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葬明 > 第五十四章 石桥攻防战4

第五十四章 石桥攻防战4

        (今天周一,拜托弟兄们不吝把红票留下吧!多谢弟兄们了!这几章看起来感觉如何?)

        那些个刚才还为没有争到第一个出战的名额而有些生闷气的军将,这会儿一个个心中发冷,刚才他们还为贺人龙的安排感到不公,而这会儿再也没人对贺人龙有什么不满了,一个个暗自庆幸,幸好刚才没有点到他们,否则的话,这会儿恐怕横着被抬回来的就是他们自己了。

        贺人龙面沉如水的看着满身是血的吕品被他的亲兵从前面抬了回来,放在了他的面前,吕品的脸色很苍白,嘴角还挂着吐出来的血迹,眼睛微微的睁着,但是眼神却早已涣散了,胸口上的那处伤口,还在缓缓的朝外渗血,而吕品却已经撒手西去了。

        贺人龙默不作声的翻身下马,弯下腰看了看躺着的吕品的脸,伸手先是探了探他的鼻息,然后又伸手到吕品脸上,轻轻的把他还微睁着的双眼给合上,直起腰又对那几个抬吕品回来的亲兵摆摆手,几个亲兵大哭着将吕品的尸体抬了下去。

        “刑天军!肖天健!我贺某今天记住你们了!此仇不报,我贺某誓不为人!白有亮、贺方,我命你们二人各率三百兵将,另调二百辅兵,从大石桥两侧架设浮桥,强渡湾子河,从两翼包抄过去,今日誓要将这支刑天军灭在这里不可!

        其余人等,就地休息,听候本官命令!准备再攻!”贺人龙咬着牙恶狠狠的从牙缝中挤出了这番话。

        两员他麾下的部将立即抱拳接令,快步走下去开始调度兵将,而刚才还喊杀声震天的官军这会儿都哑巴了下来,和刑天军一直在进行炮战的那些火炮也被撤了下来,而吕品的那队兵将,经过此战之后,基本上被打残了,四百人的部伍在石桥上损失了近两成还多,连主将吕品也阵亡在了石桥上,使得这支人马的士气已经跌至谷底,短时间之内,是用不上他们了,所以只有暂且将他们安排到阵后休整去了。

        这第一仗下来,贺人龙这边的官军在石桥上便横七竖八丢下了近百具官兵的尸体,其中一些人还没有死透,躺在血泊中呜呼哀号着,天空中几只乌鸦呱呱的聒噪着,盘旋着,似乎想落下来,又有些不敢,不过它们也已经被血腥味吸引的不想离开,只好在天空中盘旋着,等待下来饱餐一顿的机会,如此一来更是让战场上显得凄凉了许多。

        河西岸看着败退下去的官军,发出了震天一般的欢呼声,不少官兵恨恨的盯着湾子河对岸的那支刑天军,纷纷破口大骂了起来,不过相对于刚才来的时候,官军的士气却大跌下来了许多,再也没人把对岸的这支刑天军当作乌合之众看待了。

        一队刑天军的辎兵再一次从后面绕出来,在军官的指挥下飞快的跑到大石桥上,将那些阵亡官兵的人头斩了下来,顺便剥去了他们身上的盔甲,捡拾走他们的武器,剥光的尸体则摞在一起堆放在了石桥上,形成了一道尸墙,阻住了官军的去路,假如官军还要进攻石桥的话,就必须要翻越这道尸墙,从尸体上爬过去的滋味,估计即便是贺人龙手下的那些老卒,也会心中发怵的。

        砍这些官兵的脑袋的时候,一些受伤的人尚未断气,看着有人过来,便放声哀求饶命,但是他们的告饶声丝毫没有起到作用,反倒引来贼军走到近前手起刀落,将他们的痛苦彻底了结,一些伤兵心知绝难幸免,于是便破口大骂,告饶声、大骂声充斥了石桥上面,许多声音都是戛然而止,听得让人心中揪的难受,一些官兵更是在阵中破口大骂了起来,将刑天军部众的祖宗八代都给骂了个遍。

        贺人龙面容狰狞、咬牙切齿的看着大石桥上的那一幕,连下颌的胡子,也因为震怒而一翘一翘的微微颤抖着,刑天军实在是嚣张到了极点,居然当着他们的面,打扫战场抢掠器甲,屠杀伤兵,摆明了是在侮辱他们官军上下,但是因为对方有火炮可以控制战场,官军新败,又不敢派人去石桥上和他们争抢己方官兵的尸体,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些贼众嚣张。

        “对准石桥给老子开炮!轰散他们!”贺人龙怒指着石桥方向,对麾下兵将下令道。

        轰隆隆一阵炮声在官军阵前响起,数颗炮弹顿时落在了石桥附近,有的炮弹干脆就落在了距离石桥几十步的地方,激起一片土石,而有的炮弹则直接落在了湾子河之中,激起了一股水柱,但是因为距离过远,根本谈不上什么准头,没有一颗落在石桥上面,所以也就不用谈对正在打扫战场的刑天军的部众会造成什么伤害了。

        打扫战场的刑天军的辎兵这才大声的嘲笑着官军的无能,带了东西和人头退回了河西岸的土堤后面。

        不多时在河西岸的河堤上,便出现了一排木棍,每根木棍上挑了一颗或者几颗呲牙咧嘴的人头,看到这些人头之后,贺人龙麾下官兵更是士气大跌,一个个变得紧张兮兮了起来。

        肖天健站在河堤上面,望着对岸官军的情况,笑道:“这一下估计贺人龙要气的七窍生烟了吧!看看他们接下来该怎么办!传令下去,让弟兄们抓紧时间休息,这一仗才刚开始,还远没到结束的时候!料想贺人龙也绝不会善罢甘休的!”

        “将军,贺人龙吃了这么大的亏,料想他也不会不换个法子攻过河,湾子河现在水不多,附近可供他们渡河之处不少,而且将军请看,贺人龙部正在后撤,似乎正在重新布置兵马,咱们不得不防呀!”石冉看着官军渐渐退下,似乎在做什么调整,于是对肖天健说道,他作为斥候队的哨将,自然对这一带的地形比肖天健了解的多,所以他有些担心的对肖天健提醒道。

        肖天健定睛朝着河对岸望去,果真也看出贺人龙的兵马正在调动的迹象,于是点点头道:“石冉说的不错,咱们确实不得不防!这样吧,派出两路斥候,沿着河岸向南北两面探查,一旦发现官军试图从两翼强渡的话,就立即回报过来!咱们再另做安排!”

        不多时两支斥候小队便立即离开了大石桥,沿着河西岸,朝着两个方向驰去。

        贺人龙并未耽搁太多功夫,他眼下因为三边总督洪承畴的急令,令他务必抢在陇州城被破之前,回援陇州城,如若耽搁的话,他这个副总兵也就算是干到头了,所以虽然刚才一战受挫,还折了他麾下一员亲信部将,对他军中士气打击不小,但是在稍作调整之后,他便再一次派出了一员部将,率领了五百精兵,朝着大石桥方向开了过来。

        而这一次显然贺人龙学乖了许多,不敢再那么托大了,而是在派出这批手下的时候,同时将军中的大炮都调到了前面,以几辆盾车掩护着大炮,先行一步朝着大石桥方向逼来。

        并且逐步的将火炮逼近到了河东岸二百步之内,使这些火炮可以有效的够着河西岸刑天军的队阵。

        而进攻的那队兵将,则随在这些火炮的后面,缓缓的朝着石桥方向开进,比起上一次大摇大摆的冲过来,变得小心翼翼了许多,军阵之中增加了刀牌手的比例,同时还携带了几辆临时改造出来的盾车,亦步亦趋的跟着火炮,逐步的朝着石桥推进。

        看罢贺人龙所部官军的动作之后,河西的刑天军也立即开始紧张起来,按照肖天健的命令开始调动了起来。

        根据河西岸的地形情况,肖天健命黄生强将两门弗朗机炮调到了桥北侧,增强了这里的火力,同时将几杆九头鸟移至了正对桥面的道路上,放置于道路两侧,使这几杆九头鸟可以直对桥面,同时派辎兵以飞快的速度,为这几杆九头鸟构筑了一个简易的放炮掩体,以免被对岸官军的火炮所伤。

        九头鸟相较于虎蹲炮来说,肖天健对九头鸟这种大号抬枪的重视,并不比虎蹲炮低到哪儿去,某种程度上,他更喜欢使用这种九头鸟,原因很简单,九头鸟铳管虽然比较细,身管比较长,装弹数量不及虎蹲炮,但是贵在这家伙搬运起来比虎蹲炮更方便一些,射程也远超过短粗的虎蹲炮,精度也更高,功能上有点类似于后世的战防炮,可以直接用到最前沿作战,为军队提供精确打击,威力并不算太小,所以在狭窄区域,集中几杆九头鸟,同时开火,往往能起到很好的杀敌效果。

        所以这一次他将军中所有的九头鸟都集中在了桥头使用,就是为了封锁石桥,刚才一战也检验了这种效果,那一队官军在九头鸟的打击下,死伤惨重,两次猛烈的冲击都被这几杆数量有限的九头鸟给打了回去,而且眼看着敌军主将,也被打翻在了地上。

        所以对于这几杆九头鸟的防护方面,肖天健也给予了高度的重视,刑天军火力不是贺人龙的对手,拼消耗,那是找死,贺人龙打输了,可以找朝廷要补充去,他要是消耗光了的话,除了去抢之外,在目前的情况下,靠自己自造来补充损失,是不可能的!所以刑天军就必须要把好钢用到刀刃上,而且还要特别注意对自己的保护。

        而贺人龙显然还用的是旧式的战争模式,虽然官军方面也意识到了火炮对于野战的重要性,随军装备了不少的火炮,但是这些火炮大多都是老式的炮车,适合固定射击,运动起来却很是不方便,操炮的炮手是不会被压到前沿使用的,最多也就是给进攻的部队提供有限的火力支援。

        如此一来此消彼长之下,刑天军反倒可以在有限的区域之内,占据一定的火力优势,这也是刑天军眼下敢于在大石桥和贺人龙正面一战的原因。

  http://www.biqugex.com/book_23554/1025448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