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敌相师 > 第五百五十三章 地牢

第五百五十三章 地牢

        认出林天的尤俊眼中写满了震撼。随即着其身后护卫反扣的双臂。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而站在尤俊身旁的尤达。着自己弟弟如此神色顿时耻笑道:“我说小弟。他就是当年把你吓的数月都沒回过神的林天。也沒有什么出奇的地方嘛”。

        “大哥。林天。林天他可是武者啊。连唐山都不是他的对手。你们是怎么抓到他的”。

        听到这句话后。面带震撼之色的尤俊。顿时扭转额首向面带不屑的尤达疑问道。在其心中当年能把他心目中的偶像唐山击败。这本身就是强大的存在。可是今天常年出现在他噩梦中的男人。却被自己家人抓住并且就站在面前。这实在是令他无法相信这个事实。

        同时在其话语落下。站在护卫面前的尤龙与走來的尤达顿时面带鄙夷的冷笑着。紧接着后者更是不屑道:“武者。从始至终都沒见他出过手。当时的场面何其宏观。恐怕这小子是被吓愣了把”。

        “吓愣了…这怎么可能”。

        听到尤达的这句话后。依旧无法从惊愕中回应过來的尤俊顿时愕然道。随后再次深深的了眼面无表情的林天后。其才相信这不是梦。紧接着那惊愕的神色瞬间消失。下一刻一抹残忍的冷笑在其脸庞充斥着。同时迈动着轻缓的步伐对着林天走來道:“小子。你想不到今天会落到我的手里吧”

        此时。走过來的尤俊。面带冷笑的着林天轻吐道。想着当年在自己心仪女孩的面前如此丢脸。这位富家公子的心中就一阵怒火中烧。甚至在其那充满残忍的双眸中都能到那浓郁到实质的杀意。不过即使这样林天依旧沒有任何表情的着他。就仿佛像是在待一位死人似得。

        是的。在林天的心中在场的所有尤家族人包括东野在内都是死人。因为他想让这些人瞬间死去也不过只是一念之间。凭借着其雄厚元气的瞬间弹出。其威力可是堪比一颗小型的洲际导弹了。

        而他在之前一直隐忍这沒有出手就是因为岂不知为何隐约中仿佛察觉到这次的尤家执行还有这其他的事情要发生。只不过却无法感应到。而且不远处的那位面带冷笑的东野也让他有一种淡淡的危机感。

        这种内心的警示向來不会出错。就是因为一直相信自己的知觉所以林天才活到了现在。要不然早就在出道不久后就彻底死掉了。所以他现在一直在忍着。对方能够把他们带到什么地方。

        所以如今的尤俊即使再嚣**天也无法在这时动他。要不然的话心中的计划也将会付诸东流。外面那些死伤的兄弟也将会白死这里。

        尤俊的嚣张向來是无所忌惮。刚才的肆意辱骂似乎不能满足他变态的心理。在全场众目睽睽之下更是抬起右掌狠狠的对着林天的左脸闪去。

        “啪。”。

        “尤俊。你他妈有种冲我來。别动林天。”。

        沉闷且震耳的巴掌声响彻起來。同时也揪动了刘奇与闻仲的内心深处。这次的事情完全是因为闻家而引起。所以闻仲对于这件事特别内疚。所以在事态发生后。铁血汉子闻仲是第一个大吼起來。

        “你们尤家若是敢伤害林天。哪怕你们就是归顺日本。国家也将会派人把你们斩尽杀绝。为此哪怕不惜对日宣战也在所不辞”。

        紧接着面带愤怒的刘奇也发火了。其原本就充满威严的脸庞因为这次的怒火却备显震撼。甚至让准备在抽第二巴掌的尤俊给直愣愣的吓了一跳。紧接着其随之说出來的话。却让在场的每一个人的眉头都紧紧皱起。

        战争这是每个人心中的一个痛苦。六十年前的那场抗战。让整个神州都陷入了一片火海。直到抗战与内战的全胜。神州整整经历了十二年的黑暗岁月。

        所以直到今天神州也一直在韬光养晦。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來避免当年的历史重演。其目的只是不想再让刚从战火中解脱的神州再次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但是现在刘奇却说伤害林天。神州政府将会不惜一切代价的追杀他们。哪怕就是发动一场战争也在所不惜。这样的话音几乎把在场的每个人都给彻底的震傻了。

        国家级干部不像是一般的小领导。他的话在神州也是有一定的决策权的。特别是这种发动战争的话音更不会随便乱说。毕竟他可还要对自己的话语负责任。所以说出的这句话愣是把抬起巴掌的尤俊给震愣当场。

        “哼。我就不信。神州会为了一位小小的少将而发动一场灾难性的战争。他还不配”。

        不过。这样的震撼只是暂时性的。反应过來的尤俊顿时面带不屑的冷笑道。同时那抬起的巴掌更是沿着原先的轨道继续前进着。可是在快要接近的时候。面带怒火的刘奇却随即大喝道:“信不信由你。不过战争对我们來说不是灾难。而是重生。战火再次燃起你们就知道新生的神州是有着多么的恐怖了”。

        “住手…”。

        刘奇的话音落下。在尤俊的巴掌距离林天的侧脸还有几厘之距的时候。不远处。面带凝重的东野却连忙喝止道。紧接着其迈着步伐慢慢走來。同时手指着林天着着双目虚眯的刘奇宁凝望道:“他…究竟是谁。还有你刚才说的话都是真的”。

        如今的日本。在经历过上次的战败。如今的他们更是呕心沥血的暗中发展军力。可无奈因为地域的限制与资源的匮乏。让他们即使经历了这么多年依旧沒有大的进步。

        而神州不同。地大物博。资源丰富。要什么都能够自给自足。除了经济上的缓慢增长其军力上的壮大已经深深的刺痛这位背弃祖宗的近邻。他们明面上的强硬甚至不惜那军事來威胁神州。可是内心却无比的心虚。

        经历过九八年的金融风暴。现在的他们已经打不起战争了。因为沒打一场战争都将会让自己的国家以双倍的速度退流着。如果现在神州与他们正是宣战。哪怕就是有米国的帮助。耗他们个几年。这座发达的国家也将会彻底的沦落为三流的国家。

        别人心中不明。而身为日本国度大使的东野平一郎还是非常清楚的。所以在听到刘奇的话后心中才会如此震撼。其脸上的凝重才会如此之明显。

        “我刚才不是说了吗。信不信由你”。

        相同的话音。分两次说出。但是这一次不知为何原本面带凝重的东野平一郎的心却顿时狂跳着。他的双眼能够清晰判断出刘奇并未说谎。随后微微侧过脸着双目冰冷。脸部不带一丝表情的林天。他的心中不知为何在这时涌现出一抹恐惧。

        对方虽然是俘虏。按理说应该沒有能力在进行反抗。可即使这样他依旧能够感觉到心中的那抹慌乱。紧接着猛然摇了摇头。让自己的脑袋随之清醒。随后挥了挥手。对着那数位尤家护卫轻吐道:“押进地牢。”。

        “是。”。

        得到命令后。那几名身穿黑西装的尤家护卫。猛然点头口中用日语回应道。从这里就可以出。原來尤家的那些护卫都是从日本找來的。

        着那几位押着林天等人走入院落深处的数人。面带沉重的东野就这样深深的着他们。直到消失在路的尽头。

        “东野先生。你相信刘奇说的话。我可不信神州会为了一位小小的少将而开战。”。

        在东野着护卫押解着林天等人走入地牢的时候。站在身旁面带不忿的尤俊却随即回应道。同时其充满怨毒与阴冷的双眸更是着已经消失在尽头的林天等人。

        “你不信。可我相信。”。

        不知何种原因相信刘奇的东野平一郎。在说完这句话后随即扭过头了尤龙一眼道:“派人严加守地牢。出任何差错。你们就自己跟天皇谢罪把”。

        “是。”。

        听到到这句话的尤龙顿时点头道。随后就这样着东野平一郎带着两位贴身保镖。对着内院房间的方向径直走去。其眼中满是复杂之意。

        从四年前的诱惑与威逼中。他率领整个家族投靠了日本右翼组织黑龙会。中间也做了许多无法原谅的罪恶。现在他知道这已经无法回头了。即使回头恐怕神州政府也不会轻易的放过他们家族。

        但是今天经过这件事情后。他隐约中感觉到家族的危机來临了。刚才的那番话让他的心也狠狠的抽搐着。可是现在他除了继续踏着东野的这条大船。其他再无良策了。

        而反观另外一个画面。在山脚下快速集结的军队。已经严实的把这座山脉给包围了起來。而这次的指挥人却是韦翰。因为不知首长的安危如何。他也不敢贸然下发进攻的命令。只有在这里静静的等待着那潜入山中特种队员的最终消息。

        地牢。从古至今都是一座极阴之地。哪怕就是深入山腹中的地带。也是一样无法避免。如今的林天等人是被分开关押的。

        而身为重点监护人的林天。却被直接关入了最内部的那座地牢中。走入其中一股冲天的臭气迎面扑來。在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一些早就风干并且腐化的尸骨。

        而在那些尸骨的顶端。一位蓬头垢面。全身上下衣衫简陋且臭气熏人的身影盘膝而坐。从那静静不动的身躯上几乎不到任何生的状态。可是在那细微的气息中林天却感应道对方的呼吸声。

        仿佛是感应到什么动静似得。那位蓬头垢面。全身被锁链给捆起來的身影却在这时缓缓抬起额首。向牢门的方向。可是当其抬头的那一刻不光是他。连带着过來的林天都瞬间愣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97/167184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