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总有人治得了你 > 第40章

第40章

        凌晨窗外又开始飘雪。

        陆怀瑾吃了点绿豆粥全吐了出去,嘴里一股酸臭。顾霜霜下楼给他倒了杯水漱口,又另倒了杯热水给他喝。

        热水刚下腹,胃里一翻腾,又给吐出来。

        顾霜霜伸手一探,烧是退了点,可呕吐又是什么情况?她扶着陆怀瑾躺下,给他盖上被子,站在床边蹙着眉头想了一下,才说:“陆大哥你先躺会,我去打电话喊医生再过来一趟。”

        陆怀瑾躺在床上很无力,眨了眨眼睛,微微点头,表示同意。

        她下楼后找到座机,翻开通话记录,给下午那位医生打了通电话过去。

        医生接到她的电话,表示很为难:“不如,你送他去大医院吧?今天下雪,天冷,我们诊所提前关了门。”

        顾霜霜握着电话,有些着急:“他现在很难受,刚才吃了点粥全吐了,我现在应该怎么做?”

        医生:“可能是感冒发热胃感染导致,先禁食,送医院!”

        挂断电话,她又手忙脚乱开始打120。

        *

        到医院后,陆怀瑾继续挂点滴。晚上他醒了两次,两次睁眼都看见顾霜霜坐在床头,托着腮,用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看着他。

        看见他醒了,还对他咧开嘴笑。顾霜霜伸手在他胸口处轻轻一拍:“陆大哥你再睡会,还早呢,才三点。”

        他“嗯”了一声,扫了眼墙上的钟,阖上眼继续睡。

        刚阖上眼,他烧糊的脑子才记起来。他第一次醒来的时候是两点,那会她就睁着眼。这次醒来是凌晨三点,她仍然睁着眼。

        所以,她是一直看着他,没阖眼吗?

        他想说。霜霜快睡一会,陆大哥死不了。可他眼皮过于沉重,实在太累,又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凌晨六点,顾霜霜终于熬不住,抓着陆怀瑾的手,趴在床边睡了会。

        陆怀瑾的身体经过一夜的药物调整,烧总算是退了。早上醒来后陆怀瑾嗓子发干,他见顾霜霜抓着自己的手,也不敢起身,就这么静静看着她。

        小姑娘睡觉的时候居然流口水。

        她咂咂嘴,蘑菇头动了动,在梦里叫了声陆大哥。

        护士过来送药,忍不住说了句:“昨天晚上几个护士抬你下楼的时候,差点摔跤,把你给翻下去。你女朋友当时可急坏了,卷起袖子把你捞上背,把你从楼上给背到楼下。她背你走到院子的时候,被雪滑倒,单膝跪地,膝盖被石子扎破留了血,愣是吭也没吭一声。”

        陆怀瑾咳嗽一声。

        他看了眼顾霜霜,又抬眼看护士:“你们医院的护士差点把病人给翻下楼梯,是怎么做事的?”

        护士有点尴尬。重点不是这个吧?

        陆怀瑾从护士手里接过药吃掉,又重新量了一次体温。

        护士从他嘴里抽出温度计,看了下:“37°8。你感觉怎么样?”

        陆怀瑾点头:“好多了,四肢还有些无力。”

        护士说:“正常的,早上就别吃东西了,下午喝点清粥。要不要叫醒你女朋友,让她去隔壁病床上躺会?”

        陆怀瑾:“帮我拿床被子,给她盖一下。”

        “好嘞。”护士拿来一床薄被,给顾霜霜盖上。

        顾霜霜这一阖眼,十点钟才醒过来。

        她打了个哈欠,揉着惺忪的眼睛坐起身,身上的被子滑下去。由于昨晚一夜没睡,她额前的刘海油腻腻,脸色也憔悴。

        她眼前的朦胧还没散开,陆怀瑾一只手就伸过来,在她额前胡乱揉了揉。

        她见他气色恢复不少,长松一口气,“陆大哥,你昨晚真是吓死我了。”

        陆怀瑾嗓子有点发痒,他轻咳一声,对她说:“昨晚辛苦了。”

        “不辛苦,不辛苦,照顾陆大哥怎么会辛苦呢!”顾霜霜一脸认真看着他,“陆大哥,king昨晚打电话说下午四点开车来接你,去参加俱乐部联谊会。”

        说话间,陆怀瑾将手伸过来,抓住她的一双手,握紧。

        “嗯。知道了。”

        男人掌心的力度和温热,终于让她心里踏实了点。

        她抬起下巴,尝试着问她:“陆大哥,可以带我去吗?你这个身体,我不放心。”

        “有什么不放心的?”陆怀瑾失笑,“有king在,没事的,你陆大哥病一场还不至于怎么着。”

        她摇头,说得很认真:“不是的,陆大哥,我是怕……怕你晕了,他们背不动你。”

        “笑话。一群大老爷们背不动我?”陆怀瑾嗓子一痒,又咳了几声。

        顾霜霜拍拍他的背,给他顺气,“陆大哥,俱乐部的事情king都跟我说了。是不是因为我,你妈妈才那么做?她怎么忍心呢,你可是他亲儿子。如果是因为我……陆大哥,我尊重你的意见,如果你想分手,我也绝不死缠烂打,等以后你的事业稳定了,等我也有了自己事业,我开着宝马车来追你!”

        见她一脸认真,陆怀瑾又是一阵猛咳。他吞了一口唾沫,润润嗓子,才问:“她昨晚是不是来过了?”

        顾霜霜没有回答,算是默认。

        陆怀瑾卷起拳头,在她脑袋上砸了一下:“让你平时少看点电视剧,你脑子里都装的什么呢?她是不同意我们在一起,但绝不是因为你才用利用那些手段打压我。她想让我回集团上班,所以俱乐部的事情跟你没关系。再者,你有驾照吗?还开宝马,直接开拖拉机得了。”

        顾霜霜噗嗤一声笑出来,“陆大哥,拖拉机多怂啊,太丢人了。”

        陆怀瑾也笑:“没事,陆大哥不嫌弃。”

        她抱着他的胳膊,说道:“我陆大哥这么能干,一定能说服那个。说服了他,咱们俱乐部就有救了,是不是?”

        陆怀瑾点头:“嗯,如果能请到他做外援,我们拿冠军的把握也提高百分之四十。”

        她问:“拿到冠军你们就有高额奖金,就会有新的赞助商是吗?”

        “对。”

        顾霜霜低头思考,良久,抬头问陆怀瑾:“陆大哥,如果我拿到百步穿杨冠军,也会有人赞助我吗?假如,我拿到冠军,自己开一家箭馆,是不是也会有赞助商给我赞助?”

        “会。”陆怀瑾没想到她会有离开孟道的打算,他问:“你想离开箭馆自立门户?创业资金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她说:“现在只是有这个打算,不是你说的,要找到自己的目标吗?我现在有目标了,有目标有规划才能让自己更充实。以前我在山村,每顿有面吃就已经很踏实。来了城里发现,即便是每顿有肉吃,也会很不踏实。因为我无法保证,以后是否顿顿有肉吃。我想结婚,想有家庭,我可以没肉吃,但我的孩子一定要有,所以我必须努力筹划以后的生活。”

        陆怀瑾听她讲这些,喜忧参半。他说:“霜霜,以后结婚,孩子当然我养。”

        顾霜霜抓住他的手,眉眼一弯,语气轻松道:“当然是你养,我只是想给自己和我未来的孩子一个后盾保障。昨天晚上我看你睡觉的时候,很心疼,我那个时候才意识到,其实陆大哥也会有做不到的事。来厦川后,你处处帮我,但不可能永远帮我,我得学会在城里独立。但是这个独立,跟从前在山村的独立……差距太大了。在山村,干干体力活,就能拿到食物。可是在城里呢?”

        她托着腮,胳膊肘撑在床沿上,轻叹一声:“即便是有食物,还是远远不够。”

        陆怀瑾听她长篇大论,大概明白她想说什么。

        “你现在这样不也挺好?在箭馆有固定的工资。”陆怀瑾提醒她,“厦川箭馆并不景气,会亏本的生意,你也打算做?”

        顾霜霜不这么想,她说:“陆大哥,事在人为。射箭不仅能修生养性,还能锻炼身体。你们俱乐部的成员身体素质多差?射箭比跑步有意思,他们这一类人,要能来我开的箭馆射射箭,丰富一下生活,身体素质也能加强。孟道箭馆针对的客户都是有钱人,有钱人毕竟在少数,将来我的客户主要针对普通人,我的目标是做一个平价箭馆,推广射箭。”

        “想法不错。”陆怀瑾听她说得津津有味,一脸憧憬,好像看到了当年的自己。

        他当年对gn也是这样展望憧憬。

        “你的这个计划,只能在拿到奖金之后才能启动,奖金是你的梦想启动资金。”他抬手在她油腻腻的刘海上揉了揉,说道:“年轻人有想法不错,先记下,以后慢慢完成。至于百步穿杨的冠军,你尽力就好,拿不到冠军也别气馁。”

        她点头:“陆大哥,我会尽力,好好规划。我们一起加油!我相信你一定能渡过眼前的难关。”

        开箭馆不是一夕之间有的念头。她平时呆在孟道箭馆,接触不少人,也有普通人来孟道箭馆询问过价格,但由于教练价格过于高昂,让人却步。

        她脑子里忽然迸出一个想法。

        如果能带动每晚在体育馆下跳广场舞的大爷大婶,一起来射箭,那得是个多么繁荣的景象?想到以后会有更多人加入射箭行列,她忽然有点热血沸腾。

        那种成就感,光是想想,浑身热血都在翻涌。

        她现在恨不得马上去练箭,为自己梦想开始铺垫。

        她越想越兴奋,俯身过去在陆怀瑾嘴唇上吻了一下,“陆大哥,等我以后赚了钱,开宝马带你去威风!”

        “开拖拉机吧,一台拖拉机也不便宜。”

        “太土了……我得开个高大上一点的,这才配的起你的身份啊!”

        陆怀瑾:“我这身份,顶多配一辆拖拉机,不能再多了。”

        顾霜霜顺着他的思虑走,眉眼一弯:“那还是自行车吧……陆大哥,等广场舞大爷大婶都来射箭了,我就用自行车载着你,绕着厦川骑一圈。”

        陆怀瑾一个没忍住,笑出声:“有志气,陆大哥等你。”

        她俯下身,抱了抱他,声音轻了不少:“放心吧陆大哥,我绝对不会成为你的累赘,不会让人瞧不起。”

        陆怀瑾伸手,在她后脑勺拍了拍:“没有梦想的都是咸鱼,你现在是个有梦想的人。有些人以自己为中心,瞧不起有梦想的人,其实这种人是最可悲的,他们比咸鱼还咸鱼,他们永远不会知道热血和爱到底是什么。”

        陆怀瑾不知道母亲对顾霜霜说了什么,导致她的心境忽然产生这么大的变化。

        值得欣慰的是,现在她能有所想法。

        *

        下午陆怀瑾总算好受点,喝了点粥也没吐。

        四点左右,king开车来医院接他们。在去俱乐部联谊会的路上,陆怀瑾吃了点药,趴在顾霜霜腿上睡了一会。

        车子抵达酒店,下车后,三人一起去酒店门口签到。顾霜霜见陆怀瑾一脸倦色,脸色还是有点憔悴,挽住他的胳膊,担心他会晕倒。

        参加联谊会,陆怀瑾和king特意换了件西服。顾霜霜作为女伴,自然也有所打扮。

        化了淡妆,穿了条小白裙,肩上裹着绒毛披风。由于蘑菇头不好做发型,造型师替她在耳廓处加了一只水晶发饰。这么一打扮,气质出来不少,总算有点女人味道。

        酒店后花园布置的很漂亮,他们沿着红地毯走进去,一路上碰见不少人。走到门口,她跟陆怀瑾从侍应生手中托盘里,各自取过一杯酒。

        一晃眼,她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陆怀瑾注意到她神色有变化,顺着她的目光看去,问她:“怎么了?”

        她摇头,抿了口杯中红酒,红酒的苦涩的味道让她蹙眉。她咂嘴道:“应该是看错了吧……哪儿这么巧?……陆大哥,这个酒味道真奇怪。”

        陆怀瑾从她手里取过红酒,给她换了一杯没什么度数的鸡尾酒。

        宴厅很宽。正中有个喷泉池,四周围了一圈餐桌,上面摆着自助酒水。

        king在四周环视一圈,目光落在宴厅一隅:“老大在那,现在过去打招呼?”

        陆怀瑾顺着king所指的方向看过去,径直走过去。

        顾霜霜紧跟其后,她迈着小碎步跟在后面跑,每当这个时候她就恨不能自己腿长一点。

        传说中的抬眼,瞟了眼陆怀瑾:“稀客。”

        陆怀瑾在对面坐下,对king和顾霜霜说:“你们先去吃点东西。”

        顾霜霜看了眼传说中的,又忧心忡忡看了眼陆怀瑾,转身跟king离开。

        她跟king走到餐食自助区,她边挑水果,边觑着陆怀瑾和的方向态度轻蔑,陆怀瑾脸色不太好看,两人聊得似乎不太投机。

        她塞了一块寿司进嘴里,嚼着食物含糊问king:“你说那个能同意吗?他看起来比以前的陆大哥还要讨厌。”

        king拿食物的动作一顿:“自从老大九死一生回来后,性格是真的变了不少现在的性格,跟老大以前的性格挺像的。”

        顾霜霜端着餐盘叹息一声:“如果不帮忙,gn真的会做不下去了吗?”

        king.点头:“是啊,虽然老大有钱,但就算他有座金山,也不可能一直做亏本生意。如果不做我们的外援,帮我们挺进暴雪总决赛,可能年后,gn就会面临解散。”

        “如果gn真的解散了,你们打算做什么去其它俱乐部?”她问。

        “gn解散,我会回归来本行,去修电脑。卡卡会好好学习,按照他爹妈给的路子走,以后考个好大学,进银行。至于其它人……”king摇头感叹,“毕竟他们把青春奉献给了电竞,要转行,那将会是一个上刀山,下火海的过程。”

        顾霜霜安慰king:“你放心吧,陆大哥绝不会让你们失望。”

        她的话刚说完,那边陆怀瑾和已经起身。

        叫来人说了几句话,随后一群人围上去,开始起哄。顾霜霜跟king对视一眼,擦擦手也走过去。

        她跟king挤进人群,走到陆怀瑾跟前。

        king扫了眼起哄的人群,扭过头问陆怀瑾:“老大,什么情况?你们打什么赌?是打游戏比赛?”

        一旁语气散漫:“唔,我跟你们老大想换种线下方式比。我输了,就作为gn外援,帮你们挺进暴雪总决赛。他输了,脱光衣服绕着酒店跑一圈。”

        king的火气窜上来,攥紧拳头:“!你不要太过分!”

        “哦,你们老大不过分?”朝他逼近,神色不快,“当年你们老大用钱挖走其它俱乐部的人,可没人敢说过他过分。”

        king:“你——”

        “king。”陆怀瑾拉了他一把,“我比,如果我赢了,请履行你的诺言,好好替我打比赛。你说吧,比什么。”

        扫了眼在场的人,说:“大家可是听清楚了,陆公子说了,输了围着酒店裸奔。”

        众人觉得很有意思,都想看陆怀瑾出糗是个什么样子。

        说:“陆公子不是喜欢玩箭吗?那我们就比射箭。”

        陆怀瑾神情轻松下来:“好,我跟你比。”

        “我可没说,是我跟你比啊。”嘴角一扯,回过身张望。

        一个穿牛仔衣的瘦高女孩穿过人圈,走进来,定定看着陆怀瑾。

        “林熙?”顾霜霜惊讶出声。

        原来她刚才没看错,真是她。就是说,这么酷的女孩子,她怎么会看错呢?

        陆怀瑾也认得这个女孩,他有自知之明,绝不会是她的对手。

        顾霜霜挺身向前一步,抬起下巴,对着说:“喂,我陆大哥是堂堂男子汉,怎么可以欺负女孩子?”她拍拍胸脯,一脸坚定道:“女孩子当然是跟女孩子比,陆大哥是我男朋友,这个比赛,我替他比。”

        扫了一眼眼前的小姑娘,正要开口却被林熙打断:“哥,就让我跟她比吧。”她目光冰冷,提议说:“我们两比的话,得加大难度。我们的射程定位25米,人与箭靶之间用旋转风扇作为阻隔,让箭穿越旋转风扇。”

        顾霜霜显然也来了兴趣,细眉一挑:“好,跟你比。”

        king有点担心,他撞了一下顾霜霜的胳膊,“嫂子,别逞强啊,海口可不是随便夸的。”

        顾霜霜:“陆大哥都下赌了,不能退缩。这是gn唯一的出路,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我们都要试试。”

        king无话可说。陆怀瑾抓住她的手,握了握:“尽力而为,别有压力。”

        她深吸一口气点头。

        电风扇被人拆掉外壳,只剩下里面的旋转扇叶。道具准备就绪,一群人跟着去外面场地围观。

        25米的距离,就算中间没有阻隔电风扇,普通人可能也无法射中箭耙。

        道具有限,只有一把复合弓。为了公平起见,两个姑娘抽签决定谁先上场。林熙抽到第一签,顾霜霜第二。

        林熙拿着弓箭上台,缓缓举起弓箭。她上身穿着高腰牛仔衣,下身是紧身牛仔裤,脚上穿着厚底马丁靴,一双腿又细又长,一身牛仔打扮挺有气质。

        众人屏住呼吸,目不转睛看着她。

        “唰”一声,箭离弓弦,穿过旋转的风扇,定在箭耙五环位置。

        五环的成绩,对于这种花样射箭来说,已经是个很不错的成绩。

        林熙下场,顾霜霜接弓。

        她穿着裙子不太方便,脱掉披风,接过弓箭上场。

        她的裙摆过于宽大,上阶梯时不知道被谁踩了一脚,裙子“撕拉”一声被扯出一条长口。

        这……裙子,什么质量啊……囧。

        箭还没开始射,就出了这么大一个糗,惹得台下一群人一阵哄笑。陆怀瑾想上台帮她,她却硬着头皮大步流星走到正中间,一咬牙,把裙摆给撕开,让长裙变成短裙。

        她撕裙摆的姿势干净利落,相当帅气,她大大方方的行为,倒是缓解不少尴尬。

        她将撕开的裙摆扔至一旁,姿势站定,拉开弓弦。

        围观的人群安静下来。

        她仔细观察着风扇旋转的频率,闭着眼睛计算了一下,睁开眼,心里默数着一、二、三……

        “呼啦”一声,箭离弓弦。

        箭势如破风,穿过风扇叶,直奔箭耙而去。

        就在顾霜霜把箭射出去的时候,陆怀瑾几乎同一时刻闭上眼。他不敢看。

        良久,king撞撞他的胳膊,声音颤抖:“老……老大。”

        陆怀瑾深吸一口气,不敢睁眼,侧耳问他:“赢了?”

        king:“不……不是……”

        陆怀瑾一口气从胸腔吐出来。那就是……输了。

        他缓缓睁开眼,看向箭耙——

        深吸一口气。

        所以,这个……到底算输,还是赢?

  http://www.biqugex.com/book_23252/1012287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