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葬明 > 第九十五章 贺方

第九十五章 贺方

        翻山虎手下的兵将之中,只有不足二百人是他老部下,剩下的近八成都是刚刚招募来的流民组成,当他们看到刑天军的军容之后,早就一个个吓得有些小腿肚转筋了,一个个的脸皮那是油绿油绿的难看,当听罢翻山虎要他们一拥而上,去和刑天军拼命,顿时便有人当场稀松了。

        “将军!都是跟官府作对的,犯不着这么翻脸吧!他们愿走就走不得了?为何要去跟他们拼命呢?”队伍中有人立即高叫了起来。

        翻山虎气的是差点从马鞍上一头栽下战马,他想死,手下人不想死,和官军打倒是还行,现在却要跟同行动手拼命,立即便有人不干了。

        翻山虎正要气的找出在人群中跟他唱反调的人,宰了他为快,忽然间从远处又驰来了几匹战马,马上的人远远的便大叫到:“不要动手!闯王有令,翻山虎接令!”

        翻山虎看到有人骑马冲来,于是只得强压住怒火,带马迎住了从陇州方向追来的这些人,吹胡子瞪眼的大声喝问道:“闯王如何说?是不是让我拦住这厮!”

        一个人骑在马上冲到翻山虎面前,大声叫道:“翻山虎听令,闯王令你立即率部返回大营,不得对刑天军的弟兄们无礼!”

        “啊?怎么会……?”翻山虎顿时便泄了气,大声对来人问道。

        “不必多说了,军令难违,张将军还是速速回营吧!闯王命我要去见一下肖将军!”这个前来传令之人一点也不对翻山虎客气,大声喝令他道,说罢之后转身拨马,便奔向了刑天军阵前。

        “肖将军请了!在下李虎,乃闯王帐下之人,今日特奉闯王之命,前来拜见肖将军,闯王已经听说了将军要率部离开的消息,但是因为闯王琐事缠身,不能亲自前来相送将军,所以吩咐在下前来为将军送行,闯王有言,肖将军对我们有恩在先,此次离开之后,何时只要有难处的时候,都大可再来找闯王,闯王定会倒履相迎!

        另外刚才翻山虎多有冒犯,还望肖将军见谅,就此别过,将军好走!告辞了!”这个传话的李虎勒马于刑天军阵前,大声的对着肖天健叫道,言毕之后,在马背上对肖天健一抱拳,然后拨转马头便反身头也不回的驰去。

        肖天健哼哼冷笑了一下,也抱了抱拳算是还礼,目送那个李虎离开之后,又看到翻山虎气哼哼的整队,带着他那些手下灰溜溜的掉头朝着陇州大营走去,再也没有刚来的时候的那种嚣张气焰了。

        而肖天健转身过来,喝令道:“一哨、三哨殿后,凡是追赶我军者,皆视作敌人,就地给我杀退他们,其余各营转向东北方向,咱们转道前往庆阳方向!”

        刑天军随即再次行动了起来,这一次他们没有再排出防御方阵行进,而改为了线形队列,以斥候在前开道,开始踏上了道路。

        第二天傍晚时分,刑天军便离开了陇州地界,进入到了泾川境内,一天半的时间,他们便行出了数十里路,如此速度,即便是换作官军的骑兵来走,恐怕也需要这么长时间,而刑天军硬是凭着双腿,走出了这么远的距离。

        而进入泾川之后,肖天健也就不再担心什么了,高迎祥和李自成绝不可能再派兵过来对他们不利了,所以在他的命令下,刑天军就地开始扎营,让军中将士们好好休息一下。

        一天半的急行下来,即便是铁打的人,也会累的够呛,刑天军上下也都是人,所以说不累那是胡说八道,就连肖天健自己的脚底板都打了个水泡,就不用说身体素质差的人了。

        不过相对于他们这次脱离高迎祥这件事,大家伙还是很高兴的,本来在没见过高迎祥之前,包括肖天健在内的所有人都对高迎祥很是敬佩,没想到接触了之后,才发现这个人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仗义,甚至可以说有些阴损,而对于李自成,肖天健的平价也当即落下了许多,现在他算是彻底明白了,这帮人最终为何终未成就大业的缘故了,从他们本质上来说,这些人眼界就很是狭窄,只知破坏,却不知经营,虽然名气很大,可以做到一呼百应,但是他们正因为一呼百应,短时间可以召集起大批义军,但是却无法养活这么多人,只能像蝗虫一样吃光一处地方,再换个地方接着吃,所过之处可以说是焦土一片,却又不事生产,以至于义军虽然发展很快,却始终无法在一个地方站稳脚跟,单单是一个粮食的问题,就逼迫着他们不得不成为流民军。

        而肖天健现在算是明白了他们的本事了,自然不愿再和他们搅和在一起,而他们这么在陕西闹下去正好,现在朝廷以及陕西官府方面恐怕早就将注意力全部放在了他们身上了,那么正好也为他下一步找到一个立足之地,潜下身打理出一块根据地创造了有利的条件。

        所以这才是肖天健选择这个时候离开陇州的真正原因,而对于该如何潜入山西,他也和付德明多次商议过了办法,那就是声东击西,飘忽不定,先以游击战术在陕西流动,逐步朝着山西方向行进。

        而对于路线的选择,肖天健首先选定了庆阳府,所以在离开了陇州之后,他便率军北上,进入到了泾川境内,此地属于平凉府管辖,但是却并非兵家必争之地,所以走这里前往庆阳,可以说是最安全的途径了。

        只是因为并非官道,他们一路行来只能走山间小道,所以行军速度受到了一定的影响,不过即便是如此,放眼时下的各种军队,他们这样的行进速度,也足以令他们骄傲了。

        虽然行军劳累,但是军中将士的心情却很是舒畅,这些日他们和李自成还有高迎祥的手下接触,让他们产生出了一种强烈的自豪感,同样都是义军,可他们刑天军无论是从伙食上还是装备上,都远比其它义军要强,这也无形间让刑天军将士们更加产生了一种归属感,为他们能在刑天军之中做事,而感到一种自豪。

        这一点算是肖天健的意外收获,让他欣慰不已,也同样使得他更坚定了走精兵路线的想法,他不要太多的兵将,但是只要有一个,就要顶一个用,甚至要顶上几个人用才行,而大石桥一战,也彻底检验了他这种建军思想,即便现在让他碰上同等兵力的官军,他也不用再担心不是官军的对手了,这便是他有信心单独行动的资本所在。

        当夜色笼罩在这块大地的时候,和兵将们一起吃了晚饭之后,张朝找到肖天健,小声对肖天健问道:“将军,那贺人龙的侄子还在咱们营中关着呢!难道将军打算连他一起带走不成?这厮是网吧吃承托铁了心要跟他叔父效忠朝廷了,留着也是累赘,倒不如干脆就这么一刀宰了他拉倒!”

        被张朝这么一提醒,肖天健这才想起来他营中还看押着一个贺方,本来他留着贺方不杀,还想在陇州一旦遇上什么事情,以此来要挟一下贺人龙,抑或是从贺人龙那里换取一些好处,但是却一直没有找到机会和贺人龙建立联系,高迎祥到来围城之后,就更找不到合适的机会了。

        而他和高迎祥之间的关系也恶化的很快,使得原本计划的事情变化的很快,以至于现在他决意率部脱离高迎祥和李自成,独自上路,而这个贺方的事情倒是被他给忘掉了,现在被张朝一提醒,倒是又让肖天健想起了这件事。

        肖天健沉吟了一下,摇摇头道:“先带我去见见贺方再说!”

  http://www.biqugex.com/book_23554/102545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