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异元奇缘 > 第九十一章 剑客和神

第九十一章 剑客和神

        黑暗森林的中心。

        森林的墨绿色,意味不明的日光的暗色,染血的黄土的杂色,冷漠的黑色,还有刺眼的白色驳杂在一起,响应着刀剑铮鸣的声音和剑风横扫的声音,和着血的腥味和尸体腐烂的臭味,在刀光剑影中,有着奇艺的和谐感。

        剑是有灵性的,真正的剑客是懂他的剑的,即使他不懂自己的女人。

        剑,是剑客的灵魂伴侣。若你做不到对剑忠诚,剑也不会忠你。

        此时此刻,不仅仅是两个剑客的比拼,也是两把剑的比拼。

        黑衣剑客的剑是冷漠的,如同他的人,带着与世隔绝的意味。他不是嗜杀之人,没有什么感情波动。这是一个心中只有剑的人,他的剑有剑意,冷漠的剑意。

        他握着他的剑,他是控剑的人,也是剑的一部分,他和他的剑组成了剑。

        月光再清冷,广寒宫再寂寞,也比不过这把剑的冷,寂寞浇出来的冷。或许,他已经以寂寞为他的道,名之,无情道。

        无情道,于人无情,于己亦无情。他把自己当成不带私情的剑,这把剑是公平的,如同天道。

        冷眼旁观,绝对的理智。

        白衣剑客着刺眼白衣,如同那云端上的人,慵懒的上位者的气息,把高傲刻在了骨子里,却是一副温柔至极的模样。

        你看不出他的绝情,你看到的是一个温柔的,和煦的,如同阳光的人,他的眼角都是道不尽的缱绻,嘴角勾起软软的笑意,就像一个天使。

        也只是像,他的本质是恶魔。

        你看到的天使用的是恶魔之剑,那剑,绝情的很。

        剑是血红色的,每每饮血,鲜艳夺目,掩不住的煞气和令人心悸的恐惧。

        没有人见过他的剑呐,所以他还是那个温柔的人,温柔的没办法从眼睛里看出恶魔性质的白衣公子,佳人心中的红楼宝玉。

        见过他的剑的人都死了。或许还有一两个活着的,那是被叫做朋友的人。

        现在还有一个叫做敌人的人在和他比剑,或者说厮杀。

        白光纳日月,紫气排斗牛。

        这场战争已经持续很久了,他们已经不记得打了多久了。

        妖兽们躲了起来,害怕被剑光波及,想要偷窥绝世强者的蠢货,现在尸体不是腐烂了么?或是成了白骨。

        妖兽们把这当成试炼场,远远的,能够承受住剑压的妖兽,就可以被承认为霸主了。他们凭借这个已经选出了妖王,那个最强的妖兽,黑森林的妖王。

        交战,入夜。

        那是月光吗?洁白如同牛乳,铺天盖地,所过之处,伤痕累累。

        只是,这月光到不了那个地方,透明的结界撑起来的地方,里面有把剑,人和剑的合体。那把剑仿佛撑起了天地。

        对峙了这么久,该结束了。他们想,不约而同,他们向来有这个默契。

        最后的杀招么?

        那一瞬间,真是美极了,就像是一颗大大的明珠,在那一刻绽放光芒。光芒所至,灰飞烟灭。

        妖王以最快的速度逃离这些疯子,然而除了他,其他的妖兽都呆呆的看着,像是飞蛾,想要触碰那美丽的死亡。

        他的嗓子已经嘶哑,然而他的族人仿佛魔障了,颠狂了,朝着那明珠奔去,朝着那死亡奔去,他却无能为力。

        他设的结界被攻击着,这一夜,简直是毁灭之夜,很多年后,他依旧记得那时的无助,恐惧与迷茫。他作为他们的妖王,却比不过那死亡的光,他在拯救,却得到了痴狂的攻击。

        绝世之战终于落幕。

        剑客已经不再,两把剑,煌灭和慧蚀留了下来,光芒隐去。

        所以,最后是同归于尽了吗?妖王不懂,不懂这些绝世强者的心。

        妖兽们终于不再狂热,黑暗森林又恢复了以往的宁静。

        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但是妖王知道,那一夜,那一场战争是真的,许许多多比他弱不了的多少的于一瞬间消亡干净,却又活了下来,没有任何记忆。

        何况,还有那两座剑山,时刻提示着他,何为强者。

        那最后一剑,超越时空,揭示着宇宙的奥妙,那是神的高度。

        那两个强者,在最后一刻,达到了神的高度,这一生,亦是无悔的吧。

        有时候妖王看着那两座剑山,发着呆,眼神迷茫,似乎是在怀念着什么。为什么只有我记得?

        “你是妖皇帝俊。”他还记得那个清冷的声音,仿佛冰雪的声音。

        是因为我是妖王,所以让我记住这一切吗?让我心中有一个远到无法梦到的目标么?

        妖王弯起嘴角,不负君望,我终于成仙了呢。

        成了仙人的妖王,不再叫妖王,他叫帝俊。

        帝俊后来记起了很多东西,有洪荒,有东皇太一,还有什么天帝,鸿钧。不过记得最清楚的是,那一夜,那个慵懒的声音告诉他,到大世界去。

        他总算是听清楚了,成为了仙人,才听清楚那个白袍剑客的话,到大世界去。

        就这么想着,到大世界去,到大世界去,急不可耐。

        可是,没有人知道这只是一个小世界,没有人知道怎么去大世界,他不愿与鸿钧那个天道的奴仆,妖族团灭的罪魁祸首有任何交谈或者关系,自从他记起这一切来。

        那么怎么去大世界呢?

        帝俊再一次在剑山前呢喃,希望他们能给自己一些启示。他用的是人形,一则方便,二则,那两个剑客也是人形。出于对强者的尊重,或者是其他什么感情。

        尽管他对于妖族的身份是如此的自豪,却也不怎么用本体出现,除非是战斗。

        帝俊本来是要离开的,可是心底却有些悸动,仿佛,转机就在不远处。他展开灵识,却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之处,皱了皱眉头,终究是离开了。

        “为何屏蔽?”冷淡的声音道。

        “时机不到。”慵懒的声音道。

        若是帝俊此刻在这里,他定能认出这两个声音,正是那两个强者,来自大世界的强者,拥有超过这个世界最顶层的力量。

        三十三天外,鸿钧道祖的目光锁定了帝俊,皱了皱眉毛,之前竟然遮掩了踪迹,两天道都无法窥测。天道允的他的存活,天道之奴仆,又能有什么反对意见呢。只是,难道那些古神都要复活了?

        洪荒啊。怀念吗?非也。

        大世界神界。忘忧宫。

        凤凰木下,仙音缭绕。吹箫的不正是那个衣灵么?那个美到无可匹敌的女神。

        曲终,那女子淡淡的瞥了一眼如同软泥一样趴在石桌上,瞪大眼睛,黑葡萄般的眸子凝视着酒杯的男子。

        “好好,真好听。”那男子终于是坐起来了,拍着手掌,眼睛亮晶晶的,像一只等着夸奖的小兽。

        女子微微弯起嘴角,摇头无奈道,“你呀。”真是长不大的孩子,眼里有着淡淡的宠溺。

        男子笑弯了眼,道“衣灵姐姐,我真希望每天都来你这里,喝酒,听曲。”

        女子撇了撇嘴,“你要这样,凤凰木可是生气了。小心她哭给你看。”这不,凤凰木说哭就哭,一个小女孩嘟着嘴巴,乌溜溜的大眼睛,谴责的看着男子。

        “别哭,别哭,姑奶奶。只是说说,哥哥只是说说哈。”男子弯下腰,与女孩对视,看着她红彤彤的小脸,好想捏一捏。

        “居然捏我脸。子南大坏蛋,欺负我。”小女孩哭了,子南算是栽了。

        衣灵看着这两个孩子耍宝,心里觉得好笑,也笑的眉眼弯弯,仿佛百花齐放,灿烂无比。

        闹够了的大孩子犹豫了一下,对衣灵道,“衣灵姐姐,我将要到外出一段时间。不能经常来看你了。”说完小心翼翼的看着女子。

        衣灵表情没有任何起伏变化,道,“不用介意。”顿了顿,又补充道,“小心行事。”

        男子没有在女子眼里找到一丝一毫的眷恋之情,不由得有些黯淡,但是被关心了之后,一下子满足的不得了,心里甜甜的。阴霾一扫而光,等我,我一定会找齐神器的。

        “就是我陨落,也不会让你陨落的,衣灵姐姐。”叶子南在心中道。

        可以要一个拥抱吗?子南忐忑的想,只是最终没有提出来,只是笑着说,“再见,衣灵姐姐,还有小凤凰木。”我要去凡间找神器了。

        “再见。”衣灵依旧是淡淡的,温和的。

        不过,小凤凰木却是跳脱的不行,缠着叶子南要纪念品,最终腹黑在捏了她小脸两次后答应带纪念品给她。

        上清宫。

        白衣男子放下一枚棋子,道,“创世神的转世,找到了吗?”,白衣男子正是叶子清。

        白胡子老神仙点点头,开心的回道,“在修真界找到了,清君上神。”,这白胡子是月神,顾衫是见过他的。

        “天玑书已经确定了顾衫,作为创世神的弟子。”他的眸子是琥珀色的,很好看,让人一不小心就沦陷的那种美丽。“现在,他们师徒应该见面了。”

        月神恭敬道,“是。”又问,“其他的使者,怎么处理?”

        “顺其自然。”其他的,灵魂相似度太高,那么,以后…成功率不高。他们,总是没有那个孩子,那般艰难的。无需关注。

        上清宫的气息永远那么纯净,就像光明神耶和华的味道。

        黑暗神殿。

        “尊上,天玑书在清君上神那里。”匍匐着的黑暗神使小心翼翼说道。

        黑暗世界的王,永夜之神,此刻眼神平静,黑暗神殿也是静谧非常。

        “天地浩劫,我们的动作必须加快了,莫要让东方那群蠢货,把生机给断了。”永夜沉吟道,心中越来越不安,东方,西方,两派神明分庭抗礼,但是西方这边没有那么团结,旧庭腐朽,新庭向来不和睦,同时还有向着东方的耶和华。

        东方的神明以圣人独大,其余派系的多是小神,没有决定权。按照现在的情况看来,东方该是主和的,谈和不行方会动武,企图用最小的代价解决问题。

        只是,天地浩劫,外敌入侵,主和无异于送死。黑暗神殿坚决主战,以雷霆战役,洗刷一切危险。

        永夜却感到行动越来越收阻,信仰之力越来越少,尤其是东方,好不容易把力量往那边渗透了一些,获得了一些信仰之力,最近却似乎有什么在破坏。

        “召唤黑暗骑士。”

        当黑暗笼罩大地的时候,死亡的阴影也垂降大地。作为黑暗之王最恐怖的扈从,黑暗骑士骑着乌黑的战马横扫人间,他们即是死亡的化身,任何胆敢触犯黑暗之王的权威的人,都将在他们的剑下化为亡魂。他们是黑暗之王最精锐的部队,黑暗之王也给与他们格外的荣耀——他们的黑铠甲和黑剑都受到黑暗邪术的邪化,坚不可破,牢不可摧,任何人面对他们的时候,首先要面对的问题都是,“我该如何击破他的防御?”所幸,他们也只需要思考着一个问题,就可以去地下和亡灵做伴了。

        “尊敬的黑暗神,您的骑士兰斯洛特。”兰斯洛特行了一个标准的骑士礼。

        东方昆仑。

        天剑峰顶,星芒点点,剑光闪烁,与天空中群星交相辉映,宛如星空坠落人间。

        日升月落,斗转星移,漫天的剑芒陡然旋转,越来越快,最终消失不见,只剩下一个圆融无懈的剑圈。

        剑势连绵,如行云流水一般,攻而水银泄池,无孔不入,收则敛气成圆,卸力无双。

        剑圈如水一般扩散开去,在空旷的天剑峰顶泛起了层层涟漪,使得峰顶上看起来就像是升起了一道泉眼一般,缓慢沉重。

        孤自鸣长剑舞动,身剑合一,带出一道道剑影,剑速越来越快,无数道残影汇聚成一道剑轮,宛如神佛背后的光圈,环绕着舞剑之人。

        舞姿一变,如同书法大家挥毫成书那般,剑舞蛇龙,尽情挥洒,一刺一划,几如光电,有不可抵挡之势,转折随心,如龙蛇而舞,升腾九天。剑气森然凌厉,凝江海之清光,锐利无匹,有斩破青天之势,所过之处,风雷激荡,音爆连连。

        剑更快了,剑气纵横切割,带起寒冰气流,冰冷入骨,轰然向着四周席卷,宛如风暴,碎石四溅飞射而出。

        剑势到达顶峰,剑芒一道,惊鸿般直射苍穹,划开天幕,飞入夜空,长剑发出清脆鸣响,声音高耸如云,在月下的山顶远远回荡。

        “倚天拔剑观沧海,斜插芙蓉醉瑶台。”此剑只应天上有,人间怎堪得见?余秋槐沉醉在了这剑舞中,久久不得回神。

        孤自鸣见得余秋槐顿悟,就地打坐,体悟刚刚所得,眼中稍稍有些欣慰,随手留下一个结界作为保护,便打着节拍,下了天剑峰顶。

        夜色皎皎,宁静的峰顶,一个打坐顿悟的白衣公子,碎石点点,还有些往山下滚去,发出细微却尖锐的声音。PS:谢谢天下918的票票啦。后边会越来越精彩哦。请继续关注吧,读者大大们。么么哒,爱你们的作者君。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946/999932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