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宅师 > 第795章 偷天换日,弄假成真!

第795章 偷天换日,弄假成真!

        这个时候,蔡金斗悄声问道:“方哥,你真确定是这里吗?”

        他不是不信,主要是也知道,如果这里真是龙脉穴位,那么大家就没戏了。毕竟人家已经在穴位上起了大宅院,尽得一方风水福运。所谓先下手为强,别人再眼热也夺不了。

        “绝对没错。”方元又打量片刻,然后重重点头:“就是这里。”

        “方师傅没有说错,就是这里了。”蔡建中轻声提点道:“金斗,你看这宅院,也能够发现其中的不同寻常了。”

        “什么不同寻常?”蔡金斗十分不解。

        “望气!”蒯振兴沉声道:“宅有吉气,弥漫空中,吉气淡金带紫,说明这是大富大贵的吉宅。不出意料,自然是龙脉吉穴的方位。”

        “好一栋吉宅……”旁人纷纷附和起来。

        要说堪舆相地,一帮营造师最多知道一些皮毛,但是要论相宅,他们每个人都是大行家。在看到大宅院的时候,他们基本上就可以确定,这是大宅贵宅无疑。

        吉宅气旺,扑面而来,就算他们眼睛瞎了,也能够清楚感受得到。所以他们不会怀疑方元的判断,反而十分笃信。

        “就是这栋宅子了。”与此同时,那个老人也停了下来,笑呵呵道:“大宅院是去年才修建好的,落成之时大侄子摆了三天流水宴,比过年还要热闹。”

        “你们也幸运,恰好这两年大侄子有事回来,应该在家……”说话之间,老人就直接上前拍门。扯开嗓子叫道:“大侄子,在不在,有客人来了。”

        片刻,宅院大门应声而开,一个有几分儒雅气息的中年人走了出来。微笑道:“三伯,有什么事吗?”

        “大侄子,有几位地理先生,想看看你的宅子。”老人醉眼朦胧,笑意盎然道:“你看下能不能行个方便,让他们四处瞅瞅?”

        “地理先生?”中年人环视一眼。目光就朝艾士奇投射而去。

        就在这时,艾士奇突然脸色大变,惊声道:“是你……”

        中年人也看到艾士奇了,脸上却没有半点意外之色,反而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艾老板。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啊。好久不见,别来无样,等你好久了。”

        艾士奇脸色变幻莫测,突然掉头又走,但是又硬生生停下了脚步,表情变得十分阴沉:“听这话的意思,你是在这里专程等我的?”

        “是啊,等你两年了。”中年人叹声道:“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还在琢磨着要不要去提醒一下你。现在看来,不用我多此一举了。”

        “为什么在这里等我,你料定我肯定会来这里?”艾士奇问道。看似沉寂,实际上就犹如一座活火山,随时可能爆发。

        “对。”中年人毫不犹豫点头:“两年前,我得到高人的指点,他让我来这里买地建宅。那位高人让我耐心等待,他说总有一天。你会来这里求我的。果不其然,你真的来了!”

        “什么?”一瞬间。众人皆惊,有些难以置信。

        特别是艾士奇。在惊疑之余,更是不屑冷笑:“我会求你?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

        “你现在不是来了么……”中年人淡声道:“如果你不是想求我,那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艾士奇才想说话,忽然想到了什么,脸色陡然一变:“谁告诉你,我会来求你的?或许说,这一切都是你安排好的局……”

        说话之间,艾士奇目光闪烁,看向方元的眼神中有几分阴沉。

        “哈哈,你甭管是谁告诉我的,反正看到你过来,我就知道高人没有算错。”中年人意气风发道:“没有想到吧,你竟然有求我的一天。”

        “求你?妄想,白日做梦。”艾士奇冷哼一声,然后头也不回,转身就走。他的脚步很快,连招呼也不打,顷刻就消失在村头,然后就坐上一辆豪车,奔驰而去。

        见此情形,一帮人面面相觑,有些弄不清楚状况。

        “怎么回事啊?”蔡金斗莫明其妙,一头雾水。

        倒是方元,心思十分敏锐,稍微一想就明白过来,随口道:“他觉得,这是一个针对他的陷阱算计,而我们是帮凶,所以肯定要走。”

        “什么,我们是帮凶?”蔡金斗一听,立马不干了:“他太高看自己了吧,我们哪有这样的闲工夫算计他呀。”

        “关键这事太巧。”方元耸肩道:“他不相信我们,有什么办法。算了,不必管他,这事貌似另外有隐情,在没调查清楚之前,先不要掺合。”

        “对对对……”蔡金斗深以为然:“我们就是旁观打酱油的,是他不以诚相待,我们又何必凑这个热闹。不过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那人笃定艾士奇会求他呢?”

        “简单,如果这真是局的话,那么燕双飞之势,应该可以相互转换。”方元沉吟片刻,就揣测道:“通过一些偷天换日的手段,假飞燕未必不能成真。”

        “偷天换日,弄假成真?”

        一瞬间,听到这话的众人,顿时有几分惊骇。但是很快,他们就醒悟过来,自然明白如果真能弄假成真,那么眼前的飞燕真穴,无疑就是关键。

        这样看来,中年人早早在真穴上建宅,显然就是料准了这一点,也难怪艾士奇会怀疑这是陷阱算计了。

        不仅是艾士奇,连方元等人也在琢磨着,到底是哪个高人这么厉害,竟然花了几年时间布置了一个大坑,专门来坑艾士奇。

        花费三四年时间布局,投入了诸多精力算计,这该有多大的仇,多大的怨呀。

        在众人沉思之时,那个中年人忽然开口了,笑容可掬:“几位先生,你们的顾主走了,实在是没礼貌。我却不同,向来很敬重有本事的人,既然你们能够找到这里,也足以说明你们的本事不凡。相请不如偶遇,几位先生要是有兴趣,不妨进去作客。”

        中年人热情相迎,倒也有几分真心实意。

        一时之间,众人面面相觑,有些拿不定主意。有人想要直接离去,不掺和这事。也有人想进去看看,侦察“敌情”。双方意见不怎么统一,自然窃窃私语地交流起来。

        中年人也不以为意,依旧是笑如春风拂面的样子。

        商量了片刻,最终还是蒯振兴说服了大家:“这宅子,貌似还布置了风水局,看起来十分的不凡。抛开艾老板的因素,难道大家就不想进去观摩研究一下?”

        在场众人多数是营造师,在蒯振兴的提点下,立刻见猎心喜,纷纷点头表示赞同。基于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其他人也不好再反对。

        当下蒯振兴站了出来,开口问道:“这位先生怎么称呼?”

        “艾,艾士荣!”中年人微笑道,轻描淡写的几个字,却不亚于一声惊雷,顿时把其他人震得七昏八素。

        “什么,艾士荣?”蔡金斗瞪大了眼睛:“你和艾士奇是什么关系?”

        “堂兄弟。”艾士荣笑道,却隐隐有几分咬牙切齿的意味:“我们是同一个爷爷,我爸和他爸是嫡系兄弟。他爸应该是我大伯,但是那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为了独占盛天集团,竟然连亲兄弟都不放过,下狠手将我父亲逐出公司,以达到一手摭天的目的……”

        “豪门恩怨,家族情仇!”

        刹那间,其他人恍然大悟,也算是见怪不怪了。就算大家没有亲身经历,但是多少也有过一些耳闻,知道豪门家族为了争夺家产,肯定是各种明争暗斗。

        至于艾士荣对于艾士奇的指责,大家听听就算了,也不至于信了这一面之词。毕竟类似这样的事情向来是错综复杂,谁对谁错也理不清楚。

        归根结底,也无非是成王败寇四字而已。所以对于艾士荣的义愤填膺,蒯振兴不动声色,淡定的开口道:“艾先生,恕我冒昧,想探问一下,这宅子是谁修建的?”

        所谓内行看门道,从宅子的外墙砖石堆砌排列方式,蒯振兴就知道这建筑手法有别于各门各派,属于比较稀罕的营造法式。

        这营造法式不属于他们已知的流派,自然引起众人的强烈关注。毕竟在营造师式微的今天,他们肯定希望营造流派越多越好。

        不过对于蒯振兴的问题,艾士荣却避而不谈,只是微笑引手:“诸位请进,先到客厅喝茶吧。有什么事情,我们慢慢再聊。”

        众人相互看了一眼,然后就举步走进了宅中。

        青砖墙壁,光滑的石板铺地,顶上是幽幽黑瓦,入门就是镂空的影壁,另外还有许多吉祥如意的雕饰。宅子的一切细节,都透出十分高雅的气息。

        众人行走在其间,也有一种漫步在古人庭院之中的时空错乱感,说明宅中的古风古韵,已经做到了极致,深入人心。

        “高明……”蒯振兴环视片刻,立时赞不绝口:“不知道是出自哪位同行之手,他绝对是一位高手。”

        手艺好不好,对于行家来说,看一眼就知道了。

        虽然说同行相轻,但是也有同行相重的,特别是蒯振兴这种年纪的人,嫉妒心也十分淡薄了,自然可以站在公允的角度看待问题。

        “是啊,非常不错。”其他人也十分赞同,也能看出一些端倪来……(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9/87257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