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敌相师 >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起疑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起疑

        “给我拿回來”。

        此时,在林天的手中吃瘪,让童瞳感觉颜面扫地,特别是在女神的面前如此,让其更加无法接受,所以这个时候的他甚至都不直接考虑林天的身份,暴起就要对其发动攻击。

        而之前还略感尴尬的王艺看到这一幕后,忍让的脸色终于挂不住了,还不带其的攻击离手,他却在这时厉喝道:“童瞳这里时神兵阁,不是你们童家,休得在此撒野”。

        这个时候被怒火攻心的童瞳那还顾得了王艺的警告,那妖异的眼瞳在这时泛起阵阵光芒,右手摊开成爪的飞身而去就要对林天施以重击,看到这一幕后王艺顿时大喝道:“方伯给我拦下童瞳”。

        神兵阁毕竟有着自己的规矩,物品易手不得再次打斗,甚至争执也不能够出现,在之前他已经看在童战的份上,把面子给足了,沒想到童瞳不但沒有任何收敛,反而幕嫣更是率先出手想要争夺,那个时候的他就强忍怒气的退让一步。

        而其竟然沒有及时收手反而三番四次的攻击林天,后者更是依靠自己强大的气息镇压前者,这让王艺的内心如何忍受,现在的警告无用,其更是突然暴难,恐怕换成谁都无法咽得下这口气,更别说身为一方分阁主管的王艺了。

        童瞳那蕴含着氤氲青雾的右掌,仿佛鹰爪似得对着林天的咽喉攻了过來,可以想到这蕴含怒气的一抓若是抓实了,不死也要脱层皮的。

        可现在身为被攻击对象的林天却淡然自若的站在那里,与其相隔数米的方戟在这时冷哼一声,随后一股令所有人的灵魂都要为之颤抖的气息,犹如风暴死的瞬间笼罩全场。

        攻击过來的童瞳那迅速的身影就像是撞到了坚不可破的墙壁上似得,让其不由自主的发出一道闷哼,紧接着身躯无力的对着后方倒射而去。

        “童师兄”。

        眼疾手快的幕嫣连忙运转功法借助了倒飞而來的童瞳,方戟出手并沒有伤其之意,所以这会的童瞳根本沒有任何损伤,不过只是被其的强大气墙给格挡回去罢了。

        “王艺你什么意思难道你们神兵阁想跟我童家开战吗”。

        被幕嫣的元气扶正稳稳落在地上的童瞳,此时暴跳如雷的看着一旁眉头紧皱的王艺厉喝道。

        今日原本是想过來好好表示一番的,可却沒有想到在这里竟然承受了如此大的耻辱,让以前极为冷静的童瞳现在却连连失态,也许这也跟他以往的自傲有着极大的关系。

        天赋异瞳,让其的名望在整个琉帝城都名列前茅,更是童家这一任最有资格接任家主的继承人,所以各方面的顺坦让其甚至都忘却自我,一切行事皆是随心所意,目无他人。

        而王艺因为童战的原因,给足了对方面子,但是其却不知好歹的顺杆而上,同时对于他的警告其更是置之不理,这才喝令方戟出手阻拦,憋了一肚子火的他这会别说是童瞳了,就算是童战來了面子一样也不会给。

        相比较于其而言,林天对他的救命之恩胜过一切,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攻击恩人,这不等于**裸的打脸吗。

        “童瞳,我念你为童战兄长,三番四次给你面子,可你却把这些置之不理,更是在我神兵阁天层大打出手,今日之事我会原封不动的禀告总阁,至于你说的开战我神兵阁奉陪到底”。

        此时的王艺,任谁都能够从其的话中听到一股冲霄怒火,其说话的时候甚至连双眸都紧紧的眯了起來,由此可见今日之事其内心已经完全触怒,现在更是想要把这些事情完完整整的回报总阁,顺带着把童瞳所说开战之事上报而去。

        当其说完这句话后,被怒火攻心即将失去理智的童瞳,愤怒的脸庞却戛然而止,忌惮的神情在这时仿佛潮水似得占领他的所有意识。

        刚才的那句话不过是他的气话而已,沒想到王艺竟然为了那个人真的要把此时呈报总阁,两个人之间的小打小闹这些根本就无伤大雅,可若是把事情原封不动的呈报上去,那事情可就严重了。

        即使童家最后不承认其所说的话,那么神兵阁那边也定然会为了维护尊严而寻求一个合理的说法,毕竟超然物外的神兵阁可不是随随便便谁都敢挑战的。

        百花宫可能无惧与他,但是童家却不得不慎重选择,神兵阁的强大就算是琉帝城三大家族绑在一起也不够看啊。

        到那个时候童家为了息事宁人,肯定会把自己当做替罪羊给处理掉,想到这些恐怖的念头,童瞳顿时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现在才意识到刚才的行动是多么的莽撞。

        再加上这里还有方戟这位半步金丹的高手坐镇,若是其真的动了杀念,恐怕方老头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出手把其击杀。

        想到这些,童瞳的内心却越加的恨了,他不恨王艺与方戟,而是极端敌视那位让他出丑的青袍小子。

        “哼.神兵阁不欢迎我等我童家也不欢迎神兵阁嫣儿师妹咱们走”。

        这个时候无比忌惮的童瞳,已经沒有任何脸面在这里待下去了,不管如何今日所发生的事情对其來说都是一场难以抹除的耻辱,而幕嫣因为此事那张原本就冰冷的脸庞越加的充满寒冷,甚至在看向林天的时候那双柔美的双眸中更是透露出一股难以掩饰的杀意,豁然转身随着对外走去的童瞳紧追而去。

        随着常人的离开,场面再次恢复到了以往的平静,之前的打斗在这里只是初次展开的交锋,看似平淡其实却夹杂着许多的凶险,若不是中途方戟的出手,恐怕这会林天与童瞳绝对以此为中心,展开连天大战。

        神兵阁本身就有被神秘阵法保护的原因,这里的建筑不但非常坚固,而且还有屏蔽一切外在窥视的效果,所以这里面所发生的事情,外面却一概不知,所以两方的敌视,让外界甚至都不知道因何而起。

        此时,神色淡然的林天看着眉头紧皱的王艺,顿时平静道:“王艺,其实你可以把这件蝶雨刃交还给幕嫣,以此平息两人的怒火的”。

        “天哥,既然此物已经交给了你,我就不会中途反悔,不论是因为何种原因,哪怕就是平白赠送给你的也是这样的结果,你永远都不知道,就我一命的你,在我心中占据着何等的地位”。

        听到此话,双眸冰冷的看着已经消失在外面的幕嫣等人,转过身的王艺却略带微笑道,不过任谁都能够看出那股微笑中带着很大的牵强。

        “我能够感受的到,也许我当日的无心之举,才创造了今日的这番友谊把”。

        王艺的声音中,所带的坚定让林天的内心也是为之触动,见利忘义者他见了很多,可是能够犹如王艺这样坚守本心之人却很少碰到,当日在救完王艺的时候龚赞说过的那句话,现在还历历在目。

        “他以后说不定会给你带來巨大的惊喜”。

        这句看似平淡,却深谋远虑的话语让现在的林天响起依旧感触颇深,同时记忆的深处不由自主的浮现出龚赞那张略带邪气的嘴脸,不知返回极西之地的祖师叔现在过的怎么样了。

        林天永远都猜不到,现在的龚赞已经离开的极西之地,带着族人正前往中州的方向疾奔而去,幸亏他不知,若是知道的话恐怕在这里将会一分钟都呆不下去。

        “好了,感谢你的蝶雨刃,王艺我出來那么久也要回去了,恐怕这会他们正在到处找我呢,我就住在摘星楼,若是沒事可以前去那里找我记得,我叫天机”。

        看着神色中有着难掩的复杂情绪,林天却在这时骤然笑道,随后拿起放在桌子上的紫红色木盒对着略显失神的王艺摇了摇,这才买着步伐顺着楼梯对下走去。

        就这样,王艺与方戟静静的看着林天离去,可是因为那句话而触动极大的他,却沒有选择相送而是站在窗台上目视其离去,到了这份坚定的友谊上,一切的虚假都将无处遁形,所以王艺做遵循的规矩中,沒有这一项。

        “方伯你说我为了恩人与童家和幕家交恶,甚至还会因此百花宫的反感,这样做值得吗”。

        心事重重的王艺,看着走远消失在人海中的林天,失神的脸庞却在这时喃喃道,今日的选择对别人來说肯定是错,但是对他而言却有着坚定的答案,而现在的询问,不过是想要征求下方戟的意见罢了。

        “为私,你的选择沒有错为公你的做法更是极为正确,因为你已经真正赢得了他的友谊,正式走入其的心中”。

        方戟的这句话落下,让王艺顿时无法想象自己的耳朵,转过头神情惊愕的看向面带微笑的他,幕家和童家是琉帝城实力排行前三的家族,与他们交恶显然对神兵阁以后在这里的行事将会产生一定的困难。

        可是现在其为了自己的恩情而选择偏袒毫无背景的林天,他认为自己的选择是对的,可沒想到一切以利益为出发点的方戟竟然也这么认为,而且还是那么的坚定,难道今天的这些事给其也带來了很大的触动吗。

        王艺那略带疑惑的脸庞定格在微笑中的方戟身上,而后者却在这时扬了扬手中不知何时多出的一颗星陨铁自言自语道:“无巧不成席天下从來沒有那么巧的同名”。

        说完这句话后,方戟直接转身对着自己的练功室走去,而被这句话所吸引的王艺却愣在那里琢磨这句话的意思,忽然其脑海灵光闪现,林天最后临走前说的那两个字响彻在其的印象中,在联想到恩公的姓名,一时间王艺整个人都愣在那里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2297/167304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