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敌相师 > 第八百二十五章 携死相逼

第八百二十五章 携死相逼

        如今的周安庆可谓是气的肺都要炸了,他沒想到自己的未婚妻竟然在自己的面前如此维护别的男人,若刚才其沒有说那些话,可能他心中的怒火还不会有现在这般暴躁,但是一而再的维护,让其对林天直接升起了必杀之心。

        “别过來我看谁敢过來”。

        看过手持明晃晃大刀慢慢逼近的六名军卫,王怡然的脸上也浮现出一抹悲怒,他沒想到周家大公子竟然是如此心性狭隘之人,竟然容不下一丝他人。

        自始至终这里的对峙依旧持续着,现在的林天力竭至此已经沒有半分的抵抗力,身躯不能动分毫的他,但是头脑却清醒的可怕,周安庆从來到后说的每一句话他都清楚的听在耳中。

        躺在王怡然身后的林天,所有人都沒有注意到,在这种万分紧急的时刻,即将遭受杀害的人,那眼中竟然沒有一丝恐惧,反而却是冰冷十足,冷的甚至让人发寒,但这一切别人始终都无法看到。

        “把少夫人给我拉开”。

        沿着这情绪激动的王怡然可能随时会做傻事,脸色铁青的周安庆却在这时吩咐着已经走过去的那六名军卫,口中冷喝道。

        不管其心中如何的暴怒,这一切的原点都是建立在王怡然不能受到伤害的前提下,毕竟如此美人还未到手就因此而死的话,那么他这么做还有何意义呢。

        可当其这番话刚刚落下,余音未消之时,只见刚才挡在林天身前的王怡然猛然弯腰捡起之前刺客留下來的钢刀,在众人愣神之际直接架在脖子上,而她的身躯也在这时缓缓闪开,把躺在地上毫无反抗之力的林天暴漏在众人面前。

        如此大好时机再沒有阻力妨碍下,那六名军卫应该快速上前一刀解决了林天才对,可是眼前的这一幕却让他们,甚至包括周安庆在内皆是不敢轻举妄动。

        “怡然你你这是做什么危险,快把刀放下”。

        王怡然着一连贯的动作,直接让神色铁青的周安庆脸上出现了一抹焦急与紧张,那双刚才暴怒噬人的眼瞳中,如今却满是担忧。

        同时其全身上下的元气在此时迅速的酝酿着,想要找空闲瞬间制止王怡然,可是钢刀架在脖子上,甚至那雪白的脖颈也因此多出一条红线,殷殷血迹甚至从那刀刃之中慢慢溢出。

        在这种情况下,别说周安庆是太虚境高手,哪怕就是天人境也不敢有任何举动,虽然对方的实力只是旷世境,他的动作对方不一定能够第一时间反应过來,可是只要略有风吹草动,恐怕那泛着寒芒的钢刀第一时间就会夺走这位国色天香的美人。

        此时,把刀架在脖子上的王怡然沒有说出任何话,移动而出的身形让她的目的变得更明显,当然他这番举动并不是说心中已经无话,而是在这种情况下她甚至连分神说话的时间都沒有了。

        “怡然放下刀一切好说你快点放下刀啊”。

        看着那越积越多的血迹,周安庆的脸上顿时焦急一片,而他每当劝一次,就能够清晰的感应到,架在脖子上的钢刀就入肉一分,被对方携死相逼的情况下,心中虽然愤怒万千,可是无奈的情绪还是在这一刻充斥其所有的思维。

        “退下把你们都退下吧”。

        无力挥动右手的周安庆,示意走向前的那六名军卫退下,同时再次挥挥手让身后的卫队,全都退后,甚至连他的身形也跟随众人后退了大约一百米,当其身形刚刚稳定下來后,之前只用行动表明一切的王怡然却在这时首先发话了:“周安庆我这么做只是为了给我救命恩人一个交代,可是你为什么就如此逼迫与我呢”。

        “怡然我不会在动他了,我会遣人把他送入城主府,接受最好的治疗,只希望你不要做傻事”。

        “你以为我还会相信你吗,若是你真心想要饶他一命的话,就不应该送入周家,而是放入我王家,我对你的人品,现在保持严重的怀疑”。

        “好.好.好,放入你家,就放入你家,你先把刀放下,你这样让我真的很担心”。

        不管出于哪方面,一位太虚境高手能够被一名女子逼成这样也算是道奇观了,可是这些却不能消除林天心中对他的杀意。

        现在身体首创无法反抗,这所有的怒火全都深埋心底,等自己恢复实力的那一刻,周安庆必死。

        此时,林天心中的想法依旧在继续着,可是王怡然再次响起的话却打断了他的思路,让其静心倾听着。

        “刚才我说过了,对于你的人品我已经不敢有丝毫信任了,立马准备一辆马车,把我与恩人送入王家,若不然我现在立马在你面前自尽”。

        当事人的这番话落下,让周安庆的脸上再次浮现出一抹犹豫,其实他苦口婆心的劝解,依然是想等着王怡然放下钢刀的那一刻,他就瞬间出手制服他,然后在吩咐众人把林天碎尸万段。

        可是其沒想到后者竟然如此刚烈,竟然半点软话都不听,这着实让其苦恼无比,今天的这些话想必早就让其的这名恩人对他憎恨无比,他日若是能够恢复过來,肯定是要对周家产生报复的。

        但要是今天狠狠心杀了对方,那么自己的未婚妻也势必不会独活,权衡利弊后,周安庆的心中依旧无法做出正确的决定,眼看着双方就这样在枫树林中陷入僵持。

        这时,站在其身后的那名身穿铠甲的副官却在这时对其小声道:“少主,暂且退让,來日方长自有方法”。

        身后的这名副官是周安庆的众多心腹之一,虽然本身的实力不怎么样可贵在脑子灵活,当然身为军人的他却不能用一肚子坏水來形容,只能用足智多谋來比喻。

        而他的这番话也算彻底的开导对方,看着躺在王怡然身后半死不活的林天,他心中其实也在认准了一件事情。

        后者受了这么严重的伤势,能不能调养过來还是一回事呢,再说了只要进入蓝葵城别说是王家护着他,哪怕是四大家族联合庇佑,他们周家想要其死,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吗。

        想到这里,周安庆脸上的犹豫瞬间消失不见,大手一挥对着身后厉喝道:“准备马车,护送少夫人返回家族”。

        说罢,神色依旧怒气难消的周安庆顿时甩身而去,只留下已经把刀架在脖子上不敢松懈的王怡然,现在危机仍未解除,但凡一有松懈对方抽着空子肯定会钻进來,到那个时候自己的恩人那就必死无疑了。

        稍等片刻后,一辆全封闭的马车被一名军卫的牵扯下慢慢來到王怡然的面前,在后者的示意下,那名军卫十分不情愿的把林天抱上车内,随后当事人也是缓缓移动钻入马车之中,这名脸色非常不爽的军卫驾驶着车辆,跟随大部队朝着蓝葵城中驶去。

        大部队浩浩荡荡的行走在官道上,而之前承成孤狼命令的平风本身却已经进入了城池之中,然后秘密发动天狼寨在这里的情报着手查探林天的所有信息。

        甚至包括其在这里如何摆摊忽悠,如何跟孟家二公子结怨的事情详细情况,一一听在耳中,前后不过就短短半刻钟的时间,丛林天进入此地到上午的出城,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全部知晓。

        而他除了把这些消息秘密遣人送回,自己更是在距离王家大院不远的地方,置业居住,毕竟自己來到这里,搜索林天的情报是一方面,还有一方面也是成孤狼委托他暗中保护对方。

        平风本身的实力就已经到了太虚中期巅峰,距离大成也不过一步之遥,不能说身份尊贵但也是十分了得,却沒想到今天竟然被堂主秘密派來保护一个不知名的野小子。

        心中多少肯定有点不忿了,可当时看到堂主那凝重的神色后,他心中的不满也随之慢慢消散,现在更多的却是猜测林天的身份,要知道自从脱离宗门之后,这个世上能够让堂主继续关心的也只有那毫无感情的同门之人了。

        “难道武肆那小子与我乃是同门”。

        此时的平风心中也在猜测着这番结果,忽然一阵阵哒哒震响的马蹄声传來,站起身形走出门外的平风却恰巧看到一堆全副武装的蓝葵城卫军从其面前走过。

        而巧不巧的他刚前脚迈出门,周安庆却从他面前偶然走过,紧随着是一辆全封闭的豪华马车,强者之间的感应让这位异常傲慢的周家大公子无意识的转过头來,刚好与平风那淡漠的双眸碰撞在一起。

        短暂的交锋从平风身上传來的无形气势让周安庆的心中充满了余悸,幸好现在的他已经脱离了那个范围,若不然他毫不怀疑自己在刚才双眸交锋的那一刻,肯定要出丑丢人,想到这里其不由得悄悄吩咐身后的副官说了几句,同时又回过头看了一眼,很显然刚才的密语肯定是与其有关。

        但是现在的平风却丝毫不关心这些,当他准备反身走回小院的时候,眼角的余光却看到带着一队军卫前进的周安庆整队却停在王家的大门前,而同时两名军卫却从封闭的马车中抬出一名气息奄奄的身影与一位精神萎靡,神色恍然跨出马车的国色美人。

        (严重感冒,这两天不知为何牙疼,还口腔溃疡,现在更是重感冒,身体越來越差了,今天这一章是我咬着牙坚持写出來的,现在上传了我就不熬夜了,赶快睡觉,明天希望能好转把,诸位兄弟有啥票票或者花一类的记得投给我啊)。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97/167248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