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敌相师 > 第六百零六章 掘墓自埋

第六百零六章 掘墓自埋

        弹正的话音落下,原本吵闹不休的场面顿时静了下來,每个人的脸上皆是因为争执而变得通红一片,显然个人说辞不同,现在也不知道究竟准备做着什么决定。

        “大人,我认为,咱们因为在伊贺尚未被攻破之时,倾全族之力协助他们攻击林天,然后彻底把其击杀后把尸首送予天皇领取奖赏”。

        此时,跪地坐在最右侧首位的中年男子,脸色坚决的看向上方的弹正严词道,他是甲贺族三大上忍之一的青河佐助与上忍宫绮都是属于主战派,而另外一大阵营乃是上忍平波小次郎与一干族中宿老组成的撤离派。

        在他们看到山对面那雄起的大火时,在听到沃幻那赫斯底里响起的大喝声后,他们才知道原來是林天打來了,对于前不久还在策划者怎么才能把林天彻底击杀的甲伊两贺,他们对于这个人那是再熟悉不过了。

        而就在战端开启的这一小会时间弹正就把族中的一干高层聚集商议,沒想到刚坐到一起就产生了激烈的争执与分歧,这让他现在也是一阵举措不下,心中开始拿不定主意了。

        要知道,天皇那边开出來击杀林天的条件可是非常丰厚的,不但以后的甲贺将会成为皇族御用忍者,而且族长更能够加封称号并且获得五神兵之一的金刃,这着时让他的心中也是一阵渴望。

        在历代的争端中甲伊两贺几乎都各有胜负,别看对方的上忍比他们多出一人,可是在以往的争斗中往往是他们获胜,若不是最后其获得天皇赏赐的五神兵风刃,现在的伊贺都很有可能被他们甲贺吞并。

        所以现在的弹正,对于天皇所说的金刃几乎是有着盲目的渴望,但是夜鬼都能够刺杀失败由此可见林天的实力也是非同小可,不能轻视,但他始终都不认为一个落魄的国家走出來的武者能有多么可怕,难道还能比他们鼎盛时期的那些通天强者相比较吗?

        此时的弹正心中可真是举棋不定啊,特别是佐助的那番话更是让他心动不已,林天经历了伊贺大战后肯定实力大减,若是在攻打甲贺估计也会心有余而力不足,现在的局面已经让他不再担心林天会攻來,反而会怕他逃跑。

        但是接下來小次郎响起的话,顿时让他心中的贪念熄灭了不少,只听这时后跪坐在左侧首位的小次郎起身道:“大人,难道您忘记了当年先祖留下來的遗训了,神州人一团体为中心,向來是打了小的,老的出來找场子,虽然咱们的实力相当强大,但是能强的过上代大人宇釉大人吗?他可是有着地忍的实力呀”!

        小次郎的话,让原本心中蠢蠢欲动的弹正顿时犹如被一盆冷水泼下似得,蔫了起來,上代组长宇釉波谷,距离天忍的也不过只有一步之遥,可是在领队杀进神州中原腹地,被一位不世出的老和尚给击成重伤,最后虽然侥幸逃回,但是不久后却应为伤势恶化身死万字谷,留下了永世不可招惹神州的遗言。

        但紧接着他的这种念头却被同为主战派的宫绮打破,只听原本看着族长犹豫不决的他在这时却忽然起身道:“大人,机不可失,咱们甲贺统一忍者界的机会就在今天,若是让林天击杀沃幻逃走的话,不但无法向天皇陛下交代,更会因此失去获得金刃神兵的机会啊,难道大人地忍的实力还会惧怕小小支那走出的武者吗”?

        宫绮的这句话让原本寂静下來的议事大厅再次仿佛爆炸似得议论起來,主撤派的那边一干宿老纷纷指责对面居心何意,而对方却讥讽他们为懦夫有失忍者荣耀,应该驱逐甲贺村,驱逐忍者界。

        而同时原本静跪上座的弹正也在这时仿佛下定决心似得猛然起身道:“诸位我也非常赞同青河与宫绮的提议,援助伊贺攻击林天,咱们忍者为战而生应当为战而死,此战我决定了”。

        “大人,请三思啊,千万不能把甲贺千年基业毁于一旦啊”。

        话音落下,坐在左侧小次郎下方的一位白发老者顿时脸色焦急的起身劝阻道,他是当年参加侵略战争仅存的忍者之一,心中非常清楚神州那些古修者的恐怖所在,今日得知有來自神州的武者挑战忍者界,坐在家中颐养天年的他终于坐不住前來参加这个不属于他的会议。

        原本弹正的举棋不定让他的心中感觉不到紧张,但是现在的定论彻底让他的心乱了起來,所以才会在等级森严的忍者界在首领下定决心后冒着以下犯上的罪责还要出言反驳,毕竟他一人生命是小,全族万人的小命却是重中之重啊。

        这位老者名为上田佳彦,也是一位无限接近上忍的忍者高手,但是他现在的劝阻却让起身的弹正脸色极为难看,因为他的此举几乎是当着所有人的面扇他脸呢!

        此时,还不待弹正发怒,右侧的上忍佐助却在这时指着上田怒喝道:“佳彦君,你这是在公然蔑视大人威仪,按照族中理应切腹自尽”。

        “佳俊君此举是为了保护全族,你这个极端的好战主义者怎能理解他心中的苦意”。

        当佐助的那道怒喝声落下后,左侧的小次郎却随之怒斥道,早在以往三位上忍的关系就极为不睦,今天终于因我林天的前來把这些隐藏在暗处的矛盾彻底激发在明处了。

        “胡说,小次郎我看你们是丧失了忍者荣耀,未战先怯的表现,你已经不再是一位合格的忍者了”。

        “是吗?是不是要不要打一场在决定”。

        “打就打,还能怕你不成”。

        原本因为佳彦的原因,现在却演变成了两派首脑间的争执,原本就心生不悦的佐助在这时更是拔出腰间佩刀挥起就要对着同样如此的小次郎砍去,可就在这时一道仿佛雄狮般愤怒的大吼声从上方响起道:“都给我住手”。

        说话之人更是弹正,如今大敌当前敌人尚未打进來,自己的两员大将却在内杠着,这着时让其心中对反驳他的小次郎等派系产生了极大的不满,所以在吼出这句话后,更是对着外面大喝道:“來人,把小次郎与佳彦带入地牢关押起來,等此事过后在商议惩罚”。

        “是..”。

        话音落下,四位身穿武士服的青年男子从议事厅的外面大步走來,随后收缴了小次郎与佳彦的佩刀后,押解着二人离开大厅对着外面走去,从始至终两人都沒有发出片刻声音,因为现在的他们的心中对今天的会议产生了极大的失望,不论发出怎样的言语都只会加重他们的罪责而不会有任何帮助。

        纷乱的大厅在两人被押走的时候终于再次陷入了寂静之中,他们知道族长此举是铁了心赞成佐助那边的提议了,无论说什么都将会是无用之功,倒不如留着有用之躯等待着接下來的那场大战了。

        此时,看着自己意志上的敌人被押走,略带得意的佐助却在这时看向上方的弹正道:“大人,咱们什么时候出发援手伊贺”。

        “事不宜迟,越早越好,现在带着全族玄忍立刻增援伊贺,势必在他们攻破或者逃跑前缉拿或者击杀林天”。

        “是..”。

        听到这句话的弹正几乎沒有任何迟疑的发出命令道,而下方提议的佐助也在这时猛然弯腰点着额首道,随后在场所有人皆是跟随率先走出的弹正身后离开议事厅,前往他们指定的伊贺战场。

        明媚的阳光照洒大地,让这片土地隐约中呈现一抹金灿灿的富贵之意,怀揣风刃带着楚莫两大长老翻越双贺山的林天,终于抵达了甲贺境地,前方那映入眼帘的首先便是一座深渊万丈的大峡谷,下面汹涌澎湃的海水让这里形成了一片天然的族群聚集地,易守难攻的境地注定了极为分散的甲贺无法使用火攻。

        “盟主,看來你想要彻底灭族甲贺刚才的阵法是不可用了”。

        此时,看着远处那左一片右一片的甲贺基地,面带淡笑的莫偌却在这时打趣道,同时身旁的楚霸云更是如此。

        这一路上的并肩作战,让两人对这位年轻且实力超强的盟主生出了异样情义,同时原本因为的敬畏也被这种情谊冲散,变成了沒有任何隔阂的河流,若是在武盟中列举一个最佳忠诚奖的话,那么肯定是非他二人莫属了。

        听到这句话的林天,感受到身后两人那沉稳且惬意的情绪,不由得随之微笑指着峡谷旁的山壁道:“二位长老看那边的山坡若是遭受外力重击的话,会有这什么样的后果”。

        “若是遭受强有力的撞击肯定会坍塌崩陷...盟主难道是想”。

        话音落下,站在右侧的莫偌双眸凝实的看着远处的山坡沉思道,可是当他话未说完仿佛意识到了什么似得,一脸惊讶的看向身前的林天愕然道,同时不光是他连带着身旁的楚霸云都感觉这个想法着时太疯狂了。

        山体遭到重击肯定会坍塌,但是这要看多大的攻击了,若是力道根本就打不破山壁,不过他们却把脑海中的不可能直接抹去,心中的惊讶也是随之升起,对别人而言的不可能,若是换在林天的身上那不简直就是小儿科吗?

        知道二人已经明白其心中之意的林天,此时看着下方那汹涌澎湃的海水与上方奇形怪状的山壁淡笑道:“甲贺总认为自己的地势乃是天生的护族屏障,殊不知这样的地势却是他在掘墓自埋呢”!

        (606,哇,六六大顺啊,看來凡是今天订阅这个章节的兄弟们肯定会走大运的,同时你们可别忘记给小天投花和收藏哦)。

        〖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97/167194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