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敌相师 > 第三百六十家章 苏家之劫

第三百六十家章 苏家之劫

        “我们不知,还请家主明示”

        听到这句话,那名年迈老者顿时面带不悦之色回答道,而别人在回答苏淳的时候皆是面带敬意,也只有他敢当年不给其面子,由此可见此人在苏家的地位恐怕不低。

        端坐上方的苏淳,着那名老者这幅神色,顿时面带苦笑道:“大长老,难道你就不疑惑为什么苏家那些优秀弟子前去接受家主传承尽皆失败,而且全都因此丧命,要知道以前即使失败了也只是受伤而已啊”。

        话音落下,刚才还面带不满之色的大长老,这会神色顿时一凝,不只是他连带静坐其中的其他苏家族人也是面带沉思之色,九龙狱是苏家之主传承之地,只要通过了那里的试炼现任家主就必须要让位,但以往那些家族优秀子弟前去闯关,即使过不去也只是受伤,最严重的一次也不过因此残废。

        但自从苏淳上位后,其他家族子弟在其试炼的时候,尽皆失败不但如此而且还因此丧命,甚至家族中最有希望进入归元的子弟也因此在其中身死道消,这不有的不让苏淳疑惑甚至心生怀疑。

        着下方沉默不语低头沉思的族人,苏淳那苍老的脸庞仿佛在此刻越加沧桑了,轻叹口气缓缓道:“在欣儿大喜之前,我曾经独自一人前去查,可是等我进入后你们猜我到什么了吗”?

        话音落下,略微顿了顿的苏淳,着下方众人皆是带着不解与疑惑之色向他,随后整理下思绪轻缓道:“镇守狱中的九龙尽皆移位,而且里面的灵气全部转为阴煞之气,若不是我跑的快,恐怕现在的我那还有命坐在这里”。

        “什么这这怎么可能”。

        随着苏淳的这句话语落下,坐在下方之人顿时傻了,其中那名年迈老者的大长老更是发出这道难以置信的惊呼声,片刻后回过神來的大长老仰视上方端坐于此的苏淳脸上的惊骇之色依旧沒有消除,但还是带着疑惑的语气道:“可是林天进去又能怎么样呢”!

        “家主,您进去都差点丧命,小天进去这还有命出來吗”?

        在那句话音落下后,静坐右侧一直沉默不语的苏建国顿时面带淡怒询问道,在整个苏家能力挺林天的,也只有这位可欣的生父,当年在青峰镇的时候虽然两人相识也只是那短暂的一会,即使这样也阻挡不住苏建国对林天的欣赏,在他认为沒有人会比林天更适合可欣了。

        “建国,稍安勿躁,家主让林天进去自然有其用意,咱们静等家主把话说完即可”。

        坐在身旁的那名中年女性,着苏建国得知这道消息后,竟然敢对苏淳出言不敬,顿时柳眉横竖的低喝道。

        “建国,我知道你对林天极为重,可我让林天进去用意其实很简单,就因为他是神机门之主,精通袁天罡大师的五行相术”。

        端坐上方的苏淳,着自己的儿子竟然敢对自己这般无礼,若是按照以往的性格他肯定是要重罚的,但进入却沒有丝毫不悦,反而却面带歉意的回答道。

        但随着这句话语落下,那名坐在首位的大长老略一沉思后,仰头向苏淳道:“九龙狱是咱们苏家重地,这跟风水有什么联系”。

        “这个正是我想要说的,你们还记得十年前几个回合击败我四大家主练手的那名中年女子嘛!然后在击败我们后又孤身一人独闯九龙狱,我怀疑是她在里面动了手脚”。

        听到这句话,端坐上方的苏淳,额首略微轻扬沉寂几秒后,缓缓轻吐道。

        “这不可能,老祖宗留下的东西,她即使是太虚境也不可能动的了手脚,难道那人也是奇门之人”。

        坐在下方首位的大长老,着略微抬首向房梁的苏淳,顿时面带惊疑不定之色回答道,其实这名老者的疑惑也是情有可原的,纵观古史那些修为在太虚甚至更高级合一境的高手,若是不懂风水堪舆,即使把一个简单的风水地势放在其面前,他们也是束手无策。

        毕竟咱们神州有句古话是这样说的,隔行如隔山,即使此人在是天纵之才但是对这种行当不熟悉,那是白费力气的。

        随着这句话刚落下不久,面带疑惑之色的大长老猛然醒悟,仿佛像是明白什么似的骤然抬首向面带失神之色的苏淳道:“难道那女人也是袁氏一脉”。

        “我曾经也这样想过,但事后我反复思索才确定下來,若是我所料沒错的话,那女子应该是鬼谷门人”。

        沉默片刻后,面带失神之色的苏淳张口轻启道,但在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仿佛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尽似的显得面色憔悴,同时在他的心中也升起阵阵无力感,同时场下坐在的那些苏家族人在此时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也是带着同样之色。

        鬼谷们与神机门乃是天生的敌对势力,在当年神机门鼎盛时,两大奇门在当时可沒少发生流血事件,纵观古史在神机门沒有崛起之前,世俗门派皆是有鬼谷门统领着,只是在其崛起后才逐渐失去其牛耳地位,他们才是正统的修道门派与神机门的相法入道不同,鬼谷门的本经阴符七术和道教的道德经才是标准的修道术法。

        同样的,在神机门消失的时候,位于鹤壁云梦山的鬼谷们也跟着诡异般的消失,两大世俗奇门都是在一夜之间门中之人皆都不见,其后那些顶级武林门派与道门也都接二连三的消失不见,仿佛从來都沒有出现过在这世间似的,往后的那些道门之人全都是后续才入山的,基本上沒有什么真本事。

        此时在这里震撼不已的时候,行走在返回厢房的碎石小道上的林天与苏暮确实这样的一番景象,走在其身后的苏暮着前方默口不言的林天鼓着半天勇气才询问道:“林天哥哥,你真的准备参加爷爷给你的试炼吗”?

        “我有的选择吗”?

        听到这句话,心中也是忐忑不安的林天顿时苦笑道。

        “可是参加那里试炼的家族天才好多都死在里面了,包括我梦龙叔叔也是”。

        话音落下,面带紧张之色的苏暮顿时担忧道,而她所说的梦龙就是苏家最有希望进入归元境的苏家奇才,顿了顿后,走在身后的苏暮眼睛一转着走在前面默口不言的林天背影轻吐朱唇道:“要不然等堂姐伤好了后,你带她私奔把”。

        “私奔她愿意我还不愿意呢!在说了就是私奔也要有命走出苏家才行啊”。

        听到这句话,走在前面默口不言的林天身躯步伐顿时一凝,脸上的苦笑之色却越加浓郁了,着四周那些有意无意向这边的苏家子弟,林天知道他的一举一动都在苏淳的掌控之中。

        若真是像苏暮说的,带着可欣偷偷离开,恐怕还沒有走下雁荡山就被苏淳那老家伙给抓个正着了,况且林天也不耻这种行径,他要光明正大的把可欣带出苏家,进入林家大门。

        “哎,那可怎么办,总不能让你平白无故的去送死把”。

        连跨两步与林天并肩而行的苏暮,着面带苦笑之色的林天,小嘴顿时瘪起道,而到她这幅可爱动作的林天,苦笑的脸庞瞬间消失随后柔声道:“放心,我林天的命硬的很,阎王爷想要收走都要费一番功夫才行”。

        “林天哥哥你太逗了,那我不给你说了,你先回去好好休息我去有沒有什么补品给你偷点过來”。

        话音落下,心性单纯可爱的苏暮,发出两声清铃般的轻笑声,紧接着打了个招呼贼兮兮的顺着小道,对着后面大院小跑而去。

        到这一幕,林天在苦笑之余心中也不由得升起一丝感动,与苏暮的认识也不过就短短的一日之间,但对方的单纯与可爱却深深的打动了林天,这也让他明白原來这些世家子弟并不都是这般傲慢无礼,那些心地善良之人还是有不少的。

        移动步伐,顺着小道回到自己的休息的那间厢房,启开房门迎身进入,可在关闭门户转身的那一刻林天却到静放在木桌上的那盘金色圆团点心,他知道这肯定是刘梦在其去见苏淳的时候赶制出來的,脸上在感动之余心中也升起了丝丝幸福。

        只身走到木桌前,拿起一颗鹌鹑蛋般大小的酥脆点心轻放口中,阵阵清香之意瞬间再次口中传开,闭目享受可是脑中却想着苏暮那贪吃的模样,悄睁双目,着盘中依旧满满正正的金色点心,林天不由轻笑道:“这些都留给暮儿吃吧”。

        拍了拍手,转身來到床榻前褪去鞋袜盘膝而坐,在闭目的瞬间再次了眼放在木桌上的那盘点心,笑了笑随后微闭双眸开始准备试炼前的元气恢复。

        同时在林天闭目后,他却不知道这会的苏家大院早就因他而掀起了轩然大波,在屋舍中议论完毕后的那些苏家族人无意中透漏了林天即将参加九龙狱实力证明的试炼任务,听到这些消息的苏家子弟顿时傻眼了。

        九龙狱是什么地方,那里不但是新任家主的产生地,也是令苏家年轻子弟都心神俱颤的死亡之地,毕竟最近这么多年去参加试炼的年轻族人死的实在是太多了,要不然到现在苏家也不会只有苏淳一名归元境高手。

        此时苏家三大院的年轻弟子,皆是不约而同的转身望向林天修习的那处屋舍,眼中满是异样之色,但统一的是众人皆是不信林天有那个实力闯关成功,而得道这个消息的可欣也是不顾肾虚体弱坚持着想要前來劝阻林天,但却被苏建国阻拦了。

        光阴就这样慢慢流逝,转眼间二日时间就这样过去了,此时此刻林天所休息的厢房中依旧沒有一丝动静,如今满心担忧的苏建国再也安耐不下心中的不安,起身回到主卧拿起藏在床榻之下的那个青色木匣。

        满脸不舍的抚摸几圈后,藏于怀中轻合床榻下开启的暗门,走出房屋转身对着林天所在的厢房直奔而去。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97/166775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