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异元奇缘 > 第九十章 聚宝洞,聚红尘

第九十章 聚宝洞,聚红尘

        红尘洞里景象突变。

        顾衫冷眼看着这富丽堂皇的宫殿,她所站的地方依然是画壁,只是华美了不少。

        看到那把龙椅的时候,顾衫呆了,不就是梦里看到的那一把吗?

        何曾有幸,观摩龙椅,天子之恩,寐不能忘。

        顾衫曾经是庄贤,所以她行了士大夫之礼,心里面有一种莫名的直觉,或许,我还能再见到那个建下春秋伟业的帝皇,那个礼贤下士的君主,那个心中装了民生的寡人,那个劳心劳力的明主,我所敬佩的人。

        如果没有这样一个君主的支持,我的理想抱负谈何实现?在他治下,能人辈出,那是一个辉煌的时代,多少人名流青史,多少人梦想实现?

        顾衫轻轻的踩着步子,庄严肃穆,满怀着感动,在寝宫找到了一具棺材,里面不就是他吗?顾衫敬仰的看着那个人,你也老了。旁边倒是有个雕像,下面站着一个青衫公子,顾衫的瞳孔紧缩,那不就是自己吗?

        寝宫里唯有这一幅图,难道他最难忘的是这一情景么?所以放在离自己最近的地方,不愿忘记。

        那个青衫男子雕刻的唯妙唯俏,那种自信的风度,顾衫看到也不由的一笑。

        天子的表情很微妙,顾衫此刻看着他,却浮起一个念头,他此刻是自豪的,为那个人的勇敢自信而自豪,为他的果断拒绝而有些遗憾,更多的是祝福,祝你能够完成理想,祝你创造一个你爱的盛世。顾衫摸摸鼻子,为何想起一首歌,有种爱叫做放手,为爱放弃天长地久,我的爱若让你失去所有,让真爱带我走……

        难道我潜意识里,他是喜欢我的?或许吧,在那样一个时代,喜欢上那么一个人,不是很可能发生的事么?顾衫微微一笑,我也是喜欢你的吧,天子,只是这份喜欢远远敌不过对于梦想的追逐,敌不过我的大爱,所以为了我的本心,不求天长地久。

        那样一份默默守护的爱,才是我喜欢的,不是么?没有任何负担,仅仅是一份纯净的感情,没有什么可以消磨它了,岁月流过,这份感情变得更加纯粹,宁静,像酒那般,越加香醇,置于心底的某处。

        顾衫心底泛着淡淡的喜悦,看着棺材里的天子,道,“我们曾经互相喜欢过吧,谢谢我们曾经放过彼此。”没有虐恋情深,没有相爱相杀,那样太累了。

        人的心中不能只有感情啊,还要有理智,况且爱情,又不过是一种感情。

        喜欢是一个人的事情,为何定要去求个回应?

        突然有所触动,顾衫的心里有个隐隐约约的想法,神爱他的子民,莫不是这么想的?

        神创造了人,神爱着他的创物,保持着绝对的公平,绝不以他的神力,打破这份平衡。即使有的人渎神,神也不曾干涉。不干涉,便是不放弃,始终坚持了他们作为子民的权利,不是么?

        当外力进来时,神才会有所动作,比如唤醒那些沉睡在历史时空的人,让那些惊才艳艳的人成为抵抗灾难的中坚力量,尽管他们不属于这个世界了。他们死了,不是么?

        可是,只有这份力量,才能够抵制外力的干扰啊。而我,恐怕是重要的一环,能干他们不能干的事情。

        只是,像我这样的穿越者,真的只有一个吗?可能还有其他人吧,只是目前很多失败了。

        比如上一幅壁画里的人,应该也是一个穿越者吧,拥有这个时代人所没有的对现实的不满与反抗,最后却由于不能坚持本心而被淘汰。她也许永远也没有清醒,没有回来吧!

        视线掠过流苏装饰的龙床,掠过那张办公桌,顾衫再不留恋,转身离开。

        情景再次发生变化,顾衫仿佛成了游魂,冷眼看着盛世。

        她在街道上的小桌坐下,听那些纯朴的百姓们谈论时事,他们的故事已然成为话本戏折。

        话本里有个青衫公子,青衫公子为国为民,还有个痴情女子,他们举案齐眉。那个女子叫庄娴,那个公子叫庄贤,他们还是远亲。

        顾衫忍俊不禁,一时恶作剧,竟然变成了传唱的公子佳人故事。

        看着这繁荣的街道,繁荣的世界,顾衫再无对尘世的牵挂,踏歌而行,唱着,不如归去,不如归去。顾衫面前的场景再次切换,还是那个洞,她已经离开椅子,椅子上摆着一个珠子,透明的珠子,红尘珠。

        珠子射出一束光,光里有个年轻人,道“此为聚宝洞,聚宝洞在红尘里,不失本心,不堕红尘,方可得之。”聚宝洞就是这么一个珠子?

        顾衫惊讶了,年轻人仿佛有所感,道“聚宝洞便是此珠,这是一道进入三千红尘的门,对修道者炼心来说,可是极品。”原来如此,所谓聚宝,聚的是修道之心的历练。

        顾衫作揖,“顾衫谢前辈指点。”

        那年轻道人微笑道,“小友有缘,得此宝,也是此宝的福气,望你坚持本心,修得大道。”说完便化作一点点星光,消散不见。

        只是,怎么出去呢?大猴子还等着呢。顾衫硬着头皮,大步向洞口走去,只见外面是非常平坦的实地,却不太相信,恐遇幻境,用脚探探虚实,却是实地。

        顾衫方才踏出去,阳光洒在身上,好不舒服。似乎还在黑风崖这一块儿,继续往东边走去。

        行了大约一天,才碰到一个山洞。顾衫揉着酸痛的腿,撇着嘴,居然忘记我可以使用云波幻步了。

        不过,这倒是暴露了我体力不行的弱点,我还得炼体,否则一遇到灵气不足之时,恐怕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大猴子这边,被追的走投无路,竟然跳进了瀑布。这一跳,倒是躲了那只老鹰。老鹰似乎对这个地方非常忌惮,并不敢有所行动,盘旋两下,竟然飞走了。

        大猴子此时心情激动无比,只觉得血脉里透着熟悉,仿佛,很多年前,自己来过这里。

        可是,我没有来过啊。大猴子纠结了。

        但见那翠藓堆蓝,白云浮玉,光摇片片烟霞。虚窗静室,滑凳板生花。乳窟龙珠倚挂,萦回满地奇葩。锅灶傍崖存火迹,樽罍靠案见肴渣。石座石床真可爱,石盆石碗更堪夸。又见那一竿两竿修竹,三点五点梅花。几树青松常带雨,浑然象个人家。看罢多时,跳过桥中间,左右观看,只见正当中有一石碣。碣上有一行楷书大字,镌着“花果山福地,水帘洞洞天”。

        大猴子脑袋里面却突然冒出这么一段话:

        朝游花果山,暮宿水帘洞。是以春采百花为饮食,夏寻诸果作生涯。秋收芋栗延时节,冬觅黄精度岁华。

        只觉得心里慌得很,道“俺老孙什么时候这么多愁善感了?”却突然不可思议,大猴子我姓孙吗?

        仿若入梦。

        梦里,有一只胆大包天的石猴,那猴子桀骜不驯,想要把天给捅出一个窟窿。齐天大圣孙悟空,身如玄铁,火眼金睛,长生不老,还有七十二变。那猴子不忿世俗,闹道“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与二郎神大战一场,最终困于如来佛的五指山下。而结交了江流儿,白龙,猪悟能,沙和尚为好友,得观世音菩萨指点,前往西方取经,却死于六耳猕猴的棒子底下。

        如来,大猴子咬咬牙,恨吗?恨他道貌岸然,夺走自己的一切吗?恨自己只是这些圣人们的棋子么?大猴子周身的气场变得无比低沉,却又突地平静下来。

        那么自己是转世了呢,还是被救活了呢?没有与父母相关的记忆,或许自己还是那吸收日月精华的灵石的孩子,是那天地的孩子。

        圣人呵,圣人的品行也不过如此!

        大猴子是大猴子,不再是当初的孙悟空,他的力量比不上那猴子,用脑子多了很多,也想的更多了。现在去复仇,简直是送死。怎么复活也是疑点重重,何况,这花果山是位于宝瓶山里。可见,宝瓶山却是独立成为了一个世界。

        现在自己不再局限于宝瓶山里,来到了昆仑后山,必然是有一定缘故的。

        大猴子的双目通红,俺是齐天大圣啊。

        孙大圣握紧双拳,重生一次,必然要撕破那些圣人丑恶的嘴脸,必然要拥有和他们匹敌的实力,要夺回自己的一切,不管是荣耀还是力量。

        此生,要从棋子变成下棋的人。

        却见一缕光钻入大圣的灵台,他的脑海里的记忆一一复苏,同时回归的还有法力。

        孙大圣感觉自己突然有了无穷的力量,盘旋于假丹处,这时,却有一个清亮的声音响起,“孙大圣,你现在的实力非常弱小,七十二变终归只是变化之术,在宝瓶山小世界,也是不算强的,若想真正归来,必然要好好修炼大世界的道法,你可记住?”

        这分明是顾璇玑的声音,只是此时更加有人情味,像是万年前的声音。

        孙大圣眼神一黯,虽然猜的八九不离十,此刻听到别人明确提起,却是有些失落的。只是,大圣又岂是寻常人物,心里更是有了变强的决心。

        “你是谁?谁又救了我?”孙大圣低沉沙哑的声音响起。

        “我是天玑书。创世神救了你。”天玑书顿顿又道,“至于目的,世界将有大劫,尔等辅佐救世主,方能成功。”所以你的首要任务不是复仇,而是变强,强大到可以救世。

        孙大圣是何等聪明人物,又岂会不懂?

        “必不辱命”孙大圣道,眼光深远,大猴子和孙悟空都是过去式了,现在活在世界上的是孙大圣,下棋的一方。

        六耳猕猴,战斗圣佛么?孙大圣不屑的撇撇嘴,不就是如来的一条走狗么,我还不屑呢!那本来就不是我要的人生啊。

        天玑书在还给他力量的同时,把相关的记忆都给了他,现在的孙大圣的阅历,可谓广博。大圣是桀骜不驯的,是冲动的,但是大圣从来就不蠢,若是他想,运筹帷幄,设计天下,又何尝不可?

        孙大圣按照记忆里的方式,用灵识引导假丹处力量的释放。此刻觉得身体就像是软泥巴,从假丹处涌出一股力量,改造着全身的筋骨,仿佛再造,如同万蚁钻身,奇痛奇痒,同时丹田处如同无底洞,吸收消化着这股力量,阶级蹭蹭蹭的往上走。

        直到天生灵体被改造成为圣体,身体才像饱了一般,停止吸收,反而将力量推往丹田之中。这股力量不是灵气,比起灵气来,不知道纯净了多少,刚刚在吸收这股力量的同时,也吸收了不少灵气。

        那股力量似乎有净化分类灵气的功效,去除了身体的杂质。

        丹田吸收灵气的速度终于缓了下来,那灵气跟着那股力量旋转,一时间,丹田内金光大作,引来雷劫。金丹终成,上有9道花纹,俗称九转金丹,此乃极品金丹。

        天生异象,招来祥云,天雷直射大圣。却见那猴子不躲不避,以肉身抗雷。

        第二道,第三道…….

        当到达第九道时,大圣已经血肉模糊,但是却以飞快的速度恢复着。

        第九道天雷不似从前,只见那白色中还带了一抹紫色,紫霄神雷,当是化神初成时才有。

        终于受下,可是刚刚缓下来的力量又急速的,带着灵气,冲击着金丹。

        大圣虽然无力站起,肉身恢复迅速,还是维持了打坐的姿势。

        感受着蓬勃的灵气,纯净无比的灵气被金丹吸收,通过身体的灵气被转换成身体的一部分,继续完善着身体,强化着身体。这显然是刚刚肉身抗雷带来的好处,借天雷锻体,实在是需要勇气。

        大圣自然是运转着自家的锻体决,接受天雷的洗礼的,所以,连久久没有进阶的锻体决,也上了一层。

        丹田如海,在吸收灵气速度缓下来时,大圣便知道又要进阶了。

        丹碎,那灵气又开始快了几分。

        一个小小的婴儿盘坐在大圣的丹田之内,那形象不正是威武无双桀骜不训的齐天大圣吗?

        婴儿嘴角露出一丝满意的微笑,继续吸收灵气,渐渐壮实,变得清晰无比。

        天雷又起,第一道便是那九霄神雷。结婴的雷劫有18道,足足是之前的2倍,且道道恐怖。

        大圣运转起锻体决,放空神识,灵台清明,由于历经世事,心境颇高,竟然没有遭遇心魔劫。

        18道雷劫终于完结,大圣的体表还有一层紫色小雷,此时的大圣外表看起来是一个清秀公子,如同之前在顾衫面前幻化的那个。妖修大圣终于化形成功了。“之前却是连化形草也没有用到,可见天雷确实是补品啊”大圣心想。

        灵气吸收速度渐渐减缓,过了一天一夜,终于停了下来。

        十一级,元婴后期。

        “由此可见,之前的自己能力有多么弱小。大世界和小世界的力量体系以及划分终究是不同的啊。以之前的72变,我可以算得上小世界的真仙了吧。”孙大圣心道。

        大圣的眼神沉了沉,我过去眼界还是太窄了。

        孙大圣不是伤春悲秋,沉浸过去,不能自拔的人。

        自晓得此事,便振奋起来,一扫心中懒惰。

        既然过了心关,孙大圣也是想起来顾衫了。那个小女孩,恐怕已经等了些时间了。

        正要离开,想起水帘洞里还有荆棘果,便折身回去,拿了2枚荆棘果。成熟的荆棘果共有3枚,都是万年灵果,之前这水帘洞被下了禁忌,无物可进。倒是全留下来了,还有一些果子,尚未成熟,都是些千年的,再养养吧,反正只有自己能采。

        这么想着,孙大圣服下一枚果子,带着剩下那枚,便离开找顾衫去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946/99993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