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宅师 > 第713章 添油接命,天降甘露!

第713章 添油接命,天降甘露!

        “加点油?”熊贸一听,立时骇然道:“你想添油接命?”

        “什么,方师傅你懂添油接命之法?”古月居士又惊又喜,十分的激动、惊诧。作为道家一脉,又精通养生之术,他比谁都要了解添油接命法门的艰涩难学。

        道家思想认为,先天一气即是大道本体,不生不灭,不增不减,但是后天元气犹如河流,随年龄、环境等因素,存在着消长。而且人的自性如灯,精气神如油,要想明心见性,其前提就是精气神三宝圆满无缺。

        但是一般人到了五六十岁,就开始出现油尽灯枯的现象。要想修证大道,必须先将灯油添满,回到少年以前的精气神状态。

        道家的添油接命的法门,就是以天地无限的元气,续人有限之形躯,常年修习,能固本培元,周身气脉通畅,保持生命不熄。

        当然了,这属于修行的范畴,需要常年累月的积累,坚持不懈的修炼几十年,才有可能练成添油接命的功法。但是风水师懂得取巧,习惯借助外物达成目标。

        最著名的例子,自然就是诸葛亮的七星续命灯。事实上,七星续命灯的源头,就是道家的北斗七星添油接命法。欲点长明灯,当用添油法,这基本上属于一种常识。

        不过恰恰是有了诸葛亮这样的先例,那么也可以知道添油接命的困难程度。想想也是,如果这样逆天的法门,可以随便施展出来的话,这世界恐怕早就乱套了。

        或许是想到了这事的难度。古月居士惊喜的表情也慢慢黯淡下来,迟疑道:“方师傅,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我没开玩笑。”方元表情如常,然后伸手摸出一件东西:“我说了,这事要看他的运气。我只是尽力而为,不敢保证一定成功。”

        “咦!”众人一看,发现方元拿出来的东西,就是那枚藏在龟甲之中,包浆十分的浑厚,泛动黄澄澄光泽的铜钱。

        “这是……”熊贸脑子灵活。一番惊疑之后,忽然失声道:“方师傅,你不要告诉我,这枚铜钱就是……篡命钱?”

        “篡命钱?”古月居士圆睁,难以置信。

        一旁的摇叶道长。听到了这话,也是心情澎湃,难以自抑,激动道:“真是篡命钱?”

        “什么是篡命钱?”朱红鲤莫名其妙,弱弱打听起来。

        然而却没人理他,熊贸一边打量,一边怀疑道:“但是看起来不对呀,篡命钱好像不是这个模样。难道说祈天延寿四字。以及北斗七星龟蛇剑纹,已经全部磨损了?”

        “是真是假,一试便知。”

        说话之间。方元直接把黄澄澄的铜钱搁放到张恩泽枕边。这一瞬间,铜钱表面有微微的光泽闪亮,好像是灯光的折射效果。

        众人急忙专注观察,只见张恩泽依旧昏迷不醒,铜钱更是十分安静,没有丝毫异常状况。朱红鲤见状。才想开口抨击,却发现其他人露出欣喜神色。

        “好像有用……”古月居士脸上尽是掩盖不住的欢喜、激动。

        熊贸瞪大眼睛。惊喜交集:“看情形,似乎真是篡命钱呀。”

        看到两人的反应。朱红鲤直接呆了,悄悄地扯了扯摇叶道长的衣袖,小声问道:“师父,他们得臆症了?”

        张恩泽明明没醒,两人却那么高兴,还说铜钱有用,糊弄谁呀?

        “……笨蛋!”摇叶道长眼中光亮闪烁,情绪也不怎么稳定,好像浪涛激荡,冷不防听见徒弟这样问,就忍不住骂道:“你没长眼睛呀,难道看不见……等等,好像你真看不见……”

        “算了,回头你给我认真练功,晨练一炷香,晚练一口气。练个三五年,你能开窍了,就知道我们在说些什么。”

        摇叶道长不客气的训斥,眼中却是异彩浮动,充满了无比的期待。朱红鲤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不代表他不清楚怎么回事。

        实际上只要精通望气术的人,只要身在医院之中,一般可以看到黑色中略带灰色气团,那就是病气。医院的病人多,病气十分浓郁,就好像是雾山云海一样,笼罩一片天空。

        在急救室之中,自然也存在这样的病气。尤其是张恩泽才做完了手术,一团团病气就好像见了血腥的苍蝇,密密麻麻席卷而来。

        不过当方元把铜钱放在张恩泽的枕边,当病气滚滚而来的时候,就直接受到了一股无形力量的阻隔,把病气挡拦在三尺开外,形成了一层防护罩。

        单单是这一点,就足够证明那枚铜钱不同寻常。要知道世上法器很多,可以祈福,可以避凶,可以化煞,甚至能够驱邪。

        问题在于,再多再厉害的法器,也未必能够抵御病气的入侵。因为人的生老病死,那是属于自然规律。说得玄乎一些,就是所谓的大道法则。

        能够抵挡病气,清除病气,绝对是逆天之举。可以逆天而行的法器,那肯定是少之又少,屈指可数,不外乎那么几样。篡命钱无疑就是其中一样,而且各种征兆也表明,这是篡命钱的可能性很大……

        “你们不要高兴太早。”与此同时,方元却在泼冷水:“张老的情况,可不是外邪入侵,而是内邪病变。攘外不安内,也不是长久之计。”

        古月居士立时一惊,急忙道:“方师傅,那我们应该怎么办?”

        “尽人事,听天命。”方元轻轻吸了一口气,继续伸手道:“摇叶道长,借你法剑一用。”

        “呃,好……”摇叶道长反应过来,立即伸手在宽大的衣袖中一掏,一柄半尺长,两指宽,表面铭刻了密集符箓文字的法剑,就呈现在众人的眼前。

        方元接过法剑,稍微掂量了下,就知道这是百年桃木芯制成的法剑。另外从法剑十分古拙的色泽就可以知道,这是一柄传承多年的法剑。传承越久,在历代高人的加持下,就意味着气场浑厚,能够发挥的效果也更强。

        这是事实,方元轻抚法剑,就感觉到法剑质地坚硬,犹如金属的质地。他忍不住轻轻地一弹剑身,法剑更是发出金属一般的清脆铮鸣声……

        “呜!”

        剑声轻鸣,异变突生。也不见方元有什么特别的动作,只是随意地挥剑平斩,刹那间房间之中立即风云变幻,炽白灯光一明一灭,瞬间就变得昏暗起来。

        “啊……”朱红鲤和张瑶韵掩口惊呼,瞠目结舌。

        旁边的古月居士和摇叶道长却早有准备,在灯光闪烁之时,就一人牵扯着一个,把两人拉到了角落,心情激荡地旁观。

        熊贸站得最远,守在门口旁边,却是看得最入神的一个,眼睛不眨,目炫神迷。

        方元挥剑一斩,浑厚的气场扩散开了,浩浩荡荡,目标却不是房中的浓郁病气,而是搁在枕边的那枚铜钱。

        “叮!”

        一瞬间,铜钱就有了反应,仿佛有意识似的,忽然在病床上跳跃而起,灵巧地在半空中呼咻翻滚,呈悬浮之势,久久没有落下。

        “咝!”朱红鲤一看,顿时倒吸一口凉气,甚至还掐了下自己,疑在梦中。

        掐了下,朱红鲤就笑了,僵笑道:“不疼,果然是在做梦。”

        就在这时,一股钻心般的痛楚在他肋下传来,让他疼得眼泪汪泪,求饶道:“师父,不要掐,痛!”

        “痛了就好,少废话了,给我闭嘴认真看。”摇叶道长收了手指头,似惊似叹道:“要是看懂了,能学到其中两三分本事,足够你一生受用无穷。”

        如果是在平时,朱红鲤肯定嗤之以鼻,不以为然。可是现在,他却不得不承认,摇叶道长这话,说得好像是事实……

        一直以来,朱红鲤都觉得,什么风水呀,什么修行呀,什么练功,其实都是很虚无缥缈的事情。说得不好听的,都是封建迷信残余,没必要去信。

        所以对于摇叶道长传授他的一些本事,他根本没有用心去学,只是表面敷衍了事而已。然而此时此刻,他终于明白过来,原来有些事情,不是他怀疑没有,就真的没有。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却直接颠覆了他以往的认知,可谓是三观尽毁!

        朱红鲤懵了,呆呆地望着空中飘浮的铜钱,迷迷蒙蒙之中,他又看到了铜钱忽然化成了一团祥云,然后在祥云之中飘落丝丝缕缕,仿佛牛毛针尖似的雨丝。

        雨丝闪烁点点金光,绵绵不绝地垂落了下来,直接没入了张恩泽的身体之中。这就好像是天降甘露,转化成浓浓的生命精气,使得张恩泽生机勃发,十分盎然……

        时间过了好久,忽然之间空中的铜钱变得暗淡无光,接着叮当一声坠落地上。

        这一瞬间,方元脸色微微一白,随即病床上的张恩泽却茫然的睁开了眼睛,就好像大梦初醒一样,迷茫了片刻,然后慢慢地恢复神智,彻底清醒过来。

        “老古,瑶瑶……”

        听到张恩泽的叫唤声,张瑶韵也是呆滞之中回过神来,喜极而泣扑了过去:“爷爷,你没事了?”

        “我能有什么事?”张恩泽还没弄清楚状况。

        与此同时,急救室外头就传来剧烈的敲门声。熊贸顺手把门开了,张平常带着医生和护士走了进来,看到半躺半坐在床头的张恩泽,也立刻傻眼了……(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9/27438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