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葬明 > 第六十六章 有诈

第六十六章 有诈

        (三更到,继续求收藏了哟!)

        范喜心神不宁的在屋中乱转着,他来此已经两三天时间了,眼看这都要过年了,但是却连小姐的影子都没见到,这不由得让他开始担心了起来,于是天天都找刑天军的人催着要见一眼他们家的小姐,起码也心里放心一些。

        刑天军的人倒是不似一般的山贼们那样凶神恶煞,对他的态度很好,每天都好吃好喝的伺候着他,也没对他有什么不敬之处,这让他多少又有些疑惑。

        这一次他受范耀山之命,跟着刑天军的人来的时候,也做好了思想准备,认为搞不好刑天军这一次又是一个圈套,只不过是想要多绑他这么一个肉票罢了,如果是那样的话,他宁可一死,也不能再成为刑天军的一个肉票,牵累他的主子了,担目前为止却没有一点这方面的表现。

        之所以让他感到疑虑的是本来说好,到这儿之后,便让他见小姐范雨彤的,可是带他来到这儿之后,刑天军的人却又告诉他,说要先请示过他们大当家之后,才能让他见他们小姐,而恰恰他们的大当家却又不在寨子里面,让他先等着,可是等来等去,眼看都要到年三十了,可是却还没见到他们刑天军的大当家回来,这边的范喜急得是嘴唇上都起了燎泡了。

        难不成是小姐已经被他们撕票了?不应该呀!他们老爷已经全盘答应了刑天军开出的条件,按理说小姐对于刑天军应该是很重要才对,怎么可能会撕票呢?如果没有的话,那么刑天军的大当家为何又对他避而不见呢?

        正在他还胡思乱想的时候,有人在外面敲门道:“范管家,我们大当家请您过去叙话!”

        范喜一听慌的是一塌糊涂,三步并作两步跑到门边,打开了房门,一股冷风一下便灌入了房间之中,让他冷的打了个哆嗦,他这会儿才发现自己没穿上棉袍,可是他心急如焚,这会儿也顾不得去拿棉袍了,立即便对门口来传话的这个刑天军的部众说道:“快快带我去见你们大当家!”

        走在寨子里面,范喜发现刑天军的寨中热闹了许多,不少人脸上都是喜气洋洋的神色,确实有点过节的气氛了,而他没穿棉袍,走在路上却冷的是有点浑身哆嗦,就这么跟着带路之人,一路小跑的来到了寨子中央位置的那处原来是大庙的建筑物之中。

        随着带路的人的通传,有人在屋中叫道:“请范管家进来!”

        范喜觉得这声音耳熟,立即便想到了这个声音的出处,于是立即掀起帘子走入到了屋中,对着屋中那个身材高大的年轻人躬身道:“范喜参见大当家!”

        肖天健看了一眼这个范管家,脸上带着笑容道:“范管家免礼,你我也算是老熟人了,不打不成交嘛!来人,看座!看茶!”

        范喜坐下之后,心中惴惴不安的看着肖天健,对肖天健立即便问道:“大当家,小人来此已经快三天时间了,何时才能让我见一面我们家的小姐呢?”

        “范管家不要着急,范小姐一切安好,不用担心的!在下虽然绑票,但是也非贪色嗜杀之徒,起码的信义还是有的!请范管家稍安勿躁,咱们说会儿话之后,一会儿我便命人带你去见你们家的范小姐!既然这么多天都等了,你何必还在乎这一会儿呢?”肖天健不慌不忙的对范喜说道。

        范喜无奈的只得坐稳了下来,屋中很暖和,让他刚才的寒意也被驱散了不少,渐渐的心情也稳定了下来,要说范喜这些年来,跟着范耀山什么大风大浪也都经过了,像这样出入山贼的营寨,也不是第一次了,所以范喜倒是也没有表现出惊慌失措的神态,对肖天健问道:“肖当家,贵军对我们老爷提出的条件,我们老爷说了,都可以答应,你们需要什么,尽管开出清单来,不管是盐、铁还是布匹,我们都可以给将军准备,只求将军满意之后,尽快放回我们家小姐!如果将军需要钱的话,那么我们老爷也说了,愿意付出一万两白银,保证都是足色的官银!只求将军能放回我们家的小姐!”

        这绑票勒索赎金,肖天健还没有听说过有谁付出一万两白银来赎人的,而范耀山开出这样的条件,可见范雨彤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是何等的重要了。

        “范管家难道没听清楚我部下的兄弟的话吗?我肖某没打算向贵号勒索什么赎金,只不过是想要和贵号做点买卖罢了!至于范小姐,只不过是我们的客人罢了,现在已经并非是什么肉票了,而是我们之间买卖的保人,也就不存在放不放小姐的事情了!我说的买卖,可是公平的买卖,你们给我供货,我付钱给你们,而不是强索你们的财物!范管家可不要弄错呀!”肖天健一脸无辜的对范喜说道,摆明了是要耍无赖。

        范喜无奈的摇头道:“好好好!就算是买卖好了!可是买卖何须要有什么保人呢?我们老爷何况已经答应了可以和贵军私下交易,那么大当家就该将我们小姐还给我们才是呀!”

        “哈哈!范管家这是哪儿的话呀!要弄明白现如今我刑天军在朝廷眼中,可还是贼,而你们范家却是朝廷承认的商家,绝不同于普通的买卖,如果没有保人的话,范小姐一回去,范老爷便翻脸不认人了,不肯再和我们刑天军做买卖的话,我又找谁说理去呢?难不成要让我跑太原府去告官,告你们范掌柜言而无信不成?”肖天健带着一脸耍无赖的笑容对范喜说道。

        范喜无奈的再次叹息道:“既然如此,那么照大当家的意思,你何时才能放回我们家小姐呢?要知道我们家小姐此次被绑的消息,我们范家可是一直都按着,没有让消息走露出去,短时间的话还可以,如果时间一长的话,纸里包不住火,消息走漏的话,我们小姐还如何嫁人呀!”

        肖天健也知道这种事确实如此,现在的世道,一个姑娘家如果被贼人绑了去的话,即便是完璧还家,但是一旦让人知道了的话,也再难嫁个好人家了,这名分上的污点便再也无法洗去,要知道这个时代,也正是男女之防最严的时代之一,女人的贞操在男人眼中,是十分严重的事情,范雨彤被他绑来,知情人肯定是会认为,范雨彤一定已经被他们这帮贼人给玷污了。

        一旦消息走露的话,那么对于范雨彤的名声可就是坏到家了,以后范雨彤如果想要再嫁人的话,好人家是不用再想了,只能找个破落户,随便嫁了算拉倒,范家肯定是在这件事上,暗中灭了不少口,才能将这件事给封住,可见这范耀山绝非是个好相遇的主,能压下这样的消息,不单单只是有钱没钱的问题了,他肯定是手下还有另外一股力量,可以帮他做这种事情,要不然的话,这种消息他单单靠钱恐怕是压不下去的。

        范喜一句话,肖天健便从中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这个范耀山的背景恐怕不是如同表面上只是一个巨商那么简单,在他手里面肯定也掌握着一股可以由他所用的武力,如此一来,反倒让肖天健有所警觉了起来,于是忽然对范喜问道:“范管家,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当时随同你们商队中的各色人等,恐怕有近二百人之多吧!如此多的口舌,以你们范家,又是如何压住了这个消息的呢?对于这一点肖某倒是很有些好奇!范管家能否给肖某释疑一下呢?”

        范喜楞了一下,神色顿时变得有些紧张,但是他马上又镇静了下来,解释道:“这个简单,我们老爷有钱有势,只要拿钱封住这些人的嘴就成了!”

        “呵呵!范管家看来没有说实话呀!这世上人心叵测,如果这么多人发现这种消息,居然能从范掌柜手中拿到钱的话,那么岂不是等于授人以柄了吗?如果有人威胁放出这个消息,想要从你们哪儿讹钱的话,岂不是不妙吗?”肖天健不相信范喜的话。

        范喜顿时脸色微微一变,显得有些紧张,但是马上便又稳住了情绪,只得冷下脸道:“肖当家管的也有点太宽了吧!这种事乃是我们范家的私事,肖当家不应该问的这么清楚吧!”

        肖天健看罢了范喜的脸色之后,开始意识到他想的很可能是对的,那么这个范喜这一次来,恐怕目的也不会很纯,真格就是来给他谈生意的,搞不好他背后还留了一手,脑海中灵光一闪顿时也把脸色猛的一沉,忽然对门外大喝一声道:“铁头!”

        “在!”在门外侍立的铁头应声便走入了屋子。

        “你去命凌风立即率斥候队,沿着他们回来的路上,给我严加盘查,一旦发现不明来路之人,便立即给我拿下!如果人多的话,就令罗立率部随行,如遇抵抗的话,就给我就地解决!

        另外送范管家回去休息,另外将范管家带来的人也给我拿下,严加审问,给我查清楚他们的身份!我倒要看看范掌柜到底是不是有诚意来跟咱们谈这笔生意!范管家,今天就谈到这里吧!剩下的明日咱们再说!送客!”肖天健听罢了范喜的话之后,二话不说便翻了脸。

        范喜被肖天健如此快的翻脸,弄了个手足无措,他怎么都想不明白,自己那句话说错了,居然让肖天健发现了破绽,居然下了这样的命令。

        铁头大声应命,立即走过来对范喜做了个手势道:“范管家,请了!”

        范喜还想要说话,但是肖天健一拂袖便起身先行一步出了屋子,不再跟范喜废话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23554/1025460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