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宅师 > 第494章 熟悉的即视感

第494章 熟悉的即视感

        “你外公的去世,对她的打击很大。那个时候,她一连哭了好几天……”

        这个时候,方父语气有些酸溜溜之气,不过还是郑重其事的告诫道:“所以呀,你少在她面前提你外公,省得勾起她的伤心往事。”

        “知道了。”方元点了点头,目光却有几发悠远:“……阴阳先生,真是没有想到啊。”

        “你别不信。”方父随口道:“家里摆了一堆风水书籍,你还嫌弃占地方呢。我记得,你当年好像想偷偷扔了,然后被你妈发现,直接揍得屁股开花。”

        “不是吧。”方元额头冒汗,依稀有这个印象,但是坚决不承认:“我怎么不记得了。”

        “不记得就算了。”方父呵呵笑道:“不过你也不要怪你妈狠心,主要是那些东西是你外公的遗物,属于珍贵的东西,肯定不允许你乱丢。”

        “我明白。”方元连连点头,随之不经意似的问道:“爸,外公安葬在这里,我倒是可以理解。问题在于好端端的,你们怎么把厅堂屋顶给拆了?留着不好吗,还能遮风挡雨。”

        “嗨,我也是这样想的。”方父摇头道:“不过这是你外公的决定,我们也没办法。”

        “什么?”方元一愣:“外公的决定?”

        “是啊。”方父确认道:“你外公当年,不仅指了指地下,还指了指屋顶。后来我们顺从他老人家的意愿,把他安葬在这里。然后就想起这事,你妈觉得,肯定是他老人嫌屋顶碍事,干脆拆了吧。毕竟坟茔嘛,哪个不是顶天立地的,用屋顶挡着不吉利。”

        “大家一听,也觉得有理,拆了就拆了吧。”

        听了方父的解释。方元眼中掠过一抹哭笑不得之色:“真是亲女儿啊……”

        “那是,你妈是小女儿,和你外公最亲,自然最了解他老人家的心思。”方父笑了笑。随即招手道:“好了,上完香了,就回去吧。看时辰,迎亲的队伍,应该来了。”

        “呃……”方元没有拒绝的理由,只得与父亲离开了这里。

        在下山的途中,方元一步三回头,不断的观望附近山势,还在龙潭的情况。越是深入了解情况,他就忍不住心生感叹。悄然冒出一个不孝的念头。仔细想想,他母亲真是……名副其实的坑爹啊。

        方元摇了摇头,心里也在琢磨,要不要说这事呢。如果说了,父母会信吗?要是信了。自己又该怎么解释自己为什么知道这事?

        在方元纠结之间,也慢慢回到了龙燕村。走到大表哥家里附近的时候,他从恍惚中惊醒,忽然发现情况好像有些不对。

        此时此刻,喜庆热闹的锣鼓声,不知道什么原因,已经消失不见。不仅如此。邀请而来的客人,正围在屋前门口指指点点,窃窃私语,表情十分古怪。

        “怎么了?”看到这个情形,方元心生疑问,迷惑不解之余。隐约有种不太好的预感,感觉好像出事了。

        方父也有类似的感觉,表情微微沉了下来,招呼道:“走,去找你妈。”

        当下。两人直接挤开看热闹的人,不断深入里面,重新走进了房屋之中。然后就看到天井一片狼藉不堪的模样,杯盘碗筷碎撒了一地。

        “怎么回事?”方元眉头一皱,再看厅堂,只见大姨与大姨夫两边,不断小声宽慰啼啼哭泣的表侄女。至于大表哥,这个时候却一脸悲愤填膺之色,就蹲在厅堂门口抽烟。

        场面诡异,尽管旁边也有不少亲戚朋友看着,但是却没有人开口说话,就算偶有小孩子要哭闹,就迅速被大人抱起来快步出去哄劝。

        表侄女哭久了,也没有声息,眼睛红肿扑在大姨怀里,不断的耸肩,无声抽泣。一时之间满堂寂静,空气压抑得厉害。

        就在这时,一个年轻力壮的青年抄起一条木棍跳了出来,怒气冲冲道:“叔,你说一声,我们和他干了。”

        “没错,干。”旁边有人响应道:“连证都领了,又按照他们的意思定下了迎亲的日子,却突然说不举办婚礼了,让妹子自己过去。这摆明了就是欺负人嘛,谁能忍?”

        “绝对不能忍……”附近一帮青年小伙子哇哇叫了起来,作为大表哥的直系亲属,看到亲人受辱,他们自然咽不下这口气。

        在鼓骚之间,一帮小伙也纷纷抄起了家伙,什么锄铲扫把,但凡长柄带尖的,都被他们翻找出来了。几十个血性小伙集聚在一起,估计连警察都要头痛。

        “……好!”

        在这些人的鼓动下,大表哥猛然站了起来,把带火的烟头一丢,再狠狠一踩:“大家说得对,谁敢欺负我闺女,我跟他没完。”

        “爸……”表侄女闻声,连忙抬起雨带梨花的脸,惊慌道:“你想做什么。”

        “把那个臭小子揪来,打得生活不能自理。”大表哥咬牙切齿道:“然后……离婚,这婚我们不结了,高攀不起……”

        “爸!”表侄女惊急道:“这事……这事……这事肯定不是他的本意……”

        “不管是不是他的本意,反正这事就这么定了。”大表哥脸色阴沉道:“小玉,以前爸依你,这回你要听爸的。长痛不如短痛,还是早些了断吧。”

        表侄女一听,立时眼泪汪汪,呜咽痛哭起来。旁边几个大妈大婶,连忙围上去劝说。你一言我一语,都是赞同大表哥的决定。

        毕竟能站在旁边的,肯定是关系好的亲戚,对于这件事情心里也有数。不出意料的话,在喜庆洋洋日子里出幺蛾子的人,肯定是男方的极品母亲了。摊上这样的恶婆婆,表侄女就算抛开尊严嫁过去了,以后的日子肯定不好过。

        “妹子,你听叔的,天下好男人多的是,哥回头帮你找一个,绝对是一心一意对你好的,而且还是上门女婿。”

        “就是,就是,他/妈看不上你,我们还瞧不起她呢。”

        一帮人七嘴八舌的安慰,表侄女哭得更加厉害了。

        “你们不懂安慰人就走开。”一个大婶站了出来赶人道:“小玉和他相处好几年了,感情肯定比较深,怎么能轻易说断就断。你当女人是你们男人呀,没心没肺,薄情寡幸……”

        “婶,你别一棍子打翻一船人呀。负心的不是我们,我们正打算去找他算账呢。这样的人简直给我们男人丢脸,干脆阉了他,让他做不了男人……”

        这个提议,得到不少人的附和。要知道表侄女可是村里的一朵花呀,尽管由于血缘关系,大家也不能摘,但是看到别人摘了,许多人也感觉到气不顺。

        现在有光明正大出气的理由,一些人肯定十分积极勇跃。热血上头,他们可管不了什么法律法规,先把人灭了再说。

        在群情鼎沸之时,外头突然一阵涌动,并且传来了大声呼喊:“小玉,小玉……”

        “爸,是他,是不是他来了。”表侄女一听,顾不上抹眼泪就张望起来。

        “嗯?”众人顺势看去,只见门口有人挤了进来,身穿西服,胸前戴花,确实像是新郎的配置。不过这个新郎,貌似有些狼狈不堪。

        西服歪斜了,领带松开了,胸前的花朵都被扯掉了半边,额头汗水把头发染湿了,一绺绺的粘贴在一起,已经看不出原来是什么发型。不过看脸,的确很帅气,仪表堂堂,属于天生丽质的帅哥一枚。

        帅哥美女,确实是良配。怪不得一个忠贞不渝,一个死心塌地。说到底,这还是看脸的世界呀。方元不无恶意的揣测,如果当年的罗密欧与朱丽叶,或者梁山伯与祝英台,一个是丑男一个是丑女,还有产生惊天动地的爱情故事么?

        反正方元觉得,这样的可能性,不会大于零就是了。

        “小玉,小玉……”

        此时此刻,新郎十分激动,兴奋异常,仿佛历经了千辛万苦、困难重重、跋山涉水,在九死一生的情况下,终于平安抵达彼岸。表侄女的反应也差不多,眼泪不自觉止住了,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就要扑过去投怀送抱。

        正当两人即将上演一场历经磨难小夫妻,久别重逢七夕会的好戏的时候,万恶的王母娘娘在最关键的时刻,不负众望的现身了。

        “阿良,你给我回来。”随着一声斥喝,一个贵妇装扮似的中年妇人,就在七八个人的护送下,趾高气扬,昂首阔步,傲慢的登场。

        新郎闻声止步,哀伤的回头道:“妈,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如果不是……有人告诉我这事,我都不知道你居然一直在骗我……”

        新郎的母亲,也没有大家想象中的一脸尖酸刻薄之相,相反还是慈母的形象。特别是在这个时候,更是无比温柔的说道:“阿良,我这也是为了你好。我找人算过了,你与她的八字不合,结婚之后肯定被克,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八字不合。”新郎苦笑道:“妈,拜托你找个像样的理由好吗,都什么年代了,你以为我会信这个?我知道,我知道你不喜欢小玉,但是我真心爱她,希望你能成全我们……”

        方元在旁边聆听,感觉全身的鸡毛疙瘩都冒出来了。同时有一种非常熟悉的即视感,这样的场面好像在哪里看过……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9/27387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