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异元奇缘 > 第十二章 拜师【2】

第十二章 拜师【2】

        天剑峰的威压下,是飞不起来的。

        孤自鸣的洞府很简单,洞口边上种了两株千足藤,爬满了整座石门。缠缠绕绕,彼此不分离的千足藤很让顾衫怀疑这里经久无人。

        “师父,弟子余秋槐求见。”昆仑派的道号都是师父给的,并没有作辈分要求,特有某字。

        余秋槐这个名字是师父给的,既是道号,又是名字。

        “进”清冷的声音传出,石门訇然中开,两道藤也分开来,那藤带了灵性,分开的非常迅速。

        看的顾衫眼睛都直了。

        顾衫感觉自己的手心在冒汗,师父,感觉并不是个很热情的人呢。

        孤自鸣的洞府设置非常简单,只有一张石台,供打坐用,再就是一些灵气十足的植物,或者说灵植,再无其他。

        洞府大约是一间农家屋舍祠堂的大小,虽然被完全封闭,里边儿却是非常明亮,似乎是通过嵌在壁上和天花板上的灵石照明的。

        孤自鸣就这样盘着双腿,神态悠然的坐在那里,他本来是要闭关的,只是收到余秋槐传回的讯息,已经找到顾衫,便把闭关时间生生延期到现在。

        故人之约,虽年代久远,修仙之人最看重因果,既然答应,必要实现承诺。孤自鸣看着眼前梳着男子发式的小女孩,巴掌大的瓜子脸上还带着些许婴儿肥,一双桃花眼中光华尽显,眉目之间散发出一种仿佛与生俱来的英气。似乎在她身上能找到一丝熟悉感来,还真像呢。既然找到了,那么便实现承诺,将你培养成为一个强者,孤自鸣心道。

        顾衫感受到一阵威压,迫的就要跪下来,从内心深处起来一种不甘,硬生生的抗住了那股压迫,丝毫没有下跪的迹象。

        孤自鸣的眸子深了深,无形中加在顾衫身上的威压更强了。

        只凭着本能,顾衫不想下跪,想要反抗,她从来都是追求自由的人,不管是谁,都不能强迫自己跪下。

        顾衫感觉自己就像处于千米水压之下,全身被挤压,痛的骨头都酸酸的,连牙齿都忍不住打起颤来,差点咬到舌头。

        也许是考验,顾衫心想。

        余秋槐担心的看着顾衫,却不说一句话,师父做什么事都是有道理的,自己不清楚就随意插手反而不妙。

        顾衫努力的抬头,想要看清楚传说中的师父,刚一抬起头来,便发现压力尽数卸去,只感觉神清气爽,精神无比。

        孤自鸣的表情淡淡的,不置与否,顾衫想看他,他便由着她看。

        顾衫只觉得师父给自己一种顾长风的感觉,却又有些不同,带着一种清冷的距离感,光风霁月,不食人间烟火,恍若仙人,看破红尘,默然处世。

        孤自鸣脸型瘦削,一双丹凤眼微眯,嘴角微微抿起,再加上恍若鞘中古剑般清冷而沉重的气质,真真是冷美人一个。

        “现在可以拜师了吗?”顾衫努力的平复自己的紧张,话音里却还是带了一丝颤抖。

        “现在,你只能当一个记名弟子,即使是我,亦不能破坏门规。”孤自鸣道,始终是半眯着眼。顿顿又说“若你能在排名赛中胜出,夺得首名,我便收你为座下弟子”声音依旧是冷冷的,仿佛例行公事。

        这倒是让余秋槐吃了惊,毕竟从师父特别派他去找顾衫可以看出顾衫是很重要的,至少那个让师父实现约定的故人,很重要。不过师父一向清冷,这也不算反常,余秋槐心里又安定下来,顾衫不会一直被丢在一边的。

        顾衫亦是吃了一惊,毕竟自己也算是特招生了吧。不过毕竟是成年人的灵魂,倒是很快的接受了事实。

        突然,孤自鸣睁开双眼,一道凌厉的光芒从眼中喷薄而出,直接射在了顾衫身上,令顾衫打了个哆嗦。

        孤自鸣的声音幽幽地响起,“这里不是你家,远比你想象的要险恶,任何一件东西都能成为致命的威胁。凡事三思而后行,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切忌卷入一些繁杂的纠纷中。遇敌莫慌,走为上计,我不收遇事只会哭鼻子的弟子。”

        说到这里,孤自鸣眼神定了定,见顾衫正认真聆听,便接着说,“接下来,不论发生什么都不要大惊小怪!”

        “是,师父,弟子谨记。”顾衫双手抱拳,行了半礼。

        倏地孤自鸣一个瞬移,便停在了顾衫面前,把顾衫吓了一跳,两只眼睛忽闪忽闪的,但想起孤自鸣说过的话,便很快镇静下来。一旁的余秋槐也很是好奇,师父他老人家要做什么呢?

        只见孤自鸣抬起手,扫过顾衫的面庞,一层红光泛起,顾衫只感受到仿佛有数根羽毛在自己脸上挠,痒痒的。些许时间,孤自鸣便收手,又退回到了原来的地方。

        余秋槐这才发现,师父原来是改变了顾衫的相貌。最大的变化是那双桃花眼被隐去,只剩下一双普通的眼睛,但光华流转,丝毫不减。若是把现在的顾衫丢到人群里,定是难以认出的。

        疑惑地看向师父时,脑袋里突然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莫要声张,这是她命里的劫,这样做只会为她省去很多麻烦。”是师父逼音成线传话给他,瞬时眼中多了分了然,顾衫随着年龄的递增,长大定是个绝世美人,自古以来,美貌从来都是让人又爱又痛,师父不让他声张也定是有他的道理的。

        当事人顾衫满脸茫然,出声问道,“徒儿斗胆,请问师父在我脸上做了什么?”

        孤自鸣倒是没有阻止,也默认了师父二字,淡淡道,“无事。时候到了你自然会知晓。”

        “是,徒儿知道了。”虽然心中还是疑惑重重,但听过孤自鸣的话后渐渐淡了下去。老头一副高深莫测,天机不可泄露的样子,再问下去也是白问呀。

        孤自鸣看了看眼前的顾衫,微微颔首,幽幽道一句“离去罢”,便又闭了眼睛打坐去了。

        顾衫和余秋槐退出洞府,石门再次合上,千足藤又重新绕在了一起,看起来不曾分开一般。

        “记名弟子,暂时在外门同外门弟子一起学习基础修仙知识”余秋槐道,拿出一个储物袋,交给顾衫,又道“这是一些灵石,还有一些丹药,至于修仙书籍,会统一发放,我也不能私相相授,你暂且拿着这些,我会来看你的,到时候若有其他需要,再和我说。”

        这是一个青绿色的储物袋,很精致,明显是给女修特地准备的,顾衫心里一阵感动。

        “嗯,余叔叔,希望我可以成为你的师妹呢”顾衫抬起头来,释然一笑,一缕调皮的阳光打在她的脸上,那温暖的模样,看的人心都融化了。一笑如春风,此之谓也。

        “好,小师妹,师兄等着你哦”余秋槐亦是一笑,温暖如也。

        外门和内门相隔较远,余秋槐便乘剑飞行送了顾衫去外门。

        一路上,并没有见到多少昆仑弟子,见到的也大多是杂扫弟子,都穿着道服,挽着道冠。

        有的使用简单的杂扫术,像吸尘机那般将灰尘除掉,将落叶收集起来,有的明显什么都不会,还用的是最原始的扫帚加铲子,大汗淋漓。

        “那是主峰星青峰,昆仑派主楚云天的洞府就在那里。”余秋槐指着洒扫弟子比较多的山峰道,“我现在送你到西玉峰,那里都是新进弟子,新进弟子都不能直接晋升为内门弟子,所有人都将会被放在西玉峰,学习,估计潜力,然后安排师父,潜力的重要估计方法是排名赛,所以你必须刻苦哦。莫要辜负了师父他老人家的一片苦心呀。”

        顾衫在心里默默发誓,排名赛么,我一定要胜出。师父,你看着吧。

        “嗯—”我会的,顾衫握紧双拳,感觉一股豪气从心底涌出,我从来都不怕挑战,只有懦夫才会惧怕。

        顾衫认真严肃的表情,还有那从眼底透出的自信让余秋槐一下子放心了,小姑娘从来不会过于看轻一件事,也不会对自己不自信,踏踏实实,这是修仙最好的性格。

        顾衫抬头看到的便是一脸支持和信任的余叔叔,一股暖流流过全身,心里某块地方软了,顾衫决定给余叔叔一个角落。我的心很小,能装的人不多,余叔叔,你不要改变哦,不然我会难过的。顾衫在心里默默的说。

        马上就要到西玉峰了呢,好期待啊。顾衫和余秋槐对视一笑,某余于是又加快了飞行速度。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946/999928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