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总有人治得了你 > 第50章 番外2

第50章 番外2

        厦川气温最低时,可到零下十度。

        这日晚上八点,操场上雪花飘得如棉絮般。林熙从操场跑完步回宿舍已经一身汗,回到宿舍,头顶都还冒着热烟。

        宿舍住着两个女孩,林熙是其中之一。她进浴室洗了个澡出来,舍友庄洋洋忽然停下卸妆,扭过头问她:“熙熙,你明天要去参加那个百步穿杨的训练赛吧?”

        林熙头也没回,“嗯”一声。

        庄洋洋说:“那个,方伟他爸是百步穿杨的粉丝,他爸想去现场看训练赛,可是买不到票,你能不能……”她的话还没说完,林熙已经把赛方给的一沓门票,全放在庄洋洋面前。

        庄洋洋拿起那一沓票数了数,二十来张。她先前帮男友爸爸在网上抢票,五千都没抢到一张,这会舍友一口气给了她二十张,如果兑换成钱……

        “熙熙,你真是豪气万丈!”

        庄洋洋差点没给她跪下磕头,大喊“谢谢土豪”。

        “欸,对了熙熙。周末晚上,学校会请大明星秦衍来我们学校讲座,你要去吗?方伟刚升学生会会长,我让他给你留个好位置。”

        林熙腿搭在床梯上,开始压腿。

        她吁出一口气,眉梢淡漠:“谁啊?”

        “熙熙你不是吧?”庄洋洋扶额,“秦衍你不认识啊?他现在也算走向国际了!去年还给好莱坞一部大片当过配角,你居然不认识他?”

        那部电影她有印象。

        林熙压完腿,爬上床:“就是那个拖后腿的?”

        “对对对,就是他。”庄洋洋挤了一坨乳液往脸上拍,她道,“那就这么定了,我让方伟给你留个好位置。”

        林熙对明星本身是没什么兴趣,但想着打发周末时间也不错。索性“嗯”了一声,答应下来。

        ……

        翌日一早,她骑自行车赶到比赛地点。

        从换衣间出来,二十名参赛队员坐在小房间里。训练赛不是正式比赛,只是为了让参赛者了解对手的实力。

        林熙坐下没一会,身旁女孩跟她示好:“你好,我叫顾霜霜,你可以叫我老霜,霜霜,小霜都行。”

        顾霜霜。网上没有她的任何资料,也没有她以前的比赛成绩,实力成迷。

        在不知道对方实力之前,林熙并不想同其它参赛选手有任何交集。只是做了一个简短的自我介绍:“林熙。”

        “你的名字很好听啊。”

        然后就是一阵沉默。

        其中一个男性选手感叹:“百步穿杨真是一届不如一届,后门开得越来越大,都快变成小朋友过家家了。”

        立马有人接话:“可不是?两个小姑娘……这……哎,比赛方这在鄙视谁?”

        这句话让林熙不痛快。她瞪了一眼说话的男人,对方立马噤声。

        林熙是标准的模特身材,很瘦,瓜子脸,眉眼间有股英气,瞪人的时候眼神里似乎冒着一股寒气,让人望而生畏。

        这场练习赛林熙最没把握的对手是顾霜霜。

        比赛结果,她跟那个女孩是平局。和先前预料一样,那个女孩的实力不在她之下。

        下场后,一群人往后台走,林熙跟顾霜霜并排走,时不时打量她。

        回到休息室,一群男人打量着两个女孩。上场前,对两个女孩态度轻蔑的男人下场后态度转变,说道:“行啊,小姑娘不错啊,有点能耐!”

        左手边一个络腮胡男人插话,为自己失败开脱:“如果不是因为风向,咱们也未必会输给两个姑娘。”

        林熙讨厌这样为失败找借口的人,尤其是男人。

        她冷冷抬眼,扫了眼络腮胡男人,说:“大叔,比赛讲究技巧,输了还给自己找借口,您是搞笑的吧?”

        络腮胡男人一时语塞,脸色阴沉。

        室内气氛变得奇怪。顾霜霜“哈哈”一笑,打破尴尬:“那个……比赛第一,友谊第二!这是训练赛,大家练手失误很正常嘛,不到最后不能定结果。我今天早上出门是踩了狗屎,我这是走了狗屎运,狗屎运……”

        她这么一说,倒给几个男人找了个台阶下。

        刚才在场上林熙还挺欣赏这个对手,可是现在对这个顾霜霜真是一点好感都没了。

        给弱者台阶下,这是在藐视比赛。

        林熙走到电梯门口,顾霜霜叫住她:“那个……你等等。”

        林熙回头打量着那个比她矮半个头,留着蘑菇头的女孩。

        她结结巴巴,半晌憋出一句话:“咱两,可以交个朋友吗?”

        林熙心里也不知道哪里来的火气。看着身后的顾霜霜,心里压着的话终于变成两个字。

        “弱者。”

        顾霜霜明显一愣,一头水雾。

        林熙看着她,神色寡淡:“讨好一群手下败将,是弱者。输了便是输了,找借口开脱的是弱者;给弱者台阶下的,自然也是弱者;你和那个男人一样,对箭不够赤诚,你这是在侮辱射箭,是弱者中的弱者!”

        林熙很佩服她的实力,她尊重赛场,更尊重眼前这个对手。出于对对手的尊重,她希望顾霜霜能明白她的话,尊重这场比赛,而不是费力去讨好手下败将。

        她说完话转身,差点撞进一个男人怀里。

        她往左走,男人也往左。她抬头看着男人,戴着口罩,看不见脸,她以为男人是故意的,瞪了他一眼。然后伸手将他拨开,跨进电梯。

        赛场在郊区,离她们学校还有两个小时的自行车车程。

        她骑自行车下山,车胎被玻璃扎破。这附近没有公交车站,更没有修车店,她站在路边等出租车经过,好容易过去一辆,车上却有人。

        林熙把车停在一边,跑到路中间见车就拦。

        等了两个小时,总算有一辆黑色轿车在路边停下。

        年轻司机摇下车窗,问她:“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她看了眼身后的自行车,有些窘迫,说:“这位大哥,我的自行车车胎破了,你能不能帮个忙,带我回市区?钱我不会少给你。”

        “没问题。”司机下车,很热络地把她的自行车折叠起来,放进后备厢。

        林熙钻进车里,关上车门才发现,车内还有两人。她身旁坐着一个戴口罩的男人,副驾驶坐着一个老头。

        身旁的男人睨了她一眼,眼神不快。

        林熙捕捉到他的眼神,仔细打量他,片刻后讶然道:“是你?”

        男人的声音从口罩里透出来,过滤了一层磁性的厚重,声音变得单薄:“哦……是你。”

        副驾驶的老人也扭过身看她,惊讶道:“呀,是你!”

        林熙冲着老人笑笑,问道:“老人家,你认识我?”

        老人家笑眯眯道:“哪儿能不认识啊?我们刚看完练习赛。”

        “唔,这样啊。”林熙顿了一下,说,“你们给我留个电话吧,下次我给你们送场票,不用花钱买。”

        年轻司机笑着说:“不用了,我们也有免费票拿。”

        林熙“哦”了一声,看了眼坐在自己身旁的男人,有点尴尬。

        开车的司机问她:“你姓林吧?你箭术不错,从小开始练的啊?”

        林熙点头:“我叫林熙,懂事就开始接触。”

        司机自我介绍:“大家都叫我老孟。”

        副驾驶的老人也自我介绍:“大家都叫我陆老爷。”

        林熙看向秦衍,男人坐在那里跟一尊佛爷似得,稳如泰山,一动不动。男人半张脸被口罩遮住,只能看见一双眼睛和光洁的额头。

        从侧面看,男人鼻根很挺,眉形清秀,睫毛长。男人似乎发现她在打量他,扭过头,看了她一眼。

        林熙有些尴尬,慌忙扭过头,解释说:“刚才在……馆内,抱歉。”

        男人没说话,扭过头看窗外。

        ……

        周末转眼就到。

        晚上林熙跑完步回来,就被庄洋洋拽去学校的阶梯教室看明星。她到的时候,里面黑压压一片人,还有记者到场。她跟庄洋洋猫着腰避过摄像机,走到第二排中间位置坐下。

        她们刚坐下,主持上场,开始了繁琐的开场白。

        随后,一个穿着西装,身姿颀长的男人从帷幕后走上台,坐在台中的吧台椅上。

        下面的学生一片尖叫。

        坐在林熙旁边的庄洋洋,也举着闪光铭牌,扯着嗓门大吼。林熙被声音震得耳朵疼,下意识堵了堵耳朵。

        等现场安静下来,她才垂下捂耳朵的手,看向台上。

        聚光灯下,男人一双修长的腿随意垂着,修长的手指掐着话筒,姿态随意,表现轻松,给人一种接地气的和蔼感。

        他将话筒放在嘴边,试了一下音。

        男人低醇的声音从四面八方的喇叭里钻出来,带着特有的磁性钻进人耳膜。好听的声音几乎要融化现场粉丝的心脏。

        现场寂静下来。

        庄洋洋吼了一句:“秦衍唱首小蛮腰啊!”

        全场哗然,纷纷看向声音方向。庄洋洋窘迫缩到桌子下面,于是林熙躺枪。

        秦衍的目光落在林熙身上,笑起来,声音低得触人心弦:“这位同学,你刚才说什么?”

        偶像一开口,全场女生纷纷呈卧倒状,表示已经被秦衍的声音融化。

        长得好看,声音也这么苏,真是让人浮想联翩。

        林熙发现秦衍是在问自己,咬着嘴皮一句话也不说。在旁人看来,她面无表情,一点也不给偶像面子,搞得现场气氛有点尴尬。

        还是主持人上台打破了这份尴尬。

        林熙看着秦衍那双眼睛和身形轮廓,觉得十分眼熟,好像在现实中见过。

        秦衍开始演讲自己的成功之路。一场演讲持续了一个小时,林熙听得又困又乏。这种演讲挺无趣的,大家能听这么久,大概都是冲着演讲人的脸。

        庄洋洋趴在桌上,感叹道:“男神啊……看脸就够了。”

        林熙低头玩手机:“你这么花痴,你男朋友知道吗?”

        庄洋洋:“就是方伟带我粉秦衍的!你不懂,秦衍不仅是女人的男神,也是男人的男神。”

        林熙翻了个白眼,表示无奈,“要男神有什么用?能当你老公啊?”

        庄洋洋反驳:“熙熙你不懂,这是精神信仰!”

        *

        演讲结束后,阶梯教室外堵得人山人海。

        林熙看这阵仗,大概其它学校也来了不少人。林熙在拥挤的人群里拽了一把庄洋洋:“洋洋,我们从后门走。”

        庄洋洋一个劲儿往前面挤:“秦衍的车在前面,你先走吧,我去要签名!男神啊!男神肯纡尊降贵来我们学校,不要个签名简直对不起我祖宗姨妈七舅姥姥!”

        林熙了解这个室友的性格,也不再劝,转身闪人。她从阶梯教室出来,看见一个男人鬼鬼祟祟蹲在石头后面。

        石头前方的小斜坡下,站着一群女粉丝,人手抱着一个签字本张望。

        “不是说秦衍会从后门出来么?人呢?”

        “不会是骗子吧?算了,我们去前面等。”

        “再等一会,等一会。”

        林熙看了眼躲在石头后面的男人,又看了眼外面的同学,了然。

        秦衍发现身后站了一个女孩,为了不让自己暴露,伸手将她给拽过来,捂住嘴,将她脑袋压在石头上。秦衍用力过猛,林熙后脑勺磕在石头上,疼得眼冒金星。

        被人突然“袭击”,林熙火冒三丈。也不管对方是谁,顺手勾住对方的脖子朝着石头上压,用力将他的头磕在石头上。

        秦衍疼得闷哼一声,几乎就在同一瞬间,他被林熙掐住脖子,骑在身下。

        女孩骑在他腹部,冰凉的手指掐着他喉咙,恶狠狠瞪着他,似乎想要他的命。

        在斜坡下守着的几个女粉丝听见动静,伸着脖子往石头后面看。

        “你们听见声音没?”

        “听见了……”

        “过去看看?”

        “好……”

        秦衍想用力挣脱林熙束缚,他抓住林熙的胳膊,用力一翻身,抱着林熙滚下小斜坡,反将她给压在身下。

        一群女粉丝看见从斜坡上面滚下来的一男一女,不明情况。

        秦衍脸上口罩在滚下斜坡的过程中掉了,他怕身后粉丝走过来看见他的脸,情急之下俯下身,吻住林熙。

        “艾玛,虐狗啊。”

        “人家情侣闹别扭呢,我们看啥,赶紧走走走。”

        “秦衍肯定不会过来了,我们还是去前门等。”

        林熙被这一吻,脑内一片空白,直到女粉丝离开,她才从巨大惊愕中醒过来。她顺势一拳打在秦衍胸口,对方受疼,条件反射捂住胸口;于是林熙趁虚而入,再次将他骑在身下。

        她也不管这人是什么明星,什么偶像,捏紧拳头,对着他的脸一拳挥下去。

        一拳挥了实在不过瘾,对着他那张好看的脸,又一拳挥上去。

  http://www.biqugex.com/book_23252/102982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