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葬明 > 第三十九章 总结

第三十九章 总结

        除了安排罗颖杰整理文案之外,肖天健一回到老巢,便把所有人都召集到一起,开始讨论这一次他们跟沙二宝一战的心得体会,不管他们是老人还是新人,都要谈谈对这一战的体会。

        本来肖天健在后世生活的时候,便很是讨厌公司做点事情之后动不动就搞什么总结、研讨之类的事情,但是后来肖天健发现,合理的总结讨论,确确实实的能帮助一些不动脑筋的人进步,所以他灵机一动,便活学活用,把这个以前公司的习惯带到了这个时代,为的就是让手下人都能清楚的明白,他们之所以打胜仗,根本的原因所在。

        “我看这次咱们大胜还是因为掌盘子调度有方,对掌盘子,俺赵二驴是心服口服!这都是掌盘子的功劳,要不然的话,咱们这帮货,根本不可能打赢的!”赵二驴倒是第一个发言,不过一开口便把所有功劳都扣在了肖天健的脑袋上。

        马屁精!这是肖天健给赵二驴在心里面下的一个定义,不过他并不阻止赵二驴的发言,毕竟这厮这么说,也是给他竖立威信,他完全犯不着不承认这个事实,他的威信越高就越好,这也是赵二驴在他手下做事的时候价值的一种体现嘛!所以肖天健后者脸皮,还是承受了赵二驴他们的恭维。

        “我觉得这一仗咱们之所以大胜沙二宝,关键的原因是咱们比沙二宝的他们有规矩,咱们共同进退,而沙二宝他们却是乱哄哄的一窝蜂,人多也发挥不了作用,只能被咱们逼着打,后来有人吓的尿裤子了,便一哄而散!所以咱们才会人少打赢了他们人多!”冯狗子跟着赵二驴恭维了肖天健一番之后,开口说出了他的看法。

        肖天健点点头,认为冯狗子这家伙还是可造就的,毕竟当痞子的眼界是宽一些,自然脑子也就灵活一些了,于是他对冯狗子点点头。

        他们的讨论让那些新入伙的家伙们很不自在,因为他们是属于战败方,他们人多却被肖天健这边人少打了个屁滚尿流,这脸上自然就没什么光彩可言了,所以这些人一个个都低着头不说话,只有几个机灵点的跟着赵二驴拍肖天健的马屁,表示是肖天健这个掌盘子厉害,才带着人打赢了他们。

        对于他们这些话,肖天健自然不屑一顾,接着问他们还有什么可以总结出来的东西没有。

        这帮人七嘴八舌的议论着,胜利者是喜气洋洋,失败者是垂头丧气,说了半天却没有人再说到正套上。

        肖天健皱着眉头,听着他们在哪儿胡说八道,最后吧目光锁定在了新俘虏来的一个人身上,对他问道:“阎重喜!我听你说过,你以前乃是官兵出身,你可能说出来一些东西吗?”

        这个被点到名字的人于是抬他那张国字脸,此人算是比较壮实的一个人,脸上带着一脸的阴郁,而且表情也显得很是呆板,听到肖天健点到他的名字,于是便想了一下之后,开口答道:“身为败军,我没什么好说的!肖掌盘子确实厉害,能控制手下临阵不乱,显然要比那姓沙的本事要大不少,要不然的话,我们也不至于败的如此之惨!

        不过小的觉得,掌盘子以前这些弟兄,还是有些疏于训练,临阵之际有些人还是畏战不前,只是被迫行事罢了!也就是碰上了姓沙的这个无能之辈,要是碰上了强一些的队伍的话,掌盘子恐怕就没这么好的结果了!”

        “放你娘的屁!你说什么?居然对咱们掌盘子如此无礼,你信不信老子砍了你?”赵二驴一听便蹦了起来,还一把扥出了腰刀,咋咋呼呼的指着这个阎重喜骂道。

        其他那些个肖天健的老弟兄也纷纷指着阎重喜破口大骂了起来,有人叫道:“你算个球!我们掌盘子可是领着咱们连官军也干过,上一次二十几个官军,掌盘子只带了咱们十几个人,便杀得他们片甲不留!你不信问问赵家堡的兄弟们!”

        赵家堡来的那些个人也纷纷点头称是,说他们是亲眼看到的,而且他们就是那一次被肖天健所救的,总之一会儿时间,便有不少人站出来大骂起了这个阎重喜。

        阎重喜听闻肖天健他们居然还以少胜多,杀了二十几个官兵,脸上的表情多少有些诧异,但是他却还是有些不服,梗着脖子争辩道:“你们骂我我也要说!那些官兵肯定也是乌合之众,要是遇上了我以前的边兵的话,你们一定打不赢的!单是你们在被我们那几个弓箭手射的时候,便已经有些乱了,要不是掌盘子弹压的紧的话,你们早就败了!我们这边弓箭手没人指挥,人也太少了点,要是多几个人又有人指挥的话,你们一定会败的很惨!”

        一群老兄弟一听之下,一个个蹦起来,撸胳膊挽袖子的破口大骂着便真的要去教训教训这个出言不逊阎重喜。

        场面一下便乱了起来,阎重喜眼中露出了恐惧的神态,但是却还是不肯服软,但是接下来随着肖天健的一声大吼,众人这才又坐回了原位上。

        “都给我闭嘴!今天是我要阎兄弟有什么说什么的,你们这是要做什么?你们这些混账东西,眼里面还有没有我这个掌盘子了?还有,既然他们已经跟了我,那么以后也便是咱们自家兄弟了,你们如此做,岂不是要这些弟兄凉心吗?都给了坐回去!以后咱们不许再分你我,违者看我怎么收拾你们!”肖天健站起身,厉声吼道。

        蹦跶的最欢的赵二驴一下便蔫了下来,脖子一缩便闪入了人群,其余人等一看肖天健发话了,于是也都立即偃旗息鼓,老老实实的坐了下去,不过脸上却还是都是一脸的不服气的样子。

        “阎兄弟!你说的很对,到底你是见过大场面的,今天你有什么就说什么吧!良药苦口,但是却能救人性命,忠言逆耳但是却能让人清醒!

        这帮家伙打了一场胜仗,便都忘了自己姓什么了,你不必理会他们!照直了说吧!”肖天健对这个阎重喜拱了拱手,诚恳的说道,他虽然觉得阎重喜有点言过其实,但是眼下他十分缺乏这样有一些当兵经验的人,而且看阎重喜也说的有理,他正需要这样的人来给自己指点一下,来修正一下自己练兵方面的缺陷呢,于是他对阎重喜表现出了异常的客气。

        阎重喜刚才还真是有些担心这帮家伙扑上来胖揍他一顿呢,现在看肖天健出来拦住了他们,而且还对自己很是客气,心中倒是真的十分佩服肖天健的气度,同时也有点感激肖天健。

        于是他赶紧躬身对肖天健施礼道:“多谢掌盘子回护!其实掌盘子能做到如此地步,已经是难能可贵了,即便是一般的官军当官的,恐怕也很难做到如此地步,我阎某其实还是深感佩服的!刚才确实是小的出言不逊了,还望掌盘子见谅!”

        “不妨不妨!你说的很对!我肖某自问还是能听得进话的人,你有什么便都直说吧!不管你说的对不对,我肖某都不会怪罪你的!”肖天健抬手让他免礼,对他接着鼓励道。

        “既然掌盘子愿意听在下说道说道,那么在下就斗胆放肆了!

        掌盘子这次带人去打我们……哦不!是去打姓沙的!显然这些兄弟们已经都被掌盘子操练过了,我不知道掌盘子对他们操练了多久,但是眼下看来,还有所欠缺,但是贵在这些兄弟们军纪还算是严明,所以比起姓沙的,便占据了很大的优势!这也是姓沙的带着我们这么多人还被掌盘子击败的原因!

        另外掌盘子传授给诸位兄弟的长枪并排直刺,也着实厉害非常,阎某深感佩服!即便是一些边军,恐怕也不能把长枪的威力发挥的如此犀利!

        不过小的还是斗胆要说,戚大帅曾经有言,兵贵杂,而掌盘子所操练的弟兄们,却只有长枪手和刀盾手,而且掌盘子安排的刀盾手也太过少了一些,而刀盾手乃为军之屏藩,当敌方弓箭手放箭的时候,长枪手根本无法保护自己,只能由刀盾手给予屏遮,所以这一次掌盘子能大胜沙二宝,其实有些侥幸!

        假如姓沙的手下多几个弓箭手的话,抑或是有点指挥的话,以掌盘子的兵力,即便是军纪再如何严明,也承受不了损失,最终根本无法逼近到我们面前,说不定中途便已经溃乱了!就更不用说以长枪手齐头并进,来杀伤敌军了!

        所以小的以为,掌盘子必须要增加刀盾手的数量,使其能遮挡住整个前锋,方能有取胜的可能!否则的话,一旦遇上更强一些的敌手的话,掌盘子和诸位兄弟恐怕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

        当然,掌盘子假如能有一些弓箭手的话,就更好了,假如没有弓箭手的话,也要有鸟铳,可惜鸟铳这东西实在是太容易炸膛了,要不然的话倒是一种不错的利器!”

        沙二宝这话可以说真是说到了肖天健的心里了,他当即拍手叫好道:“阎兄弟说的不错!真是不错!呵呵!听你的话之后,肖某受益匪浅呀!

        你说的不错,我这些老弟兄们,确实操练还很平常,毕竟这些弟兄中最早开始操练的也不过只有一个月时间罢了,有一半的弟兄只受过不到十天的操练,便仓促上阵,故此还多有不足之处!

        而刀盾手我也安排的有些太少了一点,这是我的失误!以后我会多选一些弟兄,来充当刀盾手的!想必以后再遇上这样的战事,便不会再吃这么大的亏了!”

        听罢了肖天健的话之后,阎重喜的眼睛顿时睁大了起来,这话确实让他吃惊不小,他怎么都觉得肖天健这些个手下,起码已经受过半年以上甚至更长时间的操练了,绝没有想到这些人最长的却才只接受了不到一个月时间的操练,便能练就出这样一支队伍,这实在是让阎重喜有些接受不了。

        “掌盘子说这些个兄弟只接受了不到一个月的操练吗?”阎重喜有些不敢相信的对肖天健问道。

        “那是当然了!咱们掌盘子对咱们这些老弟兄们只操练了这么长时间,我赵二驴就是最早跟着掌盘子的,掌盘子岂能骗你这厮?”赵二驴倒是先抢过话头,接着对阎重喜答道。

        其余的那些人也纷纷点头,那个李栓柱更是闷声说道:“我李栓柱十多天之前还是赵家堡打铁的,跟着掌盘子也不过是十几天时间,掌盘子没有骗你!”

        肖天健略带着一丝得意的微笑对阎重喜点了点头。

        这一下阎重喜真是不敢再小看肖天健了,赶紧跪下说道:“掌盘子果真神人也!请恕小的冒犯!小的真是班门弄斧了!请掌盘子见谅!”

        “哈哈!阎兄弟太客气了!你说的确实不错,我岂会怪罪你呢?好了!今天我也总结一下这一次对姓沙的一战的经验吧!

        其实这一次咱们打胜仗,第一功要算在石冉的头上,要不是石冉抓回来了刘四的话,咱们也不可能对姓沙的情况如此了解!所以我们这一仗便抢得了先机,胜在知己知彼上面!这情报乃是我们胜利的基础!

        第二,我们胜在避实击虚上!姓沙的占据着地势上的优势,假如他闭门不出的话,那么这一仗我们即便是都有三头六臂,也绝难打胜,我便隐真示假,只带少数人把那姓沙的激出了庄子,这才在庄外列队迎敌,使其先放弃了地势上的优势!

        第三就是纪律!诸位上阵的时候,都能记住咱们的规矩,记着诸位兄弟们相互之间的情意,临阵之际同生共死的对敌,即便是面对对手的弓箭,诸位也冒死不退,更没有出现临阵脱逃者,这乃是每个弟兄的功劳!对此我肖某深感欣慰!所以说此战最大的原因,就是贵在我们的纪律要远强于对手!这一点比任何一点都要重要!

        当然还有我们的士气,也要远比对手的高出许多,做到了上下同心,舍命杀敌!

        有此几项,是我们大获全胜的根本所在!

        但是我们也有所不足之处,那就是阎兄弟刚才所说的那些东西,我们虽然士气很高,但是却缺乏临战经验,有些人还惧怕上阵,甚至有些畏足不前!幸好没有酿成大祸,要不然的话,只要对手稍强,我们便会给对方所乘之机,这一仗就该是我们吃大亏了!

        再者就是刀盾手的不足,使我们非常被动,在对方仅有的三个弓箭手的发射下,我们几乎差点崩溃,这是我的错,没有准备充分!

        所以综合这些长短,我们还要进行改善,这操练要更严格一些才成,另外还要增加一些刀盾手的配置!

        请诸位牢记,纪律高于一切,如果没有这个的话,一切都是空谈,那么以后上阵,被人追杀的就该是咱们了!

        还有诸位新到的弟兄,想必被人追杀的滋味一定不好受吧!吃了这次亏之后,你们也该仔细想想,你们为何会被我们打败了吧!昨天你们也都看到了,今天又都听到了,我们为何会以少胜多,所以既然你们跟了我肖某,便也要必须给我记清楚了,这规矩定下来,是要执行的,不是说说就罢了,我肖某对于纪律的要求,将会非常严苛,违者必将重罚,希望你等都能牢记了!”

        众人听罢之后纷纷点头,那些老弟兄们则立即习惯性的站起来,两腿用力一并,挺直了腰杆大声叫道:“记住了!老大!”

        这么整齐的动作和回答,让新来的人又一次心中一凛,赶紧有样学样的跟着叫道:“记住了老大!……”不过声音却显得有些无力,也有些混乱罢了,这让那些老弟兄们有得意了一下。

        (四千六百字大章更新!砸票!收藏,下午还有一更!)

  http://www.biqugex.com/book_23554/1025429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