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宅师 > 第722章 环曲梭织之形

第722章 环曲梭织之形

        挖了树,再填坑移植草皮……

        这样的情况,看似十分平常。但是在这种敏感的时刻,华丰却嗅到几分不同寻常的气息,觉得这里头肯定大有文章。

        当然了,他纯粹是外行,还需要征求专家的意见,自然要向方元求教。

        方元也不急着下诊断,而是站起来观察四周的形势。在东方未了飞快的速度下,车子就早远离了平坦的赛车起点站,来到了一片连绵起伏的山峦之中。

        宽敞的赛车道,就是在一个个山头、沟壑硬生生开辟出来的。仔细打量的话,就可以发现赛车道忽上忽下,高低起伏不定,有几分险峻的意味。

        特别是附近一段路程,有两座高大的悬崖绝壁相对而立,中间只有一条十分窄小的道路通过。远远看去,通道仿佛只有薄如纸的一线。悬崖上嶙峋怪石突立,似乎摇摇晃晃,随时可能坠落下来,十分的吓人。

        总而言之,这一段路程,或是狭窄,或是弯曲,或是盘绕,可以称得上是错综复杂,有一定的危险性。普通人开车在这样的道路上行驶,恐怕也要打着十二分精力,不敢有丝毫的疏忽大意。换成是风驰电掣的赛车,一不小心肯定很容易车毁人亡。

        反正在方元看来,这里也有几分死亡赛道的感觉。

        看到方元沉默不语,华丰又忍不住问道:“方兄弟,有什么发现吗?”

        方元轻轻摇头,耳朵微微一动,提醒道:“好像有人来了。”

        “嗯?”华丰一愣。旋即就听到了赛车奔驰的声响。片刻之后,随着呜呜呜的引擎咆哮,一辆辆车子呼啸而至,也冲出了赛道,飞快朝这边奔驶赶来。

        “这些家伙。反应倒是不慢。”华丰哼哧一声,不满道:“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就扑咬了过来。”

        “老板,你真黑,骂人家是狗。”东方未了抿唇一笑,表情看起来不仅不害怕。反而有几分跃跃欲试的神态。

        “本来就是嘛。”华丰轻哼,随之转头:“方兄弟,你研究你的,这些人交给我们来应对就好,量他们也不敢拿我们怎么样。”

        话音才落。几辆车子咔嚓一声,就停在了他们旁边。

        适时,车门打开,走下来一帮黑衣大汉,其中为首的中年人眼神锐利,目光好像刀子似在三人身上刮过。一番审视之后,他才开口问道:“华先生,你们没事吧。”

        “你们觉得。我们能有什么事?”华丰反问。

        那人目光微闪,解释道:“车子离开了赛道,我们担心有什么意外。就匆匆过来了。”

        “哦,那是由于车子开得太快了,我们感觉有些晕,就下车走走,透下气。”华丰漫不经心道:“总之,谢谢你们的关心了。我们没事,你们走吧。”

        华丰不客气的赶人。希望能把他们打发离开。

        “不舒服吗?”中年人笑了笑,打蛇随棍上:“既然这样。我们送你们回去吧。”

        “还真是阴魂不散。”华丰心中暗骂,表面上却不动声色:“不用了,我们觉得这里的风景不错,打算走走看看,欣赏一阵。”

        “这样啊。”中年人又说道:“那我们陪您,毕竟在荒山郊野,也很危险。”

        “危险?”华丰讥笑道:“难道说这里还有毒蛇猛兽不成?再说了,就算有毒蛇猛兽,它们有人类危险么?”

        中年人又笑了笑,装做什么也听不懂,开口道:“华先生,你是贵客。我们老板吩咐了,不能让你有丝毫的闪失。我们也只是跑腿的,想必你不会让我们为难吧?”

        “就是让你为难了,那又怎么样?”华丰脸色一沉,斥喝道:“都给我滚!”

        “老板威武霸气。”东方未了唯恐天下不乱,欢喜的拍手称赞。

        霎时,包括中年人在内,一帮黑衣大汉多少也有几分恼怒之色,甚至有人脸色铁青,暗暗捏起了拳头。

        “滋滋滋……”就在这时,一阵电流声微响,接着在中年人肩膀的对讲机上,传来了一个冷峻的声音:“你们回来,随便他看!”

        “是,老板。”中年人表情一松,立即挥挥手,带着几个黑衣大汉转身就走。

        “等等。”华丰忽然阻拦起来,在中年在回头的时候,指了指他肩膀上的对讲机,然后勾手道:“东西给我……”

        中年人犹豫了下,就偏头汇报道:“老板,华先生想跟你通话。”

        忽然,对讲机扑哧一声,随之彻底安静,再也没有半点声息。中年人愣了愣,表情就变得十分古怪,似笑非笑道:“华先生,老板挂断了。”

        “……混蛋。”华丰顿时咬牙切齿,脸庞更是被火烧过似的,殷红如血。

        当然,中年人心中再幸灾乐祸,也不敢表露出来,更不会说什么风凉话引火烧身,而是直接带着几个手下上车,呼啸而去。

        “老板,你被人家无视了哦。”东方未了提醒道,一本正经的腔调之中,怎么看都隐藏了一抹狡黠的神色。

        华丰瞪了她一眼,却没有发火,反而表现冷静:“骄兵必败,他连方兄弟你的底细都不打算探问一下,可见他已经膨胀了,必败无疑。”

        华丰的话里,多少有几分挑拨的嫌疑。方元听出来了,却不以为意。毕竟不管那个杰克是轻视,还是重视自己,他该怎么办,还是得怎么办。

        与此同时,东方未了很惊诧:“哎呀,老板,他真是接替张道长出战的人呀?”

        “知道就好,不要大声嚷嚷。”华丰谨慎道:“要知道方兄弟可是首屈一指的大风水师,要是让那混蛋知道了,肯定多有防范。”

        “首屈一指?”东方未了天真烂漫道:“一个手指头数一千遍么?”

        “你……”华丰真生气了,严厉道:“小六,你怎么说话的。看来我平时太纵容你了,以至于养成你口无遮拦的毛病。还不赶紧给方兄弟道歉,不然你回家吧,我车队庙小,供不起你这尊菩萨。”

        “道歉就道歉。”东方未了嘟嚷道:“不过人家已经走远了,我道歉给谁看呢?”

        “咦?”华丰环视一眼,才发现方元已经登上了附近的山头,当下气结道:“你怎么不早说呀,回头再找你算账。”

        “算账就算账,惹急了我……干脆叛逃这里算了。”东方未了嘀咕了声,也优哉游哉跟了过去,心里也在琢磨,方元到底靠不靠谱?

        方元靠不靠谱,华丰最清楚不过了,绝对没有半点怀疑。他一上山,陪着方元观望片刻,就示意道:“方兄弟,张道长就是在附近赛道发生了意外,直接撞到了悬崖石壁,这才碰伤了额头……”

        方元目光凝聚,认真观察许久之后,才轻叹道:“真是乱象环生啊。”

        “乱象环生?”华丰迷惑不解,求教道:“什么意思?”

        “气乱如麻。”方元解释道:“这里的山形地势,就好像麻藤一样,一团一团的,相互环扣起来,打了许多死结。”

        “所以说呢?”华丰茫然道,不太理解方元话里的意思。

        方元表情一肃,坦诚道:“我是想告诉你,这样的乱局,相当于穷山恶水之地,向来不适合修坟结墓,更不适宜人类居住。”

        “可是……”华丰才想说些什么,却被方元打断了:“你听我把话说完。”

        “按理来说,这样的乱局,基本上已经废了,但是偏偏有人剑走偏锋,硬是在乱如麻的形势中梳理出一条脉络来,再因地制宜,利用路冲破锁,布置快刀斩乱麻的意象,直接扭转了乾坤,转危为安,化凶为祥……”

        方元轻叹道:“这样的布局,化腐朽为神奇,绝对是大师的手笔。华哥,你真的确定,这些布置都是出自那个人之手吗?”

        “应该是吧。”华丰皱眉道:“据说,这里的一草一木,包括赛车道的布局,以及餐厅、健身馆等娱乐场所的建筑,都是按照他的意思修建的,不假他人之手。”

        “这样说来,他肯定是高手。”方元评价道:“张道长疏忽大意,一时轻敌,也败得不冤。”

        东方未了走了过来,隐约听了两句,迷茫问道:“什么路冲,什么快刀斩乱麻,这是什么意思?”

        “路冲,就是指赛车道。”方元半是解释,半是分析:“面路时宽时窄,时起时落,时而偏斜,时而环绕,时隐时现。这样的形势,就是所谓的偏刀锋。在风水学上,唯偏刀最快,形煞最重。然而以煞止煞,以毒攻毒,却无疑有立竿见影的效果,见效最快。”

        “赛车道一成,不仅是一把偏刀而已。每当路上有赛车疾跑,就直接带动了气流高速转动起来,形成了一把把刀锋,逐渐‘冲’开了层层乱局,拨乱反正。”

        方元一边说着,一边问道:“华哥,你有这里的详尽地图吗?”

        “有!”华丰反应很快,直接把随身携带的地图拿出来:“前几天,张道长也叫我收集各方面的数据,完成了这幅地形图,另外还有沙盘在酒店里……”

        “很好。”方元有些高兴,直接摊开了地图打量。研究了片刻,他又是一叹:“果然不出所料,真是环曲梭织之形……”(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9/27441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