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宅师 > 第674章 这忙我帮定了

第674章 这忙我帮定了

        “你好像话里有话呀?”包龙图干脆问道:“有什么深层次的意思吗?”

        “他想留名青史,又觉得我可能挡了他的道,所以打算把我踩下去。.。”方元苦笑道:“所以他说我是磨刀石,那是比较婉转客气的说话。其实他应该想说,我就是一块垫脚石,踩着我就可以距离目标更进一步。”

        “什么目标?”包龙图更加好奇了。

        “一个大计划,轰动世界的大计划。”方元微笑道:“不过与你无关,你不用多打听。”

        “吊人胃口。”包龙图翻起了白眼:“我看所谓的大计划,那是你瞎编的吧?”

        “是啊,这样都被你看穿了,厉害。”方元轻轻拍手,一脸敬佩的模样。

        “滚。”包龙图没好气道:“不说算了,我还不爱听呢。”

        “不过话又说回来……”包龙图哼了一声,就摩挲下巴道:“不是我挑拨呀,人家这样贬低你,你就不生气?”

        “为什么要生气,他说的是事实嘛。”方元漫不经心道:“我的确不是纯粹的风水师,有什么好生气的?”  “那你说,我应该怎么办?”方元求教起来。

        “当然是反打脸呀。”包龙图兴奋道:“再和他做一场,打得他心服口服,见到你就退避三舍,不敢靠近半步。”

        “你想多了。”方元与世无争。无欲无求道:“人家又没妨碍我什么,干嘛要打打杀杀的,影响多不好?再说了,你看学霸学神,哪个在乎学渣的追赶?”

        “啧!”包龙图竖起大拇指:“高,高端黑!”

        “瞎说,我多老实的人。而且是黄皮肤,怎么可能黑。”方元挥手道:“吃饭吧,吃饱了就去收拾行李,然后订票回去。”

        “好。”包龙图无所谓点头,当事人都不急,他有啥好急的。继续吃饭。

        在两人埋头用餐之时,一串手机铃声忽然响了。包龙图下意识地伸手一摸,顺势看了一眼,顿时惊讶道:“洛水的电话。”

        “接呀。”方元若有所思,示意道:“或许有什么事情找你。”  方元可以想象,现在手机那边,洛水肯定是一头黑线,所以过了两三秒钟,洛水的声音才传了出来:“包哥。这两天在西安玩得开心么?”

        “开心。当然开心了。”包龙图笑道:“有吃有喝,还淘了几件宝贝,能不开心么?”

        “开心就好。”洛水又问道:“你淘到的几件宝贝。是不是有幅画?”

        “嗯?”包龙图一顿,警觉道:“那画是你送的?”

        “不是我。是我舅舅。”洛水解释道:“他才给我打电话说了这事,我一听就知道他在打什么算盘了,立即给你们通风报信。”

        “你舅舅?”包龙图一怔,就笑道:“原来是你亲戚,怪不得给我们送东西。早说嘛,害得我们疑神疑鬼的,担心是什么陷阱之类。”

        “包哥,你听我说,我舅舅这个人呀,向来是无利不起早,他应该是知道方哥的底细了,刻意送画肯定没安好心。”洛水告诫道:“所以你们要小心警惕,防止他口蜜腹剑,提一些过过分的请求……”…

        “小水呀,他真是你舅?”包龙图笑道:“怎么像仇人似的,这么戒备提防。”

        “……经验之谈,这可是我多年来,不断吃亏上当受骗才总结的经验教训。”洛水诉苦道:“你们不知道,他这个舅舅,根本没有做长辈的觉悟,经常坑我……唉,不多说了,说多了都是泪。总之,你们办完事,就尽快走人,省得摊上麻烦。”

        “知道了。”包龙图半信半疑道:“或许人家真是一片诚心,看在我们和你关系不错的情分上,这才送礼……不管怎么说,我们也要走了,等下就乘飞机回去。”

        “好呀。”洛水表示支持:“尽快离开,让他无计可施。”

        “行……回去再聊吧。”包龙图挂了电话,然后笑道:“昨天送画给我们的,那是洛水的舅舅。不过听语气,他们关系不怎么好。”

        “是洛水的舅舅呀。”方元隐约也听了几句,自然不惊奇:“那你就不用担心什么了,也可以安心把画收下了。”

        “当然,他们一家都是壕,不差这点钱,我怕什么。”包龙图心安理得道:“他们敢送,我就敢收。再说了,人家送礼的目的,估计也不是冲我来的。”

        方元若有所思,随即问道:“吃饱了吧?”

        “好了。”包龙图一笑,起身道:“走了,去埋单。”

        两人结了账,才准备返回房间收拾行李,但是才走出餐厅,来到酒店的云石大堂之时,一个相貌儒雅的中年人就迎面走了过来。

        乍看之下,方元和包龙图的脚步一停,相互看了一眼,有种果然不出所料,想逃也逃不掉的感觉。

        与此同时,中年人走来,脸上洋溢和煦的笑容,仿佛春风拂面:“两位世侄,吃饭了?昨天有事,失礼先走了,今天我特意登门来赔罪了,两位世侄莫怪啊。”

        这一番话,十分的诚恳,更充满了熟络的意味。问题在于,不算昨天的一面之缘,三人现在才算是正式接洽。然而中年人好像料准了方元和包龙图一定知道他身份似的,上来就是很亲切的寒暄问候。

        “算准了洛水会打电话么?”方元心中一动,然后也不好装做不知道对方的底细,自然笑道:“世叔太客气了,就算是登门,也应该是我们登门才对。”

        “就是,就是。”包龙图左右打量,心直口快道:“你是洛水的舅舅吧?”

        “没错。”中年人笑容愈加浓厚:“展会的邀请函是我给他的,但是昨天有人告诉我,拿邀请函参加展会的不是他,我自然要了解一番,这才知道原来是两位世侄来了。本来打算顺势宴请两位,但是俗事缠身,只得提前离开了。”

        “由于不能尽到地主之谊,我心中十分惭愧,只得奉上小小礼物,以示歉意。今天也是这样,直到现在才有空过来赔罪,希望两位莫怪……”

        中年人情真意切,风度儒雅,让人倍生好感。

        “怎么会。”包龙图急忙摆手:“按理来说,应该是我们主动登门拜访才是。不过洛水却没告诉我们您也在西安,倒是显得我们失礼了。”

        “那孩子,估计还在记恨去年他生日,我有事没空参加,心里怨气大呀。”中年人笑眯眯道:“他没在背后诋毁我什么吧?”

        “没有。”包龙图连忙摇头:“他还是很尊敬你的,刚才还说着,要是看到了你,托我们问候一番呢。”…

        “他有心了。”中年人笑容可掬,好像很高兴的样子。

        见此情形,方元信了洛水的话,他这个舅舅呀,真不是省油灯。依稀记得,洛水好像也提过,他母亲好像姓武……

        在方元沉吟之间,就听中年人笑道:“我这次过来,一是赔罪,二是想请两位帮个忙。”

        “图穷匕见了么?”

        霎时,不论是方元,还是包龙图,顿时心中一凛,开始提防起来。免得真像洛水所说,他这个舅舅提出什么过分的请求。

        “世叔呀,真是不巧。”包龙图还是很讲义气的,率先开口做恶人,叹声道:“我们都已经订好了机票,准备收拾行李回去了。”

        “这么快就走?”中年人眉头微皱,开口挽留道:“不能多住两天,好让我招呼一番,尽下地主之谊啊。”

        “我们这次过来,主要是参加展会,现在展会已经结束了,我们肯定要走。毕竟公司还有一大堆事情要处理,也清闲不了呀。”包龙图歉声道:“世叔,不好意思了。要不然,你以后有空到泉州,我们必然倒履相迎,给你赔罪。”

        “没关系,可以理解的,毕竟还是正事要紧嘛。”中年人点了点头,颇为遗憾道:“既然如此,那么以后有机会再说了。”

        “反正我的事情也不算急,就是收到了一对雍正年间的粉彩梅瓶,听说包世侄是行家,所以想请你帮忙鉴定真伪罢了。不过你有事要回去,那就算了,我另外找人吧。”

        中年人摇头叹气,一脸惋惜之色。

        “雍正粉彩梅瓶!”听到这话,包龙图眼珠子都红了,呼吸急促道:“官窑?民窑?”

        “应该是官窑吧,我花了五百多万买的。”中年人斟酌道:“而且是友情价,据说如果上拍的话,七八百万都未必能拍下来。”

        包龙图一听,立即转头道:“丸子,我们好像是晚上的飞机,对吧?”

        方元苦笑一下,自然明白梅瓶是中年人抛下的饵,包龙图已经咬钩了。如果他说不是晚上的飞机,估计包龙图也会另外找理由留下来。

        “算了,倒要看看,洛水舅舅葫芦里卖了什么药。”方元心念一转,直接点头道:“没错,是晚上的飞机。”

        “嘿嘿,现在才是下午,早着呢。”包龙图顿时眉开眼笑:“世叔,你的事就是洛水的事,洛水的事就是我的事,这忙我帮定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9/27429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