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葬明 > 第一百七十二章 破局

第一百七十二章 破局

        肖天健当结束了在河西村一战之后,便留下罗立,率兵赶往北留一带,支援驻守这里的赵二驴抵御泽州一路过来的官军。

        在他尚未离开河西村的时候,便听闻消息,说泽州方面的官军,赶在他们之前已经杀至了北留一带。

        本来他还打算日夜兼程,赶至北留,但是紧接着便收到了赵二驴派人送去的报捷的消息,说他们已经放弃北留村,在沁河以东逗弄的官军团团转,还吃掉了官军近四百兵马,这个消息让肖天健彻底放心了下来,对身边的人还夸奖了一番赵二驴这厮的机智。

        所以他考虑到经过河西一战之后,弹药消耗比较大,为了稳妥一些,也就没有急于赶往沁河以东,而是率部在路上放慢了速度,派人补充了一批弹药之后,才赶往沁河。

        以他的看法,赵二驴的这种游击战法很合他的胃口,以少数兵力采取游击战的方式,完全可以拖住泽州方向的一路官军,并且不断的在运动战之中,消耗敌方的有生力量,直至将其精力耗尽,到时候他率部赶到沁河东岸,便可以轻松解决掉这伙官军。

        可是万没想到的是当他率部行至沁河西岸的时候,却听到斥候传来消息,说赵二驴率部,在河东的刘家堡一带和大批官军发生了激战,具体战况因为受到官军夜不收的干扰,无法查明。

        肖天健这才着急了起来,赶紧率部加快速度,在沁河上游渡河,朝着刘家堡一带赶来,当他们抵达距离刘家堡北部五里之外的时候,便开始隐约听到了刘家堡方向传来的隆隆炮声和火铳的声音,而且还遇上了一小队官军的夜不收。

        官军的夜不收一看到刑天军的大队人马,便立即掉头飞驰而去,逃向了其主力所在的位置,肖天健于是立即下令全军以急行军的速度赶向刘家堡,救援被围困在刘家堡的赵二驴这哨人马。

        可是当他抵达了刘家堡之外以后,却发现事情比他预料的还要糟糕很多,从望远镜之中,他便看到,刘家堡的庄墙已经被官军轰得是千疮百孔,破烂不堪了,而且庄墙上的人数也很少,这让他不由得有些惊讶,以他对刑天军战兵队的了解,即便是赵二驴兵力比官军少很多,只要率部据守像刘家堡这样的地方,凭借着他们手中的新式鸟铳,在火力上也应该不会太处于弱势,为何这仗打成了这幅德行,明显是被官军压着打,却没有多少还手之力。

        于是他再也不敢怠慢,立即挥师杀向了围困刘家堡的大队官军,这一次两军实力相仿,肖天健根本就没有半点犹豫,在抵达战场之后,便立即督军展开了对官军的进攻。

        面对着刑天军如此犀利的打击,马连成当场便被打傻了眼,刚才他还以为,刑天军不过尔尔,可是当这伙大股的贼军抵达之后,他才见识到了刑天军的凶悍,特别是两军一交手,对方的排枪战术,当即便将他官军队阵前面的一批官兵打了个人仰马翻,派出骑兵想要故技重施,去突击对方的方阵,结果却非常之惨,他手头剩下的这一百多骑兵,还没有杀到刑天军大阵三十步之内,便被打得纷纷落马,紧接着被对手的骑兵一个反击,便将他手头上这点骑兵给扫了个干净。

        接着刑天军又以一个大方阵平推而至,两翼是鸟铳轮番的不停轰击,侧面是刑天军大炮抵近射击,实心弹散弹反复的倾泻到官军头上,官军这边是一排接着一排的倒下,虽然他们起初也进行了一番抵抗,调集火炮对刑天军进行了一番轰击,但是面对着刑天军精准的射击,阵前的炮手纷纷倒毙在地,很快官军这边的炮手便被一扫而空,最后是刑天军的长枪手的突刺战术。

        本来就士气不旺的官军,在接战不到天黑下来,便宣告彻底崩溃,两千多官军顿时溃不成军,四散逃去,而刑天军这边也洒出大批乡兵,开始四面八方的对这些溃兵们进行追杀,直杀的天昏地暗,天色彻底黑下来,周边数里之内还亮着火把在搜索官军的残部。

        这一次的马连成就没上一次牛泰那么幸运了,在官军这边崩溃的时候,亲兵护着他想要逃离此地,可偏偏这个时候一颗弹丸打来,正中马连成的肋下,将马连成从马背上掀了下去,家丁救护不及,马连成立即便被溃兵们踩在了脚下,当场便被踩成了人渣,惨死于刘家堡之外。

        唯一有些让肖天健遗憾的是本来计划好的要再打一场歼灭战,可是因为情势的激变,使得他率军仓促投入到了战斗之中,刚刚击败官军,天便黑了下来,使得刑天军没有更多的时间,对整个官军进行围杀,好好的计划被打乱,使得这一战只成为了一场击溃战,却未能尽全功,将这伙官军全部吃掉,被打散的官军之中相当多的人趁着夜色的掩护,逃离了战场,大大减小了这一战的战果。

        在击溃了这支官军之后,肖天健一边手下令兵将分头追剿官军,一边留下李栓柱打扫战场,而他自己则带着带着铁头进入了刘家堡之内,慰问赵二驴这哨兵马。

        看着满身血迹跪在地上请罪的赵二驴,肖天健伸手将他搀扶起来,带着歉意对赵二驴说道:“是我救援来迟了!让诸位弟兄们受罪了!起来吧赵二驴,大家都安全了!”

        赵二驴这才站了起来,肖天健亲自一个个的对残存下来的赵二驴的部下们进行了一番安抚,令他们立即下去休息,将这里交给刚来的兵将接手,同时也慰抚了一番刘家堡的村民,对此次参战的乡兵们大大的褒奖了一番。

        但是肖天健却有些奇怪,以赵二驴手下战兵的战斗力,即便是今天打了个遭遇战,也不应该有这么大的损失呀!

        以现在没哨战兵四百人的编制,赵二驴手下应该编有至少三百八十名战兵,可是当他进入庄子之后,看到还能站着的兵将,不足百人之多,这一战难道就这么惨烈吗?

        于是肖天健趁着赵二驴被搀下去包扎的时间,将他这哨兵将中的两个队将招至了面前,详细的询问了一番今天一战的情况,两个队将一五一十的将此次他们兵败的详情对肖天健讲述了一遍。

        当讲到他们队伍被官军骑兵冲乱之后,赵二驴下令加速退向刘家堡的时候,队伍开始发生混乱,被官军骑兵掩杀之下,发生了崩溃,以至于在庄外损失了近半的人手。

        肖天健听到这里之后,登时大怒了起来,脸色铁青的骂道:“混账!简直是胡闹!”

        两个队将看到肖天健突然间发怒,都惭愧的低下了头,不敢再说下去了。

        肖天健强忍住了心头的怒气,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摆摆手对两个队将说道:“你们下去休息吧!等一下赵二驴包扎之后,让他过来见我!”

        不多时赵二驴换了一身衣服,擦干净了脸回到了肖天健的面前,看到了肖天健脸色很是不好,于是赶紧低头向肖天健请罪道:“启禀将军,今日是卑职指挥无方,以至于造成了今日之大败!请将军恕罪!”

        “恕罪?你简直可以说罪不可恕!赵二驴!我说你什么好呢?一直以来我告诉你们的东西,你难道都忘光了不成?居然在队形已乱之下,却下令加速后撤,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的脑子是怎么长的?”肖天健终于压不住火气,对赵二驴怒斥道。

        赵二驴一哆嗦,赶紧跪倒在地道:“将军骂的是,是卑职的错!请将军责罚!”

        肖天健看到赵二驴态度还不错,于是摇摇头道:“罢了!念在这几天来,你表现还算是不错的面子上,此次就不再追究你的责任了!你下去也好好想想吧!你作为一个哨将,你的每一个决定都干系着你手下数百弟兄们的生死,此次功过相抵,奖赏你就不必想了!也算是对你的惩戒!”

        赵二驴听到肖天健的这席话之后,满脸都是愧色,也不敢再多言什么,连连称谢之后,转身退了下去。

        经此一战之后,沁水和泽州两路官军皆大败而归,损失兵马几乎在五千人以上,可以说比起上一次牛泰在北留一战之中的损失还要大出许多,而追究责任就不用说了,这两队官军主将,皆阵亡于军前,也算是没有再被追责,而另一路从绛县进击阳城的官军,在山中也遭受到了驻守乔家庄的蒋成所部的顽强抵抗,始终在乔家庄一带,难以寸进。

        而更让这路官军想不到的是,他们刚刚进山开始攻打乔家庄一带不久,便从后面传来消息,说这路官军的一支辎重队,突然间遭到了一支贼军骑兵的袭击,贼军骑兵数量不多,只有区区一百多人的规模,但是却一人双马,来去如风,在运送军粮的辎重队毫无防范之下,突然杀至他们跟前,将辎重队的一个把总当场斩杀,并且逐散了运粮的官兵,纵火将粮车烧了个干干净净,然后迅速的便隐没于了山中,也不知道他们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

        而率领一百骑兵突袭绛县官军粮道的不是旁人,正是秘密接受了肖天健指派的王承平的骑兵队,王承平受肖天健的指令,提前率部从阳城西南面山中的一条小路潜入到了绛县境内埋伏了起来,只等官军入山之后,瞅准了机会,对官军后路的辎重队狠狠的敲了一记,以极少的兵力,却牵制了整支从绛县出发的官军,也有利的支援了镇守乔家庄一带的蒋成所部。

        粮道被断,顿时令这路官军人心惶惶了起来,再加上贼军驻于乔家庄一带的兵将抵抗的一场激烈,还有不少的猎户帮着他们,常常袭击官军营地,这路官军立即便战意全无,为了避免被贼军堵在山里面包了饺子,迫不得已之下,这路官军只得放弃了进攻,灰溜溜的退回了绛县。

        而回到绛县之后,他们不久便得知了另外沁水县和泽州方面的两路官军大败的消息,于是率军的那些军将们无不暗自庆幸,他们撤退的明智之举,要不是这样的话,弄不好贼军腾出手之后,可能立即便会集结重兵,到乔家庄对付他们,估摸着要是那样的话,搞不好他们也要步其它两路官军的后尘,被灭在阳城的山中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23554/1025471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