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宅师 > 第592章 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第592章 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听到这话,包龙图愣住了:“朴师傅,你刚才不是说,不会破坏城市风水的吗,怎么现在又改口了?”

        “刚才没有考虑周详,现在才想起来。”朴师傅坦然自若道:“所谓空穴来风,必定有因,这谣言也有讲究的,不能全假,肯定有一两分真。”

        “也就是说,如果拆了旧城,但是新建的广场的形局不对,多少会影响城市的风水。海老板,你要是有机会的话,就醒一下伍老板,让他慎重考虑啊。”朴师傅郑重其事的说道,却让人觉得他似乎别有用心。

        反正包龙图听了,下意识觉得朴师傅这是在危言耸听,让伍老板心里担心,再来求他帮忙化解“隐患”,真是好算计。

        估计海大富也是这样想的,所以笑呵呵的点头,敷衍道:“好,有机会我肯定跟他说。”至于现在,他还是更加关心自家的事情。

        在海大富的指示下,司机也加快了车子的速度,不久之后重新回到了别墅。

        一下车,海大富就迫不及待的追问起来:“观音像呢?”

        “厅里。”自然有人给出了答案。

        海大富一听,就匆忙走进了厅中,然后在厅门的旁边看到了观音像。在阳光的照射下,观音白衣飘飘,细眉如柳叶,丹凤杏眼透出无比慈祥之色。

        乍看之下,海大富整个人就平静下来,心中一片安详。过了一会儿,看到方元等人也走了进来。他才开口问道:“方师傅,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简单,先把水墨画取下来。再将观音像上去就行了。”方元笑道:“请神,一般来说还是比较容易的。”

        “没错。”朴师傅点头道:“相比之下,等你不需要神像了,想要送走的时候,就需要讲究一些了,免得给自己招惹麻烦。”

        “嗯,明白了。”海大富连连点头。就急忙让人把大厅中堂上的巨幅水墨画摘取下来,然后再重新布置成台的模样。

        折腾了半个小时,一切布置妥当了。观音像立即奉在厅中。

        在海大富焚香礼拜的时候,方元却有几分轻叹:“说实话,一般来说,我不太赞成在家里奉神佛的。不过现在是特殊状况。也只能这样做了。”

        “什么?”包龙图不解其意。

        “因奉神佛的禁忌很多。最关键的就是奉神佛与奉祖先之间,多少有些冲突。”方元解释道:“如果只奉神佛,却忽略了祖先,这在情理上说不过去。要是频繁礼敬祖先,却冷落了神佛,这样肯定有麻烦。”

        “是啊,所以两边都不能疏忽。”朴师傅深以然:“这样一来,就给自己增添不少负担。想偷个懒都不行,不然就是两边不讨好了。”

        海大富闻声。立即点头道:“我记住了,绝对不敢怠慢。对了,除此以外呢,还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地方吗?”

        “早晚一炷香,没事不要碰触神像,特别是礼拜的时候,心要静,气要和……”朴师傅娓娓而谈,张口就能说出一大堆注意事项来。

        海大富听着听着,发现根记不住那么多,难免露出一些茫然的表情。

        “……总而言之,当成祖宗看待,谨小慎微的伺候就行了。”方元精辟总结,这就是他不太赞成在家里奉神佛的原因。没事给自己添个祖宗,多累啊。

        “嘿,就是这个意思。”朴师傅深以然。

        当然,海大富肯定不会介意的,只要祖宗能保佑他得子,不要说一个祖宗,就是多几个也毫无压力,这也算是各求所需吧。

        好观音像,这事也算是告一段落。接下来,只能等待了。毕竟就算有什么蹊跷,一时半会的也看不出端倪来,需要一点时间……

        适时,方元开口道:“海老板,晚上给我张毯子,我在厅里过夜。”

        “啊?”海大富一怔,旋即反应过来,没多问什么,只是积极参与:“我陪你……”

        “晚上有动静?”包龙图也很好奇:“那我也留下来好了。”

        “不用,这种事情,你们帮不上忙。”方元摆手道:“而且人多气乱,反而不好甄别一些细微的情况。”

        “确实。”朴师傅赞同道:“还是我和方师傅守夜吧,要是有发现,再叫你们……”

        “好吧。”海大富和包龙图自然有些失望,但是也知道朴师傅说的是事实,只好无奈点头表示同意。

        时间飞快,转眼就是晚上。深秋时节,山上寒意浓重,于方元的吩咐,海大富已经让人关闭了大厅的暖气应。一时之间,寒风无孔不入似的在外面渗了进来,气温一下子就骤降十几度,颇让人吃不消。

        此时,方元和朴师傅分别坐在沙发上,各披着一张羊绒毯,再缩卷在柔软舒适的真皮沙发中,寒风吹不到他们,倒也十分惬意。

        大厅的灯关了,漆黑一团,只有一点月光照亮,十分朦胧。

        在沙发上躺了许久,朴师傅没有半点睡意,闲得无聊了,忍不住开口问道:“方师傅,你觉得海老板的问题,最大的可能性是什么?真的是有人在暗算他?但是又不可能呀,有这样的手段,又何必要暗算十几年,直接一步到位不好?”

        朴师傅的分析,也不是没有道理。

        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那是在没实力的情况下,自我安慰的话。需要通过十年的积累努力,才有向敌人报复的资格。

        然而如果真是有人要对付海大富,以那人诡异的手段,分分种能解决问题。就算害怕别人发现,所以要延长时间,以便神不知鬼不觉,但是一年两年就足够了,又何必拖得十几年,这样不合情理。

        当然,或者那人就是单纯让海大富断子绝孙,这是恶毒的报复。但是大家不要忘记了,无论古今,在自家无子的情况下,许多人都选择了收养儿子,然后当成亲儿子养。

        以海大富的能力,以及身体的健康状况看来,现在抱养一个儿子也不迟。反正只要感情足够深厚,养子与亲子也没有什么区别。

        或许海大富身也不怎么在意所谓的血脉传承,之所以孜孜不倦的求子,很大可能是一种你不让我生我偏要生的逆反心理作祟。等他绝望了,或是想通了,自然就看开了。那么断子绝孙的报复,也就成了一个笑话。

        另外方元也在怀疑,海大富这样热衷于找人帮自己研究这个问题,未必全部是了生子,也有可能是想知道,这其间是不是有人在针对自己。如果真是有人刻意针对,想必海大富肯定不介意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十倍奉还……

        方元若有所思,然后微微摇头道:“朴师傅,现在说这个还早,毕竟一切只是猜测而已,又没有实际的证据,还需要研究。”

        “也对啊。”朴师傅点了点头,而且也听出了弦外之音,立即识趣闭嘴,专心留意大厅的气息变化。

        晚上夜阑人静,风水局的气息流动十分明显。不像白天时候,长流水之局完全隐匿不出,让人不容易察觉出来。

        朴师傅毕竟是行家,专注的观看之下,自然能够发觉,丝丝缕缕的气流,就好像终日不断的江河水,潺潺绵绵,奔腾不休。水财,长流水,自然财源滚滚,日进斗金。也难怪海大富的家业日益昌盛,身家一天比一天丰厚。

        心中暗赞之后,朴师傅又转头看向奉在中堂的送子观音像。这也是一亲法器,在晚上的时候,气场也十分强盛,直接把大厅囊括起来,增加宅主子嗣方面的运势。气场影响环境,在潜移默化之下,自然起到阴阳结合,孕育生命的作用。

        打量好久,一直到凌晨时分,朴师傅就迷茫了,风水局没问题,观音像也很正常,那么蹊跷来自哪里呢?迷茫,迷蒙,迷糊,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因窝在暖和沙发上,实在是太舒适了,时间一长朴师傅就在不知不觉之中,渐渐进入了梦乡,甚至还打起了呼噜,十分酣然。

        听到这动静,方元忍不住苦笑一下,不过也没有生气,因这是人类的生理能,这个时段他也觉得困了,在勉强支撑而已。

        “不年轻了呀。”方元有些感叹,很怀念上学时期,当晚通宵达旦,第二天依旧精神抖擞上课的青春。

        感怀之中,方元也睡了,睡得十分安详。等他睁开眼睛,就发现外面的天空一片白亮,阳光明媚,又是晴朗的好天气。

        “方师傅,醒了?”此时,海大富、包龙图等人,就围在旁边,显然是早早起来,第一时间过来察看情况。

        “早上好。”方元打了个招呼,有几分不在状态:“我去洗脸,有事待会再说。”清晨起床就是这样了,状态十分的低迷,感觉好像是氧不足似的,脑子浑浑噩噩。

        “好的,好的……”海大富有些急,不过还能忍。

        片刻之后,方元洗漱回来了,这才有几分神清气爽,有些回复过来了。与此同时,海大富迎了上去,笑容可掬道:“方师傅,先吃早餐怎么样?”

        “算了,先谈事。”方元摇头道:“不然的话,估计你早餐也吃不安稳……”(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9/27409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