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总有人治得了你 > 第29章

第29章

        “不认识。”陆怀瑾很肯定地说。

        秦衍提醒说:“年初,咱们比试射箭,用的就是他们家的弓箭。”

        尽管得到提醒,陆怀瑾还是没有印象,脑子里似乎就没出现过这样的一个人。如果他真的认识顾二叔,也不会让安琪去找。他再一次肯定道:“不记得有这么一个人。”

        顾霜霜被两人说糊涂,她激动地抓抓头发,一拍膝盖站起来,“我现在就去找他。秦衍,你知道我二叔在哪里吗?”

        秦衍觉得这事挺古怪,“我跟陈叔也算老交情,但他从没告诉过我,还有个侄女。”

        很明显,顾二叔是不想见她。有些事情顾霜霜本来不愿意相信,但越到事情接近真相的时候,就越没办法自欺欺人。

        陆怀瑾问秦衍:“你确定照片上的人是你所说的陈叔?这照片有点年代,顾二叔容貌应该有所变化。”

        不等秦衍回答,顾霜霜又补充说:“我二叔腿上有残疾。”

        秦衍点头,嗯了一声:“是,陈叔左腿残疾,据他说,有十几年了。”

        顾霜霜小脸惨白,声音跟小蚊子似得:“那……就是了。”她埋着脑袋,眼睛被齐刘海盖住,好半晌才抬起头,一脸坚定地看着陆怀瑾:“我去找他,问个明白。”

        陆怀瑾倒是平静,只是问她:“你想好了?事实结果,可能很不理想,你确定现在能承受?”

        想到某个点,顾霜霜反倒轻松起来:“陆大哥,自欺欺人不是件好事,我已经设想好许多种坏结果,所以……我想好了。就算二叔说因为不喜欢我而抛弃我,我也认。其实……我就想听他亲口说,否则——”

        听她这么说,陆怀瑾眉头倒是舒展开,“否则你就不死心,对吗?”

        她点头。

        秦衍用便签纸给他们写下陈叔的电话和住址,交给他们。多的事情他不想知道,这其中复杂,看陆怀瑾那副神情,他也能猜到一二。

        帮这个忙,就当还点情给小姑娘。

        上了车,陆怀瑾替她系好安全带,发现她有点思绪不宁。

        车子缓缓开到山下,陆怀瑾才问她:“你在想什么?”

        顾霜霜埋着头拨弄手指,声音低低地:“陆大哥,你不会讨厌我吧?你不会也有一天……不认我吧?”

        这个问题让陆怀瑾心口一跳。

        讲实话,他今天还真有冲动不认她。他有冲动学着夏先生一样,写张支票给她,从此跟她两清。以后,他还是那个无所牵挂的孤家寡人,不必为一个女人考虑那么多事。

        但是平静下来,他发现,自己还真没办法跟她两清。

        他没回答,耳边又传来她细细的声音。

        “我昨天晚上做梦,梦见在街上看见你,我好高兴地跑上去找你,但你却问我‘你谁啊?’。在梦里我拼了命的解释,我是顾霜霜,但你还是不认识我。我急哭了,醒来却发现,是个梦。”

        陆怀瑾眼角一跳,沉了口气说道:“陆大哥不讨厌你,但你有时候得听话。陆大哥不是万能的,不可能24小时盯着你,护着你,你得学会自己保护自己。”

        他发誓,他从没如此有耐心跟人讲过道理。

        他说:“现在的网络可以轻易捧红一个人,但它也可以轻易摧毁一个人。拿唐岚来说,她刚出道那会红极一时,受尽媒体网友夸赞,可是你看现在?她成了什么样?我不让你上微博,是不想让你步唐岚后尘。今天有我帮你治唐岚,明天也会有人帮唐岚治你。善良不是坏事,但也要看对谁。人都是相互的,你对我好,我也赤城对你;但是别人给你一个巴掌,你还要笑嘻嘻对人好,这就是你活该被欺负。即使被人打肿脸,也不会有人同情你。”

        他的话字字戳心,几乎是把她的皮肉挑起来,然后在她肉上烫下烙印,让她谨记。她闷着脑袋听,一句话也不说。

        陆怀瑾不想放过任何教育她的机会,一针见血道:“看来,秦衍误会你不是没道理。毕竟现在还有谁会相信,会有你这么蠢的姑娘?还好,你的蠢并非无药可救,以后做事慢慢看,认真学。每个人都会有一段学习为人处世的阶段,你加油。”

        说完这些话,陆怀瑾真觉得自己像是老了几岁。

        四十分钟后,车子抵达市中心的一座小区。

        陆怀瑾按照秦衍给的住址门牌号,找到小区里的一栋别墅。

        这小区是公寓楼和别墅混建,不算多高档。陆怀瑾正准备摁门铃,一回头,却看见顾霜霜站在老远的地方。小姑娘穿着休闲服,把连衣兜帽扣在头上,把自己的头裹得紧实,只露出一双大眼睛和鼻子。

        陆怀瑾见她跟做贼似得,招手喊她:“过来。”

        她蹑手蹑脚跑过去,等陆怀瑾摁响门铃,便下意识躲到陆怀瑾身后。

        几分钟后,铁门打开掌宽的距离。里面的男人看见陆怀瑾,从门里侧出半个身子,明显有些惊讶:“陆先生?”

        认识陆怀瑾不奇怪,厦川没有人不认识他。

        中年男人的目光从陆怀瑾肩头擦过,落在他身后那颗冒出的小脑袋上。他疑惑:“陆先生突然拜访,是有什么要紧事?”

        躲在后面的顾霜霜从未有过的紧张,这一见面,有些事情必然会被说破,她以后就再也不能抱有任何幻想。她不敢露面,伸手抓着陆怀瑾后肩,把他的衣服攥出了褶皱。

        “您是顾二叔吧?”陆怀瑾抖抖肩膀,把后肩上那只小爪子给抖下去。

        中年男人明显一怔,“你……”

        陆怀瑾背过手,把身后不老实的蘑菇头拽出来,让她彻底暴露在中年男人眼前。

        顾霜霜窘迫地抬起下巴,眼睛顿时红了一圈,声音发颤:“二……二叔。”

        顾二叔看着顾霜霜,语调平静:“霜霜,我不是你二叔。”

        陆怀瑾担忧地看着顾霜霜。小姑娘嘴角弯着,刻意让自己表情不那么僵硬,声音细得发抖:“二叔,我知道……我是你捡的是不是?”她睫毛微微扑闪着,说话间脸颊肌肉也跟着微微颤动。

        顾二叔看了她一眼,几乎没有多想,点头。

        一场冬雨过后,厦川出奇的冷。寒风一吹,小姑娘攥紧拳头深深吸了口气,故作轻松说道:“二叔,您养了我这么多年,现在我已经成年了,以后我可以养你,你可以享清福。只是……为什么当初你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走了?你不是说……要让我进国家队,拿奥运冠军吗?”

        顾二叔嘴巴微张,脸上依然没什么表情:“进国家队?别傻了,世界冠军奖牌只有一个,我还有多少精力能花费在你身上?”

        陆怀瑾插话:“顾二叔,霜霜的箭术我见过。国家队的标准我不知道,但她的技术,进市队是完全没问题。何况,你已经培养了她十三年,眼看就能成材的好苗子,你就这么抛弃?你甘心?”

        顾二叔看了眼陆怀瑾,沉着一张脸说:“她是我亲手训练出来的姑娘,她的能耐我很清楚。我教了她这么多年,该还的,我都还给她了,不欠她什么。我现在有自己的家庭,我不想再把自己下半生时光堵在一块金牌上。谁拿冠军,跟我没关系。”

        听了他的话,顾霜霜声音更颤:“可是……二叔,你从来没拿过我当亲人吗?”

        顾二叔没有回答她。他打开铁门,侧身给他们让开一条道,“这么晚了,你们还没吃饭吧?进来吧,外头站着冷。”

        陆怀瑾拽着她的手腕,跟着顾二叔走进院子。

        顾二叔关上门,走在他们前面,背对着她说:“霜霜,我们没有血缘关系,我教养你这么多年,并不亏欠你什么。所以以后,没事不要来找我。”

        陆怀瑾觉得这个顾二叔很古怪。花了这么多年培育的孩子,说不要就不要,未免有点不可思议。

        三人一进屋,屋内一股热烘烘的暖气扑面而来。

        陆怀瑾随手关上门,在玄关处给顾霜霜揉了揉红肿的耳朵,他低声安慰她:“别怕,不许哭,天大的事情有你陆大哥顶着。这种坏结果,你一早就有心理准备,是不是?”

        顾霜霜的脸被他捧着,吸着鼻子艰难的点头:“我知道了。”

        陆怀瑾松开她,两人一起跟着顾二叔绕过玄关。

        里处装修风格偏稳重中式风,客厅沙发上坐着一个翘着二郎腿的少年,约莫十一二岁。少年看见陌生人,问顾二叔:“爸,他们谁啊?”

        等陆怀瑾和顾霜霜走近了些,少年“唰”一声从沙发上跳起来,“国民老公!!”

        对,国民老公,还是两!

        少年冲着顾二叔喊:“爸!你咋把两个国民老公都带回来了?”

        陆怀瑾嘴角微抽,顾霜霜表情好囧。

        少年叫二叔爸爸,可她怎么不知道二叔有这么大的儿子?

        厨房里传来炒菜声,不一会一个系着碎花围裙的女人端着一盘菜从厨房走出来。女人看见客厅里站着两个陌生人,惊讶道:“老陈,有客人你怎么不说一声?快招呼客人过来坐,我再去加两个菜。”

        顾二叔走进餐厅,拉开两只餐椅,冲着他们两人招手:“来,你们先坐下,吃点饭。”

        两人很客气地坐下,顾二叔又对着儿子招手:“陈宇,过来吃饭。”

        少年窜过来,挨着顾霜霜坐下,咬着筷子不停地打量她。少年口无遮拦道:“新旧国民老公被我爹请回家吃饭,爆炸新闻啊!”

        他掏出手机,正要冲着两人拍照,被顾二叔制止,“陈宇,不许胡闹。”

        被叫做陈宇的男孩子吐吐舌头,嘁一声:“有什么大不了的?不拍就不拍。”

        顾二叔的妻子加了两个菜端上桌,在顾霜霜对面的位置坐下。她打量着顾霜霜和陆怀瑾,问道:“老陈,这两位是……”

        顾二叔指着顾霜霜介绍说:“这是我徒弟。”目光又落在陆怀瑾身上,“这是我徒弟的男朋友。”

        桌上中二少年“卧槽”一声:“过气国民老公和新任国民老公在一起了!!我没做梦吧!”

        顾二叔瞪了儿子一眼,儿子立马埋头扒饭不再说话。

        顾霜霜也低头扒饭,刚压下去的泪水又开始在眼眶里打转。顾二婶往二叔碗里头夹了一只猪蹄,“你腿不好,吃腿补腿。”又往儿子碗里夹了一个鱼头,“多吃鱼头补脑子。”

        中二少年翻了个大白眼:“我年年考试第一,还用得着补脑子吗?”

        “有客人在,你也不知道谦虚。”顾二婶往顾霜霜碗里夹了两块软糯的红烧肉,小声问她,“跟我们家老陈学射箭很辛苦吧?他这个人,脾气臭,有时候严厉了些,你别往心里去。”

        “二……师父他很好的。谢谢师娘的红烧肉,真好吃。”顾霜霜怕自己再说话真的要哭出来,赶紧埋下脑袋往嘴里塞食物。

        曾经二叔也经常往她碗里夹菜,他们是一家人。可是现在,她却成了多余的一个。二叔一家三口其乐融融,自己倒是成了累赘。

        怪不得二叔会离开山村,原来在山村外,二叔还有这样一个温馨的小家庭。她当了二叔十几年的累赘,她欠二叔实在太多。

        “小伙子你也别愣着,你手长,自己挑,跟自己家里一样,别客气哈。”二婶很热忱。

        陆怀瑾点头,从盘子里挑了一只虾,剥给顾霜霜。

        这顿饭吃的异常沉重,顾霜霜脑子轰隆隆地。好几次眼泪到了眼眶处,硬生生被她吞了回去。

        吃过饭,二叔一家人送他们出来。走到门口,中二少年恋恋不舍:“两位老公!以后经常来啊!你们放心!我是个有节操的人!绝对不会向任何人投露你们的关系!”

        中二少年趁机把陆怀瑾拉至一旁,小声说:“我是gn铁杆粉,能给我签个名吗?”

        陆怀瑾看了他一眼,递给他一张名片:“没问题,但不是现在,改天你来我俱乐部找我。”

        中二少年兴奋地几乎跳起来:“真的!那我是不是可以见到king?”

        陆怀瑾浓眉一挑:“可以,完全没问题。”

        这边,顾霜霜看了眼二叔,又看了眼二婶,朝着两人深深鞠躬,“师傅,师娘再见,有机会我还会再来看你们的。”

        二婶和蔼笑道:“好好,欢迎再来做客。”

        顾霜霜点头,从兜里摸出一张银行卡,放在二叔手里:“二……师傅,这里面有钱,密码是231312,你拿去花。”

        顾二叔把卡塞回去,“不需要,你拿回去。”

        顾霜霜也执拗,非把卡塞进他兜里。然后转过身叫陆怀瑾:“陆大哥,我们走了!”

        陆怀瑾跟中二少年低声交代了几句,这才带着顾霜霜离开。

        他们刚走出小区,忽然就开始下雨。陆怀瑾赶忙脱下外套,替她撑在头顶挡雨,小姑娘走了几步忽然顿在原地。随后就跟这场及时雨一样,毫无预兆地哭起来。

        小姑娘哭声越来越大,撕心裂肺的声音引来保安侧目。他赶紧搂住她的肩膀把她往汽车方向带,快速把她塞进车里。

        回到车里,陆怀瑾把空调温度调高,取了备用毛毯给她裹严实。顾霜霜情绪明显有点崩溃,抱着毛毯就开始哭。看她这样,陆怀瑾简直心疼,将她朝自己肩头搂了搂。

        小姑娘趴在他肩头,像是找到了倚靠的港湾,哭得更加肆无忌惮,鼻涕眼泪蹭得他满肩膀都是。

        顾二叔虽然说的清楚明白,但陆怀瑾始终觉得一定还有其它原因。或许从一开始,顾二叔就没打算让她进国家队。再者,顾二叔在山村十几年,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儿子?难道是二婚?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他怀里的人哭声总算止住。顾霜霜哭累了,脑袋外在椅背上,沉沉睡去。

        陆怀瑾晚上还得回俱乐部开一个会,他看了眼熟睡的顾霜霜,直接带着她往俱乐部赶。

        到了gn俱乐部外,顾霜霜还是没醒。陆怀瑾不想吵醒她,醒来之后指不定又是一把鼻涕眼泪。他下车绕过车头打开副驾驶车门,轻手轻脚替她解开安全带,用薄毯裹着她,直接把她抱起来,走进俱乐部。

        俱乐部的兄弟都在为比赛做准备,练习手速。陆怀瑾抱着顾霜霜一进门,摁鼠标的声响立时朝他席卷而来,清脆整齐的声音让人很舒服。

        最先看见他抱着一坨“东西”进来的,是队长king。

        king取下耳麦,放下鼠标站起来,疑惑地看着他:“老大,你这是……”目光落在他怀里。

        陆怀瑾怀里的人被薄毯遮住脸,king看不见长相,但只看下半身和这娇小的身材,应该是个女人。

        从前一脸不屑说女人是累赘的老大,忽然抱个女人回来,简直是爆炸性新闻。

        俱乐部其它队员纷纷停下鼠标,取下耳麦,饱含八卦的目光齐刷刷朝着他扫射过来。

        年龄最小的卡卡最是口无遮拦,叫了声:“老大!你抱的是坨啥?”

        这话一出口,队员柿子一巴掌拍在他脑门上:“废话,老大抱的当然是坨嫂子!啊呸——呸呸,不对,应该是一个嫂子。”

        陆怀瑾怀里的人蠕动了一下,发出“哼唧”一声。陆怀瑾板着脸,瞪了他们一眼,旋即转身上楼。

        等他上楼后。卡卡抱着脑袋哀嚎:“完了完了,老大刚才瞪我!”

        一向淡定的king也不淡定,“老大今天不正常啊。”然后想到什么,吩咐卡卡,“卡卡,你把音乐打开,开到最大!”

        卡卡疑惑:“干啥啊队长?把那一坨嫂子吵醒了你负责啊?”

        king对着他使了个眼色:“你一个未成年问这么多做什么?赶紧打开,老大在上面好放得开。”

        众人齐刷刷“哦”一声,纷纷一副“你懂我懂大家都懂”的神情,一起帮忙找来几个落灰的低音炮,放起了时下流行的dj舞曲。

        陆怀瑾抱顾霜霜上楼,将她轻放在床上,随后转身从衣柜取了一件衬衣,打算换件衣服。他刚解开五颗衣扣,楼下忽然想起“咚咚打次,咚咚打次”的声音。节奏动感,分贝之大,似乎连地板都在颤抖。

        顾霜霜被这声音吵醒,揉着眼睛坐起来,呆呆望着露出半片胸膛的陆怀瑾。

        陆怀瑾跟她那双红彤彤的眼睛对上,解扣子的手忽然顿住。他也不知道自己心虚什么,慌忙开始系衣扣。

        不心虚还好,一心虚显得他猥琐不少。

        他的怒气值噌噌上升。楼下一群兔崽子疯魔了吗?

  http://www.biqugex.com/book_23252/1011530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