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异元奇缘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塞壬

第一百三十二章 塞壬

        深夜,天空上只有几颗星子的时候,海上的波浪开始跳起了小舞,跳舞的不是海浪,是姑娘。蓝色的舞鞋尖儿晶莹而美丽,海蓝色的裙摆上缀着星子,与她上衣上的月亮相互呼应,缎带般的黑发像是海藻,缱绻缠绵,海上姑娘的红唇轻轻启动,唱起一首唯美到让人不能够抑制的被吸引过去的歌曲,她的睫毛黑黑的,微微翘起,美丽的眼睛让人迷醉,而不可以移开注视她的目光。

        她的歌声。

        顾衫的眼睛已经直了,她像是醉了,嘴角挂着虔诚的微笑,向那人走去,她看不到路,看不到其他的人,她听不到王盛的呼唤,听不到其他声音,直向那人走去,不管不顾。

        啊,来自海之妖女的召唤,黑发的塞壬,她的歌声将所有的船只要迷住,将他们拖向地狱的深渊。

        她的眼神是最为纯洁的眼神,她的微笑是最为迷人的微笑,她的眼睛就是灿烂的星辰,她的黑发就是黑暗的天幕,她唱着蛊惑人心的歌,牵引着人们心中最为纯洁的部分,引导他们走向自己的光明,将他们投入永远的地狱,带着他们的光明潜入海底,在下一个夜晚出现,吸引更多£□,的猎物,往往复复,直到她的诅咒解除。

        王盛很是虚弱,他的灵力再次被拘禁,就像曾经那般,突然从万能的神变得一无所有。从神台跌下的人,永远都回不到原来的顶峰,他所能做的只能是再创一个巅峰。因为一个人的巅峰永远不可重复,就像你的生命没有办法按下回放键,也没有办法编辑修改,没有人可以回到原来的自己。

        在这片海域,只有一个神,那就是塞壬,神的尊严不容侵犯,王盛的力量被完全压制,他被强行进入休眠状态,只能留下一句话。“你若伤害她。我必让你万劫不复。”

        “她不会伤害阿衫的。”顾璇玑凑在王盛的耳边,轻轻的说道,在王盛惊讶的眼神中,又化作流光。消失不见。唯余黑暗。

        海上。

        “塞壬?”此时的顾衫眼底哪里还有痴迷。明明是一片清冷,比那月光还要清冷。

        “你就是神使者?”塞壬停止了歌唱,她的话语轻柔的就像是一片丝绸。轻飘的就像是一片羽毛。

        顾衫挑了挑眉道,“我是顾衫。”

        “你想要认识我?”塞壬歪着头问道。

        “不是你想要认识我吗?”顾衫的冷脸如同冰消雪融,一个大大的笑容出现,她的桃花眼此刻俏皮的很,一眨一眨的,青春在她的睫毛上跳动,她美的就像是一个误落凡尘的精灵。

        塞壬怎么会不知道她的歌声只能够吸引男人,但是她依旧派出了浪之精灵来接引顾衫,难道不是想认识她吗?

        “是啊。”塞壬没有否定,她俏皮的吐了吐舌头,眼中的星光让人误以为她吞噬了星辰。

        “为什么?”顾衫问道。

        “你是他选中的人啊。”塞壬答道,她的语气理所当然,她话里的那个他,顾衫直觉得是创世神。

        “然后呢?”顾衫问道,挑起了自己的左眉,语气中有些好笑。

        “当然要为难你。”塞壬答道,恶作剧一般,明明眼睛里还是笑意,却硬摆出一个恶狠狠的表情。

        “那么,你打算怎么为难呢?”顾衫问道,摸了摸鼻子,话语里的无奈如同实质。

        “你帮我把星星都捡起来好吗?他们掉到红尘里去了。”塞壬答道,用手指了指一望无际的大海。

        “我怎么帮你捡?”顾衫问道。

        “去人间。”塞壬答道。

        “可是我为什么要帮你呢?”顾衫也学她外头问道,还眨了眨眼睛。

        “你不愿意帮我吗?”塞壬撇了撇自己的嘴唇,微笑的问道。

        “愿意。”顾衫不知道怎么想的,看到她的了然的眼神,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如果我帮了你,你拿什么酬谢我?”

        “你想要什么酬谢?回家吗?”塞壬的语气很是轻松,貌似这是一件小事,动动手指头就可以完成一样。“我原来是这样想的。”顾衫笑道,“可是,我现在,想的是。你们能够告诉我所有的这一切是为什么?也就是说你们到底在谋划什么?神不需要谋划天下吧?”

        顾衫眯了眯眼睛,又猛然睁开,紧紧的盯住塞壬,道,“我想要的酬谢是,告诉我所有的真相。即使我是一颗棋子,我也想知道这棋盘,还有这下棋的人。”

        “那么,你知道后,还会乖乖的做一颗棋子吗?”塞壬的语气里面有些戏谑,就像在看一个长不大的孩子。

        “我可以不乖吗?”顾衫的语气中有些自嘲。

        “不行。”塞壬说的很轻,云淡风轻,“他们不允许不乖的棋子的存在。”

        “那我就只能乖咯。”顾衫耸了耸肩膀道,这时候反而有些无所谓了。

        “你不想抗争?”塞壬的语气有些怪异,仿佛在看一个怪物,“创世神的弟子会不想抗争么?”

        “我是一颗用来守护世界的棋子,不是么?”

        “是。”

        “我很想守护这个世界呵,还有那些我爱的人们呵。能够有幸守护世界,是不是棋子,又有什么关系?”

        “你不想要自由吗?不想要跳出棋盘,成为下棋的人吗?”就像那个人一样,和天道下一盘旷世之棋。

        “想啊。可是,这个世界上哪有绝对的自由?以我现在这个高度,我觉得,当棋子也是自由的。”顾衫答道,她张开双臂,拥抱这个世界,“有几个人能够被创世神挑中,成为那守护世界的棋子?我又何曾有幸。可以见到如此缤纷的世界,可以有机会知道这个世界的另外一面,可以了解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人不知道的内幕?可以如此清醒的知道自己的价值?可以得此良师,得他为我铺路,让我走向自己的理想?难道,这不是很久之前的我所幻想的自由?”

        “你的自由”塞壬眼中浮现出淡淡的疑惑,又渐渐的像是拨开云雾一般,见得月明,疑惑尽散去。

        “心是自由的,人便是自由的。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束缚一个人的内心。如果他不想被束缚的话。我不觉得自己成为一枚棋子。便不是自由的。除了我自己,谁又能够剥夺我的自由?”

        塞壬的目光里满是赞赏,她指了指天空,道。“现在。让我来为你揭示那些隐藏在黑幕中的秘密吧。”

        “星星。其实很大很大,每一颗星星都是一颗星球。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星星是有星核的。唯有星核,才能够封印神。不是每一颗星星都有星核,所以,不是每一颗星星都能封印神。星核很是稀有,一个世界有时只有一颗。所以,想要解除封印者的封印,你得去不同的世界,或是代号世界,或是三千小世界。在这段旅程中,你可能失去一切,可能迷失自我,也可能忘记初心,再回不到当初。你的任务就是建立封印者军团,为这个世界增添守护的力量。”

        顾衫本以为自己会很惊讶的,以为自己会激动到颤抖的,但是她居然没有什么惊讶,居然很自然的接受了这个事实,问道“塞壬,我想知道你在这里是为了什么?你不是夜之妖女。”

        出乎顾衫的意料,塞壬竟然回答了她,“我在这里,为他守护这片星空。”维护这个世界的平衡,修补那些空间漏洞。

        “那些人?”

        “他们只是去了异世界。”

        “谢谢。”顾衫有些踌躇,道,“我可以抱抱你吗?”

        “当然可以。”塞壬不等顾衫拥抱她,便搂住了她的腰,把自己的下巴搁在她的肩膀上,道,“谢谢。”然后变成点点星光,在顾衫的怀抱里消失。

        “谢谢你,坚定了我的信念,谢谢你没有先入为主,判定我是坏蛋,反而信赖我,谢谢你如此的热爱这个世界。”塞壬的话语随着点点星光飘进顾衫的耳朵里,塞进她的心里,把她的心塞的满满的,就像是充了内芯的枕头,充实而柔软。

        “啊”一声尖叫划破夜空,塞壬在她的神殿里露出了一丝带着点小邪恶的微妙的微笑,“阿衫,作为一名意志坚定的星空守护者,对你的考验,我怎么能够放水呢?”

        “该死。”顾衫低声咒骂着,不用脑袋想都知道,这肯定是塞壬给的考验啦。成神之路上,考验重重,顾衫既然决定好踏上了这条不能回头的路,又怎么会畏惧考验呢?不成功,便成仁。

        “想必,这必然和接下来要完成的任务有关。”顾衫嘟囔道,“如果连这个关都过不了,去了也是送死。”

        顾璇玑的目光里带了一些欣慰,他此时就像自家小屁孩终于长大了的家长,“终于理解了创世神的苦心。”

        创世神不愧是创世神,他想要培养的继承人不能是一个只有蛮力,没有头脑和强大的内心的人,所以,每一次考验何尝不是一堂课,通过考验后,又何需惧怕实战?

        从了解到创世神的苦心后,顾衫不再只是纯粹的按照本能行动,而是积极的联想,分析自己要训练的到底是哪些方面,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主动学习吧?

        “丫的,怎么会有这么变态的考验?”顾衫一脸苦大愁深,丫的,姐就是不吐槽会死星人,咋啦。(未完待续……)

        PS:ps:

        快来订阅吧,亲们。

        看的好的请收藏哟,求推荐,求月票,求订阅。求有肉吃。国庆快乐,读者大大们。

        我会努力码字的,晚安,么么哒,爱你们的作者君。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946/999935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