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异元奇缘 > 第九十八章 青阳羽儿

第九十八章 青阳羽儿

        昆仑下部和昆仑分堂都来了长老来领外门弟子下山。

        昆仑外门,西玉峰,此时一片寂寥。

        “加油。你在分堂的话,一定可以是长老的。小可。”一个着白袍的少女正在给自己曾经的师姐打气儿。

        此时,西玉峰到处都是这样一副场景,因为三轮都没有从擂台赛脱颖而出且没有筑基的外门弟子,将要被送下山门了。

        有一个男子却格外不同,他是从昆仑下部上来的,却不是来领人的,而是来进入昆仑外门的。他冷眼看着这些从外门分配到昆仑下部的弟子们,看到有些已然绝望,放弃自我的弟子,更是略微有些鄙夷的皱了皱眉头。

        “天宇啊,你这次终于获得进入外门的机会,一定要好好把握啊。”一个掩盖不住苍老的声音道。

        “我会的。二叔。”男子温和的注视着面前这个已经步入衰老门槛的中年人,心情有些沉重。

        中年人拍拍男子的肩膀,欲言又止,递给男子一个灰色有些磨损的储物袋,默默转身离去。男子看着那有些蹒跚的背影,咬住了唇,在心里许下诺言。

        男子长长的道袍袖子里的手紧紧的握着那只尚且有余温的储物袋,眼神坚定的走向西玉殿。

        凌嫣然自从上次接了昆仑城寻找灵草源头的任务失败后,就没再接那些有较大失败风险的任务了。恰逢西玉殿的殿守位置空了下来,就过来接替了。

        西玉殿殿守很闲,闲到可以边打瞌睡边守殿,外边要下山的弟子早就登记完毕了,现在,凌嫣然正在百无聊赖中。

        “再有一个时辰,就可以和别人接替,去打坐了。”凌嫣然看了看钟摆,心中想到。

        听到脚步声,凌嫣然抬头。四目相对,男子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但是女子眼底的惊讶藏都藏不住了。“你是,杨天宇?”凌嫣然问道,“领人在外边儿。他们应该都有站在相应的位置上。”

        杨天宇挑了挑眉毛,道,“我是来登记的,作为新的外门弟子。”

        凌嫣然愣了一会儿,又听得杨天宇道,“昆仑下部的弟子,如果有筑基的,是可以申请成为外门弟子的。而我,之前递交的申请已经通过了。”

        凌嫣然接过杨天宇递过来的牌子,老脸有些微红,确认后,交给他一些外门弟子应该拥有的资源。

        在杨天宇快要出门时,才反应过来,匆忙喊道,“杨师弟。”

        杨天宇转过头来,问道,“师姐,有事么?”

        凌嫣然露出一个微笑,道,“之前没有自我介绍,我是凌嫣然。杨师弟。你真是有大毅力之人,希望你能够进入内门哦。”看到杨天宇的眸子里有些许笑意,顿顿又道,“有事,可以来西玉殿寻我。虽然我也不是什么核心弟子,但是终究是比你早些上昆仑。还是能够帮上一些忙的。”

        凌嫣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说那么多,也许是最近很久没有说过话了吧,听到杨天宇的“谢谢”二字时,凌嫣然还在神游天外。等到杨天宇的背影消失不见时,凌嫣然只是怔怔的看着他消失的方向,神色上有一丝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惆怅。

        藏经阁。

        顾衫看着一堆堆奇怪的书,心里愁得慌。特么,这真的是在异世界么?

        藏经阁的一个小角落里,竖了块牌子道《玄峰书社》。小角落里堆了一堆奇怪的书,什么《在异世界的那些年》,《昆仑秘传》,《蜀山和昆仑的相爱相杀》,甚至还有,《谢老板的绯闻录》。顾衫看的泪流满面,往玉石里影印了几本,呜呜呜,好久没有看到小说了。

        任务殿。

        白慕风皱着眉头,问道,“群仙会的任务已经被人领走啦?”

        任务殿的管事长老点头道,“是三代弟子欧阳茹雪领走的。如果师叔想要去的话,可以和他们商量一下。”

        楚轩挑了挑眉毛,示意道,“还不走,去找人呗。”,就潇潇洒洒的找上丹峰去了。

        丹峰。

        欧阳茹雪和楚轩,白慕风喝着灵茶,探讨了一下茶的最佳泡法,又探讨了一下茶叶的选取。白慕风甚至友情提供了炒茶饼的办法。

        “我们想和你们一起组队,去参加群仙会。”白慕风笑眯眯的把话题从茶绕到无聊又绕到了群仙会,看的楚轩心塞。

        “好啊好啊。那我们就有六个人了。”欧阳茹雪笑道,给白慕风递上一杯刚刚用新方法泡出来的好茶。

        又瞥了一眼楚轩,道,“楚师叔的茶,要等会儿了。白师叔先试过我的茶后,我再给你泡哦。”

        楚轩淡淡的回看,道,“那就有劳师侄了。”

        “有哪些人啊?”白慕风品了一口茶道。

        欧阳茹雪便伸出手指,数道,“你们俩,我,谢钰师弟,顾衫师侄,还有水恬恬师侄。”又道,“谢钰师弟是人剑峰峰主君墨言的关门弟子,顾衫和水恬恬是四代弟子,顾衫是天剑峰峰主孤自鸣的弟子,水恬恬则是我哥哥欧阳煜琪的弟子。”

        白慕风在听到谢钰时,想到了谢老板,问道,“谢钰师侄是谢家子弟?”

        欧阳茹雪答道,“是的,白师叔。谢钰的哥哥是昆仑三代弟子第一人谢宸。他们都是掌门师爷的族人。”

        楚轩疑惑的看向白慕风,问道,“你不是说洛萧尧是三代弟子第一人么?”怎么变成谢宸了?

        白慕风正要解释,欧阳茹雪忙道,“洛先生当然是三代弟子第一人。他更是昆仑第一人。”

        看着欧阳茹雪一脸的尊敬,白慕风笑道,“自然是如此的。昆仑第一人的担当可不能只是天才,得有与之相对应的贡献。”

        楚轩低头,若有所思,欧阳茹雪点头表示赞同。

        就这样,四人行变成了六人行,群仙大会,想必会很精彩呢。

        藏经阁。

        七叔歪在椅子上晒太阳,旁边的柳树拂着枝条,和顾衫玩游戏。一不小心,一根枝条就抽在了七叔脸上,小柳树和顾衫都愣了。

        七叔睁开眼睛,似笑非笑道,“怎么,两个小兔崽子,敢打七叔的脸啦?”

        顾衫蹲下身去,朝小柳树偷偷的眨了眨眼睛,用手摸摸七叔的脸,吹吹,轻轻柔柔的道,“乖,碰到了,吹吹就不疼了。”就像是哄小孩子一样的语气,让七叔囧了。

        七叔抬起手,就是一爪子,顾衫捧着头,“嘛,好心没好报。”狗咬吕洞宾,没敢说出来。

        七叔翻了个白眼,不理顾小衫这个熊孩子,继续睡。顾衫心想,“我怎么最近越来越活回去了,越来越幼稚了?”

        小柳树抬起枝条,趁顾衫愣神的时候,迅速小抽了一下,然后在顾衫幽怨谴责的眼神中,继续抽,道,“乖,吹吹风,就不疼了。”

        所谓吹风呢,就是轻轻的抽,带起一股风。所谓抽呢,就是轻轻的抽在脸上。

        顾衫觉得真正的狗咬吕洞宾在这里,揪着小柳树的枝条,开始挠痒痒。

        墨离从远处走来,看到一个女孩,一棵柳树,还有一个歪着躺在椅子上晒太阳的七叔,还有那天边的云彩,组成了最美的风景。

        墨离微微的笑了起来,如墨的青丝被风吹的有些凌乱,又成一幅画。如果白慕风在这里,一定要大叫,面瘫居然笑了,真是奇谈啊。

        墨离是来送书的,夏沫所在的玄峰书社又填了好多本书,夏沫把装了新书的储物袋扔给墨离,贼笑着,眼睛亮晶晶的。墨离就来送书了。

        墨离本不欲打搅那一副画,但是被画中的女孩看到了。

        顾衫朝他打了个招呼,问道,“你是来藏书阁看书的么?要贡献值或者灵石才能进去哦。”

        七叔在小憩,顾衫并不想打扰他,反正她收了给七叔就好了。

        墨离摇摇头,面无表情道,”我是来送书的。所以,你是不能收我贡献值或者灵石的。“说完又把储物袋拿出来,在顾衫面前晃了晃,道,”玄峰书社出了新书。我是来送书的。“

        顾衫睁大了眼睛,桃花眼里满是笑意,道,”你也是玄峰书社的么?你们的书,真的很奇葩。“

        墨离摇摇头,又点点头道,“我的女....道侣是玄峰书社的,我是代她来送书的。”刚要抬步走开,又停下来,问道,“你喜欢这些书不?”

        顾衫笑的眉眼弯弯,点头道,“喜欢啊。转告一下,我支持她们哦。”

        墨离眼里含了一些笑意,点头道,“我会转告她们的。”

        墨离从藏经阁离开时,又不经意的看到了那个女孩,女孩笑着看他。墨离抬起步子要离开时,女孩冲着他的背影问道,“我是顾衫。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么,如果不冒犯的话。”

        墨离向来是不喜欢结识陌生人的,也不曾遇见过什么见一眼,就难忘的人,不过今天倒是破天荒的回答了这么一句无聊的话,“墨离。”

        墨离向来惜字如金,即使是和女票夏沫,说的也不多。

        墨离和夏沫是在做任务时认识的。那时,墨离已经是资深玩家,而夏沫还是一个剧情人物,一个重生的剧情人物,一个让墨离任务失败的剧情人物。夏沫是墨离在主神空间所认识的灵魂最纯净的女孩,后来做任务时又碰到过。再就是后来,大家都成为了轮回者,而夏沫又加入了他的轮回小队,多年的相守相护,他们很自然的在一起了。说不上有多爱,但是双方都知道对方对自己很重要,不能失去。

        当热烈短暂的爱情转化成亲情时,这感情值得我们用一生去守护。所以,他们守护着对方,永远都没有背叛,为对方提供永远在而且没有危险的港湾。

        顾衫很喜欢墨离的气度,那是一种历经沧桑,已然看淡一切的气度,这种气度和君北寂的那种神明俯视蝼蚁的气度不一样,要温和的多,或者说,要慈祥的多。

        “墨离。”顾衫在心里默念这个名字,朝小柳树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道,“小柳啊小柳,你有没有觉得墨离很像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啊?”

        小柳树挥舞着枝条,应和道。

        天剑峰。

        “师父。”余秋槐低声喊道。

        “这一次闭关,可有收获?”孤自鸣冷冷的问道。

        余秋槐抬头,看着孤自鸣,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道,“弟子已然领悟了很多。”

        孤自鸣听余秋槐不急不缓的说着自己的所悟所得,眼睛里有着一些欣慰。

        说完后,犹豫了一下,余秋槐单膝跪下,道,“师父,我想去找羽儿。”

        久久的沉默后,孤自鸣开口道,“你有她的消息了?”

        青阳羽儿是孤自鸣的第三个徒弟,也是所有弟子中除顾衫外唯一的女孩。青阳羽儿是一个很阳关很开朗的女孩子,和顾衫的爱笑不一样,青阳从来都不会苦笑,她真的是没有任何烦恼,不管什么坏事,到她那里都可以被挖掘出好的部分。

        这样的一个女孩子,谁能讨厌的起来?她就像是一轮太阳,发着耀眼的光泽,深深的吸引着每个认识她的人。余秋槐和青阳羽儿互相喜欢着,孤自鸣本来是要为他们办双修典礼的。但是青阳羽儿在那天前消失了,就像是这个人从来不存在过那般。魂灯灭了,孤自鸣没有办法相信,青阳还活着。

        可是余秋槐有一种执着,他感觉得到,青阳羽儿还活着,他从来没有丧失过找到她的信念。

        “是的。据说,她曾经在中州大陆出现过。”余秋槐回答道,“有人看到过她。所以,我想去试试。”

        孤自鸣叹了口气道,“痴儿痴儿,罢了。你且去寻罢。不要丢了自己的性命。”,心道,“难怪最近练功这么努力,原来是为了获得穿梭洲际屏障的资格。也罢,不去找的话,他会一辈子都看不开的。”

        孤自鸣一个人看着月亮,突然又想起来旧事,当初,顾清歌也是如此跪在师尊面前,然后去找了洛师兄,然后再也没有回来。

        爱情,真的值得付出生命吗?孤自鸣不懂,也不想懂,他只想更好的靠近天道,为昆仑留下的那道密旨上预言的天地浩劫做准备。

        群仙大会马上就要开始了。顾衫在藏书阁埋首读书,顺便打打七叔的酱油,过的好不愉快。

        蓬莱。

        孤岛上,一个少女凭风而立,绿色广袖长裙随风而舞,她的旁边是一个手持乌鞘剑的白衣胜雪的冷俊少年。

        “如果你想入修真门派的话,这次群仙会是一个好机会。”绿衣女子淡淡的说道,“你的剑不该埋没在,蓬莱这种地方。”

        “你呢?”少年问道。

        女子惊讶的看了一眼面前这个一直冷淡无比的少年,认真的回答道,“我自然是要回天道宗的。毕竟我是荀家人。”顿顿又道,“昆仑和蜀山的剑法无双,尤其是昆仑,是剑道最高深的地方,是剑客的天堂。”

        “昆仑。”少年望着远处波涛汹涌的大海,深沉的蓝色一大片一大片的,充斥着视野,却没有给人带来压迫感,因为一股剑意笼罩着水面。

        “是啊,昆仑。”绿衣女修有些许惆怅。

        蓬莱仙岛,水天一线,美不胜收。

        PS:猜一猜,那个绿衣女修是谁?已经出现过名字了哟。还有,持乌鞘剑的那位,也是熟人哦。我果然是战斗废,不过马上写群仙会,肯定要打架的。怎么破?呜呜呜。票票快来安慰我的心。求推荐票,求打赏,求收藏。么么哒,爱你们的作者君。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946/999933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