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葬明 > 第五十一章 残酷的开始

第五十一章 残酷的开始

        凄厉的惨叫声、哭嚎声、呻吟声和马蹄声,喊杀声混杂在一起,传到了肖天健他们的耳中,一股股浓烟腾起,落入到了他们的视线中,肖天健带着手下越过一道土岗之后,注目朝前望去,结果看到的却是极其惨烈的一幕。

        只见王天龙率领着他的十几个骑马的手下,正在那个居于高处的范家堡外围,纵横驰骋,一个个庄外的佃户们,显然正在土地中耕作,对于他们的到来可以说是猝不及防。

        而王天龙是突然率众冲了出来,结果这些正在农田中勉力耕种的佃户们,纷纷惊慌失措的朝着范家堡的庄门奔逃而去。

        可是他们两条腿如何能跑得过四条腿呀!结果很快王天龙的手下便追上了他们,对着这些可以说是无辜的佃户们便展开了一场屠杀,只要是朝着范家堡跑的佃户,被他们追上便是随手一刀,将其劈翻在地,并且像是赶鸭子一般的驱赶着他们,涌向庄门。

        这些佃户们惊慌失措之下,眼看逃入范家堡是无望了,便开始四散奔逃,但是立即便有几个王天龙的手下策马将他们圈了回来,只要稍有不听话的人,便立即会被他们用扎枪或者腰刀杀死在地,瞬间范家堡外面便成了一幅人间地狱的景象,被杀的佃户横尸田野,受伤的人躺在地上发出凄厉的惨叫,那些佃户家的妇女孩子哭喊着扑在死者或者伤者的身上,呜呼哀号。

        有一个老女人伏在一个被杀的老头身上放声大哭,用最狠毒的诅咒咒骂着那些为祸于他们的土匪,当一个王天龙手下策马从她身边驰过的时候,这个老妇猛的站起来,指着那个人破口大骂,用最怨毒的语言咒骂着他们的无良。

        那个人本来已经策马驰过,当听到老妇如此狠毒的咒骂他的时候,便一圈马又转了回来,猛的一夹马腹,便掉头冲了回来,只见他手中腰刀刀光一闪,顿时那个正在破口大骂的老妇的骂声戛然而止,一股血箭冲天而起,再看那个老妇的人头便翻滚着飞了出去,无头的尸体扑通一声便倒在了她的男人尸体旁边,抽搐了几下之后,便寂然不动了。

        肖天健脑门上的青筋一下便跳了出来,愤然握紧了手中长枪的枪杆,差一点当场暴走,他也是当杆子的,从他踏上这条路以来,这段时间也没少杀人,死在他手中的起码也有十几条人命了,其中不乏有无辜之人,但是他却从未如此滥杀过,只要是对方没有威胁到他的生命,他便不会对无辜之人动手,不但是他自己这么做,连他的手下也被要求同样这么做,所以当今天看到王天龙如此行事的时候,肖天健顿时气的七窍生烟。

        好在这种事只有王天龙的手下再做,他看到石冉带着大牛等人远远的立马驻足于不远处,并未和他们一起如此行事,于是他怒吼了一声道:“石冉!”

        石冉看到肖天健一行已经赶至这里,于是赶紧圈马,带着手下几个人驰了过来,肖天健不待他开口说话,便一把将他拉下了马背,也顾不上自己骑术超烂,翻身跃上了马背,一抖马缰便坐在马背上歪歪扭扭的朝着王天龙所在的位置冲了过去。

        大牛等几个骑马的手下也赶紧策马加鞭,追着肖天健冲了过去,而石冉还有那些徒步的部下们,则一个个提心吊胆的看着肖天健以拙劣的骑术,控着战马朝着王天龙奔去,生怕肖天健一个不小心,会被摔到马下。

        队伍中响起了一片惊呼之声:“掌盘子小心……”

        肖天健这会儿血往上涌,不管不顾的拼命夹着马背,控制着自己的身体不跌落下去,就这么在众人的惊呼声中奔到了王天龙面前。

        而此时王天龙和他的手下基本上已经控制住了范家堡外围的那些佃户们,短短片刻时间,便杀了二三十个范家堡的佃户,把剩下的一二百佃户圈到了一起,并且不断的用枪杆或者是马鞭抽打着这些人,让他们老实一点,都按照吩咐蹲在一起。

        “王当家!……”肖天健歪歪扭扭的骑在马背上奔了过来,远远的便大声叫道。

        此时王天龙也看到了肖天健的行动,看着他在马背上的那拙劣到了极点的骑术,王天龙和他手下脸上都露出了鄙夷的神色,有些人甚至指着肖天健放肆的大笑了起来。

        当肖天健奔至王天龙面前的时候,本来充盈了满腔的怒火,让他几乎丧失了理智,但是经过这一段路的奔驰之后,肖天健短时间之内便又恢复了理智,毕竟他们现在算是盟友,不管王天龙如何行事,他都不能拿刀砍了他,所以他强压住了胸中的怒火,扫视了一下这些被圈在一起的范家堡的惊惧万分的佃户们,拉住了马缰,强稳住了身形。

        “王当家!何苦要杀这些个穷佃户呢?咱们求的是姓范的老财家的钱粮,为何要如此对待这些个苦哈哈呢?”肖天健努力压制着自己的怒火,尽可能的心平气和的对王天龙问道。

        王天龙听罢肖天健的询问之后,脸上带着一丝鄙夷的神色,满不在乎的收起了他那把还站着血迹的马刀,扭头又看了看这个时候已经慌作一团的范家堡,冷笑了一声道:“看来肖当家干这个还是嫩了点呀!居然还会如此妇人之仁!呵呵!

        既然如此,我老王就点拨一下肖当家也好!干咱们这行,心慈手软可不是什么好事!我老王之所以这么做,就是要先堵住这些佃户逃进堡子里面,要不然这帮穷鬼一跑进去,就会跟着姓范的铁了心的抵抗咱们攻打堡子!到时候岂不净给咱们自找麻烦吗?”

        肖天健听着王天龙这话倒是有理,于是点点头又收敛了一些火气,有些不悦的说道:“这个自然有理,王当家这么做肖某也并无异议,只是也犯不着如此杀戮,这么做岂不是有些上天和了吗?”

        “哧!我说你还是妇人之仁了吧!对付这些个佃户,不先镇住他们,又岂能成事?这些人一会儿咱们还有用,要是不先镇住他们,让他们知道咱们的厉害,他们岂会听咱们的吩咐?另外肖当家,我老王也在你面前托大一下,干这个你还时日太短了点!要是咱们不突如其来,先给他们来这么一下,堡子里面姓范的岂会怕咱们呢?你扭头看看吧!经老子这么一杀,现在堡里面那些庄丁,就已经慌神了!一会儿咱们动手的时候,这帮人自然就没了胆子跟咱们硬拼了!学着点吧老弟!”王天龙带着不屑和嘲讽的冷笑接着对肖天健说道,一副瞧不起他的样子。

        肖天健还真是被他堵得有些没话说,后世接受的教育,让他自然而然的形成了自己的价值观,对于善于恶,他有一种完全不同于这个时代人的标准,这件事上,他很看不惯王天龙的这种滥杀,但是又不得不承认,他这么做确实也有道理,毕竟这些佃户是范家堡的人,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来打范家堡,这些人便是他们的敌人,对于敌人他也知道不能心慈手软,可是这么做,肖天健无论如何还是有些无法认同。

        但是王天龙话已至此,他如果继续和他争辩的话,也没什么意思,于是他强忍住了自己的怒火,点点头干笑了一声道:“王当家果真狠辣!肖某自愧不如!受教了!不过肖某也劝王当家一句,咱们虽然被逼干了这行,但是咱们也都是穷哈哈出身,对于这些个穷哈哈们,咱们最好还是得饶人处且饶人吧!只要他们不跟咱们对着干,我看能不杀还是不杀的好,也算是给自己积点阴德!省的有朝一日遭了报应!”

        一听肖天健提起报应,王天龙脸色一变,这时代很多人是相信报应之说的,盛传滥杀无辜,会有伤天和,死了之后是要下十八层地狱的,显然王天龙也多少有些信这个,但是他脸色也就是微微一变,便马上又恢复成了狰狞的面目,猛的朝地上啐了一口吐沫骂道:“少他娘的给我提什么狗屁报应!老子干了这一行,就没打算落个什么好报应的,老子这一世还顾不过来,哪儿他娘的顾得了死了之后的事情!兄弟你不要多说了,现在我老王已经把范家堡外面给扫清了,接下来咱们说说该如何灌进去(黑话冲进去的意思)吧!”

        肖天健看了一下那些被杀的佃户的尸体,心里面叹息了一声,也知道因为这事儿,自己暂时也不能和这个王天龙翻脸,现在他们要考虑的还是如何能打下这个范家堡,对于他来说,这是他第一次以强攻的手段,来攻打一处坚固的寨堡,许多事情上,还是要先跟这个王天龙学学。

        于是他干笑了一下之后,对王天龙一拱手道:“王当家说的有理!这事儿不提了!不瞒王当家您,这次来打范家堡,兄弟我还真是没什么手段,这是兄弟我第一次带人来打这样的堡子,一切还多仰仗王当家了!”

        听肖天健嘴上已经服软了,而且显然肖天健表态要以他为主,所以王天龙的脸色也就好了许多,哈哈一笑道:“既然如此,那么我老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肖当家就听俺老王的吩咐吧!来人,去告诉里面的姓范的老东西,让他识相的就赶紧开门放咱们进去,痛快一点的话,老子保他们全家不死,保证不祸害堡子里面的人,只取钱粮,这堡子还留给他姓范的!否则的话,老子便要来硬的了,到时候等老子灌进去之后,他后悔就来不及了!老子杀他们个鸡犬不留!”

        (爱人有病住院了!今天看来想爆发不可能了!但是会保持两更的速度!希望弟兄们继续顶起!)

  http://www.biqugex.com/book_23554/1025431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