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葬明 > 第三十章 挖坑

第三十章 挖坑

        岳托和豪格到了小漳河之后,扫视了一下小漳河对岸的情况,心中顿时吃了一惊,他们远远的便看到小漳河西岸有一个飘荡着刑天军大旗的车营,旁边高地上隐约似乎还有大炮,数量看不清有多少,但是估计数量不少。

        而且在小漳河的桥头西侧还有数百刑天军的兵卒,隐约之间似乎也都是火铳手,而小漳河的石桥两端的河面上的冰层已经被刑天军的人凿开,显然从河面上强渡已经不可能了,他们唯有通过石桥才能迅速的杀过河,可是走河面,一次过不了多少人马去,这一下事情似乎有点麻烦了。

        事情和他们想的似乎有点出入,刑天军的辅兵确实在这里不假,而且看样子随军携带了不少粮秣弹药之物,同时还有不少的骡马以及兵帐,这可是让人眼馋的东西,可是问题是这边留下的辅兵似乎不好对付,数百火铳手还有不少的大炮,想要吃掉他们,估计不付出点代价是不成的。

        而且现在战事紧张,还有一大股刑天军的兵马正在朝这边开过来,他们今天可是都见识了这伙刑天军的可怕战斗力,谁也不知道多尔衮能拖住他们多久,反正他们没想过多尔衮能灭了这伙刑天军的兵马,无一例外的认为这伙刑天军迟早是会突破多尔衮的围困,杀到这里的。

        所以留给他们的时间不会太长,天黑之前他们如果想要吃下这伙刑天军留在小漳河西岸的辅兵的话,就必须要冒险一下才行,成与不成,皆只有立即下定决心才行。

        岳托和豪格对视了一眼,豪格立即说道:“既然你是左路大将军,你就只管拿主意吧!依我看不打是不成的,毕竟只要拿下这伙贼军的车营,那么这支贼军便自然没法在这里坚持了,要不然的话,以后的仗真不好打了!否则的话我们大清的脸面何在?”说话中豪格的脸上带着一种傲气。

        岳托听了豪格的意见之后,立即便下定了决心,因为豪格乃是当今大清皇帝皇太极的长子,此次也随军一同出征,名义上是他和多尔衮为主帅,但是豪格却可以说是随军的监军,同时也负责监视他们二人,如果这场仗不打的话,他岳托回去之后弄不好就会落得一个畏敌避战的罪名,而他岳托乃是代善之子,不得不小心一些。

        于是岳托当即便下令,派一个甲喇章京率领一千步甲兵,多备大盾等物,准备攻过石桥,夺占石桥西侧,令大军可以渡河,另外同时也派出两支骑兵,沿着小漳河石桥上下,朝两侧行动,找到有冰面的河段,强行渡河过去,包抄对岸的刑天军。

        于是大批鞑子兵立即开始准备了起来,两支骑兵得令之后,马上便行动了起来,分头沿着小漳河朝着上下游奔去,一队步甲兵尽量的收集了大盾,以这些盾牌为掩护,朝着桥头逼了过来。

        李富生两只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石桥对岸,看着鞑子兵一步步的逼近石桥,心中默算距离,吼叫着令麾下的辎兵们保持镇定,不要擅自开火。

        而这些辎兵们毕竟仗打得没有那些战兵们多,而且这一次是面对的凶悍的鞑子兵,说不紧张那是放屁,许多人即便是在这样的天气里,额头也微微有点见汗,抑或是身体有点僵硬,甚至有人还小腿肚子有点转筋,紧张的打颤的人不在少数,如果不是李富生反复吼叫着让他们稳住的话,鞑子不到百步距离的时候,估摸着就有人会忍不住发火了。

        一个个辎兵们紧张的吹着鸟铳上的火绳,生怕火绳会被风吹灭,小心的保持着火绳燃烧,同时也不断的警告自己,千万别被吓到扳下火绳,临阵未得令便开火,在刑天军是重罪,弄不好是要掉脑袋的,他们可不想没杀了鞑子,反倒被自己的长官先给剁了,所以一个个都小心翼翼的捧着鸟铳不敢开火。

        而他们背后的炮阵的炮兵们则急得是上蹿下跳,就是等不到黄生强下令开火,对于六磅炮来说,鞑子兵早就进入到射程之内了,三磅炮也基本上够得着鞑子兵了,可是黄生强却捻着下颌的一撮鼠须,好整以暇的朝着对岸观望着,始终不肯下令让炮兵开炮。

        而对岸的岳托却也满心的紧张,他最担心的就是对岸刑天军的大炮,怕这些大炮开火会大量杀伤他麾下的建州兵们,可是眼看着那一队步甲已经距离石桥很近了,对岸的刑天军却还没有开炮,多少让他放心了一些,只要对岸不开炮,他手下的这些步甲兵便有机会能冲上石桥,对岸的那些刑天军的兵卒显然是一些没有披甲的辅兵,虽说端着鸟铳,可是弄不好他们顶不住步甲兵们的攻击,很快会发生溃败,有的时候打仗不冒险是不可能的,当初他们爷爷野猪皮(努尔哈赤)如果不敢冒险的话,岂能带着儿孙们打下这幅田地,所以名将有时候是靠着冒险才获取的战功,岳托很清楚这一点。

        “李营将,鞑子已经到了七十步了!可以打了!”一个李富生的手下对李富生小声说道。

        李富生摇摇头道:“不急,再等等!”

        所有持铳侍立的辎兵们都紧张的开始冒汗了,心道再近的话,鞑子兵的箭就要射过来了,为啥还不开火呀!

        李富生同样也有点紧张,右手按在腰间的腰刀刀柄上,紧紧的抓紧了腰刀的刀柄,他不是不想打,而是这帮鞑子太过狡猾了,肯定是刚才见识了他们大帅领的火铳手的厉害,一个个都死死的躲在大盾后面不肯露头,而且他看鞑子兵大盾很结实,七十步之外怕打不烂这些大盾,反倒是浪费了弹药,贻误了战机,所以他才决定冒冒险,等鞑子到五十步的距离时候再开火不迟,虽说五十步是强弓已经可以够得着的距离了,但是毕竟也是强弩之末,对自己这边的兵将杀伤还不会太厉害,但是五十步对于他们的火铳来说,却可以说是绝杀之地,只要挨上,不死也要残废,这季节受铳伤,基本上死的多活的少,鞑子要付出的代价远肯定超过他这边,这种冒险还是值得的,于是他还是咬紧牙下令不得开火。

        鞑子兵也紧张的要死,一个个被大盾护着小心翼翼的朝前推进,可是到了七十步还没有听到刑天军放铳,于是他们更是紧张了起来,鞑子兵将们刚才已经领教过了刑天军的火铳,现在谁都知道刑天军的火铳厉害了,越近就越容易被人家打死,不过对于那个率队的甲喇章京来说,他在担心之余却多多少少有点高兴,因为再近一些,他的弓箭手们便可以发射弓箭来射杀对手了,虽然自己这边的兵将伤亡可能会大一点,但是起码比躺着挨揍要强吧!

        就在这个时候,黄生强对身边的传令兵小声说道:“我说咱们今天阴一把这些鞑子兵们如何?你去告诉后面的弟兄们,一会儿等我下令,尽量把炮弹打的近一点,先不要打的太准,朝河里面放几炮无所谓!但是给老子记住了,谁都不许放开了朝远处给我打,要让鞑子兵们以为咱们的大炮就只能打这么远一点,逗他们朝这边汇聚过来,到时候再给他们来个狠的,估摸着这么弄能多打死不少鞑子兵!”

        传令兵也是聪明人,立即便明白了黄生强的小算盘打的什么主意了,于是呲牙一笑道:“将军厉害!哈哈!这次鞑子会倒大霉了!卑职这就去传令!”说罢之后他呲牙咧嘴的贼笑着便撒丫子朝着炮阵奔去。

        炮阵的军官们得令之后,也都很快明白了黄生强的打算,于是一个个都是一脸的贼笑,将黄生强的命令给传达了下去,炮长们于是立即便开始操炮调整起了瞄准点,一个大坑便这么给岳托等鞑子兵们挖了下来。

        当鞑子弓箭手跃出开弓放箭的一瞬间,李富生这才狂吼了一声:“杀奴……”

        第一排早已等的手心冒汗的辎兵们迅疾的将卡着火绳的龙头扳了下去,只是一瞬间的功夫,小漳河一带原本还算安静的环境便彻底被连串的火铳声打破,一排近百颗铳弹在铳管之中呼啸而出,暴雨一般的泼洒在了已经冲至桥头不远处的鞑子的盾阵之中。

        刚刚跃出盾阵想要对桥西放箭的几个鞑子,当即便浑身冒血被打得倒飞了出去,铳弹打在鞑子兵的大盾上,几乎无一不是穿盾而过,五十步的距离即便是蒙了牛皮的鞑子的大盾也挡不住,当即不少持盾的鞑子兵便被打翻在了地上,使得鞑子兵的队阵一下便出现了混乱。

        鞑子兵这边也发出了一片的狂吼声,他们已经知道刑天军火铳一旦开火,便几乎不会停息,他们必须要尽快的冲过石桥,逼近那些刑天军的火铳手,否则的话他们就只能成为对方火铳手猎杀的目标,这是这一天下来,他们得到的经验和教训。

        鞑子军纪森严,擅自后退逃离战场后果很严重,所以他们别无选择,只能拼命朝前冲,仅仅是一排鸟铳齐射,便将这伙鞑子兵的队形给彻底打乱了。

        大批鞑子兵嚎叫着朝前扑去,有人持弓放箭,有人挥舞着腰刀抑或是手斧试图冲上石桥,可是此时桥西的辎兵火铳队却不再停歇,五排辎兵火铳手开始轮番上前朝着石桥对面猛烈的开火了起来。

        一批鞑子冲上来,迅速的便被打翻在地,接着又有一批鞑子兵冲上来,进而被又一轮铳弹放翻,整个桥西弥漫着一股股白烟,而桥东则是血光四溅。

        在桥东距离桥头二十余步的距离,仿佛变成了一片死地一般,铳弹在鞑子兵身边横飞,不断的落在源源不断冲上来的鞑子兵身上,打得一个个鞑子兵摔倒在地,哪怕他们举着盾牌遮挡着身体,也挡不住这些铳弹的打击,疾飞的铳子劈劈啪啪的穿透了他们手中的盾牌,接着便又结结实实的打在了他们的身上,随即暴起了一朵朵的血花。

  http://www.biqugex.com/book_23554/1025499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