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异元奇缘 > 第一百三十章 岛屿的中心

第一百三十章 岛屿的中心

        在接收到来自岛屿的信息后,顾衫一脸复杂,虽然在穿越过来后碰到各种各样奇怪的事情和人后,她心中有所怀疑,不久前又听到顾璇玑一口的专业术语,刚刚来自岛屿的信息更是让她不得不重新估计这个世界,又或者是重新认识这个世界。

        “你真的是人类?”

        “是的。我被困在了这个岛屿里面,周围都是些坏蛋,他们每天都要来攻击我的门,好可怕!”男孩的声音里已经带了哭腔。

        “我好害怕。求求你,救救我。”顾衫不用看都知道男孩此刻脸上已经有泪水了,她的眼神却依旧冰冷。

        “可是,你刚刚才攻击了我。”顾衫毫不犹豫的冷脸说道,她此刻是真的一点同情的感觉都没有,“如果不是我找到了你的弱点,此刻我就是死人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知道你很难原谅我…..”男孩的话都说不清楚了,他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我必须吸收这些力量,不然我就没有办法继续启动安保措施了。飞船的电量不够了.....没有安保,他们就可以进来了......我害怕,我不想死。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有想要杀你们…飞船的这个功能有一些缺陷,我没有办法修正,这是硬件的问题。”

        “我想要活下来,我真的想要活下来,不想被他们杀掉。”男孩的语气里充满了绝望的坚定,他的眼睛此刻一定已经睁不太开了。一大滴一大滴的泪水涌出来,他的呼吸有些急促,手指紧紧的扣住地板,“我的母亲还在等我回家。今天是她的生日,可是我连电话都不能给她打一个。甚至不能确定,可不可以活着回家,可不可以撑过今天。”

        “我怎么做才能够帮你?”顾衫终究是心软了,她也想起来了自己的母亲,那个勤劳温柔的女人,“她现在还好吗?”终究有些不忍。

        “我能够控制这些树枝。我能够带你到岛屿中心。”男孩顿了顿。似乎完全没有想到顾衫还能不计前嫌帮助他。

        “去岛屿中心干什么,你在岛屿中心吗?你是被困在那里了吗?”顾衫还是有些云里雾里的,“是要把你带到岛面上来吗?可是我们现在也被困在了这个迷宫里面吖。这个是你控制的吗?”顾衫有好多好多的疑问,她的脑袋现在有些乱。一则是有些累。二则是王盛的受伤还有他的神秘身份。以及这个古怪的世界,所有的这些已经超乎她的理解了。

        “不是的,能量。可以开启飞船的能量在岛屿中心。我的飞船没有能量了。如果飞船充满了电,我就可以开着它出去了,我可以带你和你的同伴出去的。只要飞船有电,我们完全不用害怕那些坏蛋。”男孩解释道。

        “那么我要怎么才能救你出去?”

        “到岛屿中心,那里有个加油站,我的树枝到不了那里,坏蛋们也去不了那里。只要你们能够打破那个屏障,进入之后,将树枝和能量库连接起来,我就可以入侵那里的系统,飞船就可以启动了。”

        男孩的声音有些激动,似乎就要获得自由了,那种迫切希望看到光明的渴望让顾衫有些动容,就像很多年前,看到一只流浪猫拼命的从它的黑色囚牢里爬出来,想要去晒一晒温暖的太阳那般,顾衫的心有些酸酸的,有些难受。

        “好。”顾衫将王盛形成的茧装进了自己的灵兽袋里,跟着那奇怪的树枝去岛屿的中心。

        顾衫有一种奇怪的直觉,那个男孩没有欺骗她,“就是欺骗了又怎么样?谁没有欺骗过别人?”她又咬住自己的下嘴唇,“谁会拿自己的母亲来作为理由?他语气里的悲伤不是假的,被骗了又怎么样?最坏的结果又是什么?”

        “而且,他是从我的世界来的吧?会不会有机会回家?”

        顾衫不是圣人,她在自己什么都不确定的情况下孤注一掷,不单单是那份同情心,更是可能回家的希望出现在她面前,就是可能是假的,也必须去看看,不能放过万分之一的可能,“我想回家了。”就是想了,不管这个世界多么美好,午夜梦回之时,亦或是见到某样勾起回忆的事物时,她都可以感受到内心深深的寂寞和对这个世界的陌生,这种感觉就像是,在外漂泊的游子,无可避免的思乡。

        没有一个人,可以做到对一切熟悉的事物,对自己的过去,完全无动于衷。

        “过这片区域的时候,要小心咯。可能碰到坏蛋的。”树枝引导着顾衫,同时也为她打着掩护,从一条弯曲的甬道进去后,顾衫就感觉进入了小时候玩的迷宫之中。

        树枝带着她左拐右拐,绿色的树墙的那边传来了坏蛋们的笑声,他们笑的很肆意,就像是死亡前的及时行乐,就像是黑暗世界的魔鬼。

        他们没有其他的话,除了笑,猖狂的笑,就只有一句重复的话,“EXTERMINATE....EXTERMINATE....EXTERMINATE”

        “这是?”

        “消灭的意思。”

        顾衫只是想想,就觉得有些毛骨悚然,一群人,互相开火,打的热火朝天,走来走去,用像来自地狱那般的嘶哑的却机械化的声音喊着口号,“消灭消灭消灭”。

        爆炸的声音,子弹打到防弹服上的声音,嘶哑的机器嗓音,还有疯狂的笑声,黄土被炸的皮开肉绽的声音,树木倒地的声音,所有的让人恐怖的声音夹杂在一起,有序,又似是无序,带给人一种奇妙的荒谬感,“当...当当.....砰咚..咚..嘎...嘣嘎...嘣..滋滋..滋..啊哈哈...哈”,就像在奏起party里狂欢时的音乐那般。有些奢靡而疯狂的感觉,又有些绝望看不到光明的感觉,还有些..飞跃疯人院的感觉,一切的一切显得如此诡异,让人迫切的想要离开,却又忍不住去想表演这场疯狂之曲的人是谁。

        顾衫在树枝的指导下,用灵气罩将自己包裹起来。

        “就像一个气泡,对,就像一个茧那样将你自己包裹起来,不然被他们发现你。就死定了。”男孩说道。“他们就是一群疯子,一群想要把所有人都变成他们那样的人的疯子。”

        顾衫走过去的时候,心是悬着的,如果不是墙挡住了。她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好奇的去看。她从来不是一个安分的人。总是会有一些奇怪的冲动,虽然害怕的要死,却还是会鲁莽的行动。就是为了那一刻莫名的兴奋。

        走过一道道弯,经历斜坡,也走过阶梯,终于在漆黑的不能看见任何东西的地方停了下来。

        “推开这道门,就可以看见被困在这里面的坏蛋们了,但是树枝不能再进去了。我帮不了你了。”男孩的声音里面满是歉意,还有一些担忧,是在担心她不帮他,是在担心她胆怯,也是在担心她因此而殒命,就像多年前那个笨蛋那样,在这里挂掉了。

        “god…bless…you…god...bless...we..all.”男孩在心里默念,想起来了那个人,那个后来也成为了这里一员的人,“希望你不要被发现,不要成为和他们一样的怪物。”

        顾衫在自己的周身加了更加厚的一层灵气罩,将隐身符纸做成了电线,截断枝条的外端一段,用电线将其和长的一端连接。顾衫手里拿着短的一端和符纸电线,同时又往自己身上贴了一张隐身符纸,默念了几句“加油”后,推开了那道门。

        “吱.....呀….”铁门缓缓的打开,但是还是发出了细微的声音,顾衫推门后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场景,所有的人都停止了无序的走动,呆滞了一下,朝着门的方向走来,喊着口号,“EXTERMINATE....EXTERMINATE....EXTERMINATE....”就像是看到了顾衫一般,围了过来,并且展开了攻击。

        只见这些眼神有些呆滞,疯狂的气息萦绕全身的怪物们,就像是闻到了猎物气味的野兽,发起猛烈的攻击。

        他们已经不能算人类了,他们就像是游戏里面崩坏的魔王,自我意识都散失了,只剩下攻击的本能。“不,他们不只有攻击的本能,还有卓越的能力。只是他们不能总是保持清醒,清醒的他们甚至可以攻击我的安保系统。”男孩道。

        “就像是卓越的黑客?超高的智商,能够极好的分析事物和冷静的处理?”顾衫问道。

        “是的,就像是一个战士,一个军人,训练有素的战争狂热分子。”男孩的声音里面有一些沉重,是顾衫所不能理解的感情,也是男孩不敢触及的一部分。

        “现在,他们是处于一个什么状态?”

        “我不知道。”

        不过下一刻,顾衫就知道了,因为其中一个人突然间停下来了,眼睛变的有神起来,“我想那里是没有人的。我们大惊小怪了。”

        其他的人中也有几个变的和正常人一样,当然剩下的依旧是如同野兽一般,只是不知道为何停了下来。

        真的很像训练有素的部队,绝对的服从指挥。

        “这是存于潜意识里面的。”男孩解释道,“他们是军人,不,曾经是军人,或者说,是战争犯。”

        顾衫小心翼翼的,连呼吸都不敢了,看样子他们没有发现她,只见那人将门关上,这个房子很亮很亮,亮到顾衫以为如果不是知道在地底下,还要误以为太阳就在头顶上。

        这里的气氛很是诡异,静,无比的静,那人忽然朝顾衫所在的方向走了过来,他的手变成了一柄沙漠之鹰,而枪口的指向正是顾衫的太阳穴,顾衫的脑袋一下子变的空白,时间被无限的拉长,一秒钟漫长的就像是一个世纪,就像是一个生死轮回,一秒后,顾衫的智商回笼,她强力控制自己的身子,愣是把平常紧张都会发抖的身体控制的死死的,这一刻,顾衫反而觉得自己拥有无比的强力,可以控制住自己的每一个部位,可以控制自己的细胞,她就像是灵魂出窍,就像是冷眼旁观自己现在的处境,没有一点害怕,冷静的不像是一个真人,就像被枪指着脑袋的不是自己一般。

        顾衫想,如果他扣动扳机,就攻击他,使用泰山压顶,把他打成肉泥,在隐形攻击,采用瞬移,就好了。

        “不管怎么样,敌人如何强大,我都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活下来,因为我必须活下来,还有牵挂着我的人,还有把我当成整个世界的人。还有我牵挂的世界,还有未完成的理想。我必须活下来,无论如何。”

        顾衫心想,“我如果和那个男孩一样被困在了这里,也会不择手段的保护自己吧。”

        她现在没有动,枪不动,她也不动,她在赌,赌一个生机,赌他不会开枪,纯属试探。

        顾衫可以感受到他的注视,他目光的细微改变,他的一点点表情,还有这个房子里的任何风吹草动,任何气流的改变,光线的改变,温度的改变,还能估计那人的呼吸的速率,对这些运动就像是透析了一般,那是一种极为玄妙的状态,就像看到了世界的细微之处,就像看到了物理的世界。

        顾衫觉得自己此时就像一个空气分子,完全融入了环境里面,这是她所达到的最佳状态,感觉就像是和世界浑然一体。

        “没有一丝波动。”男人收回了他的变异手,调皮的眨了眨眼睛,似乎看到了顾衫一般,转过身子去,和他的同伴道,“我相信这里没人。开门的也许是那个小子吧。他总是想要出去,不过他已经疯成那个样子了。出来实在是很危险,你们可千万不要被他蛊惑,放他出去。”

        顾衫突然若有所感,往她左手边的门上的巨大的标识看了一眼,那是一个大大的感叹号“!”,标志着危险,“这里是,重犯囚禁地,如果他们真的是战争罪犯的话。”(未完待续。。)

        PS:    ps:  今天写了好多好多啊,累死爹了。加油加油,科幻部分写的好兴奋,猜一猜,猜一猜吖。男孩的情况很特殊哟,是一个你想不到的结局吖。

        快来订阅吧,亲们。

        看的好的请收藏哟,求推荐,求月票,求订阅。求有肉吃。国庆快乐,读者大大们。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946/999935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