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葬明 > 第五十三章 急促射

第五十三章 急促射

        “副都统!官军进入到三百步了!炮兵是不是该准备动手了?”一个军官对坐在一道矮墙下面的刁正问道。

        刁正晃了晃脑袋,把铁盔上还有肩膀上落下的那些灰土抖落下去,刚才官军一通炮轰,他附近的一段矮墙被轰塌了,险一些把他给埋在了土里面,还杀伤了他手下三个近卫,不过刁正却没有受伤。

        刁正伸头朝外面望了一下道:“不急!咱们的炮小,也没有官军多,这会儿先不要暴露实力!要不然即便是一齐开火,也打不死多少官兵,还是放近点再打,这样给既能多杀点官兵,又能给我们抢点冲出去列阵的时间!传令下去,让他们准备吧!都装填葡萄弹,一会儿集火发射,给官军来个狠的!另外其余的弟兄也开始准备,把霹雳弹准备好!选一百决死之士多带霹雳弹!一会儿跟我一起,把这伙官军给彻底打垮!

        各连各队的军将们都给我记住了,我们只有这一次打垮官军的机会,一旦出去,不许顾及伤亡,跟我结阵朝前猛攻,务求一次就攻入敌军中军,尽可能的纠缠住官军,不给他们发炮的机会!否则的话我们没机会再来一次!都记清楚了吗?谁要是临阵给我尿裤子,就别怪我姓刁的不认识他!

        另外传令,自我一降,不管是谁,只要发现有人临阵试图脱逃,抑或是乱了阵脚,皆可将其当场格杀!此战出去,要给我人人带伤!凡是战后发现后背有伤者,皆立杀无赦!传令吧!”刁正搓了搓有点冻麻了的手,用一根布条将自己的那把锋利的腰刀用力的绑在了手上,除非他的胳膊被打断了,否则的话这把刀便不会离开他的手。

        传令兵当即便将刁正的命令传达了下去,不少军官还有刀牌手也有样学样,用随身带的布条将单刀用力的绑在了右手上,缠的是结结实实,做好了死拼到底的准备。

        同时也有一百来个自愿要当死士的兵卒身披重甲在矮墙下集结在了一起,他们每个人都身穿了两件铁甲,几乎将他们包成了移动的活坦克,一般的弓箭很难射伤他们,而且这些死士多为军中最强壮之人,另外有人搜集了军中的霹雳弹交给了他们,每个人都携带了至少四五个霹雳弹,人手准备好了一个火折子,同时在腰间还配上了一把近战用的单刀,一个个脸上露出了决绝的神色。

        刑天军遇上巨战的时候往往会使用敢死之士进行反冲锋,这已经成为了惯例,凡是敢死之士战死沙场,事后军中给予他们家人的抚恤往往要多出一倍,同时活着回来的敢死之士今后提拔也要比普通兵卒快许多,所以军中兵卒很多都愿意充当决死之士,这命拼了也觉得很值得,这一次刁正为了保证一战打败高起潜所率的官军,再一次提前抽选出了一百决死士,提前便做好了准备。

        官军还在趾高气扬的不断朝着刑天军营盘逼来,在他们面前这些被官军大炮轰的残破的营盘之中除了能看到一些长枪和旗幡在晃动之外,基本上见不到几个人影,整个刑天军的营盘都显得很是沉默,有经验的兵将多少觉得这种情况有点异常,于是内心有些紧张,但是绝大多数官兵却认为贼军这会儿已经被刚才官军的那通大炮和火箭的猛轰之下,已经吓破了胆子,不敢出来迎战了,甚至可能已经被轰死和射杀了大部,所以倒是显得很轻松。

        “二百步了!可以用炮干他们了!”一个营属炮队的军官对刁正请示到,这会儿的他急得有点冒汗了。

        刁正伸头看了一下之后,点了点头一咬牙大声下令道:“干吧!三轮急促射!给我狠狠的打!其余人准备跟我出去!”

        炮队军官当即便蹦起来狂吼了一声道:“推炮!打!”

        在刑天军矮墙的一个个缺口处,早已准备妥当的那些炮手们一个个立即蹦起来奋力的将炮架推到了矮墙豁口处,当初他们挖壕筑墙的时候,炮队的军官们便指挥着那些民壮故意在一些矮墙处留好了缺口,远看似乎是矮墙没有能及时完工一般,显得有点破烂,在经了官军一通炮击之后,更是显得这一段南面的矮墙破烂了许多,但是实质上这些豁口却是给三磅炮预留的阵位。

        一门门三磅炮随即便出现在了这些豁口之处,整整近二十门三磅炮的黑洞洞的炮口迅速的齐齐指向了对面涌来的那些大队官军。

        官兵们突然之间看到敌营处有了动静,当看到一门门大炮的炮口突然出现的时候,许多走在前面的火铳手弓箭手们都吓了个半死,不由自主的便停下了脚步,顿时使得官军进攻队阵为之一遏,显得有点乱了起来。

        大多数官兵没有想到贼军居然有这么多火炮,而且刚才挨炮的时候,贼军居然沉住气愣是不让这些大炮发炮还击,死死的憋到现在才冒头,二百步不到的距离,正是大炮发威的时候,这一点作为明军官兵的他们是知道的,于是不少人都有点慌神。

        而随军的把总千总们也都意识到坏事了,可是事已至此,跑是不成的,后面有高起潜这个总监军盯着,他们谁要是临阵脱逃的话,回去肯定是讨不了好的,所以这些军将们唯有硬着头皮,大声呼喝着手下加快速度冲上去,尽可能的减少伤亡。

        但是这会儿官军后面的炮手们却看不到这一幕的出现,一个个一边等着他们的大炮降温,一边看热闹一般的看着大队官军压上去,还不住的在后面跳脚呐喊给这些官兵助威,殊不知这会儿他们的那些所谓的袍泽们已经到了生死一线了。

        三磅炮被推到位之后这样的距离下炮口放平打就是了,基本上不需要怎么瞄准,因为在整个正面上,到处都是官兵,而且他们装填的也是葡萄弹,随便打到哪儿都能轰死不少的官兵,加上他们推炮出来之前,早已完成了装填,炮队军官当即便狂吼道:“发炮!”

        二十门三磅炮几乎同时喷出了火焰,地面甚至都随之猛的震动了一下,紧接着便传出了一片轰鸣之声,在刑天军的矮墙处迅速的便腾起了一团有一团的浓烈的青烟。

        葡萄弹其实就是大颗粒的散弹,提前被包裹好,有点像是葡萄串一般,在装入葡萄弹之前,为了保证炮膛的气密性,还要在炮膛内预先压入一颗包裹着麻布的三磅实心弹,一旦开火,中近距离下威力奇大。

        每包葡萄弹都有四五十颗超过拇指大小的铅丸,二十门炮一齐开火一下就是近千颗铅弹一起飞出去,而且这些炮预先都设定了各自开炮的角度,所以一旦开火几乎在整个防线的正面上没有死角可言,这些炮子几乎如同一把超级大扫帚一般,横扫过了整个战场的正面。

        走在最前面的官兵火铳手和弓箭手们可就惨了,一个个当即便满身喷血,狂声惨叫着便被打得倒飞起来,重重的摔翻在了地上,中弹者满身都是血窟窿,许多人倒地之前便被打断了气,甚至连惨叫都发不出来,就连几个押队的把总也当即中弹成了牺牲品,一下便被打翻了百多人以上,而且那些实心大炮弹还余势不减的蹦跳着在人群之中前进,在官军的兵阵之中开出一条条的血胡同,沿途所过之处的官兵粘住就死,碰上便伤,一下倒下了不少。

        时代进入到了火器时代之后,旧式的密集战阵进攻队形便已经不合适了,作为进攻方的官军如果采取松散的进攻队形的话,那么这一次散弹齐射对于他们来说杀伤会小的多,可是这些关宁军没正儿八经的对付过刑天军,所以即便是主帅高起潜也不了解刑天军的真实战斗力和装备水平,所以他们轻敌之下,采取了密集队列推进,结果正好成了刑天军炮击的极好的靶子。

        “装弹!快点装弹,急促射!快!”炮队军官根本不去看对面这一轮炮击的效果如何,一排炮放罢之后便跳着脚的狂吼了起来。

        炮队的炮手们也不去多看对面的战果,总之这一炮过去,肯定落不到空地里,铁定会有不少官军倒霉,所以他们只需要尽快完成复装,再次开炮既可。

        急促射就是以最快的速度连续发射,所以按照条例早有炮手抓着清膛的炮刷做好了准备,炮声一落不待硝烟散去,他们便冲上去把炮刷捅入到了炮膛之中,来回两下便擦净了炮膛,另外有炮手早已捧着包好的药包等在了炮口处,一把便将药包填入到了炮膛之中,接着装弹手便将实心弹装入了炮膛,有炮手立即补位上去,用炮杆用力的将炮弹和药包使劲的捣入到炮膛最深处……

        总之所有炮手几乎将平时训练的最好成绩都发挥了出来,动作快的令人目不暇接,相互之间配合无间,几乎像是变戏法一般的便迅速的完成了重新装填。

        “装填完毕……装填完毕……”在防线上立即响起了一连串炮长们的吼声。

        “发炮!”炮队军官当即将小红旗再一次奋力挥了下去,大地再一次震动了起来……

        三轮急促射几乎是没有做什么间隔,便接连打响,本来官军挨了第一轮齐射之后,有军将还狂吼着指挥官军继续冲锋,在他们印象之中,贼军使用的也是轻型的红夷炮,装填很是缓慢,趁着贼军重新装填的机会,他们便可以冲入到弓箭手发射的距离内,甚至可能会让贼军来不及再次开炮,他们便冲到贼军矮墙处,不给贼军再次发炮的机会。

        可是他们这次有错了,刑天军炮手重新装填的速度比他们认知之中的重新装填的速度至少要快上三倍以上,不等他们从震惊中恢复过来,发动冲锋,第二轮齐射便又开始了。

        这一下又是上百官兵被打翻在地,官兵们刚刚拔腿要冲锋,没跑出几步,便跟撞到了墙上一般,成排的倒撞了回去,那些被打得千疮百孔的官兵倒飞的时候,身上喷射着血雾,不少人落地便死透了,即便是没死的,也躺在地上疼得满地打滚,发出非人一般的惨嚎之声。

        (第二更!争取万字更新!)

  http://www.biqugex.com/book_23554/1025501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