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敌相师 > 第五百六十章 全盘托出

第五百六十章 全盘托出

        东瀛方面所发生的事情在国内的众人是无法得知的,而这次事件的主事人林天却在京都解放军总院的**病房中悠悠醒来,他当时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只不过因为那无尽雷击的攻势而耗尽了体力,最终才昏迷了过去,按照他的体质只要休息休息便可恢复。

        但他却不知当时的昏迷给当局造成了多么大的震动,由中央指派的救护小组那是连夜赶到成都,用专机把其接到京都前去治疗,若不是最后主任医师说其并无大碍的话,恐怕整个国家的专家团体都将会接到邀请。

        醒来的林天并没有起身,而是面带狐疑与凝重的打量着手中的那张黄色符印,这张符印不是它物,正是之前安倍道长手中的引雷符,在后者被雷击杀之前他就运用元气神不知鬼不觉的把引雷符给窃取而来,这样的举止没有惊动在场的任何人。

        别人还都以为这张神奇的符印也都跟着他的主人安倍道长一起随风逝去了呢,殊不知其早就被林天拿到了手中,运用元气给隐藏起来。

        不过拿到手中的这张符印并没有让林天有一丝惊喜与激动,反而却满脸的迷惑与不解,任何人无论是谁在得到道教至宝之后肯定都会难言喜悦的,可是林天这番却是为何呢!

        此时的林天心中有着万般的不解,在脑海记忆中引雷符与幻罗一样都是属于天生地养的异宝,而其威力也是相当的恐怖,特别是其本身所携带的九霄神雷更是威猛绝伦,甚至连步入半步金丹的九尾大妖都能够一举击杀,由此可见其的恐怖所在。

        可是这次到手的雷符,竟然连他一位小小归元境高手所布置的护罩都无法破开,这确实让有有点耐人寻味了,虽然归元境在当今的世界已经堪称绝顶高手,但若放在古武盛行时期依旧不值一提的。

        “难道是跟施术者的实力有着很大的关联吗”?

        想到这里无法猜透的林天,口中不由自主的喃喃道,他虽然为古修者但却并非道门之人,若是现在脑子犯抽拿着符印去道门询问的话,恐怕那些道门弟子非疯了似得攻击他,毕竟这玩意所涉及可是非常之大的。

        “算了,等回到香港后去问下轩辕前辈把,依他的实力想必也能知道些什么”。

        此时,对于这种神奇的小玩意林天可是爱不释手,若不是那无差别的惊雷攻击,他真恨不得现在就快马加鞭的飞刀王家总部来一场群魔乱舞,想必那个场面还是非常壮观的。

        但是现在却不能乱来了,万一稍有不慎把自己也给卷进去,那可就真的是哭笑不得了,甚至连哭的机会都没有就要去见祖师爷了,这张雷符是强力的帮手,在击溃敌人的时候,也在攻击者施术者。

        林天并不担心咒语的难度,因为他神机门有些秘术也是需要咒语的催动,而其那精通天地的五行相术更是不难推演出引雷符的咒语,所以现在的林天只需要解开这道雷符的威力为何会变成这么弱的原因便可。

        当着到念头在其脑海中刚刚落下,林天忽然意识到自己的昏迷会不会给闻仲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呢!想到这些林天也随即收起手中的符印随后连忙起身穿衣准备再次前往成都。

        这样以来可以让闻家不要担心,二来更是把埋在心中许久的话音给说出来,要不然这样憋着也不是个事啊。

        穿戴整齐走向室外,那些匆匆而过的医生与护士看到从这间病房走出的林天后,顿时愣在了哪里,其中一位中年医师更是连忙走来对着林天标准的经历个军礼道:“首长,您怎么起来了,为什么不多多休息呢”。

        “身体好多了,麻烦你带我向雷老问声好”。

        看着那位中年医师急促的神色,林天知道这些肯定是雷震特意交代的,毕竟自己的身份他还是多少知道一些,而外面的这些匆匆而过的工作人员显然也都是为他而准备的,只不过现在却都用不着而已了。

        林天的潇洒举态,赢得了场中那些护士小姑娘们的青睐,只见每一位女性甚至包括那些大妈在内皆是向林天投来了暧昧的眼神,毕竟那个领导人的到来不是一群人的瞅看,更别说向林天这般年轻帅气的首长呢。

        不过这样的局面,林天向来不知如何应对,虽然现在的他也有着不少红颜知己,但他始终还处于感情白痴的阶段,所以现在的他也唯有用一种方式来面对那就..逃跑。

        灰溜溜逃离解放军总院的林天,并没有通知任何人,而是自己单枪匹马的赶往机场,准备一人前去成都,甚至连胡笙与李谷阳都没有通知,对于向来把面子看在第一位的他而言,那种场面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首都机场的客流量永远是全国说得上的人次,基本上各省级市的班机也是络往不绝的运转着,在路上与京都御膳房的负责人联系过后,让他们帮忙定下机票刚巧赶上点。

        当其来到机场的时候是下午三点,距离发往成都班机起飞的时间不足半个小时,而林天就这样赤条条的坐上航班,只身一人的赶往目的地。

        夜晚的成都永远都是那么迷人,湿润的气候,迷人的街景在配上那来往穿着靓丽的年轻男女,这样的一幕让林天的心中都不由主的升起一股羡慕。

        成群结队过往的人群,他们没有那么多的烦忧,没有那么多的担心,更没有隐藏在暗处无法得知的危险,除了生活的重担外再无一丝愁虑。

        结束了一天的烦恼,走上街头,带着自己心爱的女子和交心的兄弟来到大排档,叫上一些小炒和烤肉,配合着那发着醇香的啤酒,相互的交谈让每个人的脸上都流露出真实的微笑。

        走出机场统一发往市区的大巴车,林天只身一人的看着四周的街景,其那感触的眸子里,却在这时不由自主的滑出两滴泪水。

        现在的他真的很想结束的无休止的纷争,拜托现在的一切也像他们那样,带着自己心爱的女子和兄弟过一些轻松且惬意的生活,不用在流血更不用在死人,每天也不必为自己最在乎的人提心吊胆。

        随时防备着隐藏在暗处的仇家去伤害他们与自己,没有那么多的勾心斗角更不用如此疲惫的活着。

        夜幕渐渐重了下来,从位于蜀王路的机场接待点的林天就这样硬生生走了几个钟头来到了金牛区闻雅所居中的小区之外。

        一片漆黑的小区内部让林天知道如此深夜的时刻,大家也都慢慢入睡,但是那一抹从三栋一楼亮起的灯光却让他知道闻家依旧还在为一些事情伤感至今无法安然入睡。

        而林天就这样徘回在其小院外面不敢去直接面对,对于死林天并不惧怕,他怕的是自己至亲至爱的人一一死在自己面前,那样的话,他就真的是生不如死了。

        闻雅的逝去让林天的心也为之碎裂,同时也更为其家人的遭遇而感到由衷的悲伤,现在最直接的事情刚刚结束,但接下来的悲痛将会再次降临在闻家的心头之上,这样做他是不是真的有点残忍了。

        是继续把闻雅的死讯隐瞒下去,还是就这样径直走入房中把一切向他们全盘托出呢!现在的林天一直都在纠结这个问题。

        “吱呀..”。

        紧闭的房门开启,一道略显沧桑的男性声音从中传了过来,那警惕与戒备的意思更是深入其中。

        “谁啊,为什么一直在外面转着”。

        这道声音让林天没有任何迟疑的就想到了那位失去爱女与孙女的父亲,房门的开启内部的光线也都彻底的洒了出来,照在了林天那举措无昔的脸庞上,不过看到这一幕的闻龙却在这时一改之前的常态激动道:“小天..”。

        闻龙的声音惊动了在房间内部的金阮与闻仲二人,听到这道声音的他们更是夺门而出来到大门之前,那位面带慈笑与喜悦的闻母更是无法遏制喜悦的看向林天道:“小天,你什么时候来的,站在那里干什么,快点进来啊”。

        昨天在尤府所发生的事情,闻仲也是一字不漏的全部说与了二老倾听,但是从始至终二老关心的不是林天的身份与实力,而是他最后昏迷的那一刻究竟伤的严重不严重,淳朴厚实的他们没有那么多的歪心思,有的只是自己恩人的身体究竟痊愈是否。

        今天所看到的这一幕,让二老那悬着的内心终于放了下来,面带微笑由二老陪同走入房中的林天,就这样在金阮那关心的话语中来到了客厅。

        “小天,你还没吃饭吧,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闻母的热心林天是由衷的感受在内,从第一次的见面到现在的来临始终都是有增无减,不过其明显感应到三人对他却有一种怪异的隔阂,可是其在尤府的表现在他们的眼中那是怪物所为把。

        此时,听到这句话的林天连忙对着即将离去的闻母阻拦道:“妈..不用麻烦,我不饿”。

        妈,这道称呼从林天的口中吐出,让面带笑意的闻家父子与即将离去的金阮顿时楞在了哪里,此时的他们不知林天为何会口出此言。

        不过当他们依旧仿佛石化似得不知所措的时候,原本面带微笑的林天却在这时瞬间改变神色,一抹悲伤与痛彻充斥在其脸庞之上,随后其整个人更是这样在三人那呆滞的神色中“噗通”一声的跪在了地上。

        (为了补偿大家,在接下来的几天都是二更献上,同时从下月开始小天开始规定两更,并且时不时的爆发三更甚至四更,谢谢大家的支持,小天不会在断更了,这几天实在是给哥们我喝怕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97/167185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