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敌相师 > 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赠剑

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赠剑

        此时的王艺,那绝对是激动到了顶点,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拉着林天就要往上走,在路过那名店小二的时候林天那双淡然的目光在其身上停留了几眼,便擦肩而过,这个小动作王艺并沒有察觉。

        同时,看着沒有过意声张的林天,那名惶恐不安的店小二在林天从其身旁走过时,那悬着的心甚至都提升到了顶点,但是最后当其走远后,头顶上司都沒有追究,让小二的心顿时升起一抹愕然。

        之前如此蔑视林天,沒想到对方竟然沒有借此机会生事,反而还一副淡然的模样,如此以來让原本惶恐不安的小儿顿时涌现出一抹感激之情,神兵阁的待遇那是所有人都为之眼红的。

        在这里不但可以领到外面十倍的薪水,更能够得到一定的地位,接触的人非富即贵,所以机会也跟着多起來,这是小二打死都不走的原因,而当其知道自己得罪的人竟然是主管的恩公时,他甚至连死的心都有了。

        沒想到,对方的心胸如此开阔,并沒有因此而生事,反而却是直接一笔带过。

        当林天与王艺并肩踏着楼梯走上去时,下面之前被惊的有点傻眼的众人,这才反应过來,纷纷开始议论起了现在所看的这幅不可思议的画面。

        “天哪我沒有看错把,王主管竟然对这人如此尊敬,还称呼什么恩公”。

        “肯定是王主管当年落魄的时候,被这小子好运气的给救了,哎,为什么我就沒有那么好的运气碰到个有潜力股的人呢,若不然现在发家的话也肯定会想王主管这样满世界的去找我报恩呢”。

        “得了把,候五,就那损样,还想要等人來报恩,不找你报仇就已经可以烧香拜佛了,前几天还看你欺压百姓呢,以后这样的缺德事还是少做为妙,整不好那天就阴沟里翻船了”。

        “我之前听王主管说,他这么多年一直在找其报恩,而且最近听闻其名声在北漠传扬四起,这个人究竟是谁呢,不会是最近声名鹊起的天机之主林天把”。

        “不可能,若真是林天的话,他來琉帝城恐怕就是百花宫都要亲自接待,怎么会无声无息的前來这里,而且身边连一个弟子都沒有跟随呢”。

        “甭管叫什么,今天的事儿注定要传遍整个琉帝城,能够让王主管如此礼节的,那定非普通之辈,想必不久后大家就会知道其的名号了”。

        被林天的这么一刺激,场面顿时活跃起來,而那位劫后余生下來的店小二,这会却不敢在说任何一句对林天不利的话,反而场面中谁敢说起坏话,他都直接出言反击,这三番两次的变化,让所有人都一愣一愣的反应不过來。

        同时,其的神秘身份也把所有人的好奇心给勾了起來,这些人沒有一个是从北门进入的,若是当他们知道当日其是跟百花圣女同行來此的时候,恐怕林天之名也将会在这里坐实。

        当然了,这样的猜测在下面依旧进行着,可是身为当事人的林天这会却优哉游哉的在王艺的陪同下,在神兵阁的天阁上听着小曲,品着香茗。

        天阁是神兵阁的最高层,也是代表了这里的最高待遇,若不然林天在王艺的带领下穿越地阁的时候,那些属于大家族的客户看到此幕后,也不会那么震惊了,可不管如此表现,其的身份在这一刻成为了琉帝城诸多势力纷纷了解的对象。

        此时,有王艺和方戟陪同坐在一只紫檀木打造的八仙桌上品着香茗的众人,焚着沉香轻声的交谈着。

        “恩公这么多年我四处寻找与你,之前不过是在中州,最后更是扩大到了南疆与大荒,都沒有找到你的踪迹,也不知道你都去了那里,这让我一顿好找啊”。

        如今的王艺即使真正见到了林天,心中的感触依旧难以抚平,到是坐在一旁的方戟沉默不言,只是坐在那里静静的品着香茗,不过那偶尔闪过的精芒却在证明这会的他也在惊诧林天的修为。

        对于其他天人境的强者而言,林天的实力不过在天人小成,可是从其体内那浑厚的元气來看,根本不是那么简单,虽然无法准确的估测,但最少也是天人中期以上,若不然不可能让其的警觉提升了那么多。

        不过在这种情况下,他却沒有直接点破,而是沉默不语的坐在一旁,人家竟然能够隐藏实力來到琉帝城,其定然是有着一定的作用,所以这会的他只要做好自己的本职,保护好王艺就行了。

        听到这句话后,满怀兴趣的在着偌大的天阁中扫视一圈,看着四周那副古典气韵的风格,赞赏的点了点头,紧接着看向神情依旧沒有减弱多少的王艺微笑道:“呵呵,当时我救你的时候,也是身不由己,若不然这么多年也不会四处逃亡了”。

        “逃亡难道是当年为了救我,而被陈家追杀,恩公你放心,陈家我已经派人前去解决了,现在的阳华镇已经沒有陈家任何的痕迹”。

        林天的这句话,让王艺的面部表情也是微微一愣,显然不知内情的他理解成了这么多年是陈家的人在追杀他,虽然现在其无法感应到恩公的真正实力,但肯定比之以前要强大许多倍。

        “一个小小的陈家还用不着让我逃亡这个仇家现在还暂时不能说给你听,等到日后你自然会知晓的”。

        “哈哈,恩,我相信恩公,这个难題迟早会亲自解决,到时候若是需要我的地方,只管开口,要人要钱都沒问題”。

        如今,位居神兵阁主管的王艺,却是也算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绝对高层,神兵阁与摘星楼一样皆是那种商业大亨,但是这种大亨还是建立在绝对的实力之上,所以如今的王艺但从其身旁的那位深不可测的老者方面,就足以看出,这句话绝对不是玩笑话那么简单。

        “有这份心就行了,我喜欢自己的事情自己倾力而为,而不喜假借他人”。

        对于王艺的感恩之意,林天的心中也是非常满意,毕竟曾经一个落魄的人,因为他的原因现在而高居上位,这么多年更是在全世界的寻找他,只求为了报恩,如此美誉,任谁心中都会极为舒坦。

        林天就算是在淡泊名利,对此也不会毫无动容,所以这会的他却是微笑着拒绝了,到是这句话的落下,让对面的那位名为方戟的老者好奇道:“我家少主,现在贵为神兵阁主管,有他出手相助,你报仇的希望不久更大了吗”。

        在方戟的心中,王艺这种人,绝对是其他人争相追逐的对象,如今却沒想到眼前的这位器宇不凡的年轻人,如此自傲的拒绝了,不管是出于何意,但是在他的心中都感觉,这是对少主的极端不尊重。

        “方伯,我恩公不是那种攀炎附势之辈,当时他还有另外一位大哥在我心中都是顶天立地的大英雄,我在外面游历那么多年,这样的英雄几乎都沒怎么见到过”。

        对于林天与的尊崇之意,王艺可算是到了顶峰,这也是导致让其结交朋友的时候非常苛刻,如今位居高层的他真正的朋友很少,那是因为其所有的目标皆是以林天看齐,所以來到南疆这么多年的他,真正的朋友也就只有童战一人。

        此时,王艺的说法甚至让林天也感到一丝羞愧,不过紧接着其却好奇道:“少主王艺,你什么时候成为神兵阁的少主了”。

        听到这句话,虽然林天可以依靠推演來获取信息,但是在他的心目中对于朋友却从來沒有这样窥视**的现象,有的时候还是问出來比较好。

        不过在听完这句话后,王艺的神情顿时一愣,紧接着才不情不愿道:“哎,说起來话长,其实也是偶然的一次机会救了一位女子,却想不到此人竟然是神兵三阁主之女,最后被其认为义子,更把流纹下嫁与我,所以我的命运也是因此而改变了”。

        从阳华镇离开后的流纹,那几乎是尝遍了人间艰辛,丝毫不懂修炼的他按照林天指引的方向一路前行,中间甚至连弯道都沒有更改,就这样历经数年的功夫,终于改写命运的时刻來临了。

        等于说今日其所有的成就,完全是奠基在林天的那番基础上,沒有其的指点恐怕现在的他早就知死在什么地方了。

        “也许,这就是命运把,尝遍辛酸苦辣后,命运总会是转折的那一刻”。

        对于王艺的这番诉说,林天也算是明白其的这些机遇,同样虽然沒有点破那些苦难,不过从想象中便能够明白,王艺那么多年绝对是游历在生死的边缘,这才为今天的生活,打下了坚定的基础。

        同时在其说完这句话后,神色仿佛追忆其以往的心酸,王艺的脸庞在这时涌现出一抹不堪回首的痛苦,可紧接着其仿佛想起什么似得,对着林天道:“恩公,你怎么想起來神兵阁了,是不是想要选购一些神兵利器在这里有你喜欢的直接取走,就当是我王艺赠送你的一点小小心意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97/167304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