有帝王之气。”

        “不过十分可惜,水龙始终不及山龙,一朝帝王气散尽,龙化龟形,就再难以头角峥嵘,奠定王者霸业。”刘川摇了摇头,随即又笑道:“当然,毕竟底蕴积累丰厚,龟城千年,自然能够繁荣昌盛,历劫不衰!”

        “尤其是到了宋代,王气更是彻底转化为文气,以至于苏州文脉昌盛,人才辈出,代代相传,成为江南士子的表率。”

        说话之间,刘川感慨万端道:“这个转变,也要归功于宋代名相范仲淹,当年范仲淹时任苏州知州,有风水师踏遍苏州的山山水水,终于觅到了一块风水宝地,由于敬佩范仲淹的人品,所以打算把风水宝地献给他。”

        “风水师坦言,那个地方犹如天马下云霄,子承于父孙承祖,世代居官挂紫袍,如果范仲淹把府第建在那里,今后子孙肯定昌盛,并且世代为官。但是范仲淹毕竟是范仲淹,能够写出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名言的人,胸襟沟壑,绝对不同与俗流。”

        刘川笑叹道:“在谢过风水师的厚爱之后,范仲淹转身就把地方拱手相让,带头捐出自己的俸禄,兴办了苏州府学。之后不仅聘请了名儒来讲学,更把自己儿子送进去读书。从此以后苏州科甲不断,人文荟萃,开创了明清两代苏州状元进士甲天之先河。”

        “一念为私,一念为公,不过试问又有谁能够真正做到大公无私呢?”说话之间,刘川意味深长道:“方师傅,细数历朝历代,天下只有一个范仲淹而已啊。”

        方元这才恍然大悟,刘川兜兜转转说了一大堆,敢情就是为了最后一句话做铺垫。不过也要承认,刘川说得很有道理,不要说其他人了,就连他自己也不敢保证,有了范仲淹这样的权力地位,却不谋求任何私利。

        方元知道,刘川这是在为自己开脱辩解,不过他也忍不住问道:“为什么?”

        “原来方师傅真的不知道啊。”刘川淡淡一笑:“人皆有私,我也不例外,所以恕我不能直言相告。只能告诉方师傅,这事对我很重要。”

        “没有商量的余地?”方元探问起来。

        刘川轻轻摇头,斩钉截铁道:“这不是生意,不是你退,就是我进,商量不了。当然,如果方师傅肯相让,我感激不尽。”

        “这样呀……”方元笑了笑,轻叹道:“既然这样,只能做过一场了。如果我侥幸赢了,不知道刘师傅能不能告诉我事情的真相?”

        听到这话,刘川眉头一扬,随即笑意盎然道:“方师傅,你倒是信心十足呀。”

        “不,我没有半点把握。”方元摇头道:“这样说,无非是给自己一些激励罢了。”

        “方师傅谦虚了。”刘川表情有几分复杂:“能够摆下鲤鱼跃龙门大阵、化解阴寒月煞、使得穷源绝境转祸为福的人,我可不敢小觑。”

        这是真心话,如果不是熊贸誓言旦旦,他真不敢相信,年纪轻轻的方元,居然在不声不响之中,做了许多连他都感到惊叹的事情。这样的人物,他绝对不敢掉以轻心,免得在阴沟里翻船,大半生的英名不保。

        “运气,运气。”方元笑道:“比不上刘师傅经验丰富,布局点穴出神入化。”

        当然,这也不是故意吹捧,好让对方松懈。要知道拳怕少壮后面,还有一句棍怕老郎。拳怕少壮棍怕老,有时候经验的积累,才是真正的大智慧。

        “谢谢方师傅夸奖。”刘川笑了:“不过你的提议,恕我不能答应……”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9/27331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