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葬明 > 第六十章 石桥攻防战、震怒

第六十章 石桥攻防战、震怒

        黄强惊惧的看着前面的贼军的兵阵,他怎么也想不到,在他看来这支贼军根本就不是他开始想像的那样虚弱,对方的枪阵简直就是一部高效的杀人机器,往复不定的伸缩着,肆意的收割着他麾下官兵的生命,而他们的反击却在这样的阵前显得是那样的虚弱,以至于根本可以说是毫无还手之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一步步的朝前迈步,将他手下的弟兄一排排的刺翻在地。

        到了这个时候,他终于明白过来,这支刑天军确实不是好惹的,即便是堂堂正正的于他们官军正面相抗,他们也丝毫不弱于官军一点,眼看着自己手下一批批的倒在血泊之中,无论他们作出何种努力,都始终无法撕裂对方的阵型,黄强终于也绝望了。

        他再也无法在这里呆下去了,他无法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手下被人杀鸡一般的屠杀,而且他非常明白,即便是他再怎么努力下去,也无法挽回这场失败了,于是他凄厉的怒吼了一声,几乎是带着哭腔,大叫到:“不要冲了!撤!咱们撤!撤回东岸去!快走!……”叫罢之后,他便调转了身体,直到这个时候,他才发现,他身后的官兵早在他下令撤退之前,便已经纷纷调转了身体,亡命一般的朝着他们的来路上狂奔了回去。

        他在几个亲兵的保护下,踉踉跄跄的裹在这群被吓破胆的溃兵之中惶惶如惊弓之鸟一般拼命的朝前奔逃而去,他要离开这个地方,这里简直就像是阿鼻地狱一般让他恐惧,他永远都不要再面对这支该死的刑天军了,他要远远的离开这里,永远都不要再回来了,这支贼军都不是人,他想不透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以前在他们面前虚弱无比的贼军,突然间为何变得如此凶悍,总之他再也不想打下去了,他只想赶紧回到安全的东岸去,远离这个令他这一生都难忘的地方。

        刑天军的新兵营还在一步步的朝前迈进,跨过地面上倒伏着的一具具的尸体还有惨叫着的伤兵的身体,朝着溃退的官军压过去,跟在队阵后面的那些火铳手,利用这段时间,又一次完成了装填,随着冯狗子一声令下,他们分做两拨,飞快的跑向兵阵的两翼,绕过了兵阵,在两翼迅速的列队,纷纷放下了扛在肩膀上的鸟铳,对准了那些试图朝着两侧奔逃的官兵,扳下了鸟铳上的龙头。

        又是一片连声的铳声响起,在新兵营两翼也腾起了一片片硝烟,刚刚逃离正面的一些官兵,尚来不及暗自庆祝自己逃出生天,便纷纷中弹扑倒在了地上。

        肖天健刚才绷紧的身体,在看到这队官军已经溃败之后,缓缓的放松了下来,抬起手指向前面的新兵营的大阵,呵呵的笑了起来:“打得漂亮呀!弟兄们看看,咱们新兵营便有如此战力,咱们还怕那贺人龙作甚?”

        和他一样,战事一起,在后面观战的诸将还有各哨战兵,都将所有的目光投注在了前面的战场上,诸将刚才还有些担心,生怕这支新兵营不堪大用,挡不住这支官军的猛攻,心中早已做好打算,一旦新兵营溃败,他们便立即率军从来两翼压上去,接下这支官军,将新兵营撤下来退出战场,但是没成想事情并未如同他们所料的那样,新兵营在刘宝的指挥下,居然如同重锤一般的一击猛击,便一下将这支官军的攻击砸的粉碎,只是用了一刻钟不到,便打得这支官军丢盔弃甲,落荒便朝着来路溃逃而去。

        于是众人也都纷纷放松了表情,纷纷大笑了起来,现在的他们早已习惯了战场的血腥于惨烈,血肉横飞的场面已经激不起他们半点同情心了,看着新兵营如同割草一般的将官军一批批的割倒在地,他们只剩下的是满心的欢喜和微微的遗憾。

        本来以为这一战肯定会让他们先上,没想到到嘴的军功却落在了刘宝的头上,这让他们这帮战兵的哨将们都有点遗憾,倒是有些羡慕被肖天健派去辅助刘宝的冯狗子,纷纷笑冯狗子好命,这一下又多得了一份功劳。

        两侧土堤上的战斗也早已结束,虽然官军方面派出了一批兵将冲上土堤想要夺取刑天军的火炮,但是两侧土堤上肖天健都提前安排了一队战兵帮着黄生强的炮队防御,所以官军虽然冲了几次,但是都无功而返,被打了下去,反倒是都在土堤上丢下了十几具尸体,滚下了土堤未能夺走一门刑天军的火炮。

        而官军一败,这些人也自然无心再打下去了,纷纷掉头,像一群丧家之犬一般的朝着石桥逃去。

        就在官军的溃兵刚刚逃到石桥的时候,桥东再一次涌来了一支官军,两支官军一下便挤在了石桥上,进退不得,贺振本来受贺人龙之命,前来加强黄强所部的力量,打算一举将对岸的刑天军给打垮,但是没成想他们还未抵达战场,便看到黄强的手下的官兵如同丧家之犬一般的逃了回来,一下便堵在了石桥上,两方谁都进退不得,纷纷在石桥上破口大骂对方,让对方让路。

        贺振怎么也想不通,黄强和他的手下为何会如此狼狈的败逃了回来,不就是一支贼军吗?敌军数量又不算多,他麾下数百人冲过去,居然会被对方打的落荒败逃回来,虽然有些觉得事情不对头,但是他却想趁着这个机会在贺人龙面前立下一功,所以他下令手下不许让路,逼着黄强的手下掉头回去,跟他们一起再跟刑天军打上一场。

        但是黄强的手下这会儿早已被刑天军恐怖的战力打得是魂飞魄散,哪儿还有半点士气留在这里等死呀!他们一个个带着惊惧的神色,一边大骂一边朝着对岸猛挤过去,听着背后传来的喊杀之声,还有又一次响起了炮声,他们一个个都吓得是惊恐万状,为了能尽快退回桥东安全的地方,他们甚至不惜跟贺振手下的人动起了刀子。

        一下石桥上便乱了套了,两支官军挤在一起,又是骂又是打了起来,一些实在是吓破胆的家伙,干脆把身上的衣甲一剥,丢了兵器,直接便跳下了河,泅水朝着东岸逃去,眼看石桥上挤满了人,后面的溃兵实在是等不得了,纷纷丢了器甲,跳入到了河中,一些人甚至不会游泳,也跟着跳了下去,但是一到深水,便咕嘟嘟的沉了下去。

        贺振看到如此混乱的场面,又看到对岸出现了一支整壮的贼军,已经杀至桥西,心知机会已失,只得下令让路,退回河东岸,腾出了石桥。

        刘宝这会儿可是得理不饶人,紧咬着官军的溃兵的后队,将一个个溃兵斩翻在道路上,一些官兵眼看逃生无望,于是干脆丢了家伙,跪在了路旁匍匐在地上,大声的叫道:“投降了!咱们投降了!大爷们别杀咱们!饶命呀……”

        追击的刑天军也不去管他们,越过他们之后一直杀到了桥头,将来不及逃走的一些官兵斩杀在了桥西,一个个火铳手重新装填完毕之后,就嚣张的站在河西岸,朝着桥面上和河水中的溃兵们开了火,像打靶一般的将这些溃兵打死在河中,河水中顿时又飘起了一片尸体,冒出的鲜血更是将半条湾子河的河水都给染成了红色,缓缓的朝着下游飘去。

        贺人龙眼看着石桥方向的乱景,额头的青筋一下跳起老高,他根本没想到黄强率部冲过河去,居然会这么快便被对岸的贼军打得大败而归,而贺振也是个笨蛋,眼看黄强所部已经败退下来,却还想着渡河过去,抢什么功劳,以至于把黄强的溃兵给堵在了河西,白白的又被贼军杀了不少,他这会儿早已是出离的愤怒了起来。

        他怎么也没料到,只是一支小小的刑天军,居然打得他连败两阵,使得他颜面扫地,眼看着这么小的一条湾子河,他愣是无法过去,被死死的堵在河东,却无法回师陇州,再这么下去的话,他颜面何存呀!

        于是他一边下令鸣金收兵,令贺振兵马和黄强的残部撤下来,一边怒声对身边的人问道:“白有亮和贺方渡河了没有?”

        一个部将立即回答道:“启禀将军,刚才夜不收来报,说他们二人都已经率部在上下游渡过了湾子河,正在朝着大石桥这边赶来!”

        “传令给他们,让他们不可大意!这支贼军狡诈异常,而且战力不俗!万不可再像黄强和吕品一样了!最好他们能合兵一处,再攻打这支贼军为好!”贺人龙虽然心中暴怒,但是却并为失去理智,对手下吩咐道。

  http://www.biqugex.com/book_23554/1025448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